您的位置:



興定反鎮——金末封建與九公起滅本末


王頲
2009-03-01 12:43:01 阅读
作者提供,原载《元朝史探索初集》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新建网页 1

 

【提要】當大安以後,面對蒙古騎兵的攻擊,完顏氏金的守禦土崩瓦解。就是在這種形勢下,河北、河東、山東的“豪傑”紛紛集結部眾,或效忠舊朝,或依附新國,以圖生存。興定四年“九公”的封授,正是女真皇帝對服從號令的地方武裝力量的“收編”,並希圖藉此收復失地,抵抗强敵。然而,這次封授,並沒有爲金君臣帶來期望的結果:幾乎在初封後的三四年內,“易水公”靖安民死于嘩變,“東莒公”燕寧死于攻戰,“恒山公”武仙、“平陽公”胡天祚、“滄海公”王福分別被脅投蒙、宋,“河間公”移剌衆家奴、“高陽公”張甫拒守于信安一隅,“晉陽公”郭文振、“上黨公”張開也是避居山寨。惟一可稱得上的,僅武仙謀殺史天倪後出現的局面。即使是一度奪占真定、太原、平陽等重鎮,最終仍然是曇花一現,不久翻覆。追究其喪敗所由,“九公”部衆內部的紛爭,乃是導致失敗的重要原因之一。以其中實力最强的武仙來說,吞併友部,殘殺異己,乃是事。除外,由於避開平地,軍糧的缺乏,成爲金堅持抵抗士卒的主要問題之一。所可稱道者,也惟有乃爲“水寨”信安的頑强堅持,曾經是蒙古在河北、燕南地方“治安”的最大麻煩。所起的作用,充其量也不過是“牽制”罷了。

 

 

追溯蒙古與金的戰爭,不能不提到“九公”建。建“公府”之議,肇于河北“義軍”首領苗道潤的“求封爵”,但是,逮其施行,始作俑者已經不可能就列。元好問《遺山集》卷一八《王擴神道碑銘》:“河北苗道潤求封爵,宰相高琪持不可,議以它辭卻之。宣宗親問公:當如何?公奏曰:帝王以天下爲度,何可逆詐?我雖欲勿許,彼恃威令不能及,將何所不爲,不若因而封之,此高祖所以將韓信也。宣宗顧謂高琪曰:王擴與我意合,其亟行之”[1]《金史》卷一一八《苗道潤傳》:“貞祐四年,右司諫朮甲直敦乞封建河朔,詔尚書省議,事寢不行”。“興定三年,宰臣欲置公府,宣宗意未決,御史中丞完顔伯嘉曰:苟能統衆守土,雖三公,亦何惜焉?宣宗曰:他日事定,公府無乃多乎?伯嘉曰:若事定,以三公就節鎮,何不可者?宣宗意乃決”。“四年二月,封滄州經略使王福爲滄海公,河間路招撫使移剌衆家奴爲河間公,真定經略使武仙爲恒山公,中都東路經略使張甫爲高陽公,中都西路經略使靖安民爲易水公,遼州從宜郭文振爲晉陽公,平陽招撫使胡天作爲平陽公,昭義軍節度使完顔開爲上黨公,山東安撫副使燕寧爲東莒公。九公皆兼宣撫使,階銀青榮祿大夫,賜號宣力忠臣,總帥本路兵馬,署置官吏,徵歛賦税,賞罰號令,得以便宜行之”[2]

“九公”所轄地域,河北、河東、山東陳桱《通鑑續編》卷二○:“金主從之,乃封滄州經略使王福爲滄海公,以清、觀、滄州、鹽山、無棣、樂陵、東光、寧津、吳橋、将陵、阜城、蓨縣隸之;河間招撫使伊喇衆嘉努(移剌衆家奴)爲河間公,以獻、蠡、安、深州,河間、肅寧、安平、武强、饒陽縣、六家莊、郎山寨隸之;真定經略使武仙爲恒山公,真定府、沃、冀、威、鎮寧、平定州、抱犢寨、欒城、南宫縣隸之;中都東路經略使張甫爲高陽公,以雄、覇、莫州、高陽、信安、文安、大城、保定、静海、寳坻、武清、安次縣隸之;中都西路經略使靖安民爲易水公,以涿、易、安肅、保州、君氏川、季鹿、三保、河北江、礬山寨、青白口、朝天寨、水谷、懽谷、東安寨隸之;遼州從宜、行元帥府事郭文振爲晉陽公,以河東北路皆隸之;平陽招撫使胡天祚爲平陽公,以平陽、晉安府、隰、吉州隸之;昭義節度使完顔開爲上黨公,以澤、潞、沁州隸之;山東安撫副使燕寧爲東莒公,以益都府路皆隸之。九公皆兼宣撫使,階銀青榮禄大夫,賜號宣力忠臣,總帥本路兵馬,署置官吏,徵歛賦稅,賞罰號令,得以便宜行之。除已畫定所管州、縣外,如能收復鄰近州、縣者,亦聽管[3]

