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清涼著奇——五臺山與元代的佛教崇奉


王頲
2009-03-16 16:53:22 阅读
原载《元朝史探索初集》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新建网页 1

 

提要名列佛教東方“四大名山”之一的五臺山,進入蒙古皇帝統治以後,迎來了一個“輝煌”的代。本文以所搜羅到的資料進行相關方面的考察,從而得出如下結論:一、在佛教東方“四大名山”中,當有元一代,惟有五臺山有皇帝、皇太后、皇太子的“巡幸”。自世祖在位起,中經成宗、武宗、英宗、泰定帝數帝,皆有相當規模、由朝廷出資、出夫進行的營造。二、五臺山的高僧見有正順、信明、慧印、文才、了性等人,由這些高僧主持,頻繁地進行爲朝廷或國家的“祀神”或“祈福”的活動。本是“自然”而人們又未能理解其原因的種種“怪異”現象,爲兹入夏猶“清涼”的名上了“神聖”的光華。三、終孛兒只吉氏一朝,五臺山一直保持著“尊崇”的地位,前來朝遊的僧、俗紛至遝來。在他們中,不僅有來自南中國的向往者,尚有來自高麗、日本的參拜者。四、爲便於採辦、修築或管理,元當局在五臺山“破例”設立了不少官府,而蒞臨或裁決事務的貴臣,有帝師等。卻爲給當地百姓平白增加了許多負擔,遭到了來自各方面的責難。五、追究元代五臺山“興旺發達”的原因,不外乎“人傑地靈”與當局對佛教的高度“重視”。難以枚數的送行詩文,正是這種“興旺發達”程度的一個反映。

 

 

佛教東方“四大名山”,蓋各以爲文殊、普賢、觀音、地藏菩薩爲香火叢林的“五臺”、“峨眉”、“普陀”、“九華”[1]。傳爲文殊菩薩“示現之處”的“五臺”,又以“清涼”勝境著稱。《續清涼傳》卷上張商英《清涼山賦》:“夫清涼山者,燕、趙西南,山名紫府,地號清涼,乃菩薩修行之地,是龍神久住之鄉。冬觀五頂如銀,夏觀千峰似錦。寔文殊之窟宅,號衆聖之園林”[2]。倪謙《倪文僖集》卷三二《五臺山倡和詩集序》:“五臺山在雲、代之間,峰巒有五,巍然若臺,故以名焉。在昔相傳爲文殊示現之地,往往有神光之異,號爲靈山,又名清涼山”[3]。楊慎《升庵集》卷七六《五臺山》:“今北臺即是中臺,中臺即是南臺,大黄尖即是北臺,栲栳山即是西臺,漫天石即是東臺。惟北臺、中臺古時無異,東臺、西臺古今無別。無恤臺,恒山頂是也。昔趙襄子名無恤,曽登此山觀代國,下瞰東海,西瞢躠山,有宮池、古廟。隋煬帝避暑于此而居,因天池造立宮室,龍樓鳳閣,徧滿池邊,號爲西埵。南系舟山上,有銅鐶,船軸猶在,昔帝堯遭水,繫舟於此。世傳文殊見於南臺,號爲南埵。北有覆宿堆,即夏屋山也。下見雲州,謂之北埵。中臺稍近西北,有太華泉。東臺去太華泉四十二里,西臺去太華寺泉四里,南臺去太華泉八十里,北臺去太華泉十二里”[4]

在以上“四大名山”中,蒙古皇帝足迹所到者,惟距離京畿區域最近的“五臺”。《元史》卷二八《英宗紀》、卷一三六《拜住傳》:“至治二年五月,車駕幸五臺山。禜星於五臺山。六月,車駕幸五臺山,禁扈從宿衛,毋踐民禾”。“至治二年,帝幸五臺,拜住奏曰:自古帝王得天下以得民心爲本,失其心則失天下。錢谷,民之膏血,多取則民困而國危,薄斂則民足而國安。帝曰:卿言甚善,朕思之。民爲重,君爲輕,國非民,將何以爲君?今理民之事,卿等當熟慮而慎行之”[5]。袁桷《清容集》卷一六《開平第四集序》:“至治二年三月甲戌,改除翰林直學士。四月乙丑,出健德門買小車,臥行。八日,至開平,舍于崇真宮,有旨:道士免扈從,宮中闃無人聲。車駕五月中旬始至,書詔簡絶,僅爲祝文十三道”。“閏五月,上幸五臺山,以實録未畢,趣史院官屬咸還京。是月丁巳發,癸亥還寓舍。五月灤陽大寒,閏月道中大暑,觀是詩者,亦足知夫馳驅之爲勞、隠逸之爲可慕也。六月丁卯朔,桷敘”[6]。許有壬《至正集》卷六一《普顔神道碑銘》:“[至治二年,普顔]改燕南道[肅政廉訪使],黜牧守之不才者。英宗幸定興、五臺,皆以行部進見,賜賚優渥,衛士不敢肆暴,上有命,公力奉焉”[7]

除皇帝外,來到五臺山者,尚有皇太后和皇太子。皇太后有二位:一爲成宗鐵木耳之母“裕宗徽仁裕聖皇后”闊闊真,姚燧《牧庵集》卷一二《報恩寺碑》:“[韓氏]乃削髪爲比丘尼妙法,即聶營別業,創殿像佛,第建食堂、廚庫,前翼三門,後敞丈室,而贍衆有田如千頃,及山林、園圃、水磑等利,號曰報恩寺。德趣向孤夐,名達於徽仁裕聖皇后,召見,命坐,賜之僧衣。而元貞璽書及皇太后教兩下,以麻衛其寺。是年(元貞元年),裕聖幸五臺,德實從,眷睞優渥”[8]。蘇天爵《滋溪稿》卷二三《王忱行狀》:“時成宗初即位,奉事太后惟謹。於是,太后親幸五臺,大建佛宇,爲民祈福。上勑中書遣官護作,工部司程陸信者,驅民數千人入山伐木,山深險多虎豹,民被傷死者百余人。公曰:民未獲福,已先受害,殆非國家建寺之始意也。入言太后,太后命稍損其役,仍賜死者家鈔人若干貫”[9]。一爲武宗海山之母“順宗昭獻元聖皇后”答己[10],《元史》卷一一六《后妃傳》、卷九九《兵志宿衛》:“至大二年正月,[昭獻元聖]太后幸五臺山,作佛事,詔髙麗王[王]璋從之”。暨,“武宗至大二年,太后將幸五臺,徽政院官請調軍扈從。省臣議:昔大太后嘗幸五臺,于住夏探馬赤及漢軍內各起扈從軍三百人,今遵故事。從之”[11]

