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雄蛇禁穴——益都李璮的舉兵及其敗亡


王頲
2009-05-18 18:19:52 阅读
作者提供,原载《元朝史探索初集》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新建网页 2

 

提要中統三年、亦景定三年二月,益都路行省、江淮大都督李璮突然背叛蒙古,以獻三城取信並歸投于宋。關於這一事件的細節,迄於今,仍是雜說紛紜,莫衷一是。本文以重新追溯變端先、後為基礎,且述且考,指出:一、李璮系李全養子,宋淮東知置制置使徐晞稷親子。元太宗十年或稍早,繼養母楊妙真出任益都路行省。自元憲宗五年起,頻頻發軍攻宋。二、李璮舉兵之際,曾傳檄支持阿不哥;不過,這不太可能是背叛的真正目的。根據記載披露,乃為宿讎的鄰路張宏,向合罕告發而得以增地升爵,這或許就是促使鋌而走險的真正原因。而其不守益都,徑入濟南,也是這一情況的反映。至於王文統,似乎有被故意出賣的嫌疑。三、李璮之失敗,於蒙古築圍起,即已成定局。濟南缺少糧餉軍需,直接導致了叛軍彈盡糧絕,不能持久的態勢。南宋軍隊,一向怯于與蒙古主力正面決勝,當然不敢直接入援,從而使易幟的士卒孤立被殲。四、濟南收復後,蒙古軍兵分二路:一東進安撫益都等地,一南下規取徐、邳等失陷州、縣。當合罕鐵騎移師南向之時,趙氏將卒的潰退也就不可逆轉了。五、回顧李璮西取濟南的行為,並非“待山東諸侯應援”,其本意,應該是“與宋連和,負固持久,令數擾邊”。那是因爲事起倉促,根本不可能進行有效的聯絡。

 

 

中統三年、亦景定三年二月,益都路行省、江淮大都督李璮突然背叛蒙古,以獻三城取信並歸投于宋[1]。《宋史》卷四五《理宗紀》:“景定三年二月庚戌,李璮以漣、海三城叛大元來歸,獻山東郡縣,詔改漣水爲安東州;授璮保信寧武軍節度使,督視京東、河北等路軍馬、齊郡王。復其父李全官爵,璮即松夀”[2]。黄溍《金華集二一《跋宋兩朝遺墨,理宗與賈似道書》:“右宋理宗付賈似道親筆;按《續通鑑長編》:景定三年二月丁亥朔,李松夀來納款。上諭宰執曰:情僞難憑。又曰:切須審處,似道當與之要約,如能歸漣、海之地,方可取信。十二日戊戌,都省言:漣、海已遂收復。而新史(《宋史》)歸地在二十四日庚戌,乃因李璮是日有建節封王之命,而連書之耳;璮即松夀也。此親筆以初十日午時下曰:來意真確。又曰:不可失信。必在已要約之後、未歸地之前,蓋是月之初十日丙申”[3]劉一清《錢塘遺事》卷四《李璮歸國》:“景定庚申(三年){八}[二]月,忽有書貽賈相(似道),係兩淮制置李庭芝繳進,往復十數,始疑中信,其終則直。壬戌,詔改漣水軍爲安東州,乃降德音,特授李璮保信武寧軍節度使,督視京東、河北等路軍馬、齊郡王,宣賜奬諭,追復其父李全官爵,改正日律” [4]

李璮之生世與早期履歷,現存的記載頗不清晰。《元史》卷二○六《李璮傳》云:“李璮小字松壽,濰州人,李全子也。或曰璮本衢州徐氏子,父嘗爲揚州司理參軍,全蓋養之爲子云。太祖十六年,全叛宋,舉山東州郡歸附,太師、國王孛羅承制拜全山東淮南楚州行省,而以其兄福爲副元帥。太宗三年,全攻宋揚州,敗死,璮遂襲爲益都行省,仍得專制其地。朝廷數徴兵,輒詭辭不至”[5]。“衢州徐氏”,蓋“徐希稷”,亦“徐晞稷”;後任海州知州、淮東知置副使或制置使。周密《齊東野語》卷九《李全》:“其(李全)雛松夀者,乃徐希稷之子,賈涉開閫維揚日,嘗使與諸子同學。其後,全無子,屢託涉祝之,涉以希稷向與之念,遂命與之,後更名{壇}[璮]云”[6]。陳桱《通鑑續編》卷二○、卷二一:“嘉定十三年八月,復海州,以徐晞稷知州事”。“寶慶元年二月,李全作亂,焚楚州,淮東制置副使許國走死,以徐晞稷爲制置副使以撫之”[7]。《宋史》卷四七六《李全傳》:“[史]彌遠懼激他變,欲姑事涵忍而後圖之。謀帥莫可,以徐晞稷嘗倅楚州、守海州,得[李]全歡心。晞稷亦勇往,乃授淮東制置使,令屈意撫全”[8]。兩者關係密切,故而認彼子作己子。

李璮益都行省,顯然不在其養父李全的卒年,因爲中間尚有其養母楊妙真的蒞職。《金史》卷一一四《白華傳》:“正大八年(元太宗三年)夏五月,楊妙真以夫李全死於宋,構浮橋於楚州北,就北帥唆魯胡吐乞師復讐”[9]。其始嗣,則太宗十年[10]或略早。袁桷《清容集》卷二九《徐之綱墓誌銘》:“皇元略中原定地,戊戌嵗(元太宗十年),始招輯儒士,君(徐之綱)以明經選益都,于時李璮以諸侯兵分省,君以府學教授佐省事。璮喜儒,間問攻戰成敗,陰蓄甲士習勞苦。君講經曰:使民以時,相君不知也。璮默然。又曰:平王威烈,周之衰也。戰國之士,知諸侯而不尊周。唐世,河北將士尊藩鎮而不知有唐。其言簡直,遂黜爲滕州滕縣尉。讒者復以默誌羅君禍,後璮果就誅,而君亦已下世”[11]。《民國牟平縣志》卷九《姜房墓碑》:“嗣後山東、淮南等路行省相公李君(璮),先少保(全)之子也,念公(姜房)之德,欲旌其代,遂表其長子(思明),俾承總管之符節,次子(思聰)俾襲本郡刺史之職。二人亦恪居官次,不墜家聲,頗知細民之利病,且能委曲以事上官李君嘗褒賞之”。“於是,率籲諸孤,蠲擇吉日,以乙卯年(元憲宗五年)二月甲申,遷瘞于州治南魯宋里,從先塋也。二人狀公之行,求銘于余”[12]

