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扈從聞雞——《秋巖詩集》與陳義高的塞上之行


王頲
2009-05-18 18:30:14 阅读
作者提供,原载《元朝史探索初集》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新建网页 3

 

【提要】有元一代詩格雄渾蒼涼的作者,“陳宜甫”或許是值得十分留意的一位。这位著有《秋巖詩集》的作者,正是崇正靈悟凝和法師、大都崇真萬夀宮提點之一陳義高。其業師,蓋天師張留孫大弟子保和通妙崇正真人徐懋昭的嫡傳李立本;其學徒,則制授靈妙真常崇教法師的王夀衍等名列其中。由於蒙古合罕的徵召,其長期旅居二都,並曾五次塞上之行:至元十八年,從太子真金,二十二年、二十七年、元貞二年、大德元年,從“梁王”亦“晉王”甘麻剌。或許是由於“近天光”的原因,在其酬唱詩歌人的名單上,可以見到當時的達官聞人、騷客文擘,如御史中丞崔彧、鞏昌路都總帥汪某、翰林侍講學士張伯淳、翰林學士承旨閻復、盧摯、留夢炎和江南行御史臺侍御史程文海等。

 

 

要論有元一代詩格雄渾蒼涼的作者,或許有一位值得十分留意就是作有《秋巖詩集》“陳宜甫”。該書卷上《氈車行》、卷下《聞塞笛,有懷趙詹澤廉使》、《憶梅,懷傅初庵學士》、《寄友人作》、《塞上聞雞,呈崔中丞》、《聞雞》:“北方氈車千萬兩,健牛服力駱駝壯。清晨排作雁陣行,落日分屯夾氈帳。轍分古道辨東西,白雪黄雲不可迷。後人迤邐循舊迹,那知創自軒轅時?兩輪奔奔如日月,經年轣轆何時歇?輾教沙草緑還枯,幾過河冰凍仍裂?江南野客慣乘舟,北來只夢煙波秋。於今天下皆王土,欲得回轅到彼遊”。“客行思故鄉,聞笛轉凄凉。不見梅花落,空愁塞草黄。雁聲沉遠漢,牛背送斜陽。出塞翻新曲,誰知恨更長”?“十年不見梅花樹,長憶暗香冰雪顔。心逐暮雲飛庾嶺,夢隨寒月到孤山。縞衣叩户來何晚?翠羽傳書去未還。一自西湖幽響絶,豈無詩句落人間”?“年壯共嗟吾與君,苦愁詩思亂紛紛。邊城古路開殘雪,夜月孤鴻叫斷雲。天遠望鄉懷渺渺,嵗窮流水嘆沄沄。眠醒獨更堪清冷,煙隴空寒山笛聞”。“塞翁帶雞至,啁哳塞垣深。喚醒征人夢,遥思君子心。霜寒秋草短,月落曉星沉。擬促劉琨輩,相同舞劍吟”。“度關人已遠,倚劍夜初分。我亦待清曙,前村多白雲”[1]

雄渾蒼涼詩格的形成,多半由於長年留連或盤桓於“聞雞”的“塞上”地區。“陳宜甫”所稱的“塞上”,一是“隴西”或“隴右”,也就是“隴山”迤北、迤西,甚至包含遠至“天山”之麓“交河城”的方隅。《秋巖詩集》卷上《夜聞隴西歌,有懷牧庵左丞》、卷下《隆德縣德勝寨,并序》:“君莫唱楊柳枝,遊子多别離。君莫唱金縷衣,人老更無年少時。自古唱歌易悲感,思入碧雲愁黯黯。陽關三叠不堪聞,河滿一聲腸已斷。君不見大風雲飛揚,漢歌思沛鄉。又不見楚王氣蓋世,泣下愁烏江。英雄勝負總塵土,一様蕭蕭白楊墓。山河大地只如昨,歌聲暗促年華度。我來隴西成浪遊,寂寞春殘又到秋。斜陽已落荒壘暝,片月自照交河流。此時旅腸悲火熱,隴西歌客歌清切。學將鸚鵡樹頭聲,化作杜鵑枝上血。寒風不動馬不鳴,餘音嫋嫋含餘情。却疑古來出塞曲,至今流落傳邊庭。我爲沉吟愁不寐,懷古思鄉賦歌意。歌聲已斷歌思長,白雲衰草天茫茫”。“五代以來,隴右之地爲吐蕃所有。宋祥符間,曹武穆公(瑋)復其地,築寨屯兵以守之,古碑猶在。李時傑請予賦詩,以紀勳臣之遺跡焉。將軍拓邊地,曾此立奇勳。野草生空寨,荒城鎖暮雲。山留舊耕跡,苔暗古碑文。得失如翻掌,後人徒憶君”[2]