皇太子也有二位:一是未及登基、後被追諡爲“裕宗”的真金,《元史》卷七《世祖紀》:“至元九年正月,敕燕王(真金)遣使持香旛,祀嶽瀆、后土、五臺興國寺”[12]。一是二年後君臨的仁宗愛育黎拔力八達。《清容集》卷二六《玉呂伯里伯行神道碑》:“至大元年,今上皇帝(仁宗)時爲皇太子,[伯行]以本部官見,問:今何階官?再拜謝不敢,遂加正議大夫,俾稱其職。值營繕推佛寺恩賞,悉謝不受。[二年,]從皇太子如五臺山,頓遞如法,而不病於民,賜白金、名馬以寵之”[13]。黄溍《金華集》卷四三《柏鐵木兒家傳》:“至大二年,王(柏鐵木兒)侍仁宗至五臺山,還京師。十月,拜中奉大夫、陝西等處行尚書省參知政事,以陝西重鎮,且東宮湯沐邑也”[14]。《元史》卷一三一《拜降傳》、卷一七八《王約傳》、卷一七四《郭貫傳》:“至大二年,仁宗奉皇太后避暑五臺,拜降供給道路,無有闕失,恩賚尤渥。比至都,改資國院使”。“至大二年,仁宗在東宮,雅知[王]約名,思用以自輔,擢太子詹事丞,從幸五臺山,約諫不可久留,即日,還上京”。“至大二年,仁宗至五臺山,貫進見,仁宗因問:廉訪使滅里吉歹何以有善政?左右對曰:皆副使郭貫之教也。因賜貫瑪瑙數珠、金織文幣”[15]

 

 

根據也許是稍有“誇張”的說法,該處的佛教建築要到“甲寅歲”亦憲宗四年宗王忽必烈自雲南北返後,始得基本恢復。虞集《道園學古錄》卷四八《佛國普安大禪師塔銘》:“世祖征雲南還,劉公(秉忠)請承制錫師(至溫)號曰佛國普安大禪師,總攝關西五路、河南、南京等路、太原府路、邢洛磁、懷孟等州僧尼之事,刻印以賜。師銳意衛教,凡僧之田廬見侵于豪富及他教者,皆力歸之。馳驛四出,周於所履,必獲其志乃已。自其門人或勸之少憩,弗懈也。五臺山清涼勝會凡百晝夜,既得請,興廢於兵火數十年之後。師假貸以經始,既而四方雲集向應,金谷之施,與瓜果之供養,反有過承平之時,而山之真容等院,因以完實而新美。若此者,特其材略之緒餘也”[16]。不過,就在位“天子”發起的“造作”活動來說,最遲也在至元中就已展開。《元史》卷一二《世祖紀》、卷一八《成宗紀》:“至元二十年三月,御史臺臣言:平灤造船、五臺山造寺伐木,及南城建新寺,凡役四萬人,乞罷之。詔伐木建寺即罷之,造船一事其與省臣議”。“元貞元年閏四月,爲皇太后建佛寺于五臺山,以前工部尚書涅只爲將作院使,領工部事;燕南河北道肅政廉訪使宋德柔爲工部尚書,董其役;以大都、保定、真定、平陽、太原、大同、河間、大名、順德、廣平十路,應其所需”[17]

元貞初在五臺山開始的“造作”,其“肇端”亦選址工作,完成于元世祖至元末。此舉,乃是出於吐蕃高僧膽巴的建議。釋念常《佛祖歷代通載》卷二二、暨《膽巴傳》:“帝(元世祖)於五臺運工建寺,有澗無水。興工之日,段、張沿澗覓水,突然湧出,給濟不乏”。“癸巳(至元三十年)夏五,上患股,召師(膽巴)於內殿,建觀音獅子吼道場,七日而愈,施白金五十錠。敘及相哥譖師之語,師以宿業爲對,宰臣莫不駭服。上謂師曰:師昔勸朕五臺建寺,今遣侍臣伯顔、司天監蘇和卿等相視山形,以圖呈師。師曰:此非小縁,陛下發心,寺即成就。未幾,上宴駕”[18]。稍晚,又由成宗派遣重臣前往籌措,以“繼述”之。趙孟頫《松雪齋集》卷外《五臺山文殊菩薩顯應記》:“聖上即位之二年(元貞元年),以世祖聖德神功文武皇帝遺旨,將建寺於五臺山。春三月,詔中書右丞張公九思偕平章政事段公那懷,往相其宜。公奉詔星馳,越四月既望,至五臺,寓宿金界寺。寺僧五臺僧錄出宋張商英所著《[續]清涼傳》示公,載當時所見圓光金橋、聖燈菩薩、獅子顯現之異甚詳。公意商英固文士,容有増飾,未之信也。十七日,訖事,言還。閏四月廿二日,再被旨至五臺山,鳩工興事,祠后土、龍王”[19]

其後,五臺山的類似“營建”時斷時續,頗具規模。爲了便於採木和運送,一度專派官員,並擬從保定路西的“五回嶺”開闢道路。《松雪齋集》卷八《蔚州楊氏先塋碑》:“皇太后幸五臺山,以侯(楊贇)爲中順大夫、知宣德府,仍領採木之役,特賜鈔二千五百貫,貂裘一”[20]。《元史》卷二二、卷二三《武宗紀》、卷三○《泰定帝紀》、卷一七○《吳鼎傳》:“大德十一年八月,建佛閣於五臺寺。十一月,建佛寺於五臺山。至大元年二月,發軍千五百人修五臺山佛寺。五月,御史臺臣言:比奉旨罷不急之役,今復爲各官營私宅。臣等以爲俟旺兀察都行宮及大都、五臺寺畢工,然後從事爲宜。有旨:除頭、三寳奴所居,餘悉罷之。十一月,皇太后造寺五臺山,摘軍六千五百人供役”。“至大二年九月,三寳奴言:冀寧、大同、保定、真定以五臺建寺所須,皆直取於民,宜免今年租稅。從之。三年正月,營五臺寺,役工匠千四百人、軍三千五百人”。“泰定三年二月,建殊祥寺於五臺山,賜田三百頃”。“至大元年,改正奉大夫、保定路總管。時皇太后欲幸五臺,言者請開保定西五回嶺,以取捷徑。遣使即[吳]鼎,使視地形、計工費,鼎言:荒山入,人迹久絶,非輿所宜往。還報,太后喜,爲寢其役”[21]

