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牝雞司晨——蒙古女行省楊妙真生平考


王頲
2009-03-01 12:58:24 阅读
作者提供,原载《元朝史探索初集》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新建网页 2

 

提要關於金末又被稱作“四娘子”、“姑姑”的巾幗楊氏的生平,卻緣記載的岐異和分散,長期以來,一直處於撲朔迷離的狀態。對其的評價,也多緣夫婿李全的背宋、養子李璮的叛元,而蒙上陰影。本文以相關的資料進行考述,得出以下結論:一、楊妙真,淄、青州兩界楊家堡人,生於金明昌二年前、後。當其兄安兒起兵遇害之時,其年齡約當二十五左右。二、當紅襖軍主力遭到鎮壓而處於危急之時,楊妙真應在其夫李全的別部軍中。逮至宋嘉定十一年,爲了得到糧食的接濟,楊妙真隨其夫李全其舅劉全遷到了南宋制置使所在楚州的附近,成爲後方留守營房的主管。三、鑒於南宋相關政策的多變,楊妙真竭盡全力與蒞職的上級保持良好的關係,並有尊重和贏得尊重的對象,如陳韡、賈涉、徐晞稷等。四、宋寶慶二年,以國王孛魯爲首的蒙古主力圍李全於益都府,形勢迫蹙,而彼所忠於的南宋朝廷,卻乘機實行殲滅其在楚州士卒的計畫。面對生死存亡的威脅,楊妙真不得不實施計謀以圖自保。紹定四年,南宋士卒乘勝北上,而與金兵互爲呼應,喪失軍力的楊妙真難以支撐,退回山東。五、無論滅金、還是攻宋,楊妙真都曾以方面蒙古大帥的副手參與其間;而其所任職銜,正是“山東淮南行省”。

 

 

周密《齊東野語》卷九《李全》:“淄、青界内有楊家堡,居民皆楊氏,以穿甲製鞾爲業,堡主曰楊安兒,有力强勇,一堡所服,亦嘗爲盜於山東,聚衆至數萬。有妹曰小姐姐(或云其女,後稱曰姑姑),年可二十,膂力過人,能馬上運雙刀,所向披靡。全軍所過,諸堡皆載牛酒以迎,獨楊堡不以爲意。全知其事,故攻劫之,安兒亦出民兵對壘,謂全曰:你是好漢,可與我妹挑打一番,若贏時,我妹與你爲妻。全遂與酣戰,終日無勝負,全忿且慚,適其處有叢篠,全令二壯士執鈎刀夜伏篠中。翌日,再戰,全佯北,楊逐之,伏者出以刀鈎止,大呼全,回馬挾之以去。安兒乃領衆備牛酒,迎歸成婣,遂還青州,自是名聞南北”。[1]關於這個姓楊名妙真、又被稱作“四娘子”、“姑姑”巾幗英雄的武功、婚婣,同時代尚有不同的傳奇版本。即以武功而言,或其擅長使槍,或其善射箭。宇文懋昭《大金國志》卷二五《宣宗紀》:“其妻亦勇而有力,少爲群盗,在山東聚衆萬人,能飛馬植槍,深入一尺,令[李]全飛馬而拔之,全不能拔,下馬屈服,遂爲夫婦”[2]。《宋史》卷四七六《李全傳》:“[楊]安兒妹四娘子,狡悍善騎射,劉全收潰卒,奉而統之,稱曰姑姑,衆尚萬餘。掠食至磨旗山,[李]全以其衆附,楊氏通焉,遂嫁之”[3]

 楊安兒亦“正是那個在山東益都府起兵反金、一度割據登、萊、寧海等州的楊安國。《金史》卷一○二《僕散安貞傳》:“初,益都縣人楊安國自少無賴,以鬻鞍材爲業,市人呼爲楊鞍兒,遂自名楊安兒。泰和伐宋,山東無頼往往相聚剽掠,詔州郡招捕之。安兒降,隸諸軍,累官刺史、防禦使。大安三年,招鐵瓦敢戰軍,得千餘人,以唐括合打爲都統,安兒爲副統,戍邊。至雞鳴山不進,衞紹王驛召問狀。安兒乃曰:平章參政軍數十萬在前,無可慮者。屯駐雞鳴山,所以備間道透漏者耳。朝廷信其言。安兒乃亡歸山東,與張汝楫聚黨攻劫州縣,殺略官吏,山東大擾”[4]李心傳《建炎以來朝野雜記》卷乙一九《鞑靼款塞》:“楊安兒者,本淄州皮匠也。金主璟泰和間,殺人亡命,爲盗於太行,有衆千餘。璟招降之,貸死,流于上京。及韃靼入寇,金人命爲副統軍,令招必勝軍三千人以迎敵。軍敗,復往山東聚衆”[5]青州亦益都府附郭益都縣,西與淄州附郭淄川縣接界,楊家堡在淄、青界內,故而楊安兒既是益都縣人,也是淄州人。入元,曾將原隸淄川縣的顏神鎮併入益都縣。《至順齊乘》卷三:“至元二年,廢臨淄、臨朐二縣并顔神鎮之行淄川縣入此縣,後復置臨淄、臨朐二縣,顏神鎮止設巡檢而來隸焉”[6]