李璮以軍攻宋,首見於元憲宗五年。《通鑑續編》卷二三:“宋宝祐三年夏六月,賈似道敗蒙古李璮于海城。璮,李全子也,小字松夀。既降蒙古爲山東行省,葺舊海城,將窺海道,似道遣師敗之”[13]。二年以後,爭戰達到高潮。《元史》卷三《宪宗纪》、卷二○六《李璮傳》、卷四《世祖纪》:“元憲宗八年四月,詔徴益都行省李璮兵,璮來言:益都南北要衝,兵不可撤;從之。璮還,擊海州、漣水等處”。“八月,璮與宋人戰,殺宋師殆盡”。“憲宗七年,又調其兵赴行在,璮親詣帝,言曰:益都乃宋航海要津,分軍非便。帝然之,命璮歸,取漣、海數州。[八年,]璮遂發兵攻拔漣水相連四城,大張尅捷之功”。“中統元年月乙巳,李璮言:獲宋諜者,言賈似道調兵聲言攻漣州,遣人覘之,見許浦江口及射陽湖兵船二千艘,宜繕理城塹以備”。“八月己酉,宋兵臨漣州,李璮乞諸道援兵”。“癸丑,李璮乞遣將益兵渡淮攻宋,以方遣使修好,不從”。“九月乙亥李璮復請攻宋,復諭止之”。“十月丁未,李璮言宋兵復軍于漣州”。“二年正月乙酉,宋兵圍漣州。己丑,李璮率將士迎戰,敗之。賜詔奬諭,給金銀符以賞將士。庚寅,璮擅發兵修益都城塹”。“二月己亥,宋兵攻漣水,命阿朮等帥兵赴之”。“丁巳,李璮破宋兵于沙湖堰”[14]

 

 

李璮舉兵之時,曾經傳檄各地。胡祇遹《紫山集》卷一五《蒙古巴爾神道碑》:“中統三年春,李璮叛,遣奸黨偽驛,遠圖不軌,東西經數路,官府莫能辨。公(忙兀八剌)發詰而服,姦謀爲之破散”[15]。《元史》卷五《世祖纪》:“中統三年六月癸卯,太原總管李毅奴哥、達魯花赤戴曲薛等領李璮僞檄,傳行旁郡,事覺,誅之”[16]。姚燧《牧庵集》卷一八《徐德神道碑》:“如李璮將爲亂,自益都傳檄求臣叛王。而平陽總管李毅不思,移文太原,爲忻之監州恩巴楚(阿八赤)所發,故兩總管皆誅論。毅子青童尚孩,坐徙遼海,君哀之,帥毅家童訟之宥密,以爲祖宗之法,父子罪不相及,且昔檄事,青僮何知?與禍至兹,非昭代罪人不孥之旨。宥密遂奏而還之。今戍西川,長萬夫”[17]。“求臣叛王叛王,顯然是指阿不哥而平陽、太原二路,分別爲朮赤、察合台二系之湯沐邑。《元史》卷二《太宗紀》:“元太宗八年七月,詔以真定民戸奉太后湯沐,中原諸州民戸分賜諸王、貴戚、斡魯朶:拔都,平陽府;茶合帶,太原府;古與,大名府”[18]。其年仍當忽必烈、阿里不哥“爭位”時期,二路總管不辯形勢利害,予以“移文”,從而招來殺身之禍。而轉而支持另一個“大汗”,不太可能是李璮背叛的真正動機。

李璮與西鄰的濟南路世侯關係極其緊張;特別是繼掌的張宏,曾經向合罕告發而罪名不輕。《元文類》卷五○張起巖《張宏行狀》:“公(張宏)條其逆跡等十事,大略以爲:諸路城壁不修,而益都因澗爲城,國初,以全師攻之,數年不下,今更包以磚石,而儲粟於内,且留壯丁之轉輸者于府,其志欲何爲哉?又諸路兵久從征伐,不得休息,率皆困弊,而璮假都督之重,擁强兵至五七萬,日練習整厲,名爲討宋,而實不出境。士卒惟知璮之號令,不復知稟朝廷之命。平章王文統故璮參佐,儻中外連構,窺伺間隙,以逸待勞,此尤可慮。又大駕前嵗北征,群臣躬扞牧圉,而璮獨以禦宋爲辭,既不身先六軍,復無一校以從,本欲休養士卒,以覘國家虛實。及駕還京師,諸侯朝覲,璮又不至,不臣之心,路人共知。國家去歳遣使往宋,實欲百姓休息,璮獨不喜其和,奸欺叵測,方發兵邊境下竊兵威,上失國信。又如市馬諸路,無論軍民槩屬括買,獨不及益都,而璮方散遣其徒,於别境高其直以市。其王文統與璮締交,於此尤著。又中統鈔法諸路通行,惟璮用漣州會子,所領中統鈔顧於臣境貿易諸物,商人買鹽而鈔不見售。又山東鹽課之額,歳以中統鈔計爲三千五百定,近年互爲欺誑,省爲二千五百定,餘悉自盜。屬法制初新,宜復舊額而欺盜仍前”[19]