工程繁浩,難免役夫死、傷。孛朮魯翀《菊潭集》卷二《王忱神道碑》:“元貞二年,五臺大建佛廬,勑中書擇鋭事吏董役。工部司程陸信驅民夫數千,冐險伐木,死虎豹蛇虺者百有餘人。其時皇太后幸其所,公入言:以寺福民,福未及而害已甚,非初意也。徽聽開悟,減其役,仍賜䘏死者家”[22]。《元明事類鈔》卷一九《五臺山寺》:“《筆麈》:五臺山寺,元太后宏吉剌氏所造。創寺之役,民夫伐木,運石死者萬人”[23]。不過,“成績”顯著,有元一代所修築佛寺,計在十座以上。《光緒清涼山志》卷二《伽藍勝概》、卷五《帝王崇建》:“普恩寺,東山,舊稱西天寺,元建”。“鎮瓦寺,玉花池南,元建”。“壽寧寺,在三泉寺南嶺。成宗及英宗幸山,命重葺焉”。“西壽寧寺,元碧峰建”。“護國寺,鷲峰南三里許。元成宗敕建”。“萬聖祐國寺,交口東山麓,元海印大師居此,註《肇論》。英宗爲建寺,賜號弘教大師”。“金燈寺,南臺東北麓,元建”。“望海寺,東臺,元建”。“溫泉寺,臺東南五十餘里。元重修”。“淨名寺,臺西北繁峙縣南。元天曆二年,推官郭琪重葺”。“清源寺,大黄尖下二十里,元建”。暨,“元貞二年,帝幸臺山,睹靈現有感,敕建萬聖祐國寺”。“至治二年,帝幸臺山,見文殊化身,晃若臨鏡。是年,復建普門寺”[24]

 

 

乃爲佛教名勝的五臺山,自然少不了“高僧”。《光緒清涼山志》卷三《高僧懿行》:“正順,蔚州高氏子,詣臺山壽寧用公座下,祝發披緇,依年受具。結廬深樹,唯閱華嚴數盈千部,常作華藏觀。嘗建華藏閣,下爲海水,出大蓮華,毗盧金像,坐蓮華上。每對佛禪觀,三五日方起。大元皇太后三詔不赴,授五路總攝之職,固辭不受。成宗幸山,大加禮重”。“信明,五臺高氏子,依本山清涼寺洪公披剃。年二十四,業講二十四受大戒,述盂蘭等鈔,名振叢席。日誦大乘,殊無少怠。元主詔入燕京,賜座殿庭,應對稱旨,命貴戚從菩薩戒,授以僧統之秩”。“慧印,關西張氏子。從普救月公學圓覺了義,又從白馬寺大慧國師學華嚴圓極之教,復從棲巖益公學唯識等論。二十一歲,從五峰信公受苾蒭大戒于鄢陵。二十四,以靈峰燦公之勸,嗣法於棲巖。又從律師秀公講四分律。二十五,從心崖和公學因明等論。二十八,從大通驗公講華嚴疏。三十,居太行之阿,修一相三昧七年。皇慶元年,承詔至京,于安國寺講經。及歸山,上賜紫衣、香藥,遣旌幢送至臺山萬聖佑國寺,以主法席。至治元年,從帝師受秘密之訣。二年,英宗幸臺山,賜幣及玉文殊像、七寶念珠。文宗詔住承天寺,授司徒一品銀印,師固辭”[25]

除正順、信明、慧印外,尚有文才、了性等。《歷代佛祖通紀》卷二二:“師諱文才,楊氏,弘農人。所著懸談詳略五卷、論略疏三卷、惠燈集二卷,皆內據佛經,外援儒老,托譬取類,其辭質而不華,簡而詣微,取其達而已。隱居成紀,築室樹松,將以終老,然以行修乎邇,德加乎遠,雖自韜晦,其道愈彰。人尊其德不敢名,以松堂稱之。佛教之興,始于洛陽白馬寺,故稱釋源,其宗主歿,詔以師繼之。世祖嘗以五臺絶境欲爲佛寺而未果也,成宗以繼志之孝,作而成之,賜名大萬聖佑國寺。以爲名山大寺,非海內之望不能屍之,詔求其人于帝師迦羅斯巴。會師自洛陽來見,帝師喜曰:佑國寺得其人矣;詔師以釋源宗主兼居佑國”。“公諱了性,號大林武氏。依耆德安公爲浮圖,曆諸講庠,探賾經論,研精秘奧。始遇真覺國師,啓悟初心。既而周遊關、陝、河、洛,歴汴、汝、唐、鄧,放於襄、漢,尋幽覽勝,以博其趣。所至必訪其人,詢至道之要。其所師而學者,如柏林潭公、關輔懷公、南陽茲公,皆以義學著稱。後從真覺至臺山,真覺歿,北遊燕、薊,晦迹魏闕之下,悠悠如處江海之上,與世若相忘焉。會萬寜既建,詔公居之。至大中,太后創寺臺山,寺曰普寜,以茲擅天下之勝,住持之寄,非海內之望莫能勝之,故以命公”[26]