楊安兒與楊妙真之間的關係,或妹或女《兩朝綱目備要》卷一四:“先是,有楊安兒者,李全之婦翁(案:安兒,乃李全之婦兄)也。見金人政亂,起兵叛之,踐蹂山東数郡,依山負海,時出時入。塔坦(靼)既圍燕京不能下,乃分兵徇山東地,諸盗往往應之”[7]。劉克莊《後村集》卷一五七《林景復墓志銘》:“紹定辛卯(四年),叛將李全犯揚州,恃銳輕出,爲王師掩擊,殪城下。其妻楊姑,山東劇盗楊安兒之女。安兒,首亂山東者,兵敗,逃海死。姑勇而黠,其黨奉以爲帥,自於行伍中擇全嫁之”[8]。其生年,《宋史》卷四七七《李全傳》:“紹定四年五月,楊氏諭鄭衍德等曰:二十年梨花槍,天下無敵手。今事勢已去,撑拄不行。汝等未降者,以我在故。爾殺我而降,汝必不忍,若不圖我,人誰納降?今我欲歸老漣水,汝等宜告朝廷,本欲圖我來降,爲我所覺,已驅之過淮矣,以此請降,可乎?衆曰:諾”[9]自紹定四年上溯二十年,則宋嘉定四年、金大安三年;以其武功成名之成再上溯二十年,則宋紹熙二年、金明昌二年前、後。這種估計,乃是以時年四十歲爲“欲歸老”的底線;即使這樣,當“泰和伐宋”亦宋開禧二年,楊安兒“相聚剽掠”時年二十五,楊妙真也已年十六;照此計算,後者當爲前者之妹。

楊妙真本家親,知名者,惟從楊友、舅父劉全。《宋史》卷四七六《李全傳》:“楊安兒起掠莒、密,展徽、王敏爲謀主,母舅劉全爲帥,汲君立、王琳、閻通、董友、張正中、孫武正等附之”。“楊安兒無子,從子友偽稱九大王,不閑軍務”[10]。劉全、楊友,曾與楊妙真之夫李全一起,于金興定二年亦宋嘉定十一年應招投向趙氏。《後村集》卷八二《玉牒初草》:“嘉定十一年正月壬午,樞密院奏:李全、劉全、楊友、季先率先歸附,克復東海、漣水等處。詔李全特補武翼大夫、{東}京[東]路副總管,楊友、季先並修武郎、京東路鈐轄”[11]。此舉,卻是楊安兒開的端。《宋史》卷四○三《賈涉傳》卷四七六《李全傳》:“淮人季先、沈鐸説楚州守應純之以招山東人,純之令鐸遣周用和説楊友、劉全、李全等以其衆至”。“有沈鐸者,鎮江武鋒卒也,亡命盗販山陽,誘致米商,斗米輙售數十倍,知楚州應純之償以玉貨,北人至者輙舍之,又説純之以歸銅錢爲名,弛度淮之禁,來者莫可遏。[]安兒之未敗也,有意歸宋,招禮宋人。定遠民季先者,嘗爲大俠劉佑家厮養,隨佑部綱客山陽,安兒見而説之,處以軍職。安兒死,先至山陽,夤緣鐸得見純之,道豪傑願附之意”[12]軍中之呼“姑姑”者,正是從楊友的稱謂。

 

 

楊安兒兵敗身隕,蓋在金貞祐二年宋嘉定七年。《金史》卷一○二《僕散安貞傳》“[僕散]安貞至益都,敗[楊]安兒于城東。安兒奔萊陽,萊州徐汝賢以城降安兒,賊勢復振。登州刺史耿格開門納偽鄒都統,以州印付之,郊迎安兒,發帑藏以勞賊。安兒遂僭號,置官屬,改元天順,凡符印詔表儀式皆格草定,遂陷寧海,攻濰州”。“七月庚辰,安貞軍昌邑東,徐汝賢等以三州之衆十萬來拒戰。自午抵暮,轉戰三十里,殺賊數萬,獲器械不可勝計。壬午,賊棘七率衆四萬陣于辛河。安貞令留家由上流膠西濟,繼以大兵,殺獲甚衆。甲申,安貞軍至萊州,偽寧海州刺史史潑立以二十萬陣于城東。留家先以輕兵薄賊,諸將繼之,賊大敗,殺獲且半”,“丁亥夜,大軍畢登,遂復萊州,斬徐汝賢及諸賊將以徇”。“耿格、史潑立皆降。留家略定膠西諸縣,宣差伯德玩襲殺方郭三,復密州”。“其(十二月)後楊安兒與汲政等乘舟入海,欲走岠嵎山。舟人曲成等擊之墜水死”[13]。《宋史》卷四七六《李全傳》:“金乃遣完顔霆爲山東行省,黄摑[阿魯達]爲經歴官,將花帽軍三千討之,敗[楊]安兒于闌頭滴水,斷其南路。安兒輕舸走即墨,金人募其頭千金,舟人斬以獻”[14]

楊安兒被殺之年,如上所推算,楊妙真乃在二十五歲左右,如以前引二十歲出嫁,則從夫已五年有餘。也就是說,當其兄遭到鎮壓而處於危急之時,其應在其夫李全的別部軍中,難怪無從罹難,也不及相援。在此稍前,《金史》卷一○二《僕散安貞傳》:“偽元帥方郭三據密州,略沂、海[州];李全略臨朐[縣],扼穆陵關,欲取益都[府]”[15]。穆陵關,位於沂州領沂水縣和益都府領臨朐縣的分界上。董說《七國考》卷三《田齊都邑穆陵關》:“《山東[通]志》:穆陵關,在沂水縣北一百二十里,古齊關也”[16]陶安陶学士集》卷三《入臨朐境》:“宿遷離半月,方度穆陵關。到府八百里,驅車千萬山。路雖多險峻,身不倦躋攀。沽酒投村店,相看一破顔”[17]。彼處距楊安兒與金軍浴血奮戰的登、萊、寧海以及即墨縣何啻三、四百里之遥!其後,猶如前引,“劉全收潰卒,奉而統之”。也有可能,楊妙真曾先行離開,以尋找其兄分散的舊部,並與之一起行動,而後,再於“磨旗山”與李全會合,夫妻重聚。傳聞越來越失真,到了宋人的耳裏,竟成了“全以其衆附,楊氏通焉,遂嫁之”的内容。就是楊安兒擬去的岠嵎山,亦在於之南轅北轍的登州地界[18]。《至順齊乘》卷一:“金山,亦名岠嵎山,棲霞縣東北二十里,以産金得名”[19]