  可是,當李璮舉兵之際,條其逆跡的張宏卻陞大都督而與之相並,不僅如此,所轄地方也有所增加。《牧庵集》卷二四《孫顯神道碑》:“世祖立極,置江淮、江漢兩大都督:東則李璮開閫益都,西則史權開閫鄧州,與宋揚州、襄陽兩制帥掎角”[20]。程鉅夫《雪樓集》卷一六《張榮世德碑》:“伯曰宏,字可大,既襲祖父(榮)爵,中統元年,以南伐功授濟南路大都督,統攝諸軍事,未幾,割山東五州隸濟南,改山東路,職如故。先是,察益都李璮有叛謀,密奏於朝凡三;三年,璮果叛,據濟南城,與戰敗之,璮誅,復治濟南”[21]。忽必烈藩府舊臣之一的趙璧,也在同時兼同職,這意味著原“江淮大都督”權力受到的削奪。張之翰《西巖集》卷一九《趙璧神道碑》:“庚申,上登寳位,建元中統,陞[趙璧]燕京等路宣慰使”。“二年,兼大都督,管領諸軍。三年,李璮叛”[22]。令人奇怪,在兵亂平定以後的數年內,張宏與其叔邦直都受到了不同藉口的懲處。《元史》卷六《世祖纪》:“至元二年春正月癸酉,山東廉訪使言:真定路總管張宏,前在濟南,乘變盜用官物。詔以宏嘗告李璮反,免宏死罪,罷其職,徴贓物償官。邳州萬戸張邦直等違制販馬,並處死”[23]其中,也許含有合罕對其激變的不滿。

  在李璮的婣親名單中,有婦翁”相臣王文統和妹婿宗王塔察兒。《元史》卷二○六《王文統傳》:“遍干諸侯,無所遇,乃往見李璮。璮與語,大喜,即留置幕府,命其子彦簡師事之。[王]文統亦以女妻璮。由是軍旅之事,咸與諮决,嵗上邊功,虚張敵勢,以固其位,用官物樹私恩,取宋漣、海二郡,皆文統謀也”。“及即位,厲精求治,有以文統爲薦者,亟召用之。乃立中書省,以總内外百官之政,首擢文統爲平章政事,委以更張庶務”[24]。郝經《陵川集》卷三七《再與宋國兩淮制置使書》:“東務方作,嗇人在野,飄忽而入,再爲揚塵,則貴朝必起應兵,兵端一交,禍亂何時而已?使人何日而歸乎?且青、齊,塔察國王之分土,而李公,王之妹婿也,伯姬雖殁,叔姬復來。今王有定策之功,而士馬精强,必相率而致怒”[25]二者都沒有預先的反應,特別是王文統,乎有被故意“出賣”的嫌疑。《元史》卷二○六《王文統傳》:“又明年二月,李璮反,以漣、海三城獻於宋。先是,其子彦簡由京師逃歸,璮遣人白之中書。及反書聞,人多言文統嘗遣子蕘與璮通音耗”。“會璮遣人持文統三書自洺水至,以書示之,文統始錯愕駭汗,書中有期甲子語”[26]如果李璮認爲王文統也參與了奬拔張宏的決策,由忿怒而致陷害,也未必沒有可能。

 

 

李璮之舉兵,始自漣水,而其略”目標,正是“宿讎”張宏治下的濟南。蒲臺、淄州等,不過是行軍所經罷了。《元史》卷二○六《李璮傳》:“璮遂反,以漣、海三城獻於宋,殲蒙古戍兵,引麾下具舟艦還攻益都。甲午,入之,發府庫以犒其黨。遂寇蒲臺、[陷淄州]”。“癸卯,帝聞璮反,詔暴其罪。甲辰,命諸軍討璮。己酉,以璮故戮中書平章王文統。壬子,璮盗據濟南。癸酉,命史樞、阿朮帥師赴濟南。璮帥衆出掠輜重,將及城,官軍邀擊,大敗之,斬首四千級,璮退保濟南”[27]濟南府城之順利進入,多半由於據守者張宏的“主動”放棄。劉敏中《中庵集》卷二○《魏信墓銘》:“中統三年,李璮叛青州,兵逼濟南。張侯(宏)度不可禦,率左右出迎王師。有持兩端者止公(魏信)勿行,公叱之曰:汝等將棄順從賊乎?吾不忍爲也。獨捨其親族五百指不顧而去,賊果據濟南”[28]。趙孟頫《松雪齋集》卷八《姜彧墓誌銘》:“中統二年,公(姜彧)佐張侯之嗣入朝,首言:益都李璮反狀已露,宜先發以制之。未報,明年,李璮反,諸郡素不爲兵備,璮引勁卒數萬,長驅襲濟南據之。公棄父母、妻子脱身走,從嗣侯(張宏)招集散亡,迎哈必赤王軍,爲收復計”[29]

  激烈的戰鬥,發生在濟南迤東、迤北的地方。其中包括:高苑縣、遙牆濼、老倉口亦老鶬口、老僧口等處。《元史》卷五《世祖紀》、卷一五二《張晉亨傳》:“中統三年戊寅,萬户韓世安率鎮撫馬興、千户張濟民,大破李璮兵於高苑,獲其權府傅珪”。“中統三年,李璮叛,[張]晉亨從嚴忠範戰於遥牆濼,勝之”[30]。許有壬《至正集》卷四五《阿剌罕神道碑銘》:“中統三年,從宗王哈必赤討李璮,賊搤老僧口,日夜搏戰,走之,奪其錙重”[31]。《元史》卷一五一《王慶端傳》、卷一三四《和尚傳》:“進[王慶端]水軍提領,訓練士卒,常如臨敵。敗李璮於老僧口,以功佩金符,爲千户”。“中統三年,李璮叛,[和尚]從國兵討之,戰老僧口,斬獲甚衆”[32]。《牧庵集》卷一九《李伯祐神道碑》:“又明年(中統三年),李璮反,盜據濟南,徴兵諸道誅之。衛士亦在遣中,大軍衂老鶬口”[33]所稱“釁”,蓋指士卒傷亡慘重。《雪樓集》卷一五《李氏忠節序》:“中統三年,李璮之叛,濮陽李文秀,以武衛親軍千户從諸王哈必赤征之,戰死濟上”[34]。《清容集》卷二六《梁禎神道碑》:“中統三年,李璮叛,[梁禎]攝本軍帥,出擊,功益最,璮受擒。方璮叛山東時,調發旁午,璮善戰,故將士多失亡”[35]