與其他地方一樣,五臺山的“高僧”也爲朝廷或國家舉行“祈福”和“祭神”的活動。後者,常由皇帝指定人員主持。胡祇遹《紫山集》卷一九《祭五臺山神文》:“某官某,謹遣某致祭於五臺山神。方今聖天子在上,百神受職,嶽瀆之外,名山大川在一方者,望秩禮畢,守土官歲時致祭,未嘗廢祀。聖天子恐土人之不誠潔,黍稷之非馨,時遣名僧作佛事以祭。國家敬恭明神,匪懈匪怠,惟神歆受明禋,不可不垂報佑。興雲霈雨,潤枯蘓旱,神之職也。雨澤愆期,年榖不登,災及於民,豈神之欲也”?“比歲秋旱,太原一方之膏澤,神實主之。聖天子禱祀之誠,惟神其鑒之”[27]。前者,則又被稱爲“佛事”。《元史》卷一○、卷一四《世祖紀》、卷二八《英宗紀》、卷三二、卷三四、卷三五《文宗紀》:“至元十六年六月,五臺山作佛事”。“是歳(至元二十四年),命西僧監臧宛卜卜思哥等作佛事坐靜於大殿、寢殿、萬壽山、五臺山等寺,凡三十三會”。“至治三年四月,敕京師萬安、慶壽、聖安、普慶四寺、揚子江金山寺、五臺萬聖佑國寺作水陸佛事七晝夜”。“天曆元年十一月,作佛事於五臺寺”。“至順元年五月,遣使詣五臺山作佛事”。“至順二年四月,命西僧於五臺及霧靈山作佛事各一月,爲皇太子古納答剌祈福”[28]

五臺山的“魅力”,還在於足以令時人感到“神奇”的自然“靈異”。《松雪齋集》卷外《五臺山文殊菩薩顯應記》:“公(張九思)時行初獻事,奠畢,寺東南有雲氣如兠羅綿狀,漸升至日邊,遂成五色,中有億萬菩薩升降出沒,至於旌旛、幢蓋之屬,亦以億萬計,不可名狀。一時同行者,若殿中所遣使、若軍官、若從者役徒,莫不具睹。廿三日,中殿飯四千僧,食時,東南方復見光景,如獻奠之日。日既西,還自山中,方據鞍次,復見如初。行三十里,餘光亦隨之,其靈祥若此。寺僧乞記於公,以傳久遠,公以命孟頫。蓋聞諸佛菩薩,以神通力,放大光明,自短見淺聞,莫不以爲誕。然古書所載,亦往往而有,不可盡以爲怪而非之。元貞元年六月十一日記”[29]。李繼本《一山集》卷一《喜雨賦》:“辛亥(至大四年)夏,余寓繁峙,彌月不雨。五月二十有二日大雨,作喜雨賦。五臺之北,五原之陽。太行削雲間之老翠,滹水落天上之銀潢。澮畝縱橫,池館清涼。雞犬靜其無嘩,花竹秀兮有香。臥雲子遊而樂之,遂解裝林下,而卜鄰扵暖泉之傍。鄉大夫喜其來,而懼其遑也,相與劌荒榛、締草堂,開蔬圃、拭藥囊,有琴在御,有書滿床。奚奴舂久陰之白粲,鄰父過牆頭之綠觴。步明月而歌窈窕,臨逝波而詠滄浪。迹絕於城市,心息乎紛攘”[30]

 

 

終元一代,五臺山一直保持著在釋門中的“崇尊”地位。黄鎮成《秋聲集》卷三用鷲峰師韻送澗泉上人遊方—五臺:“去禮文殊寳刹開,倚空巒岫鬱崔嵬。金函奉旨傳香至,白氎圖形載法來。心鏡象懸天外月,教筵獅吼地中雷。還將拂子閑拈起,更上繙經第一臺”[31]。顧瑛《玉山璞稿》《五臺山》:“海湧如來室,清涼即五臺。春風山頂雪,飛度雁門來”[32]。前往求醫者有之,《元史》卷一九七《孝友傳》:“丁文忠,許州{偃}[郾]城人,業鼓冶。母和氏疾,與弟文孝竭力調侍。母卒,文忠廬墓側,不與妻面者三年。父貴又疾,醫不能療,文忠造車一輛,兄弟共御之,載父禱于嵩山、五臺、泰安、河瀆諸祠,途遇異僧,遺藥而愈”[33]。前往朝拜者有之,戴良《剡源集》卷一三《送鄭聖與遊闕里序》:“東南慷慨士大夫,異時局於地狹,不得遠遊以爲恨。自中原道開,遊者響奔影赴,惟恐居後。然皆不能無所健羨,未有無求於人而徃者也。余惟見吾里中僧六七輩,相結約徒,步禮五臺、天台。一黄冠思慕嵩髙、緱嶺,踴躍既至其地而歸,皆侈然以道自重”[34]。《秋聲集》卷三《贈了上人遊方》:“上人攜月自西來,又擬乗風過五臺。山到白雲應駐錫,地逢滄海只浮杯。黄梅再熟傳宗去,貝葉初收說法回。我亦尋幽少吟伴,幾時看瀑上天台”[35]

當代的許多“高僧”,都有足以“羨稱”的“訪禮”五臺山經歷。馬臻《霞外集》卷四《贈顛上人》:“越僧號顛叟,遠自鑒湖來。攜詩扣我門,一見心顔開。自說蚤行腳,見佛向五臺。倜儻了不羇,談笑無塵埃。乃知顛非顛,俗眼徒見咍。達士心地空,明明本無猜。詩成作回向,此道何悠哉!春風亦浩蕩,飛花下蒼苔”[36]。《松雪齋集》卷九《圓明大師定演塔銘》:“七歲入大崇國寺,事隆安和尚爲弟子,徧習五部大經,服勤左右,朝夕不懈。隆安亟稱之。於是,遂使之研精抄疏求第一義。及隆安順世,遺命必以師補其處。法兄總統清慧寂照大師,亦退而讓之,師固辭。是夕,其徒有夢浄室中一燈燁然,旦為師言,且朂師曰:正法不可以無傳。人天眷眷,望有所歸。師計不得已,遁去。三遊五臺山,還居上方寺”[37]。王惲《秋澗集》卷二三《送僧印東還鍾離詩,並序》:“予寓居安貞里東,行百舉武,有精舎曰文殊。僕方謝事需命,間一往焉。與僧法印,號無文晤言,以適吾懷,因知師系出濠之郭氏”。“師幼讀儒書,長習陰陽、風角等術。既而悟塵世虛幻,遁入招信嘉山,尋師學浮圖法,清修苦行,致價重一時,爲兩淮朱制閫所尊敬,特起華嚴禪院爲棲息之所,仍誦其品目,追報母恩。江淮平,飛錫五臺,禮文殊光相。遂抵京師,參叩叢林,富觀大乘氣象。其安心枯寂,脫屣榮利,飄飄然如孤雲野鶴,任其去來,若不然形迹所得者”[38]