楊妙真、李全會合後,與金軍主力之一的完顏霆部展開激戰,失利後南下退保位於島上的東海縣,而與劉全分爲二股。《宋史》卷四七六《李全傳》:“[李]全合軍與[完顔]霆戰,又敗霆,驍將張惠望見全,躍馬赴之,槍及全,若有縶其馬足而止者。全得收餘衆保東海,劉全分軍駐崓上”[20]。楊妙真之在哪一支隊伍中,不得而知。而劉全所“收潰卒”,也僅是楊安兒的“殘部”而已,因爲以太師李思溫爲首的部分,改投在別一支紅襖軍劉二祖的麾下。《金史》卷一○二《僕散安貞傳》:“貞祐三年二月,[僕散]安貞遣提控紇石烈牙吾塔破巨蒙等四堌,及破馬耳山,殺劉二祖賊四千餘人,降餘黨八千,擒偽宣差程寛、招軍大使程福,招降脅從百姓三萬餘人。安貞遣兵會宿州提控夾谷石里哥攻大沬堌,賊千餘逆戰。石里哥以騎兵擊之,盡殪。提控没烈奪其北門以入别軍取賊水寨諸軍繼進殺賊五千餘人劉二祖被創獲之及偽謀官崔天祐楊安兒偽太師李思溫餘衆保大小峻角子山前後追擊殺獲以萬計斬劉二祖[21]無論如何,如前所引,截至金興定元年、宋嘉定十一年,無論劉全還是李全,爲了得到糧食的接濟,都將其家眷輜重遷到了南宋制置使所在楚州的附近。楊妙真也隨之移居,成爲後方留守營房的主管。

妻隨夫貴,這是有宋一代的慣例。宋嘉定十二年,李全緣俘殺金“四駙馬”或得其金牌而進封刺史,楊妙真也因此封“令人”。《後村集》卷一四六《陳韡神道碑》:“其後虜果犯安豐,公奉檄如旴眙犒時青軍,改淮西制置司幹辨公事。再如盱眙見劉琸,調卞整、張惠、吕成進、夏全諸軍應援擣虚,皆行公策,遂有堂門之捷,俘四駙馬”[22]。《宋史》卷四七六《李全傳》:“帥司調[夏]全與[季]先、[石]珪軍援盱眙,[李]全亦欲自試,親往東海會軍赴之。癸亥,遇金人于嘉山,戰小捷。三月,先軍進駐天長,全進駐盱眙,鼎立以待金人。乙酉,全至渦口,值金將乞石烈牙吾塔名盧鼓槌者將濟,全與其將鹿仙掩之,金兵溺淮者數千,俘獲甚衆。壬辰,與阿海戰于化陂湖,大捷,殺金數將,得其金牌,追至曹家莊而還,三圍俱解,全喪失亦衆。阿海者,金所謂四駙馬也。全進逹州刺史,妻楊氏封令人”。“先是,制置使賈渉以朝命督戰,許殺金太子者賞節度使,殺親王、承宣使,殺駙馬、觀察使,全致所得金牌于渉,云:殺四駙馬所獲者。渉上于朝,乞如約賞之,故全有是受,而四駙馬,實不死也”[23]不過,楊妙真也能衝鋒陷陣,因此,很有可能,其在李全軍中,助夫成功

 

 

蒙古太祖二十一年亦宋寶慶二年,以國王孛魯爲首的蒙古主力圍李全於青州亦益都府,形勢迫蹙,而彼所忠於的南宋朝廷,卻乘機實行殲滅其在楚州士卒的計畫。《齊東野語》卷九《李全》:“既而[李全]還青州,或傳爲金人所擒,或以爲已死。劉琸乘時自誇,以驅除餘黨,及丞相入其言,遂召[徐]希稷,而以琸爲代”。“琸初至,軍聲頗振,不數日,措置乖方,南北軍已相疑。適忠義軍總管夏全自盱眙領五千人來,先是,全欲殺夏,琸爲解免之,至是,琸留以自衛,且資其軍以制全”。“遂戒嚴,命夏全封閉李全、劉全、張林等府庫,且出榜令北軍限三日出城。是日,諸營搬移,自東北門出,夏軍坐門首搜檢,凡金銀、婦女多攘取之,餘皆疑懼不敢出,制司又從而驅逐之”。“有黑旗一對,僅百人,乃北軍之精鋭者,堅不肯出,潜易衣裝,與夏軍混雜。南軍欲注矢揮刃,則呼曰:我夏太尉軍也。南軍遂不疑之,至晡,大西門上火忽起,至夜,遂四面縱火,殺害軍民”[24]。《宋史》卷四七六《李全傳》:“夏全欣然領兵,徑入楚城,[時]青亦自淮陰復移屯城内,[劉]琸且駭且恐,勢不容郤,復就二人謀焉。時傳全已死,[李]福欲分兵赴援,兵少,卒不往。甲子,琸令夏全盛陳兵楚城,賊黨震恐,楊氏遣人賂夏全求緩師,乃止[25]