史天澤抵達前沿後不久,築夾寨長圍以困的策略決定,並付諸實施。《牧庵集》卷一九《李伯祐神道碑》:“中統三年,公(李伯祐)與董忠献公(文炳)合請太尉蒞軍,報可。太尉(史天澤)至,築夾寨,遏奔突以三月,璮窮而縳,梟磔以徇”[36]這一策略的意義,在於斷絕叛軍的糧食供應。該策提出的人員,見有郭侃。《元史》卷一四九《郭侃傳》:“中統三年二月,益都李璮及徐州總管李杲哥俱反,宋夏貴復來犯邊。史天澤薦侃,召入見世祖,問計所出,曰:群盜竊發,猶柙中虎,内無資糧,外無救援,築城環之,坐待其困,計日可擒也。帝然之,賜尚衣、弓矢”[37]。《滋溪稿》卷一○《董源神道碑》:“中統三年春,山東守將李璮陰結宋人,據濟南叛。史公(天澤)已居相位,分省將兵往征之,以公(董源)爲左司郎中”。“公請周城樹栅,遏其侵軼,使賊無外援,城中食盡,則自降矣。已而果然,璮既伏誅,改行省爲濟南、濱棣、益都等路宣慰司,復以公爲參議”[38]其實,問題是雙方都存在的。《西巖集》卷一九《趙璧神道碑》:“[李]璮入濟南,進兵圍城,餉饋不給,事變叵測。公(趙璧)税近地二十四里内居民麵、米、羊、豕以濟。越三日,運軍始至。繼則史開府(天澤)同主兵,仍領供須,悉心恊力,遂平璮”[39]

  當蒙古軍從事修建之際,李璮軍也曾試圖發動攻擊以粉碎包圍,終無成功[40]。《元史》卷一四七《史樞傳》:“中統三年,李璮叛據濟南,復從天澤往討之。城西南有大澗,亘歴山,[史]樞一軍獨當其險,夾澗而城,竪木柵於澗中。淫雨暴漲,木柵盡壞,樞曰:賊乘吾隙,俟夜必出,命作葦炬數百置城上。逮三鼓,賊果至,飛炬擲之,風怒火烈,弓弩齊發,賊衆大潰,自相蹂躪死者,不可勝計。未久,璮就擒”[41]。虞集《道園類稿卷三七張弘範廟堂碑銘,應制》:“中統三年,李璮叛濟南,親王哈必赤、丞相史天澤帥諸軍討之,以王張弘範爲行軍總管。且行,請氈帳於忠武(柔)。忠武曰:汝欲即安邪?不與。乃命之曰:璮違天必敗,汝勉之,雖然璮劇賊也。圍城勿避險地,險則已無懈心,兵必致死。主者慮其險,苟有來犯,必赴救,可以立功,汝則勉之。及圍城,王軍城西,璮出軍突諸將,獨不向王軍。王曰:吾固受教矣。我易受攻而彼不至,謂我弗悟也。乃築長壘,內伏甲而外爲壕,開東門以待之,夜浚其壕加廣。璮不知也,明日,果擁飛橋來攻,橋不足踰壕,軍陷。其得陵壕者,突入壘門,遇伏,皆死,降兩賊將。璮讋,遂敗死,論功王最多”[42]

 

 

截止完全改弦易轍前一月,李璮仍堅持其與宋進行戰爭的立場。《錢塘遺事》卷四《李璮歸國》:“李全死後,其子松夀據有山東,駸駸踰淮,據及漣水,連年爲患”[43]《元史》卷五《世祖纪》:“中統三年正月,宋制置使賈似道以書誘總管張元等,李璮獲其書上之”[44]在此之前,還曾發生過淮安之役《陵川集》卷三七《再與宋國兩淮制置使書》:“前書以淮安之役相訝,今見省劄猶斥而不置。淮安之役,[郝]經等何與?政所謂魯酒薄而邯鄲圍者也。夫邊將之事,行人之禮,初不相干,况我輩乃主上之使,非李公之使。欵兵之計,殆不其然。第恐嵗月淹久,聘使不出,中間藴蓄,别起端倪”[45]。《宋史》卷四二一《李庭芝傳》:“朝廷以趙與(筐心)爲淮南制置,李應庚爲參議官。應庚發兩路兵城[淮安]南城,大暑中暍死者数萬。李璮窺其無謀,奪漣水三城,渡淮奪南城,鄂兵解。庭芝丁母憂去,朝議擇守揚者,帝曰:無如李庭芝。乃奪情主管兩淮制置司事。庭芝再破璮兵,殺璮將厲元帥,夷南城而歸。明年,復敗璮于喬村,破東海、石圃等城。又明年,璮降,徙三城民於通、泰之間”[46]然而,猶如前曾所引,正是這個與之爲敵的李庭芝,成了李璮歸宋的引見者。

在確認李璮真心歸投以後,南宋方面不禁且驚且喜。自賈似道襲擊蒙古滯留江上之師得手稱“捷”以後,趙氏君臣於收復山河未免躍躍欲試,以圖建立不世奇功。正是由於這種心理的變化,遂使再度接納山東“忠義”順理成章,迅速反響。即使有洞中要害的“異論”,也必定置之不顧。《清容集》卷二七《周應合神道碑銘》:“景定元、二[年]間,賈相某(似道)隱城下盟,罔宋帝理宗邀奇功,外受强冦,内括民業,廷紳鉗舌,奉風旨。稍異議,輙諷臺臣斥去,小者歸田里,大者入蠻瘴。時則有豫章周公,以史館檢閱,入對曰:李璮繇山東來歸,實急而求我,區區一旅,瞭然可見,借援無功,彼敗我辱,招釁之道。梁武在位四十餘年,卒墮其計。陛下臨御日久,不宜復蹈前轍。父全逆叛,著在信史,已登告于祖廟。璮乞改正,是作史者誣枉。逆全行事,淮東人猶能道此,亦陛下在宥之所覩。困獸投林,誠不可使縱意干紊”[47]而宋理宗難以壓抑不露的狂悅,滿可以從其“御詩中窺見一二。《錢塘遺事》卷四《李璮歸國》:“御製詩賜賈相(似道)云:力扶漢鼎頼元勳,泰道宏開萬物新。聲暨南郊方慕義,恩漸東海悉來臣。凱書已奏三邊捷,廟算潛消萬里塵。坐致太平今日事,中興玉曆喜環循”[48]