二是燕山以北,長城之外。《秋巖詩集》卷上《飲馬長城窟》:“我來長城下,飲馬長城窟。積此古怨基,悲哉築城卒!當時掘土深,望望築城高。縈紆九千里,死者如牛毛。骨浸窟中水,魂作泉下鬼。朝風暮雨天,啾啾哭不已。昔人飲馬時,辛苦事甲兵。今我飲馬來,邊境方清寧。馬飲再三嗅,似疑戰血腥。昔人有哀吟,吟寄潺湲聲。潺湲聲不住,欲向何人訴?青天不得聞,白日又欲暮。此恨應綿綿,平沙結寒霧”[3]該詩的名稱雖是因襲東漢、三國人的樂府作品,卻也反映了相對確切的地方特徵。曽慥《類說》卷五一《古樂府》:“飲馬長城窟詩云:青青河畔草,綿綿思遠道。傷良人遊蕩不歸,蔡邕所作;若陳琳水寒傷馬骨,則言秦人苦長城之役”[4]樂史《太平寰宇記》卷四九:“白道泉,《郡國志》云:白道高坂,有土穴出泉,即古曲謂之飲馬長城窟”[5]不過,“陳宜甫”足跡所到的地域,猶有杭海山前、嶺北地方的首府和林。《秋巖詩集》卷下《同狄子玉司馬登和林佛閣,留題》、《和林城北唐闕特勤墳》:“邊城寂寞磧雲黄,興廢令人重感傷。鴉噪夕陽迷佛宇,煙凝秋色暗宫牆。十年故國人何處?九月陰山草又霜。共倚欄杆懷往事,金仙無語塞天長”。“特勤魂飛已寂然,閑華落盡草芊芊。大唐碑碣秋風裏,猶是開元二十年”[6]

就是這樣一位詩人,長期以來,並不曾知其爲何許樣人。《四庫全書總目》卷一六六:“其詩多與盧摰、姚燧、趙孟頫、程鉅夫、留夢炎等相爲唱和,而諸人詩乃罕及之,其始末,遂不可復詳矣。原集焦[竑《經籍]志》作一卷,然篇什稍多,疑其字畫偶誤。今據《永樂大典》所存者編爲二卷”[7]《續文獻通考》卷一九五《經籍考》:“《秋巖詩集》二卷,秋巖爵里無考。臣等謹案:焦竑《經籍志》有陳宜甫秋巖集,當即其人。考集中《接劉介臣書詩》,則當爲閩人。《庚辰,再隨駕北行》詩,庚辰爲至元十七年,則世祖時嘗爲侍從。又有《讀元貞改元詔》詩,《丙申十月,扈從晉王領降兵入京朝覲》詩,則成宗時,又爲晉王僚屬”[8]。《秋巖詩集》卷下《重接劉介臣書》、《讀改元詔》:“記得登舟惜别離,天涯相望兩依依。幾回夢裏尋君去?三度書來約我歸。閩海浪肥春雨過,和林沙遠曉雲飛。今秋擬逐歸鴻便,爲説家中莫寄衣”。“詔下改新元,元貞體大乾。風雲開景運,日月麗中天。桃實三千嵗,蘿圖億萬年。微臣仰春澤,早潤及窮邊”[9]。暨,虞集《道園類稿卷一五晉王文學秋巖陳真人畫像贊》:“雲雷風霆,揮翰縱橫。瓦礫金璧,嬰孺公卿。承命帝子,爰記聖作。師友之間,蛟騰豹躍”[10]