面對生死存亡的威脅,楊妙真不得不實施計謀以圖自保。《宋史》卷四七七《李全傳》:“寳慶三年二月,楊氏使人行成于夏全曰:將軍非山東歸附耶?狐死兔泣,李氏滅,夏氏寜獨存?願將軍垂盻。全諾,楊氏盛飾出迎,與按行營壘曰:人傳三哥死,吾一婦人,安能自立?便當事太尉爲夫,子女玉帛,干戈倉廩,皆太尉有。望即領此,誠無多言也。夏全心動,乃置酒歡甚。飲酣,就寢如歸,轉仇爲好,更與[李]福謀逐[劉]琸矣。辛卯,夏全令賊黨圍州治,焚官民舍,殺守藏吏,取貨物。時琸精兵尚萬餘,窘束不能發一令,太息而已”[26]。《齊東野語》卷九《李全》:“李姑姑遂與夏[全]劇飲,酒酣,泣曰:少保今不知存亡,妾願以身事太尉,府庫、人馬皆太尉物也。本一家人,何爲自相戕若今日?剿除李氏,太尉能自保富貴乎?夏全惑其説,乃陰與李軍合,反戈以攻南軍。[劉]琸屢遣人招夏議事,竟不至,乃以十萬貫犒軍求和,夏全乃令開一路,以馬軍二百衛送琸出大西門,星夜南奔,至寶應,已四鼓矣。從行官屬,惟余元廙、沈宣子,餘悉死焉”。“夏全既逐琸,暮歸,楊氏拒之,意楊氏反目圖己。明日,大掠,趨盱眙,欲爲亂。張惠、范成進閉門,不得入,翺翔淮上,惠、成進出兵欲勦之,夏全狼狽歸金,金人納之”[27]

  在驅逐許國兵變中起著罪魁作用的劉慶福,與流亡而至的完顏氏九公之一張甫,合謀殺李全之兄福以投金。《宋史》卷四七七《李全傳》:“[劉]慶福在山陽,自知己爲厲階,懷不自安,欲圖[李]福以自贖”,“慶福不往,張甫者,素厚慶福,懼福疑己,乃勸慶福往。後慶福約甫同往,及寝,遥見福臥不解衣,心恐,不得己至床前,見床頭鞘刀,慶福口問疾,而手按鞘,懼福先發,福疑慶福就刀見害,乃躍起刀,傷慶福。慶福徒手不支,甫救之,左右群起,殺慶福及甫”[28]。《齊東野語》卷九《李全》:“時李全猶未還,王義深、國安用爲權司,劉慶福與張甫謀就楚之淮河,縛大浮橋。或告李姑姑(楊妙真),以二人欲以州獻金人,姑姑即遣人請姚翀議事,翀不獲已而往,則大廳已設四果卓,餘二客則慶福及甫也。慶福先至,姑姑云:哥哥不快,可去問則箇。謂李福也。時福卧於密室,凡迂曲數四乃至。慶福至榻前云:哥哥沒甚事?福云:煩惱得恁地。劉覘福榻有劍出稍,心動亟出,福急揮劍,中其腦。既而甫至於外,呼云:總管沒甚事否?福隱身門左,俟其入,即揮劍,又仆之。福遂携二首以出,乃大張樂劇飲,姚遂揭榜,以劉、張欲謀作逆,密奉朝旨,已行誅戮,乃聞於朝。李福増秩,姑姑賜金,進封楚國夫人”[29]

當糧餉供應斷絕的時候,忠義軍內部出現了人心不穩。而南宋將領,又在此時鼓動紛爭。而其結果,則爲預謀者叛賣與金。《宋史》卷四七七《李全傳》:“[劉]琸之敗,儲積掃地,綱運不續,賊黨籍籍,謂[李]福所致”。“福曰:朝廷若不養忠義,則不必建閫開幕。今建閫開幕如故,獨不支忠義錢糧,是欲立制閫以困忠義也”。“五人(國安用、閻通、張林、邢德、王義深)相謂曰:朝廷不降錢糧,爲有反者未除耳。乃共議殺福及楊氏以獻。於是,衆帥兵趨楊氏家,福出德手刃之,相屠者數百人。有郭統制者,投全次子通,殺一婦人,以爲楊氏,函其首并福首,馳獻于[楊]紹雲。紹雲驛送京師,傾朝甚喜,檄彭忳、張惠、范成進、時青併兵往楚州,便宜盡戮餘黨。未幾,傳楊氏故無恙,婦人頭,乃全次妻劉氏也”。“廟議謂青望重,惟聽青區畫。省檄之下,不及惠、成進,青亦恐禍,及密遣人報全于青州,遷延不決。惠等歸盱眙,賊黨復振”[30]。《齊東野語》卷九《李全》:“盱眙守彭忳乃遣張惠、范成[進]入淮安,説國安[用]令殺李福及李姑姑。未幾,李福就戮,而姑姑則易服往海州矣”。“北軍怒爲張、范所賣欲殺之,二人遂遁去。國安用追至盱眙,彭忳宴之,方大合樂,忽報軍變,始知張、范已獻盱眙於北矣,彭忳遂爲所擒”[31]

 

 