苗道潤的繼承者、首任“易水公”靖安民,于被封的當年十月遇害。《金史》卷一一八《苗道潤傳》、《靖安民傳》:“宣宗遷汴,河北土人往往團結爲兵,或爲群盜。[苗]道潤有勇略、敢戰鬭,能得衆心”。“於是,除道潤宣武將軍、同知順天軍節度使事。貞祐四年,復以功遷懷遠大將軍、同知中山府事。再閲月,復戰有功,遷驃騎上將軍、中都路經略使,兼知中山府事。頃之,加中都留守,兼經略使。道潤前後撫定五十餘城”。“靖安民,德興府永興縣人。以功遙授定安縣令,遷涿州刺史,遙授順天軍節度使,充提控。興定元年,遙授安武軍節度使。興定二年,遷知德興府事、中都路總領招撫使”。“四年,遙授知德興府事、權元帥左監軍,行中都西路元帥府事”。“十月,大元兵圍安民所居山寨,守寨提控馬豹等以安民妻子及老弱出降,安民軍中聞之駭亂,衆議欲降以保妻子,安民及經歴官郝端不肯從,遂遇害”[4]。郝經《陵川集》卷三五《何伯祥神道碑》:“初,[苗]道潤與其副賈瑀有隙,一日,從數騎出,瑀伏甲射之,顛于道左,從者駭散。侯(何伯祥)獨下掖之,道潤懣絶,不能乘,伏發前突,侯奮槍大呼,殺數人,賊乃遁去。遂取道潤所佩金虎符以出,令疾足間道聞諸朝,乃命易水公靖安民代道潤,因事之”。“是歲,靖公薨,侯以符節歸今萬戸張公(柔)”[5]

没有“嗣封”的“東莒公”燕寧,“易水公”靖安民“薨”後一年戰死。《金史》卷一一八《燕寧傳》、卷一○二《蒙古綱傳》:“燕寧,初爲莒州提控,守天勝寨,與益都田琢、東平蒙古綱相依爲輔車之勢,山東雖殘破,猶倚三人爲重。紅襖賊王公喜據注子堌,率衆襲據沂州,寧擊走之,遂復沂州”。“累官遙授同知安化軍節度使事、山東安撫副使”。“興定五年,與蒙古綱、王庭玉保全東平,以功遷金紫光祿大夫”。“是嵗,[蒙古]綱奏:寧所居天勝寨,乃益都險要之地。寧嘗招降羣盜胡七、胡八,用爲牙校,委以腹心,群盜皆有歸志。及寧死,復懷顧望,胡七、胡八亦反側不安。臣以提控孫邦佐世居泰安,衆心所屬,遂署招撫使”[6]。《通鑑續編》卷二○:“興定五年四月,金東莒公燕寧及蒙古戰,寧敗死”[7]。幾乎在“九公”就鎮後不久,山東地方一度出現別一同樣官爵的將領。《金史》卷一一七《時青傳》:“時青,滕陽人”。“及楊安兒、劉二祖敗,承赦來降,隸軍中。興定初,青爲濟州義軍萬戸”。“二年冬,率其衆入于宋,宋人置之淮南,屯龜山,有衆數萬。四年,泗州行元帥府紇石烈牙吾塔遣人招之,青以書來。”“十月,詔加青銀青榮祿大夫,封滕陽公,仍爲本處兵馬總領元帥、兼宣撫使”。“青既不得邳州,復爲宋守”[8]

 

 

早在河東地方逐漸失陷之時,即有人提出類似封建“九公”的建議。《遺山集》卷二○《張某神道碑》:“汾、晉陷沒,公(張某)建言:河東郡縣,業已爲敵有,誠能就所存官屬,選有才望如郭文振、胡天作、張開之等,略依古制封建之,使自爲戰守計,亦國家禦敵之大計也。是後益封九公,蓋自公發之”[9]。首任“晉陽公”郭文振,於元光二年後一再南徙。《金史》卷一一八《郭文振傳》:“郭文振,字拯之,太原人。承安二年進士,累官遼州刺史。貞祐四年,乃以本官充宣差從宜都提控”。“興定三年,遷遙授中都副留守,權元帥左都監,行河東北路元帥府事、刺史,從宜如故。文振招降太原東山二百餘村,遷老幼于山寨,得壯士七千,分駐營柵,防護秋穫。文振奏:若秋高無兵,直取太原,河東可復。優詔許之。十月,權元帥右都監,行元帥府事,與張開合堅、臺州兵復取太原。四年,詔升樂平縣爲臯州,夀陽縣西張寨爲晉州,從文振之請也”。“元光二年,詔文振應援史詠復河東。是歲,遼州不能守,徙其軍于孟州,以部將郝安等爲文振副,護沿山諸寨。文振辭公府,詔不許。頃之,文振部將汾州招撫使王遇與孟州防禦使納蘭謀古魯不相能,復徙衛州,然亦不可以爲軍。迄正大間,寓于衞而已”[10]

首任“平陽公”胡天祚,于元光元年緣兵變投附蒙古,後又被殺。其餘衆,則由史詠以繼封“平陽公”管領。《金史》卷一一八《胡天作傳》:“胡天作,字景山,管州人。初以鄉兵守禦本州,累功少中大夫、管州刺史。興定二年,遙授同知太原府事,刺史如故。是歲,平陽失守,改同知平陽府事。三年,復取平陽”。“乃以天作充便宜招撫使、權元帥左都監。四年,封平陽公,以平陽、晉安府,隰、吉州隸焉。天作請以晉安府之翼城縣爲翼州,以垣曲絳縣隸焉,置平水縣于汾河之西,朝廷皆從之”。“天作請增置要害州、縣,以分其勢。隰州之境,蒲縣最居其衝,可改爲州,隰州之仵城鎮,可改爲縣,選官守備。詔升蒲縣爲蒲州,以大寧縣隸之,仵城鎮爲仵城縣”。“元光元年十月,青龍堡危急,詔遣古里甲石倫會張開、郭文振兵救之,次彈平寨東三十里,不得進。知府事朮虎忽失來、總領提控王和各以兵歸順,臨城索其妻子,兵民皆潰,執天作出”。“天作已受大元官爵,佩虎符,招撫懷、孟之民”。“詔張開、郭文振招天作,天作至濟源,欲脱走,先遣人奏表南京。大元大將惡其反覆,遂誅之。天作死後,宣宗以同知平陽府事史詠權行平陽公府事,後封平陽公”。“未幾,詠乞内徙,徙其軍于解州、河中府”[11]