尚有經遊五臺山而遁入“空門”的出家人,陳旅《安雅堂集》卷九平江路歸元興國禪寺碑:“姑蘇人曹聚,因予友俞伯康見余而言曰:吾世居長洲縣之武丘鄉,曰歸元興國禪寺者,吾家所創也。吾父諱如理,母張氏,皆儉勤以治生,貲殖日殷,而皆向慕佛乘。吾父以至元十八年,爲杜多禮文殊五臺,有竒應,遂遊京師。會世祖皇帝度僧,得賜僧牒以歸。乃入虎丘雲巖禪寺,從雲夢南禪師爲弟子,吾母亦去爲比丘尼”[39]。《松雪齋集》卷外《仰山棲隠寺滿禪師道行碑,奉勅撰》:“師名行滿,號萬山,俗姓曾氏”。“師生而穎異,不爲兒嬉,齠齔日記數千言,學問之暇,常黙然宴坐,有出塵之態。先生曰:此兒非吾家可有,遂舍送雲亭蕩原彌陀院爲童行,名福可,時九域甫一師,自念曰:佛祖出世,爲一大事。因緣我等,溺于塵勞,何日撒去?挈包笠北遊,首登五臺。至元庚辰,至仰山,有會心處,遂留薙發,禮澤庵公爲師,更今名,受具於大同大普恩之圓戒會”[40]。不用說自五臺山請到大都新成寺院作“主教”的“大師”,猶曾得到朝廷的封爵。《道園錄》卷二五《大承天護聖寺碑》:“至順三年,[大承天護聖]寺大成。於是,召五臺山萬聖寺釋師惠印,特賜榮祿大夫、司徒,主教于寺”[41]

蒙古皇帝治下的五臺山,也是“東瀛”各國“衲子”、“俗客”瞻覽的勝選。有來自日本者,程本立《巽隱集》卷一《送日本僧遊五臺》:“中國有僧來日本,鐵船過海是耶非?三更地底金烏出,萬里雲邊白鶴飛。性本圓明能作佛,迹無拘礙已忘歸。五臺到日應殘臈,看取天花滿衲衣”[42]。有來自高麗者,權近《陽村集》卷三八《正智國師碑》:“智泉,至治癸亥(三年),與今王師無學俱入燕京,謁指空於法泉寺。又往五臺山謁碧峰和尚,有名士趙氏仲穆爲書叢源古篆二大字以贈,師之號也”[43]。甚至還有緣“朝覲”一時逗留的在位國王,《高麗史》卷三三《忠宣王世家》:“忠宣王元年三月,元太后幸五臺山,王(王璋)扈從”[44]。更不用說“混一”後的南宋故土浙東西、淮東西等處了,方回《桐江集》卷續一一《送起上人》:“嘗徒步遊五臺,至松漠。同予至嚴瀨,留南山兩月還徑山。福唐人,孫氏。五臺秋雪外,一缽幾年歸?名刹今無數,真僧似此稀。萬山供破屩,九月 耐單絺。定憶穿南麓,同聽落葉飛”[45]。成廷珪《居竹軒集》卷三《送清淮叟上人遊五臺》:“雁門西畔是靈山,山作青螺五髻鬟。春日花開殘雪裏,僧房人在白雲間。善財會問何時遍?文暢嬉遊幾日還?淮海清公更瀟灑,早將聞見動禪闗”[46]

 

 

說來,與其他三座佛教“名山”不同,當有元之時,五臺山自有不少派設的“宮廷”機構。程文海《雪樓集》卷六《靳用墓碑》:“大德八年,會建寺五臺山,詔選可任本寺規運所提點者。有司以君(靳用)應詔。到官期月,廩庫充溢”[47]。柳貫《柳待制集》卷一一《劉德智墓誌銘》:“[劉]德智,稍進壽福院掾。壽福出納五臺諸寺錢糧,其田入隸浙西數郡”[48]。《元史》卷二四、卷二五《仁宗紀》、卷三九《順帝紀》、卷八四《選舉志》:“至大四年三月,罷五臺行工部。皇慶元年三月,置五臺寺濟民局,秩從五品”。“延祐三年十月,敇五臺靈鷲寺置鐵冶提舉司”。“後至元四年五月,立五臺山等處巡檢司”。暨,“延祐四年,部議:隆禧院令史、譯史、通事、知印、典吏,同五臺殊祥院人吏一體常選內委付。其出身若有曽歴寺監並籍記各部令史人等,考滿同二品衙門出身,降等敘,白身者降等,添一資升轉;省部發去者,依例遷敘。後有闕,令史須于常選教授儒人職官並部令史見役上名內取補,宣使於職官並相應內參補;通事、知印從長官保選,仍參用職官,違例補充,別無定奪。殊祥院人吏,先未定擬,亦合一體”[49]

在佛教事務的管理中,有“西僧”、“帝師”的作用。《滋溪稿》卷一二《董士良神道碑》:“[大德中,]五臺勅建佛宮,西僧入京師者,道出其邑(曲陽縣),供億浩穰,民不堪命。公(董士良)言於朝,請裁省其冗濫,仍令分行旁縣,少舒民力。從之”[50]。王禕《王忠文集》卷二三《陳仲晉哀辭》:“先是,陳仲晉在宣政,從帝師至五臺山,風土不宜,因感羸疾。明年(至正十年),入京師,扈駕上京,往來勞勩,感疾益深”[51]。受委官員,亦有蒙古貴臣。《雪樓集》卷一三《應州覺興寺長明燈記》:“去年夏,承詔祝釐五臺山,還過應州,造覺興寺,向佛作禮,仰見長明燈炯炯靜照,若有所感。因念曰:俾吾(也先帖木兒)子孫世世克忠克孝,毋忝乃祖,聨輝繼燭,不當如是燈乎?遂捐白金五十兩、楮幣五百緡於寺,以續是燈之明”[52]。而於講經法會,更不乏精彩絕倫者。《松雪齋集》卷外《五臺山寺請謙講主講清涼疏》:“說方便法,開方便門,誘群生於漸悟;住清涼山,講清涼疏,演諸佛之真乗。須得碩師,庶開後覺。恭惟性天開廓,心月朗明,萬論千經,皆爲正受。七處九會,久巳圓融。徧恒河沙,覆以廣長之舌;作法界觀,普宣微妙之音。香風吹天雨之花,甘露灑海雲之會。請升猊座,便發麈談。寶光現五臺,贊佛恩之難盡;金輪鎮萬國,祝聖壽之無疆”[53]