宋紹定四年、亦金正大八年正月,李全陷於揚州城下泥淖而死。南宋士卒乘勝北上,而與金兵互爲呼應。《金史》卷一七《哀宗紀》:“正大八年五月,李全妻楊妙真以全陷没于宋,構浮梁楚州北,欲復宋讎。遣[完顔]合達、[移剌]蒲阿屯桃源界滶河口,以傋侵軼”[32]然而,在趙氏、完顏氏軍隊聯合夾擊下,楊妙真撐拄不行”。《宋史》卷四七七《李全傳》:“翼日,楊氏絶淮而去,賊黨即遣偽計議馮垍、潘于欵于軍門,范等密聞于朝,朝論不可。[趙]范曰:若明諭朝旨,是堅賊志,不如陽許以誤之,我自爲必討之計。乃遣范用吉入城諭賊,曰:朝廷已許納降,但令安撫交過北軍。衍德等遣潘于隨用吉報謝,許獻玉帶,犒軍黄金四千兩。范曰:我欲欵賊,賊更來欵我于歸。鄭衍德等自知降亦不免,始送欵于金;至是,金遣其副統軍許奕、萬户兀林答以其京東元帥牒來言曰:此賊不降,能爲兩國患,請與大國夾攻之,各勿受降。范怪其來無故,而難於陰絶,遣王貴報之,不從其請。六月己未,大戰于河西三砦,賊大敗,楊氏歸漣水。壬戌,賊先遣妻孥過淮,軍爭欲往,斬之不能禁,反有起殺頭目者。甲子,復大戰,淮安遂平,議乘勝復淮陰,兵未行,淮陰降金。繼得探報云:宋師遅一宿攻城,淮安亦爲金有矣”[33]

《金史》卷一一七《徒單益都》:“壬戌(天興元年),國用安以行山東路尚書省事率兵至徐,張興率甲士迎之,用安輕騎而入,執興與其黨十餘人,斬之于市,遂以封仙爲元帥,兼節度使,主徐州。[徒單]益都窘無所歸,乃奔宿州,節度使紇石烈阿虎以益都爲人所逐,不納,乃與諸將駐于城南。時宿之鎮防軍有逃還者,阿虎以爲叛歸,亦不納。城中鎮防千户高臘哥,結小吏郭仲安,謀就徐州將士内外相應以取宿,因歸楊妙真。甲戌夜半,開門納徐州總領王德全及妻弟高元哥軍。劉安國尋亦入城,縳阿虎父子殺之。州中請益都主帥府事,益都不從,曰:吾國家舊人,爲將帥亦久,以資性疏迂不能周防,遂失重鎮。今大事已去,方逃罪不暇,豈有改易髻髪、奪人城池,以降外方乎?即日,率官吏而行。至穀熟東,遇大兵,不屈而死。徐州既歸海州,邳帥兀林答某亦讓印於杜政,遂送款於用安。已而宿州王德全、劉安國亦送款海州”[34]。“國用安,即國安用曾是南攻揚州時李全軍中地位僅次於主帥的將領。《宋史》卷四七七《李全傳》:“聞[國]安用歎恨飲泣,初議推一人爲首,以竟其逆,莫肯相下,欲還淮安奉楊氏主之。[趙]范夜上捷書,制置司議翼日追賊”[35]

國用安遂以開罪蒙古將領阿朮魯,易幟投金。《金史》卷一一七《國用安傳》:“北大將阿朮魯聞[國]安用據徐、宿、邳,大怒曰:此三州我當攻取,安用何人?輒受降。遣信安張進等率兵入徐,欲圖安用,奪其軍。安用懼,謀於德全,劫殺張進及海州元帥田福等數百人,與楊妙真絶,乃還邳州。會山東諸將及徐、宿、邳主帥刑馬結盟,誓歸金朝。既盟,諸將皆散去,安用無所歸,遂同[王]德全、[劉]安國託從宜衆僧奴自通於朝廷”[36]。元好問《遺山集》卷二八《張子良先德碑》:“壬辰(天興元年)之圍,外援阻絶,危急存亡,朝不及夕。或有言:宿州節度宗室衆僧奴之幕客張子良,由間道賫奏牘至者。都堂趨召,問所以來,公爲言:國用安自{連}[漣]水來歸,糾合義徒,刑牲歃血,誓爲勤王之舉”[37]。不僅如此,爲了報怨,其與往昔主人楊妙真大開殺戒,爭戰不已。《金史》卷一一七《國用安傳》:“[國]安用率兵萬人攻海州,未至,衆稍散去。[劉]安國因勸安用當赤心歸國,安用亦自知反復失計,事已無可奈何,於是,復金朝衣冠。[楊]妙真怒其叛己,又懼爲所圖,悉屠安用家,走益都。安用遂選兵分將,期必得妙真。自此淮海之上,無寧歲矣”[38]

當蒙古、南宋間爆發全面戰爭以後,楊妙真也曾參加了對淮南的進攻,並出任按赤台的副手。袁甫《蒙齋集》卷六《陳時事疏》:“臣竊謂今日事勢不當論安危,當論存亡。夫關于國家存亡之最急者,莫急于北邊。秋髙馬肥,必謀大舉,傳聞將以三路並進:{阿齊}[按赤]台與逆全妻,將自山東窺我淮甸;{蘇布特}[速不台]將自木波界窺我西蜀;{布占}[倴盞]將自陜州窺我襄漢。萬一果如所聞,國家何以禦之”[39]?所稱的逆全妻,正是這位依然掌管娘子軍的女將。王邁《臞軒集》卷一二《鄭昂叔和余問盜詩,末及山東事,弟姪輩又問山東本末,再用前韻答之》:“供帳王者居,左纛將軍紱。往來青齊區,健比霜天鶻。一名娘子軍,掎角同生活。狼心肆陸梁,烽燧競熏熱”[40]。而與楊妙真成為仇人的國用安,也在不久前為其同事“益都行省都達魯花赤”純直海所擒殺。劉敏中《中庵集》卷六《珊竹純直海神道碑銘》:“嵗庚寅,太宗稔公(純直海)英果,令督阿朮魯攻信安,下之。明年,爲監戰萬户,同萬户額里晃兀爾破汴。癸巳,賜金符,授,敕諸部兵百取卒二,卒具馬三、牛二以從。又益領通事户奚加、八都等軍,尋偕太出那演統二萬騎,收國用安于徐”[41]