上黨公張開,堅持數年之後,也于正大間南徙。《金史》卷一一八《張開傳》:“張開,賜姓完顏氏,景州人”。“貞祐四年,開率所部復取河間府及滄、獻二州十有三縣“。“遷觀州刺史、權本州經略使。至是,始賜姓完顏氏。”“是歲秋,徙軍輝州”,“潼關不守,被召入衞南京”。“興定元年,遙授澤州刺史。二年,遙授同知彰德府,兼總領提控。三年,充潞州招撫使”。“十月,開以權昭義軍節度使遙授孟州防禦使、權元帥左都監,行元帥府事,與郭文振共復太原。四年,封上黨公,以澤、潞、沁州隸焉。五年,詔復以涉縣爲崇州,從開請也。元光元年,復取高平縣及澤州。二年,大戰壺關,有功。”“既而潞州危急,開奏:封建公府,以固屏翰。今胡天作出平陽,郭文振南徙,河東公府,獨臣與史詠而已。乞升澤、沁二州爲節鎮,以重守禦,詔以澤爲忠昌軍,沁爲義勝軍。林州嶬尖寨衆亂,逐招撫使康瑭,推杜仙爲招撫使,開請以盧芝瑞爲副,代領其衆。”“正大間,潞州不守,開居南京,部曲離散,名爲舊公,與匹夫無異”。“天興初,起復,與劉益爲西面元帥,領安平都尉紀綱軍五千,攻衞州,敗績于白公廟。是時,哀宗走歸德,開與劉益謀收潰兵從衞,不果,遂與[完顔]承裔西走,皆爲民家所殺”[12]

張開與蒙古的戰事及其部下[13],多有記載提到。《元史》卷一五一《杜豐傳》、卷一五二《岳存傳》:“庚辰(興定四年),上黨張開以萬衆寇汾州,[杜]豐率精騎五千敗之”。“明年(正大七年),[岳]存率騎兵二百、步卒三百,自彰德北還,至開州南,與金將張開遇。開衆萬餘,存軍依大林。乃命騎士居前,步卒次之,與敵相去僅二十步,一鼓作氣,無不一當百。開衆大潰,追二十餘里”[14]《遺山集》卷二九《閻珍墓表》:“上黨公(張開)開壁馬武砦,遣别將李松守潞州。壬午(元光元)三月,東平行臺嚴公(實)偕國兵略地,上黨公選懦不能軍,乘夜潰圍而遁,載之醉不及從。明日,父老請載之主州事,遂以城降”。“恒山公仙既降,復謀南歸,乃刼載之送馬武。上黨公開頗知載之,參佐,諸人又爲之出力,乃釋不誅,放之河南”[15]《元文類》卷六九姚燧《楊閏傳》:“會從[禹]顯、從上黨公(張開)再復潞州,皆再有勞”。“公(楊閏)一日請顯曰:以今形勢,襄垣今年跌,明年保無馬武,願分部曲百人立銅鞮,以緩兵衝。顯允,以便版公以前官,行銅鞮令。公至治,柵北磧,處艱危中,且朞年,聲呼牒招山逋谷竄,稍出集附,敵悉衆攻。公行夜至隘樓,裭衣止宿其上,中敵偵刺未殊,猶張空拳搏數人以僨”。“又明年,上黨公釋師,養安京城”[16]

 

 

首任“高陽公”張甫、“河間公”移剌衆家奴,皆于元光元年移駐霸州信安縣亦鎮安府。《金史》卷一一八《張甫傳》、《移剌衆家奴傳》:“張甫,初歸順大元,涿州刺史李瘸驢招之。興定元年正月,甫與張進俱來降,東平行省蒙古綱承制除甫中都路經略使,進經略副使”。“朝廷乃以瘸驢爲中都東路經略使,自雄、覇以東皆隸之。甫、進與永定軍節度使賈仝不協,以兵相攻,奪據仝地”。“甫請符印以安輯部衆,詔與之。無何,李瘸驢歸順大元。甫爲中都東路經略使,遙授同知彰德府事、權元帥右都監。三年,張進爲中都南路經略使。甫奏:真定兵衝,乞遣重臣與恒山公武仙併力守之。不報。及真定不守,甫復奏:權元帥右都監柴茂保冀州水寨,孤立無援,若不益兵,非臣之所知也”。“元光元年,移剌衆家奴不能守河間,甫居之信安。是歲,以功進金紫光祿大夫,始賜姓完顔。二年二月,張進亦遷元帥左監軍,賜姓完顔”。“移剌家奴,積戰功,累官河間路招撫使,遙授開州刺史、權元帥右都監,賜姓完顔氏。”“元光元年,移屯信安,”“詔改信安爲鎮安府。是歲,與甫合兵,復取河間府及安、蠡、獻三州,與張甫皆遷金紫光祿大夫。二年,衆家奴及張甫同保鎮安,各當一面,别遣總領提領孫汝楫、楊夀、提控袁德、李成分保外垣,遂全鎮安”[17]

移剌衆家奴死後,由移剌哥襲封“河間公”,這大約發生在興定三年六月。《遺山集》卷二六《張柔勳德第二碑》:“是嵗(元太祖十四年)六月,軍市川帥牛顯結高陽公張甫、河間公衆哥等軍數萬來攻,公登城拒戰,爲流矢所中,敵大呼曰:射中張某矣。公不爲動,開門出戰,甫、衆哥皆敗走。由是祁陽、曲陽、鼓城,諸將帥降者二十餘城”[18]。這次戰役,曾一度使新移軍于清苑縣的張柔處於危險的境地。蘇天爵《元名臣事略》卷六《萬户張忠武王》:“信安張甫亦嘗以數千人圍之,時全軍悉出,所留無幾,公三分之,更番搂戰,甫與公相聞而不識也,因問:張君安在?公紿應曰:適出且還,我曹卒隸耳。甫懼,乃退”[19]。《山集》卷三三《順天府營建記》、卷二六《張柔勳德第二碑》:“嵗丁亥(元太祖二十二年),乃移軍順天,以遏信安行剽之黨。時順天爲蕪城者十五年矣,侯(張柔)起堂使宅之故基,將留居之,隨爲水軍所焚。侯曰:盜所以來揣我,無固志耳。堂復成,吾且不歸矣。於是,立前鋒、左、右、中翼四營,以安戰士,置行幕荒穢中”。“初,移剌衆哥、張甫、牛顯皆嘗與公爲敵。既歿,其妻子流離,無所於託。公求得之,皆厚爲存恤。顯長子國祥,以材具署爲郡守;次黑子,爲大官所俘,公賂以金繒,僅乃得歸”[20]