 

 

陳宜甫,又作陳宜父崇正靈悟凝和法師、大都崇真萬夀宮提點之一陳義高的字;同,皆成年男子的美稱。張伯淳《養蒙集》卷四《陳義高墓誌銘》:“師名義高,宜父其字,生於寳祐乙卯(三年)九月。幼頴悟,年十二,作賦,日能十有七,負笈四方,以暢其學。獨慕漢天師教,走信之龍虎山,拜今玄教大宗師、志道弘教沖玄真人于上清,正一宫真人器之,命禮其孫李仁仲立本爲師,遂得道法,且於儒業有進。冠年,著道士服。至元丙子(十三年),江南始附,三十六代天師赴闕。既還山,而大宗師留中。師至自龍虎山,日左右之”。“後七年戊子(二十五年),被璽書,提點玉隆宫;尋應召,以宮事付其貳人”。“皇上(成宗)初禩(三十一年),大宗師所領大都崇真萬夀,恢拓加壯,制授師崇正靈悟凝和法師、本宫提點”。“閩有隠君子,自號曰漁隠,於君爲考。外氏歐,曰澹庵、耐軒,皆負能詩聲,學有淵源哉。其在朔方,浩有歸志,以漁隠君故,痛不逮養,猶幸得請,力疾奔程,遽爾霣越,謂爲太上忘情,則道未始去孝也。大宗師命即其鄉葬漁隐君”[11]外氏歐耐軒《秋巖詩集》卷九《讀舅氏歐耐軒遺稿》:“舅没於今二十年,文章零落更誰傳?朝廷不喜劉蕡策風月空留李賀篇。得米養親供子職,有才無命豈天然”[12]

“志道弘教沖玄真人”,應該就是張留孫。任士林《松鄉集》卷二四《聖延祥觀碑銘》:“至元十三年,玄敎大宗師真人張君留孫出際風雲,入覲,道行眷隆,築崇真萬夀宫於京師,留侍闈庭”[13]。吴澄《吴文正集》卷五○《大都東嶽仁聖宫碑》:“大都新築,規模宏遠,祖社、朝市、廟學、宫署,無一不備,獨東嶽廟未建。玄教大宗師張開府留孫職掌禱祠,晨夕親密,欽承上意買地城東,擬建東嶽廟。事既徹聞,仁宗命政府庀役,開府辭曰:臣願以私錢爲之,倘費國財、勞民力,非臣之所以効報也。上益加賞,遂敕有司護持,毋得沮撓”[14]。袁桷《清容集》卷三四《張留孫家傳》:“公諱留孫,字師漢,系出清河東武城張氏留侯良之裔”。“世祖皇帝平江南,召嗣天師宗演選公從行。北方地髙寒,皆不樂居中,遂委任其事,門室清泊,處之晏如也。世祖祠幄殿,裕宗入侍,風雨卒至,召見于上,見其貌異常士,而奏對簡異,益器之。風雨隨止,遂賜廩給裘服,俾嵗從北巡。上與昭睿順聖皇后駐日月山,后疾甚,召至,命愈其疾,若有神人獻夢于后,遂愈。上大喜,命爲上卿”。“十五年,加玄教宗師,授道教都提點管領江北、淮東、淮西、荆襄道教事,佩銀印”。“元貞元年,同知集賢院道教事。大德三年,加大宗師,别給銀印,視二品”[15]