 

 

耶律楚材《湛然居士集》卷八《答楊行省書》:“某再拜,復書於行省閤下:辱書,諭及辭位事,請聞奏施行者。惟聖代之深仁,賞延於世偉;閨門之内助,貴繋於夫。故行省李公:雖稽北覲之期,頗著南伐之績。時不適願,夭弗假年。伏惟閤下:族出名家,世傳將種。無兒女子之態,有大丈夫所爲。吏民服心,朝廷注意。遂授東臺之仕,冀舒南顧之憂。今也抑意陳書,引年求退。懼折鼎覆餗之患,避牝雞司晨之譏。雖曰謙尊而光,曷若隨時之義?分茅列土,無忘北闕之恩;秣馬厲兵,可報西門之役。今因人回,謹復書以聞。山川遼濶,書簡浮沈。比獲曕依,更希調護。不宣”[42]這個所稱的楊行省,無疑就是楊妙真。首先,所稱的故行省李公,當然就是被授予“山東淮南行省”的李全。說其“雖稽北覲之期,頗著南伐之績”,指的是自歸附後,還沒來得及覲見合罕,即整軍南下與宋開戰。《宋史》卷四七七《李全傳》:“[李]全得[時]青報,慟哭,力告大元大將,求南歸,不許,斷一指,示歸南必畔。許之,承制授山東、淮南行省,得專制山東,而嵗獻金幣。[寶慶]三年十月丙辰,全與大元張宣差并通事數人至楚州,服大元衣冠,文移紀甲子而無號。[王]義深走金,[國]安用殺[張]林、[邢]德自贖”[43]

乃爲抑意陳書,引年求退楊行省本人:懼折鼎覆餗之患,避牝雞司晨之譏。前句說害怕不勝任而遺誤重任,後句說避免因女人干政而受到譏笑。“折鼎覆餗”,《子夏易傳》卷五:“九四: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凶。象曰:覆公餗,信如何也?以不中之才,當鼎食之寵,事上與下力,何任焉?折足者矣。非唯足折,亦虧公任也。公任虧則受凶渥者,形濡什而不勝也。非所任而任,以至於此,信有凶矣,如之何哉”[44]?“牝雞司晨”,黄倫《尚書精義》卷二六:“王曰:古人有言曰:牝雞無晨。牝雞之晨,惟家之索。無垢曰:盖雞之爲物,雄鳴雌哺,此常理也。使雌代雄鳴,乃惡氣所感,其家必有不祥事。又曰:家以牝雞司晨,卜不祥;國以婦人專政,卜不祥。將言紂用妲己之言,故引古占卜爲訓”[45]二者,都是蒙元士人熟悉的典故。陳泰《所安遺集》《茶竈歌,爲蕭蘭雪賦》:“長安食肉多虎頭,大鼎六尺誇函牛。撾鐘考鼓燕未足,鼎折還驚覆公餗。山中儒生守蠧魚,一朝射策升天衢”[46]。王惲《秋澗集》卷一○《汜水行》:“五季權在兵,逆順係財賄。同光當宁能幾朝?牝雞司晨傾内外。添都買宴物山積,盡入掖庭充内費。君王政荒優宦狎,將相無辜恣誅殺”[47]

分茅列土,無忘北闕之恩;秣馬厲兵,可報西門之役”,茲乃耶律楚材的告誡:成爲有土有民的世襲侯,不要忘了合罕的恩典;著意修士養卒整頓軍務,可以去報西門戰役的仇。《宋史》卷四七七《李全傳》:“壬寅,[李]全置酒高會平山堂,有堡塞,候卒識其槍,垂雙拂爲號以報。[趙]范喜謂葵曰:此賊勇而輕,若果出,必成擒矣。乃悉精銳數千而西,取官軍素爲賊所易者,張其旗幟以易之。全望見,喜謂宣差曰:看我掃南軍。官軍見賊突鬭而前,亦不知其爲全也。范麾軍並進,葵親搏戰,諸軍爭奮,賊始疑非前日軍,欲走入土城,李虎軍已塞其甕門,全窘,從數十騎北走。葵率諸將以制勇寧淮軍蹙之,賊趨新塘。新塘自決水後,淖深數尺,會久晴,浮戰塵如燥壌,全騎陷淖不能拔,制勇軍奮長槍三十餘亂刺之。全曰:無殺我,我乃頭目。先是,令諸陣上衆獲頭目,無得争以爲獻,故群卒碎其尸,而分其鞍馬、器甲,並殺三十餘人,類非卒伍,俱不暇問”[48]新塘,與平山堂皆在揚州西門之外。方岳《秋崖小稿》卷三三《淮東制司儀門上梁文》:“揚州都督府,表裏江淮,制梱小朝廷,鎮安夷夏。乃考臺門之典禮,重新戟衛之威儀。雲麗崇閎,春生列棨”。“西:西平有子氣虹霓,新塘煙草連京觀,欲與平山一様齊”[49]