首任“滄海公”王福,早在當年七月就已降宋。《金史》卷一一八《王福傳》:“王福,本河北義軍,積戰功,累遷同知横海軍節度使事、滄州經略副使。興定元年,福遣提控張聚、王進復濱、棣二州,以聚攝棣州防禦使,進攝濱州刺史。久之,福與聚有隙,聚以棣州附於益都張林”。“興定三年九月,朝廷以福初率義兵復滄州,招集殘民,今有衆萬餘,器甲完具,自雄一方。與益都張林、棣州張聚皆爲鄰境。今利津已不守,遼東道路艱阻,且其意本欲自爲使,但託詞耳。因而授之,使招集濱、棣之人,通遼東音問。今若不許,宋人或以大軍迫脅,或以官爵招之,將貽後悔。宣宗以爲然,乃以福爲本州經略使,仍令自擇副使。會福有戰功,遷遙授同知東平府事、權元帥右都監,經略節度如故”。“興定四年七月,宋人與紅襖賊入河北,福嬰城固守。益都張林、棣州張聚日來攻掠,滄州危蹙,福將南奔,爲衆所止,遂納欵於張林”[21]而二任“滄海公”張福,也移居到了信安亦後陞的“鎮安府”。姚燧牧庵集》卷二一《王兴秀神道碑》:“時恒山公武仙壁真定西山,滄海公張福柵信安水中,授[王兴秀]懷遠大將軍、招撫使,賜金符,令招之,僅得兩公潰民,令散居祁、蠡、深三州,種紅花、紫草,以供上方織局”[22]

信安的陷落,乃在元太宗四年亦金天興元年。其爲蒙古所有,或云勸降,或云攻佔。陸文圭《牆東類稿》卷一三《張山墓誌銘》:“[張山]父諱德林,始以良家從軍。天兵攻信安,四面阻水,久之,不下。君策馬環視,白其帥曰:城如臥牛形,背有廟焚之吉。從之,即日城破”[23]。程鉅夫《雪楼集》卷七《陳氏先德碑》:“金主南播,河北、山東群盗並起,有號兩淮張者據信安,元帥(陳山)單騎入謁,說令北歸,弗聽。環信安百餘里皆水澤,有蒲藕魚鼈,可賴以食,春秋積潦,車馬不得進,冬以水沃城,則凍不可登。張恃以爲固,數喻以禍福,終不聽。壬辰,将帥滅金,乃慷慨言曰:今天下已定,君保一孤城,欲何爲耶?生民何罪?城且屠矣。張感動,從之”[24]除外,還有可能應為二任“易水公”的“北平公”。《元史》卷一六六《張榮實傳》:“張榮實,霸州保定縣人。父進,金季,封{北平}[易水]公,守信安城。壬辰,歳率所部兵民降,太宗命爲征行萬户。甲午,征河南,與金將國用安戰徐州,死焉”[25]。《金史》卷一一七《國安用傳》:“北大將阿朮魯聞安用據徐、宿、邳,大怒曰:三州我當攻取,安用何人?輒受降。遣信安張進等率兵入徐,欲圖安用,奪其軍。安用懼,謀於德全,劫殺張進及海州元帥田福等數百人,與楊妙真絶,乃還邳州”[26]

 

 

“恒山公”武仙的仕履,大致可以分爲前、後四個階段:“歸順於大元”前、後,“賊殺史天倪”後,“徙屯”陝西、河南後。《金史》卷一一八《武仙傳》:“武仙,威州人。或曰嘗爲道士,時人以此呼之。貞祐二年,仙率鄉兵保威州西山,附者日衆,詔仙權威州刺史。興定元年,破石海于真定,宣差招撫使惟宏請加官賞,真授威州刺史,兼真定府治中,權知真定府事。遷洺州防禦使,兼同知真定府事,遙授河平軍節度使。興定四年,遷知真定府事,兼經略使,遙領中京留守、權元帥右都監”。“是歲,歸順于大元,副史天倪治真定。仙兄貴爲安國軍節度使,史天祥擊之,貴亦歸順于大元。仙與史天倪俱治真定且六年,積不相能,懼天倪圖己,嘗欲南走。宣宗聞之,詔樞密院牒詔之,仙得牒,大喜。正大二年,仙賊殺史天倪,復以真定來降。大元大將笑乃(角淂)討仙,仙走。閲月,乘夜復入真定,笑乃(角淂)復擊之,仙乃奔汴京。五年,召見,哀宗使樞密判官白華導其禮儀,復封爲恒山公,置府衞州。七年,仙圍上黨。已而大兵至,仙遁歸。未幾,衞州被圍,内外不通。詔平章政事合達、樞密副使蒲阿救之,徙仙兵屯胡嶺關,扼金州路。八年十一月,大元兵涉襄、漢,合達、蒲阿駐鄧州,仙由荆子口會鄧州軍”[27]