陳義高的學道之師“李仁仲立本”,亦“法師雲石李公立本”,乃張留孫大弟子保和通妙崇正真人徐懋昭的嫡傳。朱思本《貞一齋詩文稿》卷上《徐懋昭行述》:“公姓徐氏,諱懋昭,字德明,世爲饒之餘干州社林里人”。“至元丙子,開府公(張留孫)從三十六代天師應詔入覲。明年,天師還山,開府公留侍闕下。又明年,公(徐懋昭)遠來省侍,留二歲,亟請歸”。“皇慶改元,制加保和通妙崇正真人,仍主通真觀”。“高第弟子,法師雲石李公立本,嘗事開府公於京師,徒孫、今贈粹文沖正明教真人秋巖陳公義高,事晉邸,著名當時,皆先公遺世爲徒孫,而雲仍系之者”[16]。《清容集》卷三一《徐懋昭墓誌銘》:“夫開府(張留孫)弟子之最長者,曰徐君”。“君名懋昭,字德明,饒餘干州人。饒爲衣冠望郡,宋端明湯文清公、丞相江文忠公善衡鑒,幼獲接識之,繇是棄仕譜,爲老氏學”。“開府再傳,曰李立本、陳義高。義高明朗通豁,器行瓌特,贈粹文冲正明教真人,皆蚤世。今以次傳者,曰余以誠、何思榮、吴全節、孫益謙、李奕芳、毛頴達、夏文泳、薛廷鳳、陳日新,餘若干人”[17]。揭傒斯《揭文安集》卷一一《常州通真觀修造記》:“保和通妙崇正真人徐公懋昭,住常州路宜興州通真觀之十有八年,重建三清殿。又十有三年,為皇慶元年,建玉皇閣”[18]

陈義高,也有众多的師弟、徒子。《養蒙集卷四《陳義高墓誌銘》:“弟子雲來相屬:余以誠制授崇玄守正沖道法師、鎮江路道録紫府觀提點、住持;何恩榮、吴全節制授沖素崇道法師、南嶽提點,加沖素崇道玄德法師、提點崇真萬夀宫,成季也。孫益謙、馮道原、季奕芳、毛頴達、夏文詠、馮志廣、薛廷鳯、陳日新、張嵩夀、張必正、上官與齡、舒致祥、張嗣房。先是,錢塘王夀衍一見脗合,度以爲徒,制授靈妙真常崇教法師、杭州佑聖觀提點、住持,制授隆興路道録、提點玉隆,即師所舉代;今襲其職”[19]王壽衍,王禕《王忠文集一六《王壽衍碑》:“公諱壽衍,字眉叟,姓王氏”。“公生而頴悟,迥然有拔俗之標,自幼篤志於道,人莫不以遠大期之。至元甲申(二十一年),玄教大宗師、開府張公(留孫)之弟子陳真人義高爲梁王文學,以事至杭,館于四聖延祥觀。見公即器愛之,遂度爲弟子。年甫十有五,從陳公至京師。乙酉,至上京,入見裕宗于東宫”。“丁亥,從開府公代祀諸山川,至杭,俾公提綱四聖延祥觀事,尋侍開府公還朝。戊子,三十六代天師授公靈妙真常法師、袁州路道録,未任,改杭州開元宫提舉宫事。壬辰,三十七代天師加授崇教之號,仍提舉開元宫”。“元貞乙未,被璽書提點住持杭之佑聖觀”[20]

 

 

陳義高的塞上之行,如上所引,一共五次。一在至元十八年,所從者爲裕宗即太子真金。《養蒙集》卷四《陳義高墓誌銘》:“嵗在辛巳(十八年),裕宗皇帝撫軍,詔以師從”[21]。《元史》卷八《世祖紀》:“至元十年春三月丙寅,帝御廣寒殿,遣攝太尉、中書右丞相安童授皇后弘吉剌氏玉冊、玉寶,遣攝太尉、同知樞密院事伯顔授皇太子真金玉冊、金寶。辛未,以皇后、皇太子受冊寶詔告天下”[22]。元明善《清河集》卷三《伯顏碑》:“[至元十七年,]詔從皇太子(真金)撫軍北鎮。諭太子曰:伯顏才兼將相,行全忠孝,故命汝從。皇太子次舍必與”[23]。其餘四次,一在二十二年,一在二十七年,一在元貞二年,一在大德元年,所從者皆“梁王”亦“晉王”。而其病卒的地點,正是從“朔漠”返回路途中,上都開平府、大都大興府間的“桓州南”。後二次行程,《養蒙集》卷四《陳義高墓誌銘》:“晉王在梁邸,迨改晉封,鎮朔漠,師悉從行”。“元貞初,史館纂修《世祖皇帝實録》,下郡國訪求事蹟,王邸異師文學嘉名,以其事屬,得編摩體。明年冬,復從王覲,錫賚甚渥。大德改元,王就國,仍載之後車。越二年,請以其徒代,得還,至開平,次桓州南,道病增劇,無言端坐而化,時{乙}[己]亥(三年)六月二十有九日”[24]