爲了應援易幟的李璮,並擴大戰果,南宋方面在軍事上作出了積極的部署。參與行動的武裝力量分成二撥,一是北上解圍,一是南線進攻。北上解圍的軍隊,分爲二路:一由陸路直接北上青、齊亦益都、濟南府,以圖與李璮部眾會師,共同抵禦蒙古的平叛之師。一由海道自海州北上登、萊、濱、滄州,威脅大都以東的沿岸區域,以達到偏師牽制的目的。南線進攻,則是在兩淮各箇方面呈扇線展開,自西向東往北推進的目標如下:自信陽軍向息州,自光州向新蔡縣,自懷遠軍向亳州,自五河縣向宿州,自漣水軍向邳州。《元史》卷一四七《張弘略傳》:“中統三年,李璮反,求救於宋將夏貴,貴自蘄乘虛北奪亳、滕、徐、宿、邳、滄、濱七州,新蔡、符離、蘄、利津四縣,殺守將”[49]。其中,符離、蘄二縣爲宿州方向軍的戰利,徐、滕二州爲宿、邳州方面軍的共同收穫,而利津縣則是海道方面軍的成果。可惜那路本以會師爲目標的主力,卻緣主帥的怯懦,不等到達地方即行撤退,最終導致了來投武裝的徹底覆沒。《宋史》卷四五《理宗紀》:“景定三年六月戊子,詔:李璮受圍,給銀五萬兩,下益都府犒師,遣青陽夢炎率師授之”。“戊申,詔青陽夢炎援李璮,不俟解圍,輒提援兵南歸,諭制置司劾之”[50]

  令人可怪的是,南宋海道之軍在山東半島上殊不可進。周密《癸辛雜識》卷續上《海神擎日》:“揚州有趙都統,號趙馬兒。嘗提兵船往援李璮於山東,舟至登、萊,殊不可進,滯留凡數月。嘗於舟中見日初出海門時,有一人,通身皆赤,眼色純碧,頭頂大日輪而上,日漸髙,人漸小。凡數月,所見皆然”[51]。說來也無稀奇,那是因爲蒙古軍也曾分兵東掠,這當然是旨在隔離益都、寧海等路的叛軍。這就表明,與青陽夢炎一樣,其主將也不願意與蒙古主力交手。《元史》卷一二一《博羅歡傳》:“中統三年,李璮叛。命[博羅歡]帥忙兀一軍圍濟南,分兵掠益都、萊州,悉平之”[52]。《牧庵集》卷一四《博囉罕神道碑》:“李璮反,詔[博羅歡]將{蒙古}[忙兀]一軍圍[濟]南,[分兵]鈔益都、萊州,賊平”[53]。又,《元史》卷一五二《張好古傳》:“未幾,移戍蘄州。李璮叛據濟南,宋人攻蘄,[張]好古率兵迎擊,力不敵,死之”[54]。“蘄”,蓋縣;論州,則“南宿”。《清容集》卷二六《玉里伯里伯行神道碑》:“天兵定中原,因從征冒陣略地,[伯行]以積功領南宿州軍,分鎮鄿縣”[55]。《元史》卷一三一《拜降傳》:“拜降,北庭人。父忽都,武勇過人,由宿衛爲南宿州鎮將,分守蘄縣”[56]

 

 

以李璮為首的叛軍,受圍自四月到七月僅三箇月,就已土崩瓦解,回天乏術。《牧庵集》卷一四《虎益神道碑》:“李璮反,盗據濟南,詔徵諸道兵誅之。公(虎益)在王國軍中,分城長圍,斷其遁塗。七月,而罪人投首”[57]。《元史》卷二○六《李璮傳》:“中統三年五月庚申,築環城圍之。甲戌,圍合。璮自是不得復出,猶日夜拒守,取城中子女賞將士,以悦其心,且分軍就食民家,發其蓋藏以繼,不足則家賦之鹽,令以人爲食。至是,人情潰散,璮不能制,各什伯相結,縋城以出。璮知城且破,乃手刃愛妾,乘舟入大明湖,自投水中,水淺不得死,爲官軍所獲,縛至諸王合必赤帳前。丞相史天澤言:宜即誅之,以安人心。遂與蒙古軍官囊家并誅焉”[58]而整平叛戰爭的進行,連頭到尾,總共才五箇月。道園類稿卷五○《董文用行狀》:“中統三年,山東守臣李璮叛據濟南,[董文用]從元帥闊闊歹統兵伐之。五月而克其城,璮伏誅,山東平”[59]。王惲《秋澗集》卷一《中統神武頌》:“維三年春正月,逆璮悖負天恩,扞我大刑,裒奸訹頑,嘯凶東土。於是命將致討,天戈一麾,不五月而克清大憝,茲蓋皇帝陛下夤奉天心、布昭神武、睿智足臨、有征無戰故也”[60]

蒙古將領還採用了分化的政策,有效地加速了人心的潰散。《至正集》卷五六《驀克篤神道碑銘》:“忽珊驍勇善戰,從討李璮,身冒矢石,俘七人,詢知爲所驅市人,即釋歸。使語其黨曰:朝廷誅止首惡,脅從罔治,無淪胥以亡。賊聞者,多解體”[61]。元明善《清河集》卷七《槀城董氏家傳》:“久之,賊勢日衂。公(董文炳)曰:窮冦可以計擒。乃抵城下,呼[李]璮將田都帥者曰:反者,璮耳,餘來即吾人,毋昧取誅死也。田縋城降,田,璮愛將,既降,衆亂,遂擒璮”[62]。《松雪齋集》卷八《姜彧墓誌銘》:“公(姜彧)昏夜,求見王(哈必赤)計事,言:濟南城且破,大王宜早定計,命大將分守城門,勿令縱兵,不然,城中無噍類矣。王曰:汝解陰陽耶?公曰:雖不深曉陰陽,人事固可見也。王曰:子未生先乞名,那有是耶?公曰:今城中無糧,金城亦不能守,况先奉聖旨,明言李璮一身造惡,官吏、百姓何辜?若不及今定計,城破之日,千軍萬馬中,欲見大王,豈可得耶?縱得見,豈能細陳耶?事無大於此,亦無急於此者,唯大王留意。王曰:然。詰旦,會諸將議。是夜,五鼓将盡,軍候報城西門賊軍五六百人出降。王上馬鳴金鼓,親往諭之,皆解甲投器仗。黎明,南門、東門俱降,無慮五六千人”[63]