武仙降蒙古前,常與張柔等相攻戰。《遺山集》卷二六《柔勳德第二碑》:“初,公(柔)之下東流軍滿城也,滿城小而缺,且無禦備,帳下纔數百人。恒山公武仙會鎮、定、深、冀歩卒一萬、騎五百來攻,公以老幼婦女乘城,率壯士出戰,敵不能勝,然未退也,後數日,公策其老且怠,遣人假爲輜重,聲言救兵至自西山,曳柴揚塵,鼓譟其後,仙軍果驚潰,公追擊之,遺屍數十里”[28]。《民國城縣誌卷八李冶《董俊神道碑》:“乙亥,王師南下,公(董俊)審去就,率衆款。而真定首鼠,人懷顧望,師無常主。惟公乃心大廟,夷險一節,喋血百戰,每戰皆捷。己卯,擢知中山府事,佩金虎符。武仙既據真定,而定武以南悉爲金守。公畫策拔取真定,仙走獲鹿,由是諸郡一時來屬。明年春,金人與仙相首尾,仙復振,中山治中李全潛爲內應。公北屯曲陽,仙乘勝薄我,公殊死戰,大破之黃山下,仙僅以身免,獲軍資兵仗無算。秋,太師、國王經略恒、趙,仙窮蹙降”[29]。《常山貞石志》卷一五《王善神道碑》:“其年(己卯)冬十一月,以兵三百攻[武]仙於真定,仙遣驍將以勁兵二千拒戰,公擒斬之。仙慟哭走獲鹿,仍委其倅段琛城守。旬浹間,公(王善)復以精甲拔之,乃入據焉威聲震叠[30]

武仙降蒙古後,不久,又賊殺正帥史天倪,反正為金。《光緒畿輔通志》卷一六六劉祁《史秉直神道碑》:“庚辰(元太祖十五年)九月,金恒山公武仙降,王命公(史秉直)長子天倪爲河北西路兵馬都元帥,副以仙,鎮真定”[31]。《元文類》卷五七王磐《史天澤神道碑》:“既行(元太祖二十年),武仙以真定叛,都元帥被害,帥府經歴王縉追公(史天澤)及燕。公聞變,即與縉議,縉曰:變起倉卒,帥府軍無主,散出多在近郊,公能迴轡南行,即不招自至。公慨然曰:兄弟之讎不共國,假使無成,義亦當往,況有可成之道乎!即出所賫市幣之金,買兵仗甲胄,載之南行。行至滿城,已得兵士千餘、戰馬七百,遣監軍李伯祐詣國王(孛魯)行帳言狀,且乞濟師。王命公紹其兄職,仍以笑乃(角淂)將兵三千爲助,遂破走武仙,復取真定。後數月,武仙又潜遣壯士入城,匿大曆寺,夜斬關爲内應,仙入據城,公倉卒率軍士數十人夜踰城東出,步走槀城,會諸城軍,與笑乃(角淂)合軍攻仙走之。笑乃(角淂)怒民之從賊也,驅萬餘人將殺之,公曰:此皆吾民,不幸爲賊驅脇,何罪而殺之?不聽,公力争甚久,竟得全活”[32]《光緒畿輔通志》卷一七一李冶《史天安神道碑》:“已而公(史天安)聞其季經略(天澤)興師致討,亦率衆赴援,遂復真定,仙奔西山。己丑(元太宗元年),仙再振,連肆抄掠。公糾兵襲擊,平之”[33]

武仙的勢力,一度得到很大發展。《遺山集》卷二九《乔惟忠神道碑》:“武仙劫殺主帥,並山郡縣反爲金,張公(柔)會諸道兵擊之。公(乔惟忠)時攝帥府事,將騎五百、歩卒三千,鼓行而西。聞敵將保郎山,行列方整,殆不可犯,公謂部曲言:歸師而遏之,兵家所禁。不若設伏山下,開其歸路,彼得路則無鬬志,吾邀擊之,取獸於穴,得志必矣。已而敵兵過,公出其不意,大敗之,如公所料。時别將有陷陣中者,公以单騎出之。不旬日,諸叛者日繼降附。進逼真定,仙懼南奔”[34]《常山貞石志》卷一五《王善神道碑》:“公(王善)出戰,[武]仙屢北,追之三十里。仙使其提控宋元護送老稚四千南竄,公躡及高邑,獲之,俾盡復其業。仙自料不能與公對,棄真定,西壁抱犢,又被圍急,夜縱數騎奔河南。其偏裨匍匐來歸聽約束,往往至今拜穹官”[35]《山右石刻叢編》卷二八《聂珪神道碑》:“時城府雖稍安輯,而威、盂、臯、遼南北數百里,例負固爲恒山按守。都行省桓察□里根合□兩千戶討[武]仙,多公(聂珪)謀勇,委以前茅。公徑襲仙于石人砦,而別遣兵四□□陽團□民□□□等,既歸□義,而敵帥宋佺要瑾□一時來降。秋十月,石人既破,仙率左右竄仙臺砦,仙□□州□□要害處也,又圍之十月,乃潰,□生□五千”[36]

 

 

恒山公武仙及其部眾,曾經參加三峰山會戰。兵敗後,南下。《金史》卷一一八《武仙傳》:“天興元年正月丁酉,合達、蒲阿敗績於三峰山,[武]仙從四十餘騎走密縣,趨御寨,都尉烏林答胡土不納,幾爲追騎所得。乃捨騎,步登嵩山絶頂清涼寺”。“遂走南陽留山,收潰軍,得十萬人,屯留山及威遠寨。立官府、聚糧食、修器仗,兵勢稍振。三月,汴京被圍,哀宗以仙爲參知政事、樞密副使、河南行省,詔與鄧州行省思烈合兵入救。八月,至密縣東,遇大元大將速不(角淂)兵過之”,“仙亦令其軍散走,期會留山。仙至留山,潰軍至者益衆”。“十一月,遣刑部主事烏古論忽魯召仙,仙不欲行”。“初,[完顔]思烈至鄧州,承制授宣差總領黄摑三合五朵山一帶行元帥府事,兼行六部尚書。及仙還留山,惡三合權盛,改爲征行元帥,屯比陽”。“三合乃詐以書約仙取裕州,可以得志。仙信之,三合乃報大元大將,遣兵夾撃,敗仙于柳河,仙跳走聖朵寨”[37]密縣之戰,劉祁《歸潛志》卷一一《録大梁事》:“恒山公武仙提兵自鄧赴京師,上命副樞[赤盞]合喜出兵援之。至密縣,遇北兵,合喜遽退走。仙兵與北兵轉戰于鄭州之西南,會徒單兀典亦提兵東來,相遇,戰久之,由合喜兵不相接,皆敗。仙引餘兵南歸,兀典亦西走,合喜還京師”[38]