面對因崇奉佛教給地方居民帶來的負擔,“中朝”、“地方”的反對意見都十分強烈。《秋澗集》卷九○《停不急之務權停一切工役》:“竊見大都雜役、五臺拖木等夫,及諸寺院營造,比年以來,未甞停輟”。“況今真定至大河迤南,年穀不登,百姓嗸嗸,例皆乏食,自捄不暇。據上項工役,似合權且停放,以見國家罷不急、節浮費,救災恤民至意”[54]。張養浩《歸田稿》卷二《上時政書》:“庚戌年(至大三年),比見累年,山東、河南諸郡蝗旱薦臻,沴疫暴作,郊關之外,十室九空。民之扶老攜幼,累累焉,鵠形菜色,就食他所者,絡繹道路。其他父子、兄弟、夫婦,至相與鬻爲食者,在在皆是”。“今聞創城中都,崇建南寺,外則有五臺增修之擾,內則有養老宮展造之勞,括匠調軍,旁午州郡。或渡遼伐木,或濟江取材,或陶甓攻石,督責百出,蒙犯毒瘴,崩淪壓溺而死者,無日無之。糧不實腹,衣不覆體,萬目睊睊,無所控告。以致道上物故者,在所不列,似此疲氓,使佛見之,陛下知之,雖一日之工,亦所不忍。彼董役者,惟知鞭朴趣成,邀功覬賞,因而盜匿公費,奚暇問國家之財詘、生民之力殫哉”?“況五臺新寺等役,其費豈止百金?其勞豈特一宮之役?其直又豈止中人十家之産而已”[55]

就是“臨幸”,也曾遭到嚴厲的批評。《元史》卷一九《成宗紀》:“大德元年三月,五臺山佛寺成,皇太后將親往祈祝,監察御史李元禮上封事止之”[56]。《道園錄》卷一○《題故國子司業李公挽詩後》:“李公(元禮)拜監察御史,上疏論東朝建五臺寺,天子爲之改容,臺省爲之竦懼”[57]。《元文類》巻一五李元禮《諫幸五臺疏》:“伏見五臺創建寺宇,土木既興,工匠夫役不下數萬人,附近數路州、縣供億煩重,男不暇耕,女不暇織,百物踴貴,則民將有不聊生者矣。又聞太后親臨五臺,佈施金幣,廣資福利”。“時當盛夏,禾稼方茂,百姓歲計全仰秋成,扈從經過,千乘萬騎,不無蹂躪,其不可一也。太后春秋已髙,親勞聖體往復,暑途數千里,山川險惡,不避風日,輕冒霧露,萬一調養失宜,悔將無及,其不可二也。陛下即位以來,遵守祖宗成憲,正當兢業持盈之日,凡上舉動,必書簡冊,以貽萬世之則,書而不法,將焉用之?其不可三也。夫財不天來,皆出於民,今朝廷費用百倍昔時,而又勞民傷財,以奉土木,其不可四也。佛者本西方聖人,以慈悲方便,爲教不與物競,雖窮天下珍玩供養不爲喜,雖無一物爲獻亦不爲怒。今太后爲國家爲蒼生崇奉祈福,福未獲受,而先勞聖體,聖天子曠定省之禮,軫思親之懷,其不可五也”[58]

 

 

毫無疑問,在五臺山的佛教史上,元代乃是其中極其“輝煌”的時段。究其原因,無外有二。一是人傑地靈和由來已久、膾炙人口的傳說,《乾隆清涼山志》卷一八釋明本《送斷崖禪師遊五臺歌》:“五臺山在天之北,獅子吼處乾坤窄。我兄曾解獅子鈴,擬向山中探幽賾。文殊老人雙眼黑,一萬菩薩滿坐莓苔石。只憑倒卓鐵蒺藜,一齊趁入無生國。諸子去時誰繼踵?盡將五臺攝入草鞋雙耳孔。虛空滿貯赤玻瓈,小看秘魔巖石動。歸來說與傍人知,德山臨濟皆兒嬉。今生元無佛與祖,就手拗折烏藤枝。坐斷高高峰頭那一著,銀山鐵壁人難窺。翻思少林九載面空壁,千古萬古知誰知?信手拈起一莖草,總是金毛獅子威”[59]。二是對佛教的“空前”重視,正是諸如“皇帝”、“皇太后”、“皇太子”的傾心,才使五臺山有資金大事修築,有“巨匠”、“高僧”參與相關的事務。在“巨匠”中,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尚有當時的雕塑巨匠尼婆羅人阿尼哥。《雪樓集》卷七《阿爾尼哥神道碑》:“元貞元年,公(阿尼哥)又建萬聖佑國寺於五臺,裕聖臨幸,賞白金萬兩,妻以戚里女囊和爾沁(囊忽真)資送中給”。“大德五年,建浮圖於五臺。始構,有祥雲瑞光之異”。“公平居,恒誦生滅滅以寂滅爲樂,先於五臺北山構招提一區。四年而成,浩然有退休志”[60]