  濟南收復後,蒙古軍兵分二路:一東進安撫益都等地《清河集》卷七《槀城董氏家傳》:閠九月,公(董文炳)次益都,留兵於外,從數騎衣裳而入。至府,不設警衛,召璮故將吏立之庭,曰:璮狂賊,詿誤若曹。璮誅死,若曹爲王民,陛下至仁聖,遣經略使撫汝,相安毋恐。經略使得便宜除擬,將吏汝曹,勉取金、銀牌。經略使不敢格上命,不予有功。所部大悅,山東安”[64]。一南下規取徐、邳等失陷州、縣,《元史》卷一四八《嚴忠嗣傳》、卷一四九《郭侃傳》、卷一四七《張弘略傳》:“中統三年,李璮叛,宋兵攻蘄縣,勢張甚,徐州總管李杲哥降于宋,齊、魯山寨爲宋兵所據。]忠嗣從大帥按脱救蘄縣,復徐州,執李杲哥殺之。攻鄒之嶧山、滕之牙山,多所殺獲”。“中統三年,馳至徐州,[李]杲哥、夏貴焚廬舍,徙軍民悉南去,[郭]侃追貴過宿遷縣,奪軍民萬餘人而還”。“杲哥之弟驢馬,復與夏貴以兵三萬來擾邊境,侃出戰,斬首千餘級,奪戰艦二百”。“[張]弘略率戰船遏之于渦口,[夏]貴退保蘄,弘略發亳軍攻之,水陸並進。宋兵素憚亳軍,焚城宵遁,追殺殆盡,獲軍資不可計,盡復所失地”[65]。《紫山集》卷一七《蕭世昌神道碑銘》:“中統三年壬戍,討平叛賊李璮,復立宿州並縣西城”[66]

  在對待叛將、叛卒方面,蒙古方面仍然有事後追究的命令。《清容集》卷二六《梁禎神道碑》:“璮受誅,軍帥俱恨之,議悉屠其黨。公密白宗王哈必赤曰:璮逆黨非土著,俱東南狂士,宜汰擇以安新土。宗王然其言”[67]。《清河集》卷七《槀城董氏家傳》:“璮勝兵有{浙}[沂]、漣兩軍,可二萬餘人,勇而善戰。主帥怒其與賊,配諸軍殺之,公當殺二千許人。公言主帥曰:賦由璮,脅從者何罪?殺之,徒膏草土耳,良乖陛下仁聖。陛下往伐南詔,或妄殺人,雖大吏亦罪之,是宜勿之。帥從之,大悔已殺者,而殺之者,亦自恨失計”[68]。《滋溪稿》卷一○《董源神道碑銘》:“諸侯王唐古帥蒙古軍士萬人鎮益都,王以齊人向從賊亂,欲縱兵誅夷。公(董源)曰:亂者,璮耳,民實何罪?璮既授首,餘皆王民。今欲兵之,是激其爲亂也。因極陳古昔殱厥渠魁、脅從罔治之訓以諷王。王是其言,齊人賴以全活者,無慮萬數”[69]。歐陽玄《圭齋集》卷一一《高昌偰氏家傳》:“山東李璮反,奉詔偕諸王哈必赤等東征,應會决機,轉戰數十合,生得璮,戮于市,復濟南、益都等五十餘城。哈必赤欲屠之,力争曰:王者之師,誅止元惡,罔治脅從。於是,釋囚繫、返流逋、歸剽掠,吹枯蘇僵,簡節疏目,傳檄四封,輿情大悅”[70]

 

 

李璮之亂的發生原因,周良霄先生《李璮之亂與元初政治》一文特別強調係世侯間的交通約定,從而誤導起兵:“尤其值得重視的是李璮被俘後受審時,當著史天澤咬定:你每與我相約,你有文書約俺起兵。為了滅口,史天澤於是將李璮殘酷處死”。“這些材料都從反面表明當時與李璮通書的人甚多,而且多有干犯忠義之語。這些來信就是促使李璮出兵濟南,等待回應的事實依據,也就是李璮受審時攀引張宏、嚴忠範和史天澤為同謀的緣由”[71]。其所依據,則是明人不知作者作品的摘錄[72]。然而,李璮臨死前的“攀引”,未必不是對參與圍剿昔日同列怨恨的反應、報復的策略。而史天澤之決斷,可能是出於穩定人心的考慮無可非議。相似的案例,無獨有偶。王惲《玉堂嘉話》:“大名宣撫司參議烏古貞,區處事機,甚有決斷。時奉朝旨,死囚呈省待報,其餘邊關雜犯,皆從便處決。時圍李璮於濟南,人心中外不安,烏議一切重刑,欲皆戮之,使由子明以下,皆以違制不從。烏與左丞闊[闊]子清謀曰:璮賊未下,魏為西鄰,不便宜從事,無以震讋衆庶。竟戮之,市人稱臨事知權變云”[73]而張宏,猶如前文所示,幾乎不可能曾與李璮同謀。至於受到牽連,有的是被“冤枉”者[74]