不久,武仙拒絕了金哀宗要求其東進“勤王”的命令。王逢《梧溪集》卷六《題金故翰林修撰魏公狀表後,有序》:“恒山公武仙頓兵五垜山上,欲趨之,難其使,近侍李大節薦公(魏璠),召拜朝列大夫、翰林修撰。時國門外烽警相望,公感泣拜命,比至,仙已遁,部曲散無幾。公撫集數千人,推可帥者,造符印予之,自劾矯制罪以聞。繼訪仙在留山,公直踵焉,或讒公奪若柄,仙怒,兵皆露刃外嚮,顧一吏與公辯,公大聲曰:將軍過信讒,不加禮遇,乃俾齪齪一小吏與天子使置對耶?且將軍猶狐疑山谷間,而左右無異心者,以天子宿將故也。茍不尊天子命,安保麾下不有奸名犯分者乎?將軍務鼓行,毋慢王命也。仙揆不能屈,出見公,公激進援,卒不應。聞乘輿播遷,間道走行在”[39]。《金史》卷一一八《武仙》:“天興二年三月,仙以聖朵軍食不足,徙軍鄧州,仰給于鄧州總帥移剌瑗”。“四月,仙自順陽入鄧州,移剌瑗畏逼,以女女仙,仙不疑,納之,乃遷順陽”。“五月,瑗舉城降宋。嵩之益知仙軍虚實,使孟珙率兵五千襲仙軍于順陽”。“孟珙雖敗而去,仙懼宋兵復來,七月,徙淅川之石穴”。“八月,乃由荆子口東還,自内鄉將入聖朵寨,至峽石左右八疊秋林,聞總領楊全已降宋,留秋林十日,乃遷太和。九月,至黑谷泊,進退失據,遂謀北走”[40]

戰役的勝負,南宋方面的說法,與之不盡相同。劉克莊《後村集》卷一四三《孟珙神道碑,奉敕撰》:“[武]仙,真定人,聚衆亦二十萬,後受金虜招,爲唐鄧行省,與[武]天錫、鄧守移剌瑗相倚角,爲金盡力,欲迎守緒入蜀,犯光化,鋒剽甚。聞公(孟珙)進兵,轉而西,移剌瑗以鄧州,張林以申州降,仙將楊聚、劉儀降。公以仙虚實問儀,儀言:大寨在石穴山,以馬蹬、沙窩、岵山三寨爲保障。又言:必先破离金寨、王子山寨,則沙窩孤立矣。公用其策,盡破諸寨,直擣石穴夷其衆,仙遁去,或言其能隱形”[41]。《宋史》卷四一二《孟珙傳》:“[孟]珙料武仙將上岵山絶頂窺伺,令樊文彬詰旦奪岵山,駐軍其下,前當設伏,後遮歸路。已而仙衆果登山,及半,文彬麾旗,伏兵四起,仙衆失措,枕藉厓谷,山爲之頳,殺其將兀沙惹,擒七百三十人,棄鎧甲如山。薄暮,珙進軍至小水河”。“夜漏十刻,召文彬等受方略,明日攻石穴九砦。丙辰,蓐食啓行,晨至石穴。時積雨未霽,文彬患之,珙曰:此雪夜擒吳元濟之時也。策馬直至石穴,分兵進攻,而以文彬往來給事。自寅至巳力戰,九砦一時俱破,武仙走,追及於鮎魚砦,仙望見,易服而遁。復戰于銀葫蘆山,軍又敗。仙與五六騎奔。追之,陰不見,降其衆七萬人,獲甲兵無算,還軍襄陽”[42]

相關的記載,透露出南宋曾經接納武仙部眾的“消息”魏了翁《鶴山集》卷三七《黄制置伯固書,壬辰》:“偽帥武仙,雖曰散亡之餘,然當韃則不足,鄉我則尚可安康邊面而付之。吳桂求保,何如陳昱粗强人意?近乃聞麾下有潰者,豈御下稍嚴,未可施之目前邪”[43]?《宋史》卷四○八《吴昌裔传》:“興元帥趙彦呐議東納武仙,西結秦、鞏,人莫敢言,[吴]昌裔獨奮筆力辨其非。未幾,武仙敗,二州(鄧、唐)之民果叛”[44]。袁甫《蒙集》卷六《陳時事疏》:“{布占}[倴盞],本主和者也。近者,淮安兵叛,{布占}[倴盞]舉兵相應,所以致此者。蓋亦有説武仙、田八,敵之深仇,襄州輕于接納,已爲失策。李伯淵又以詐奪阿{達}[答]馬,由是{布占}[倴盞]之怒愈甚”[45]不過,其餘部最後返回河北,而為蒙古平定。《金史》卷一一八《武仙傳》:“甲午,蔡州破,糧且盡,將士大怨,皆散去,[武]仙無所歸,乃從十八人北渡河,又亡五人。五月,趨澤州,爲澤之戍兵所殺”[46]。《陵川集》卷三五《楊惟中神道碑銘》:“金亡,恒山公武仙潰于鄧州,其餘黨散入太原、真定間,據大明川,用金國開興年號,衆至數萬,出沒刼掠數千里,詔會諸道兵討之,不克。公(楊惟中)仗節開諭,降其渠帥,其黨悉平”[47]