五臺山之成爲各方紛至遝來之地,自有同時代衆多的“送行詩”作爲見證。薩都剌《雁門集》卷一《送法聞師之五臺》:“聞子初識面,天涯任去留。西風洞庭樹,落日楚淮舟。歲月棕鞋底,江湖竹杖頭。丹陽纔洗缽,又入五臺遊”[61]。傅若金《傅與礪集》卷詩六《贈壽上人之五臺,約歸同虞學士逰匡廬》:“飛錫初聞度嶺頭,看山復作五臺逰。天花雜還來獅座,海樹微茫滅蜃樓。即可是中依上首,更於何處覓同流?頗聞李白匡廬下,遲子歸來共泛舟”[62]。王冕《竹齋集》卷上《送僧遊五臺》:“南國看雲故有愁,燕山那忍送君遊?天風五月能生雪,野氣四時渾似秋。適興何須窮險絶?忘機不必論公侯。歸來著我門前過,莫把羇懷對白鷗”[63]。王逢《梧溪集》卷四《過佘山聰禪師道場,同曦南仲送昭晦巖上人遊五臺》、《留曦上人會海禪林,送體用庵上座遊南嶽祝融峯》:“踶齧神駿姿,一日千里馳。道林愛成癖,蓋抱才不羈。惟昭東佘土,十載蠅鑽紙。夜形駱駝夢,欲飲流沙水。茲爲五臺別,其山絶惱熱。鷲來照春冰,羊角摶夏雪。塞向鵙歇鳴,啓戶緑暗樾。空中青猊駕,雲端寶花闕。地昔安坐具,石壁光素發。北朝旃裘君,無復薦遊豫。凡所相屬妄,自見性乃悟。聰老望歸來,金精立雙樹”。“名緇五臺英,將釡祝融峰。杯俯洞庭小,一螺媚山容。雲衲灑飛瀑,霜磬度疏松。扶桑既入望,老對夕陽舂”[64]

非常有趣,後世有元太宗朝“中書令”耶律楚材的相關記錄。《光緒清涼山志》卷六《名公外護》:“先是,元世祖將西征,有司奏:五臺等處僧徒,有能咒術武略,及有膂力者,爲部兵扈從西征。移剌楚才止之曰:釋氏之高行者,必守不殺戒,奉慈忍行。故有危身不證鵝珠、守死不拔生草者。法玉法令,拳拳奉行,雖死不犯,用之從兵,豈其宜哉?其不循法律者,必無志行,在彼既違佛旨,在此豈忠王事?故皆不可以從王師也。帝從之”[65]。檢閱《元文類》卷五七宋子貞《耶律楚材神道碑》,有“相似”文字而與“元世祖”、“五臺山僧”無關:“乙未(太宗七年),朝議以回鶻人征南,漢人征西,以爲得計。公極言不可,曰:漢地、西域相去數萬里,比至敵境,人馬疲乏,不堪爲用。況水土異宜,必生疾疫。不若各就本土征進,似爲兩便。爭論十餘日,其議遂寢”[66]。當然,這位卒年在太宗稱制年、 元世祖亦宗王忽必烈“西征”憲宗九年的“相臣”,並非與“五臺山”沒有丝毫關係。耶律楚材《湛然集》卷二《再過晉陽,獨五臺、開化二老不遠迎》:“髙岡登陟馬玄黄,落日西風過晉陽(太原路)。道士歡迎捧林果,儒冠遠迓挈壺漿。五臺強健頭如雪,開化輕安鬢未霜。誰會二師深密意?趙州元不下禪床”[67]

最後,仍須分辨:被稱爲“五臺山”者,當時也遠非一處。見在宣德路懷來縣之“東五臺山”,《霞外集》卷三《經懷來縣》:“策馬懷來縣,明朝始秋節。遙看東五臺,三峰兩峰雪。大野人煙稀,穹廬白明滅。寒風恐牛馬,狐兔號古穴。故山丹桂開,念此惜玄發”[68]。慶元路鄞縣之“五臺山”,錢惟善《江月松風集》卷一○《送域無住律師住四明五臺》:“大士無心過海行,胡僧卓錫此經營。龍能護法壇場潔,花不沾衣戒律精。長夏雲中雪山冷,髙秋河上月波清。故人只在鄰峰住,何日爲賓學許生”[69]?集慶路上元縣之“五臺山”,楊維楨《東維子集》卷一○《送用上人西遊序》:“浮屠氏之遊,天台、廬阜、羅浮、南嶽,蓋嘗徧曆焉。將自虎丘達金陵,{馭}[馴]致乎五臺之山。其徒自妙聲而下,凡十餘人,贈之言而去”[70]。嘉興路嘉興縣之“五臺山”,《至元嘉禾志》卷一四:“五臺山在精嚴寺之西北,昔寳安禪師住北嶽五臺,親運土石,卓庵居之,因名焉”[71]。除外,還有高麗國境內的“五臺山”。《陽村集》卷三八《正智國師碑》、卷三七《普覺國師碑》:“丙申,[正智]還國,入香山,歷五臺、小白、智異、彌智等諸山,所至必獨屏一室,不隨從會”。“[普覺]又入五臺山,居神聖庵。時懶翁(慧勤)和尚亦住孤雲庵,數與相見,咨質道要”[72]


 

[1] 高麗則以“金剛”代“九華”。景閑《白雲和尚集》卷上《示衆》,漢城,文集編篡委員會、景仁文化社《韓國歷代文集叢書》影印本,頁76:“四方兄弟這邊過夏,那邊經冬,又復北去五臺禮文殊,南去洛迦(普陀)禮觀音,西去峨眉禮普賢,東去金剛禮法起”。

[2] 南京,江蘇古籍出版社《宛委別藏》本,頁245

[3]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0下、11上。

[4]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4上、下。

[5] 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一九七八年,頁62262333043305

[6]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元刊本,頁1上、下。

[7] 臺北,新文豐出版公司《元人文集珍本叢刊》影印宣統刊本,頁283上。

[8]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武英殿聚珍》本,頁1下、2上。

[9] 北京,中華書局陳高華、孟繁清標點本,一九九七年,頁380381

[10] 早在海山即位前,她就曾到過五臺山。《元文類》卷一○姚燧《皇太后尊號玉冊文》,《四部叢刊初編》景印至正刊本,頁9上、下:“臣在先朝受詔漠北,往撫諸軍,可謂遠役,以義割恩,縱臾其行。迨軫河陽,永懷彌切,親至五臺,禱於佛乘,尚憑陰騭,早遂振旅。殿閣是崇,靈貺用昭”。“往歲鑾輅,再軫五臺。浄供大修,以畢夙願。極心爲臣。天燾地持,日居月諸。其大其明,非言所喻”。