《元文類》卷五七宋子貞《耶律楚材神道碑》稱耶律楚材:“以命世之才,值興王之運,本之以廊廟之器,輔之以天人之學,纒綿二紀,開濟兩朝,賛經綸於草昧之初,一制度於安寧之後。自任以天下之重,屹然如砥柱之在中流,用能道濟生靈,視千古爲無愧者”[50]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在書信中表示了對楊妙真的非常器重:“族出名家,世傳將種。無兒女子之態,有大丈夫所爲。吏民服心,朝廷注意。遂授東臺之仕,冀舒南顧之憂”。東臺之仕,當然就是李全死後繼任的行省。柳貫《柳待制文集》卷一一《于欽墓誌銘》:“初,金季,李全據山東以叛,其弟二太尉略地至文登。君之祖諱祥,隠里中,方坐塾教諸生,兵暴入,爲所掠,見其儀狀偉岸,挾刃臨之,偪與俱行,至益都,稍即問計,則亂以他語答之,若闇於事機者,然當其濫殺,亦强諌止之,所全活甚多。全受擒,其妻楊舉衆歸朝,開行省山東,因得署爲其從事。未久,棄去。娶臨朐蘇氏,而家臨胊”[51]。不过,“其弟”当作“其兄”。《宋史》卷四七六《李全傳》:“李全者,濰州北海農家子,同産兄弟三人”。“大元兵至山東,全母及其兄死焉,全與仲兄福聚衆數千”[52]。“二太尉”,正是李福。

 

  

當金朝末葉,面對蒙古的軍事進攻,猶如當年契丹面對女真一樣,節節敗退,潰不成軍。即以楊安兒從戍當時的態勢來說,新興的敵人可说是洪水猛獸無法阻擋。《建炎以来朝野雜記》卷乙一九《鞑靼款塞》:“自貞祐元年冬十一月至二年春正月,凡破九十餘郡,所破無不殘滅,兩河、山東數千里,人民殺戮者幾盡,所有金帛、子女、牛、羊、馬畜,皆席卷而去。其焚燬屋廬,而城郭亦丘墟矣。惟是大名、真定、青、鄆、邳、海、沃、順、通州有兵堅守,未能破”[53]正是在這種風雨飄搖的年代,由昔日的階級、民族壓迫轉而形成的社會矛盾迅速激化,並如火山一樣迸發出來。《民國牟平縣誌》卷九《姜房墓碑》:“會金季大亂,阻山濱海之鄉,盜賊尤熾,千萬爲群,嘯聚林谷,比獵人以充食,居民苦之,不能自活”[54]。而紅襖軍之起于山東,並非無緣之火。猛安謀克遷徙後的“括地”,加深了地方对于女真人的仇恨。《遺山集》卷一六《張萬公神道碑》:“其後,武夫悍卒倚國威以爲重,山東、河朔上腴之田,民有耕之數世者,亦以冒占奪之。兵日益驕,民日益困,飬成癰疽,計日而潰。貞祐之亂,盗賊滿野,向之倚國威以爲重者,人視之以爲血讎骨怨,必報而後已。一顧盼之頃,皆狼狽於鋒鏑之下,雖赤子不能免”[55]

閱讀楊妙真的相關史事,不禁令人有傳奇的感覺。可是,女子領兵,在中國歷史上也不是絕無僅有。胡應麟《少室山房筆叢》卷一九《二酉綴遺》:“婦人群盜者,東漢吕母稱将軍,徵側、徵貳反交趾,宋李全妻楊妙真,五代賊帥白項鴉”。“僕陳然總之,未必皆勇力,即勇力未必絶人也”[56]從其起兵反金到投宋、依附蒙古,風雲變幻。面對許國、劉琸、楊紹雲等編織必置於死而後快的陰謀,受盡屈辱,絞盡腦汁。《宋史》卷四七六《李全傳》:“[嘉定]十七年正月,國之鎮,楊氏郊迓國,辭不見,楊氏慚以歸。國既視事,痛抑北軍,有與南軍競者,無曲直偏坐之,犒賚十裁七八”。“十一月,國集两淮馬歩軍十三萬,大閲楚城之外,以挫北人之心。楊氏及軍校留者,恐其圖己,内自爲備”[57]。逮到兵變發生,又得收拾殘局。《齊東野語》卷九《李全》:“[姚]翀遂縋城而出,以直繫書:青州姚通判,以長竿揭之馬前,往見李姑姑(楊妙真)。李遜謝不能統轄諸軍,以致生變。姚遂請收軍,李云:只請制置到此商量,便可定也。姚亟回報,則[許]國已遁矣”[58]。而完顔金,似乎是女子習武十分風尚的時期。建炎以來朝野雜記》卷乙一九《鞑靼款塞》:“又有劉二祖者,亦名盗也,其女劉小姐,亦聚衆數萬人,皆為花帽軍所破”[59]

南宋朝廷在對待北方來歸的忠義軍方面,經常地施展拉此打彼的手段。特別是擁有較多人員、較大地盤的將領,必欲削弱、瓦解而後快。爲達到這一目的,不惜以替換制置使來改變各不相同的政策。魏了翁《鶴山集》卷一七《直前奏六未喻及邪正二論》:“臣以嘉定壬午(十五年)造朝,其於事殆不及盡知。但見應純之之後爲賈渉,渉之後爲許國,國之後爲徐晞稷,盖渉見疑于純之而代純之,國見惡於渉而代渉,晞稷見忌於國而代國,皆以前者爲不善也,而後取其所不合者,驟遷以救之,然則寧保後之不非今乎”[60]作爲李全軍留後的楊妙真,重要的任務之一,蓋與蒞職的上級保持良好的關係。事實上,其也有尊重和贏得尊重的對象。《宋史》卷四七六《李全傳》:“嘉定十六年二月,[賈]渉勸農出郊,暮歸,入門,忠義軍遮道,渉使人語楊氏。楊氏馳出門,佯怒忠義而揮之道開,渉乃入城。自是,以疾求去甚力。五月,被召”。“翼日,[李]全見[徐]晞稷,求納官,晞稷撫之而去。自是不復誰何,其後,至以恩府稱全,恩堂稱楊氏,而手足倒置矣”[61]。《後村集》卷一四六《陳韡神道碑》:“[李]全妻楊氏,每戒全無失禮於公(陳韡)。[嘉定]十七年,赴行在奏事,北人泣送”[62]