 

 

當大安以後,面對蒙古騎兵的攻擊,金的守禦土崩瓦解。就是在這種形勢下,河北、河東、山東的“豪傑”紛紛集結部眾,或效忠舊朝,或依附新國,以圖生存。《牧庵集》卷二二《榮祐神道碑銘》:“在金叔世,宣宗蹙國播汴,河朔豪傑,所在爭起,倡糺義兵,完保其鄉。金訹以官,冀頼其力,復所失地”[48]“九公”的封授,正是女真皇帝對服從號令的地方武裝力量的“收編”,並希圖藉此失地。在實施之前,完顏氏君臣也曾進行過認真地“論證”。趙秉文《滏水集》卷一四《侯守論》:“方天下已定,上有一尊,下無異望,當此之時,復欲幅裂山河而瓜分之,建侯樹屏,使諸侯世擅其地,私有其民,調其兵車,入其財賦,使更爲肘腋,互爲唇齒,生靈之患,何時而息耶?此拔一毛以事無用也,故其勢不得不郡縣。及太平日久,内弛外訌,夷狄肆侮,社稷阽危,人主有孤之勢,海内無勤王之師,此斷一臂以去所患也,故其勢不得不封建”。“不得已而封建,其利有三:諸侯世擅其地,則各愛其民;愛其民,則軍不分,修其城郭,備其器械,則人自爲戰;人自爲戰,則我衆彼寡,夷狄不能交侵;一也。夷狄無外侮,則天下終爲我有;二也。雖有强獷之徒,大小相維,足以長世,三也”[49]

儘管,猶如唐長儒先生于《貞祐南遷後的河北砦寨與九公分封》一文所指出:他們都是金朝與蒙古爭奪河北以及河東、山東的重要力量,甚至是主要力量[50]。可是,這種封授,並沒有帶來期望的結果。《元文類》卷六九姚燧《楊閏傳》:“舊時則有若滄海、河間、恒山、{遼}[高]陽、易水、平陽、東莒、晉陽、上黨九公,集創殘餓羸之餘,收其魂魄,化悸爲果,出而用之,或一二年,或三四年,七公竟無事効,相繼亡敗”。“獨上黨不首鼠謀去就,提孤軍,闢府馬武,根窟潞、澤、沁、輝、懷、孟、衛七州之心,終始北捍者十二年,最名純臣”[51]。幾乎在初封後的三年內,靖安民死于嘩變,燕寧死于攻戰,武仙、胡天祚、王福分別被脅投蒙、宋,移剌衆家奴、張甫拒守于信安一隅,郭文振、張開也是避居山寨。即使是武仙一度奪占真定、太原、平陽等重鎮,最終仍然是曇花一現,不久翻覆。除外,由於避開平地,軍糧的缺乏,成爲堅持抵抗士卒的主要問題之一。王惲《秋澗集》卷四九《南鄘王氏家傳》:“元光二年,上黨公{闓}[開]壁馬武{虫}[京],爲河朔藩扞,分羸兵四千人,假食於胙。適公儲亦無幾,方風雪寒沍,衆待哺閭井間。公府議省以聞,先君(天鐸)進説曰:張糾合義兵,皆河北遺黎。今饑若是,不權宜以濟,殆非從便副上官意也”[52]

“九公”部衆內部的紛爭,乃是導致失敗的重要原因之一。以其中實力最强的武仙來說,吞併友部,殘殺異己,乃是尋常事。《常山貞石志》卷一五《王善神道碑》:“時真定總管武仙陰蓄異志,忌公(王善)威{使}[決],令知中山府事李濟、府判郭安圖之。己卯(興定三年)秋八月,濟、安張宴設,召公議事,公甫入儀門,見甲士掩庭內,樓上一卒,遽卷紅旗納弢中。公覺有惎毒,以忘所帶牌怠衆,亟遣[還]。倉猝祇有兵[民]八十,慷慨結誓,人百其勇,遂誅濟、安,其黨四千迸散”。“於是,無極簿趙、鼓城簿周,同日來附。公曰:若等姑往,俟鱷鯢翦滅,歸我未晚。公夜臥北城上,復誡其□下曰:毋爲我累爾家,當持吾首獻帥府。群讙曰:公曷爲出此言?我等惟有效死而已。翼日,公遂率衆投天朝,隨授金符,同知中山府事”[53]。元好問《續夷堅志》卷三《神救甄帥軍》:“定州帥甄全,己卯歲,爲北兵所攻,求救恒山軍。恒山豆遛不進,全踰城逃死,爲北所獲,恒山以全爲叛己,誅甄族故之在軍中者,又劫全入有山齋。寨上人半出運糧,外軍猝至,守者不之備,殺虜枕衆。運糧者不知被劫,坦然還寨,恒山軍陰伺之,謀盡殺而後已。是夜,寨上大青鬼現,眼如杯,赤紅有光焰。軍士驚怖,甄衆乃得脫”[54]