  在蒙、宋對峙的形勢下,對敵保持積極進取的姿態,乃是忠於本朝的表現;而處於戰爭形勢的將帥,可以有更多的處置事務的便宜權力。李璮之不時與宋磨察,或許就是出於這種考慮。不過,當合罕決定于之和平並派出使臣之後,繼續以上作法難免有違抗旨意的嫌疑。《天下同文集》卷四○盧摯《郝經神道碑》:“世祖即皇帝位,詔公(郝經)以翰林侍讀學士使宋,號使曰國信,錫金虎符。公方踰淮,邊將李璮輒潛師侵宋,兩淮制置使李庭芝寓書於公,衊以欵兵,館留真州爲口實。公答書:弭兵息民,通好兩國,實出聖衷。日諭邊將,戢戍守圉,以契和議,衆所聞知。今啓釁自璮,一旦律以違詔,將無所逃罪,此何與使人事也”[75]?《元文》卷五○《張宏行狀》:“又前歳王師渡江,宋人來禦,[李]璮乘其隙,偶陷漣州,輒貪其功,悉留歳賦爲括兵用,而又侵及鹽課。誠使璮絶淮而南,歳陷一二城壁,去杭尚遠。方今急務,正不在此,而徒以兵賦假之,不可不慮”[76]再則,行事過火與別人不一,也極易引起君主的猜忌。《元史》卷一四六《粘合南合傳》:“初,世祖伐宋軍于汴,[粘合]南合進曰:李璮承國厚恩,坐制一方。然其人多詐,叛無日矣。帝亦患之”[77]正是這樣的心理背景,張宏之得到陞賞才會刺激李璮貿然行動。

  幾乎從舉兵的開始起,就已定了李璮失敗命運。《牧庵集》卷一五《姚樞神道碑銘》:“聞李璮召其質子彦簡竊歸,反有迹矣。帝問:卿料如何?對曰:使璮乘吾北征之釁,留後兵寡,瀕海搗燕,閉關居庸,惶駭人心,爲上策。與宋連和,負固持久,令數擾邊,使吾罷于奔救,爲中策。如出兵濟南,待山東諸侯應援,此成擒耳。帝曰:若是,賊將何出?對曰:出下策”[78]不過,李璮之出兵濟南,並非待山東諸侯應援;而其本意,應該是“與宋連和,負固持久,令數擾邊”。那是因爲事起倉促,根本不可能進行有效的聯絡[79]。而由報怨所起進駐濟南的鹵莽行爲,直接導致了彈盡糧絕,不能負固持久的局面。而南宋的軍隊,一向怯于與蒙古主力正面決勝,當然會使叛軍處於完全的孤立。《秋澗集》卷一《中統神武頌》:“既誓我師,銳英與爭。賊謂我怯,蠆鋒來乘。一戰而退,曠懷自矜。誑以有待,孤城自嬰”。“萬杵一動,月暈爲墉。山斷外援,水防內通。高壘深溝,俟其自斃。自壓賊營,雲頹死氣。賊勢既窘,魄褫心悸”。“因之出降,群凶率同。彼狡狂卒,不知所圖。禦寠鼠常,自投於湖。宛轉不死,可知其愚。童子執戈,縛之以趨。比梟逆首,磔裂其軀”[80]。當叛旅被殲,合罕鐵騎移師時,趙氏將卒的潰退也就不可避免了。

  非常有趣,關於李璮的失敗,尚有別一種解釋。祝允明《前聞記》《李璮》:“自圍後,城中嘗有白蜃氣,觀者以爲白蛇精。史天澤總把丞相差人于東平取開山人來。開山人者,即吾國捕蛇之人。一見其氣,謂是白蛇精,未食血;若食血了難收。今則用百日捕得此蛇,城即陷,可活得李行省。乃于白氣之方{拙}[掘]一土穴,取禁蛇於其內,早夜繞城吹牛角咒之:大蛇不出小蛇出,小蛇不出大蛇出。至六月半間,其白氣騰空而去。自是李郡王似失精采,日復昏沉沉,雖軍伍不齊,將士作亂,以致絕糧,俱不能曉。甚至截屋簷草,拌鹽而飼馬。已而亦無,相將食人。七月十三日,結陣而出,人已無力,復被殺入。由是諸軍間有出投降,云:昨夜天文見,當主兵散。郡王曰:俺每也無理會。自是日逐兵出投拜。十八日,予出投拜。十九夜一鼓,有大星墜於府治。李拈香而拜曰:李璮死於此。於是,坐於庭中,以鑷摘去長髭。二十日,分付眾人出各討路去”[81]。以蛇精為褒贊,宋人自有例證。《宋朝事實類苑》卷四七《蛇精》:“蔡君謨(襄)知福州,以疾不視事者累日。每夜中,即夢登鼓角樓,憑鼓而睡。通判有怪鼓角將累日不打三更者,因對:數夜有大蛇盤踞鼓上,不敢近。君謨既愈,與通判言所夢,正與鼓角將所說同,人遂以君謨為蛇精”[82]

 


 

[1]  “三城,除漣、海州”外,尚有東海軍。《宋史全文續資治通鑑》卷三六,臺北,文海出版社《宋史資料萃編第二輯》影印清刊本,頁2717:“景定三年三月辛未,詔陞海州東海縣爲東海軍”。

[2] 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一九七七年,頁880

[3]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元刊本,頁5上。

[4] 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嘉慶刊本,一九八五年,頁6上、下。

[5] 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一九七六年,頁4591

[6] 北京,中華書局《唐宋史料筆記叢刊》張茂鵬點校本,一九八三年,164

[7]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31下、2下。

[8] 頁13828

[9] 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一九七五年,頁2807

[10]  戊戌嵗”之分路選試招輯儒士《滋溪文稿》卷三《陜西鄉貢進士題名記》,北京中華書局陳高華、孟繁清點校本,一九九七年,頁28:“昔我太宗皇帝平金之四年,干戈甫定,朝廷草創,即遣斷事官[朮虎乃]、宣差山西東路徵收課税所劉中巡行郡國,程試故金遺士,中選者復其家。蓋興文以爲治,儲材以待用,已造端于斯焉”。