王惲《秋澗集四三《總管范君和林遠行圖詩序》:“和林迺國家興王地,有峻嶺曰杭海答班,大川曰也可莫瀾,表帶盤礴,據上遊而建瓴中夏,控右臂而扼西域,盤盤鬱鬱,爲朔土一都會。然去京師數千里,地連廣漠,氣肅玄冥,中土人聞話彼間風景,毛髪森豎,已不勝其凛然矣,况行役於其間哉!至元丙戌(二十三年),詔皇孫晉王於其地建藩,開府鎮護諸郡”。“大德二年十二月臘日序”[25]不過,此“晉王”乃是以後的“身份”,而“皇孫”正是太子真金之子甘麻剌。《元史》卷一一五《顯宗傳》:“顯宗光聖仁慈皇帝,諱甘麻剌,裕宗長子也”。“至元中,奉旨鎮北邊,叛王岳木忽兒等聞其至,望風請降。既而都阿、察八兒諸王遣使求和,邊境以寧。嘗出征駐金山,會大雪,擁火坐帳内,歡甚”,“二十六年,世祖以其居邊日久,特命獵于柳林之地”。“明年冬,封梁王,授以金印,出鎮雲南,過中山。又明年春,過懷孟,從卒馬駝之屬不下千百計,所至未嘗横取于民。二十九年,改封晉王,移鎮北邊,統領太祖四大斡耳朶及軍馬、達達國土,更鑄晉王金印授之。中書省臣言于世祖曰:諸王皆置傅,今晉王守太祖肇基之地,視諸王宜有加,請置内史。世祖從之,遂以北安王傅秃歸、梁王傅木八剌沙、雲南行省平章賽陽並爲内史。明年,置内史府”[26]

初封梁王的甘麻剌,沿著元代的站赤幹線,自大都出發,經真定南下,至衛輝西折,過懷孟,渡黃河向西進入陝西。可能就在這個時候,曾經接到前往西北視察邊防的任務,於是,轉向西北,進入甘肅,直至與以海都、篤哇爲首的窩闊台、察合台二系宗王控制地接壤的前沿交河城。然而,接到改封晉王的詔旨,仍回嶺北地方的和林坐鎮。《秋巖詩集》卷下《梁王春宴》、《咸陽懷古,寄李叔固尚書》、《過交河作》、卷上《涇河詩,寄王克齋同知》:“碧草春光合,青雲羽衛屯。和風生帳殿,遲日轉轅門。樂緩新聲奏,歌長倚和喧。微吟動高興,未數漢梁園”。“鹿走咸陽王氣微,幾朝争戰幾安危?水聲如説隋唐事,山色不殊秦漢時。春事管絃宜進酒,故陵煙雨易生悲。向來豪傑俱成夢,空費行人弔古詩“黄昏飲馬伴交河,吟著唐人出塞歌。後四百年來到此,夕陽衰草意如何”?“北去李陵經幾秋?築臺憔悴望鄉愁。可憐隴右天窮處,不見交河只淚流”。“古人云涇河,水流本渾濁。今我來涇州,見水繞城郭。塵顔照清泚,似怪纓可濯。古來有讒士,曾厭清流惡”[27]交河,李吉甫《元和郡縣》卷四○:“交河,出[西州交河]縣北天山,水分流于城下,因以爲名”[28]。由此可見,陳義高正是他的同行隨從。