所可稱道者,惟有信安頑强堅持,成爲蒙古在河北、燕南地方“治安”的最大麻煩[55]。《陵川集》卷三五《崔氏世德銘》:“既而燕都失守,河朔郡縣相繼降沒,惟信安爲金守,四郊皆壘,屹如面誌,君(崔某)與其帥誓與國斃”[56]蘇天爵《滋溪稿》卷一六《李註神道碑》:“興定中,[李璋]以驍勇擢水軍萬户,佐高陽公張甫守信安。屢出奇兵,戰燕、趙之野。金亡,始殞其身”[57]。《元史》卷一六五《張禧傳》:“金末,徙家益都。及太宗下山東,[張]仁義乃走信安。時燕、薊已下,獨信安猶爲金守,其主將知仁義勇而有謀,用之左右。國兵圍信安,仁義率敢死士三百開門出戰,圍解,以功署軍馬總管。守信安踰十年,度不能支,乃與主將舉城内附”[58]所起的作用,充其量也不過是“牽制”罷了。《元名臣事略》卷一《太師魯國忠武王》:“戊寅,燕京行省石抹咸得不遣使來告曰:今燕南信安賊張甫等,出沒劫掠,屢爲民害。請一名將,拒鎮水泊。王命蕭勃迭爲霸州元帥,統精兵五百往拒之”[59]。《元文類》卷五七宋子貞《耶律楚材神道碑》:“時睿宗監國,命中使偕公(耶律楚材)馳傳往治。既至,分捕得之,皆勢家子。其家人輩行賂求免,中使惑之,欲爲覆奏。公執以爲不可,曰:信安咫尺未下,若不懲戒,恐致大亂。遂刑一十六人,京城帖然,皆得安枕矣”[60]

 

 

[1]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明弘治刊本,頁14下、15上。

[2] 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一九七五年,頁27532754

[3]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9下、30上。

[4] 頁25712572257325832584

[5] 北京,書目文獻出版社《北京圖書館古籍珍本叢刊》影印正德刊本,799下、800上。

[6] 頁25912258

[7] 頁34下、35上。

[8] 頁25652566

[9] 頁7上。又,郭文振籍貫,別說爲大同府白登縣。李俊民《莊靖集》卷八《孟氏家傳》,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6下:“[孟澤民]女月娥,歸白登郭文振”。

[10] 頁25842587

[11] 頁25872588。又,《元名臣事略》卷一《太師魯國忠武王》,北京,中華書局姚景安點校本,一九九六年,78:“壬午(元太祖十七年),薄青龍堡,金平陽公胡天作拒守,其裨將蒲察定住、監軍王和開壁門降,遷天作於平陽。又,《行錄》云:王(木華黎)薨,定住譖天作于郡王帶孫,殺之。其後,王子鈸里攻西夏,定住稱疾不行,復歸於金。及鈞州軍敗,爲大兵所殺”。

[12] 25892590

[13] 又,楊宏道《小亨集》卷六《窳庵記》,文淵閣《四庫全書》本,17上:“蒲臺王巨濟,少年讀書爲舉子計。及山東被兵,更爲權謀武士,事上黨公(張開),亦嘗有官”。

[14] 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一九七六年,35753596

[15] 頁17上、下。

[16] 頁4下。

[17] 頁2581258225832576

[18] 頁12下。

[19] 頁97

[20] 頁11下、12上、18下。

[21] 頁2575

[22]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武英殿聚珍》本,頁2下。

[23] 頁15下。

[24] 臺北,國立中央圖書館《元代珍本文集彚刊》影印洪武刊本,頁307

[25] 頁3904

[26] 頁2561

[27] 頁2577

[28] 頁12上、下。

[29] 臺北,新文豐出版公司《中國方志叢書》影印原刊本,頁246247

[30] 上海古籍出版社《續修四庫全書》影印道光刊本,頁547下、548上。

[31] 北平,商務印書館影印原刊本,619上。

[32] 頁2上、下。

[33] 頁637上。

[34] 頁9下。

[35] 頁548上。

[36] 上海古籍出版社《續修四庫全書》影印光緖刊本,頁666上。

[37] 頁25772578

[38] 北京,中華書局《元明史料筆記叢刊》崔文印點校本,一九八三年,頁124125

[39] 《北京圖書館古籍珍本叢刊影印景泰刊本,頁557下、558上。

[40] 頁25792580

[41]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清鈔本,頁2下。

[42] 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一九七七年,頁12370

[43] 北京,線裝書局《宋集珍本叢刊》影印嘉靖刊本,頁116下。

[44] 頁1230112302

[45]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12上、下。

[46] 頁2581

[47] 頁802上。

[48] 頁9下。

[49]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清鈔本,頁18上、下、19上、下。

[50] 載《山存稿》,中華書局刊本,一九八九年495

[51] 34上。

[52]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弘治翻元刊本,頁7上。

[53] 547

[54] 北京,中華書局《古小說叢刊》常振國校本,一九八六年,頁67

[55] 事屬傳奇者,尚有張甫之用間。《宋史》卷四七九《李全傳》,頁13837:“信安出白溝,距燕二百里,而阻巨濼。大元兵不能渉,[張]甫每潛師窺伺,大元將俚砦奴屢欲滅甫以取雄、霸,驍將窩羅虎者歸甫,甫納之。其後,窩羅虎遁去,且竊甫千里馬以獻俚砦奴,俚砦奴喜,待遇益厚。嘗會飲燕京之大悲閣,窩羅虎醉,俚砦奴而推使投閣,幾斃焉,窩羅虎乃佯醉下樓,復乘所獻馬以歸甫,追者莫及,人始服甫之用間焉”。

[56] 頁792下。

[57] 北京,中華書局陳高華、孟繁清點校本,一九九七年,頁264

[58] 頁3865

[59] 頁5

[60] 頁12上。

编辑:李花子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唐開元二十五年《倉庫令》所載給糧標準考——兼論唐代的年齡劃分 (02/14/2009 22:19)
  • 唐开元二十五年倉庫令研究 (02/14/2009 22:11)
  • 宋元至清初我国外语教学史研究 (08/23/2004 09:25)
  • 试论累世同居共财在元代的发展及其特点 (06/28/2004 07:15)
  • 元代收养制度研究 (06/28/2004 07:06)
  • 利用国际互联网络检索简帛金石资料 (04/11/2004 10:04)

  •  
    版权所有:欧亚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