[11] 頁29012536

[12] 頁140

[13] 頁8上、下。

[14]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元刊本,頁8下。

[15] 頁3201413941404061

[16] 上海中華書局《四部備要》校刊明刊本,頁332下。

[17] 頁252、頁392393

[18] 北京,書目文獻出版社《北京圖書館古籍珍本叢刊》影印至正刊本,頁455上、458下。

[19] 清德堂刊本,頁5下、6上。

[20] 頁2上。

[21] 頁4864894964985055165216684004

[22] 臺北,《元人文集珍本叢刊》影印《藕香零拾》本,頁2上。

[23]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5下。

[24] 臺北,文海出版社《中國名山勝迹志叢刊》影印原刊本,頁7374767879858990210211

[25] 頁131132134135

[26] 頁455下、456上、467下、468上。

[27]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3下、4上。

[28] 頁214303630720758782。又,《佛祖歷代通載》卷二一《印簡傳》,頁420上:“乙巳(太宗后稱制四年),公(印簡)奉六皇后旨,于五臺爲國祈福”。

[29] 頁6上、下。又,《光緒清涼山志》卷七《異衆感通》,頁276:“華嚴放光:元皇慶初,獵者馬秋兒,因獵宿東臺之東華林之野,見光明上燭,林巒洞曉,歸白真容院主,主率人探之,見塔基,掘石匣,中有華嚴經一部,乃唐顔真卿所書,沙門沙遠建塔於此。主齎歸,秘藏,後忽失之,人以爲收入金剛窟”。“圓光現塔:元延祐二年夏,皇姊大長公主遊禮五頂,見大圓光中有七級浮圖”。

[30]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上、下。

[31] 臺北,新文豐出版公司《元人文集珍本叢刊》影印洪武刊本,頁487上。

[32]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32上。

[33] 頁4454

[34]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萬曆刊本,頁13上。

[35] 頁486下。

[36]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0下。

[37] 頁21下。

[38]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弘治刊本,頁13下、14上。

[39]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2下。

[40] 頁16上、下。

[41] 頁176上。又,《光緒清涼山志》卷七《異衆感通》,頁276277:“母妻同化:元亳州王僧吉,母年八十七,謂吉曰:我爲爾曹累,不能遂五臺遊。今老矣,菩薩聖地,豈能一至乎?言訖潸然。吉謂妻曰:我與若共輿母詣五臺,汝能之乎?妻曰:妾所願也。夫婦架轎輿,行十步一拜,長途無怠。三月抵清涼,徧禮五頂,靈瑞頻現。四月八日,至陽白谷,僧吉偶病,昧若死,其母與妻守七日而惺,白母曰:我適一國,見大陂水,無限蓮葉。其外小陂環幣,岸多芳樹,軟風吹香,令人醉悅。童子引我至一陂,菡萏盈池,兩莖特秀,告曰:若當棲此。吉言訖,曰:願母歸家,我當于此修性。母曰:我家在近爾。言已坐脫。既葬,妻亦化去,吉遂于此藏修焉”。

[42]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9下。

[43] 漢城,民族文化推進會《韓國文集叢刊》標點影印本,頁335上。

[44] 濟南,齊魯書社《四庫全書存目叢書》影印刊本,頁687下。

[45]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6下、17上。

[46]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9上。

[47]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7下、18上。

[48]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元刊本,頁14下。又,劉敏中《中庵集》卷八《董忠墓銘》,北京,書目文獻出版社《北京圖書舘古籍珍本叢刊》影印清抄本,頁336上:“大萬聖佑國寺在五臺,官給錢所司,俾以其子錢爲之供億。君(董忠)以廉幹,奉皇太后命,北校僧衆一歲實用錢粟多寡,稱旨,賜官紵二端、尚醞二尊”。

[49] 頁5395515758442099

[50] 頁190

[51] 北京,書目文獻出版社《北京圖書館古籍珍本叢刊》影印嘉靖刊本,頁404上、下。

[52] 頁13上、下。

[53] 頁22下、23上。

[54] 頁18下。

[55]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4上、下、15上、16上。

[56] 頁410

[57] 頁87上。

[58] 頁1上、下、2上。

[59] 上海古籍出版社《續修四庫全書》影印武英殿刊本,頁164上。又,《歸田稿》卷一七《萬年松》,頁3上:“萬年松,生五臺山中,長三寸許,好事者採置諸囊,或夾於書簡,不計歲時幾何出,而水之則生意輙復,以故土人謂爲萬年松。日者田兵部師孟以數本見貽”。

[60] 頁16下、17上。

[61] 上海古籍出版社標點本,一九八二年,頁9

[62]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4上。

[63]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5上。

[64] 北京,書目文獻出版社《北京圖書館古籍珍本叢刊》影印景泰刊本,頁492上。又,《草堂雅集》卷三鄭元祐《送僧禮五臺》,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51上:“飛錫曉辭師子林,五臺天遠穀巖深。寳光面面金銀刹,天樂時時鐘磬音。崖土亦知成佛貴,峽泉似瀉祝堯心。北歸且向皇都住,莫聽西風月夜砧”。

[65] 頁257

[66] 頁16

[67] 北京,中華書局謝方點校本,一九八六年,頁39

[68] 頁20上。

[69]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下。

[70]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舊鈔本,頁8上。

[71] 上海古籍出版社《宋元方志叢刊》影印道光刊本,頁4511下。

[72] 頁335上、328下。

编辑:李花子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牝雞司晨——蒙古女行省楊妙真生平考 (03/01/2009 12:58)
  • 興定反鎮——金末封建與九公起滅本末 (03/01/2009 12:43)
  • 唐開元二十五年《倉庫令》所載給糧標準考——兼論唐代的年齡劃分 (02/14/2009 22:19)
  • 唐开元二十五年倉庫令研究 (02/14/2009 22:11)
  • 佛教大藏经传入朝鲜半岛述考 (10/18/2005 15:00)
  • 唐宋之际龟兹地区的文化转型问题 (03/13/2005 11:14)
  • 宋元至清初我国外语教学史研究 (08/23/2004 09:25)
  • 试论累世同居共财在元代的发展及其特点 (06/28/2004 07:15)
  • 元代收养制度研究 (06/28/2004 07:06)

  •  
    版权所有:欧亚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