[11]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元刊本,4下、5

[12] 臺北,成文出版社《中國方志叢書》影印原刊本,頁。1477

[13] 頁4下。

[14] 頁51666869

[15]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1下。

[16] 頁8586

[17] 《四部叢刊初编》景印《武英殿聚珍》本,頁15上、下。

[18] 頁35

[19]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至正刊本,頁16上、下、17上。

[20] 頁15上。

[21] 臺北,國立中央圖書館《元代珍本文集彚刊》影印洪武刊本,頁615

[22]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9上。又,增設都督,正是張宏本人的建策。《元文類》卷五○《張宏行狀》,頁17下:“今亟宜罷王文統而擇人代[李]璮,且徴璮從攻西北,足以破其姦謀,必東南須璮鎮戍,剌真督兵西南,緩急豈能相及?又不若掇璮北行,爲策之善也,如或不然,尚宜中設都督,内足以分其勢而伐其謀,外足以鼎立而禦侮也”。

[23] 頁105

[24] 頁4594

[25] 北京,書目文獻出版社《北京圖書館古籍珍本叢刊》影印正德刊本,頁820下。

[26] 頁4595

[27] 頁4593

[28] 北京,書目文獻出版社北京圖書舘古籍珍本叢刊》影印清抄本,頁309下。

[29]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元刊本,頁7下、8上。

[30] 頁823590

[31] 臺北,新文出版社《元人文集珍本叢刊》影印宣統刊本,頁222上。

[32] 頁35733256

[33] 頁16下。

[34] 頁592

[35] 頁1上。

[36] 頁16下。

[37] 頁3525

[38] 頁159

[39] 頁9上。

[40] 《元史》卷一五四《鄭溫傳》、卷一三一《懷都傳》,36443197中統三年,李璮叛,詔温以軍還討,至濟南,大軍圍其城,賊將楊拔都等乘夜破營,温力戰,至黎明,賊退,諸王哈必赤、丞相史天澤厚賞之。七月,城破,命温率兵三千往定益都”。“中統三年春,李璮叛,詔懷都從親王哈必赤討之,圍璮濟南。夏四月,璮夜出兵,四面衝突求出,懷都直前奮擊,斬百餘級,俘二百餘人,奪兵仗數百。璮退走入城,懷都晝夜勒兵與戰。秋七月,破濟南,誅璮。哈必赤第其功,居最”。

[41] 頁3485

[42] 臺北,新文豐出版社《元人文集珍本叢刊影印明初翻印至正刊本,頁189、下。

[43] 頁6上。

[44] 頁81

[45] 頁820下。

[46] 頁12600

[47] 頁14下、15上。

[48] 頁6下。

[49] 頁3477

[50] 頁881

[51] 北京,中華書局《唐宋史料筆記叢刊》吳企明點校本,一九九七年,123

[52] 頁2988

[53] 頁2下、3上。

[54] 頁2988

[55] 頁5下。

[56] 頁3591

[57] 頁16下。

[58] 頁45934594

[59] 頁453

[60] 臺北,新文豐出版社《元人文集珍本叢刊影印明修補至治刊本,頁171上。

[61] 頁252上。

[62] 《藕香零拾,頁77下。

[63] 頁8上、下。

[64] 頁78上。

[65] 頁350835253477。魏初《青崖集》卷五《郝德昌神道碑》,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2上、下:“中統三年,李璮以益都叛。宋人乘間取蘄,公(郝德昌)從[張]宏略擊走之”。

[66] 頁6下。

[67] 頁1下。

[68] 頁77上、下。

[69] 頁159

[70]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成化刊本,頁7上、下。

[71] 載《元史及北方民族史研究集刊》第四輯,南京大學歷史系元史室刊本,一九八○年,頁7

[72] 《前聞記》《李璮》《紀錄彙編》卷二○二臺北,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宋元明善本叢書十種》本影印萬曆刊本,29上、下:“引而登岸,至孟權府千戶治所,密報張相公(宏)差人傳出。嚴相公(嚴忠範)首問曰:此是何等做作?王(李璮)答曰:你每與我相約,卻又不來。嚴就肋下刺一刀。史丞相(天澤)問之曰:何不投拜?王不答。又問曰:忽必烈有甚虧於你處?王曰:你有文書約俺起兵,何故背盟?史喚黃眼回回斫去兩臂,次除兩足,開食其心肝割其肉,方斬首,令其子提其首,以下山東諸郡”。

[73] 北京,中華書局《元明史料叢刊》楊曉春點校本,二○○六年,頁111

[74] 《牧庵集》卷二二顯神道碑銘》,頁3“又明年,李璮反,盗據濟南。張公撫訟公()嘗通書璮,帝謂:近習游某,豈為是者?鷙禽為狐所憎然耳。及籍璮家而書無有,敕以訟者付公,聽其甘心,其人亡命”。

[75]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下、3上。

[76] 頁11下、12上。

[77] 頁3466

[78] 頁11下、12上。

[79] 《前聞記》《李璮》,頁28上:“景定壬戌二月三日離漣水,帶漣水、西海、東海,及僉畢五萬餘人入裏。二十七日,抵濟南府。三月五日,小捷。三月,離濟南五十里老倉口,十八日,大捷於清河。四月三日,受圍,離城三十里開河築城,凡三河三城,而圍起十七路人馬,高麗國兵亦來”。

[80] 頁171下。

[81] 頁28上、下、29

[82] 上海古籍出版社刊本,一九八一年,頁624

编辑:李花子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端平入洛——收復三京與蒙、宋的開戰 (03/16/2009 17:10)
  • 清涼著奇——五臺山與元代的佛教崇奉 (03/16/2009 16:53)
  • 牝雞司晨——蒙古女行省楊妙真生平考 (03/01/2009 12:58)
  • 興定反鎮——金末封建與九公起滅本末 (03/01/2009 12:43)
  • 唐開元二十五年《倉庫令》所載給糧標準考——兼論唐代的年齡劃分 (02/14/2009 22:19)
  • 唐开元二十五年倉庫令研究 (02/14/2009 22:11)
  • 宋元至清初我国外语教学史研究 (08/23/2004 09:25)
  • 试论累世同居共财在元代的发展及其特点 (06/28/2004 07:15)
  • 元代收养制度研究 (06/28/2004 07:06)

  •  
    版权所有:欧亚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