陳義高的首次從晉王梁王北行的陪伴者,以及最後允准南還的“得代”者,正是其弟子王壽衍。王忠文集一六《王壽衍碑》:“陳公(义高)從梁王北行,公(王寿衍)與之俱,止于哈察木敦,驅馳朔漠,備殫其勤。丙戌(二十三年),還京師”。“己亥(大德三年)春,詔公從忽剌真妃北行,梁王既改封晉,公繼被旨,代陳公事晉王。陳公還至桓州,化去,公煢煢然扈從而歸。庚子春,侍晉王入覲,蒙兩宫錫予加厚,尋得旨南還,仍給佑聖觀印章,視五品”[29]正因爲有這段經,其後之任杭州路開元宮,也多得益于這位宗王的推舉。虞集《道園學古録四七《杭州路開元宮碑銘》:“元貞二年,陳君天錫奉旨繼董君,時晉王以真人(王夀衍)藩府之舊,請以主宮事,真人固辭。大德八年,始以宣命繼陳君,奉被璽書加護如故事。初賜印視五品,以重所領領之”[30]。《松鄉集卷一《杭州路開元宫碑銘》:“元貞二年丙申,陳君天錫奉旨住持,實嗣董君。董君之時,今住持王君夀衍貳宫事。大德四年庚子,奉晉王旨主宫席,不就。八年,特拜宣命,以靈妙真常崇教法師住持提點,仍賜璽書護持,給上方五品印,光華震赫,遂甲諸方”[31]“元貞二年”,爲師者曾經“扈從”晉王朝覲[32]

 

 

有元王朝的二都,自然也是陳義高的逗留地。當至元十七年,曾隨蒙古皇帝自大都北巡上都。《秋巖詩集》卷下《庚辰春,再隨駕北行》、《駕行道中,見老農》:“天地蒼茫濶,其如旅况何!冰融河水濁,沙接塞雲多。土穴居黄鼠,氈車駕白駝。棲棲無所樂,遠近聽朝歌”。“四更催蓐食,結束閙比隣。人去留殘跡,車行擁後塵。雲開還有月,風冷不知春。幸得狐裘在,温存逆旅身”。“老農村裏别無營,飽飯惟知樂太平。天子駕來應下顧,低頭鞭犢自春耕”[33]大概正是“近天光”的榮耀,在其酬唱詩歌人的名單上,可以見到一批當時朝廷、地方的達官聞人。其中,有史中丞崔彧、鞏昌路都總帥汪某。道園類稿卷四七《虞槃墓志铭》:“民間傳聞朝廷得李斯傳國璽者,御史中丞崔彧使秘書丞楊桓辨而上之,乃著頌,極其所欲言,而未始進也[34]。《秋巖詩集》卷下《聞崔中丞舉薦李明府》、《贈汪總帥》、《同汪總帥賦秦王馬跑泉》:“窗螢乾死冊塵埃,滿擬功名寄酒杯。富貴逼人從分定,等閑乘興出山來。馬鳴曉入皇都府,鶚薦秋飛御史臺。君與石温同去就,烏公元自識奇材”。“將相一門多厚禄,功勳百世重清朝。珂鳴紫陌春行馬,箭入黄雲晚射鵰。武略不施邊塞静,幾迴氊帳話逍遥“勞苦遠行飢渴煎,霜蹄輕跑湧寒泉。如今又照驊騮影,不似當初出戰年”[35]