  最後,關於本課題的研究,不得不提到的陳高華先生的二篇相關論文,那是本文賴以演繹的重要基礎。一是《楊四娘子的下落》,其中還引用了《山左金石志》卷二二錄許時獻《董進神道碑》的文字:“國王(孛魯)南來,李帥(全)迎降,承制以爲益都行省。西拒金人,南禦楚寇,日尋干戈,以相征討”。“帥因攻揚州,歿於城下。公(董進)率麾下推其夫人權主軍務,眾皆悅服。越明年,楊氏入覲,得紹夫職,假公以軍帥之□,使代征戍之勞。又嘗乘傳赴闕奏事,進貢諸物。楊氏辭政,公亦尋解兵柄”[63]。一是《湛然居士文集中楊行省考》,指出:“這個神秘的楊行省不是[飯田利行先生《定本湛然居士文集譯》中所說的]楊惟中,而是十三世紀上半期赫赫有名的女強人楊四娘子”[64]。不過,將“楊行省”釋作楊妙真,更早出現在謝剛的碩士學位論文《金末元初山東世侯李氏本末考》第五節《楊妙真的繼承地位及作爲山東世侯的區域形成》:“楊氏執政約一年左右,即寄書蒙古丞相耶律楚材,懇請辭位。耶律氏回信:某再拜,復書于行省閣下”。“楊妙真於是年辭政,將統治權交予了其子李璮”[65]。筆者曾是作者的碩士生導師,二者的勘同正是當時的告知;不過,繫時如此之確切,卻是至今都無法證明的內容[66]


 

[1] 北京,中華書局唐宋史料筆記叢刊張茂鵬點校本,一九八三年,頁158

[2] 北京,中華書局崔文印校證本,一九八六年,頁351

[3] 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一九七七年,頁13818

[4] 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一九七五年,頁22432244

[5] 北京,中華書局《唐宋史料筆記叢刊》徐規點校本,二○○○年,頁851

[6] 北京,中華書局《宋元方志叢刊》影印乾隆刊本,一九九○年,頁549上、下。

[7]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上、下。

[8]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清鈔本,頁10上、下。

[9] 頁13850

[10] 頁1381713818

[11] 頁1上。

[12] 頁1220713818

[13] 頁22442245

[14] 頁13818

[15] 頁2244

[16]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5上。

[17] 北京,書目文獻出版社《北京圖書館古籍珍本叢刊》影印弘治刊本,65上。

[18] 李燾《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一五八,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一九八○、一九八六年,3823:“慶曆六年三月庚寅,登州地震,岠嵎山摧。自是震不已,毎歳震,即海底有聲如雷”。

[19] 頁523下。

[20] 頁13818

[21] 頁22452246

[22] 頁2下。

[23] 頁1381913820

[24] 頁161162

[25] 頁13832

[26] 頁13835

[27] 頁162

[28] 頁1383613837

[29] 頁162163

[30] 頁1383713838

[31] 頁163

[32] 頁383

[33] 頁1385013851

[34] 頁25562557

[35] 頁13848

[36] 頁2561

[37]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弘治刊本,頁6上。

[38] 頁2562

[39]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2上。

[40] 北京,線裝書局《宋集珍本叢刊》影印乾隆鈔本,頁274上。

[41] 北京,書目文獻出版社《北京圖書館古籍珍本叢刊》影印清鈔本,頁318下。

[42] 北京,中華書局謝方點校本,一九八六年,184

[43] 頁13839

[44]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1下。

[45]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0下、11上。

[46]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6上。

[47] 臺北,新文豐出版社《元人文集珍本叢刊影印明修補至治刊本,頁248下、249上。

[48] 頁13848

[49] 北京,線裝書局《宋集珍本叢刊》影印嘉靖刊本,頁122上。

[50]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至正刊本,頁9下、10上。

[51]  《四部叢刊初編》影印元刊本,頁16上。

[52] 頁13817

[53] 頁850

[54] 臺北,新文豐出版公司《中國方志叢書》影印原刊本,頁1475

[55] 頁7下。

[56]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17

[57] 頁1382513826

[58] 頁160

[59] 頁851

[60]  《四部叢刊初编》景印宋刊本,6

[61] 頁1382413829

[62] 頁3上。

[63] 載《元史研究論稿》,北京,中華書局刊本,一九九一年,頁423

[64] 載歷史研究○○○年第三期,頁4546

[65] 上海,復旦大學碩士學位論文》打印本,一九九八年,頁22

[66] 《宋史》卷四七七《李全傳》,13851:“於是,[李]全所據州悉平,楊氏竄歸山東,又數年而後斃”。

编辑:李花子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興定反鎮——金末封建與九公起滅本末 (03/01/2009 12:43)
  • 唐開元二十五年《倉庫令》所載給糧標準考——兼論唐代的年齡劃分 (02/14/2009 22:19)
  • 唐开元二十五年倉庫令研究 (02/14/2009 22:11)
  • 唐宋之际龟兹地区的文化转型问题 (03/13/2005 11:14)
  • 宋元至清初我国外语教学史研究 (08/23/2004 09:25)
  • 宋代江苏境内漕运工程考述 (08/12/2004 10:10)
  • 从律令制的演变看唐宋间的变革 (08/03/2004 11:59)
  • 《三国志》裴注研究 (07/26/2004 07:47)
  • 杂传与人物品评 (07/26/2004 07:30)

  •  
    版权所有:欧亚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