至元、大德間的文擘翰林學士承旨閻復、盧摯,與陳義高均有文字來往。《元史》卷一六○《閻復傳》:“閻復,字子靖”。“大德四年,復亦拜翰林學士承旨”[36]《秋巖詩集》卷上《送琴與閻子静承旨》、卷下《用閻子静承旨贈行韻,奉寄》:“我從西陲來,只挾書與琴。書以閲古道,琴將回古心。誰謂今之人?寥落無知音。先生一邂逅,磊磊開胸襟。慨然志氣合,起我擊節吟。請君彈文王,周雅尚可尋。再理杏壇操,魯風尤所欽。莫調出塞曲,游子悲難禁。君歸抑何贈?所愧無瑶琳。舉琴以送君,聊比雙南金”。“喚醒舊夢十年前,老得清閑似散仙。幾度行吟燕下月?遥思家住海雲邊。蒲團夜學修丹術,花宴春忘舞錦纒。好信不來鴻雁遠,斷腸人在幕南天”[37]。陶宗儀《南村輟耕錄》卷五《坐右銘》:“翰林學士盧疏齋先生摰,字處道,涿郡人”[38]《秋巖詩集》卷下《同盧疏齋學士泊舟桃源縣》、《次盧疏齋韻》:“客行河水上,倚棹望桃源。近有人來住,新栽桑滿園。沙鷗宜緑水,驛馬又黄昏。忽聽漁歌響,武陵愁客魂”。“不聽琵琶久,擕琴爲寫憂。黄鍾明月夜,青塜白雲秋。悲怨當時語,凄凉此日愁。曲終意不盡,鳴雁過幽州”[39]。又,王惲《秋集》卷三二《贈相士秋巖》:“乾坤清氣滿秋巖,顧我行藏試一談”[40]。不知兹“相士秋巖”,是否“真人秋巖”?

入元仕爲翰林承旨的留夢炎和仕爲江南行史臺侍御史的程文海,皆是陳義高的交友。鄭真《滎陽外史集》卷四○《書盤峰先生墓表後》:“留忠齋由狀元至宰輔,不能出一言效一策以救其危。乃從瀛國入覲,復取顯宦”[41]。《秋巖詩集》卷上《留忠齋承旨南歸,蒙寄廣香、鹽梅,作别》、卷下《石竹花,次留忠齋狀元》:“渴心久生塵,鼻孔徒撩天。豈意留夫子?修書念臞仙。奇香清垢衣,鹽梅止饞涎。氣味憶吾土,安得隨歸鞭”?“瘦小琅玕聚碧叢,雕紅鏤白靚芳容。詞人彩筆摛文錦,玉女羅衣唾繡茸。鳯擬結巢非所托,蜂因採蜜巧相逢。一枝欲寄仙娥去,雲隔蓬萊水萬重”[42]。危素《危太樸集》卷續二《程鉅夫神道碑銘》:“事下中書集議,集賢大學士阿魯威薩里等請如程文海所言,遂拜嘉議大夫、侍御史,行御史臺事”。“仁宗毎呼程雪樓而不名,蓋郢有白雪樓,公嘗取以自號,示不忘其本云”[43]。《秋巖詩集》卷上《舊扇吟,寄程雪樓廉使》、卷下《次程雪樓御史見寄韻》:“去秋藏篋中,依舊明月在。擕持骨格輕,發揮力量大。四海蒙清風,炎官悉除害。不以用舍期,握手永相愛”。“昨擬賦歸去,那知又再來?黄雲馳驛道,落日喚鷹臺。得句懷三影,通靈慕萬回。知君重思遠,難寄隴人梅”[44]

《秋巖詩集》卷下《觀曹娥廟碑,同張師道學士賦》、《次張{斯}[師]道學士韻》:“沿流七日哭,竟與水浮沉。河伯不敢受,父屍終可尋。斷碑秋雨暗,古廟暮雲深。忠孝男兒事,吁嗟女子心”。“不是金華眠石化,成群遠出黑山陰。蘇郎一去無人管,散入寒煙野草深”[45]。“張師道”,正是爲陳義高作墓誌銘和祭文的張伯淳。《道園類稿》卷一七《張師道文稿序》:“《養蒙先生文集》若干卷者,故翰林直學士、嘉興張公諱伯淳、字師道之所著也。公少年時,與吳興趙公子昂爲中表,人物相望。至元中,子昂召拜兵部郎中,而公用薦者言除閩憲幕。薦者又[有爲天子]言所薦非爲幕府求人也,[即日,遣驛騎五],乃自海隅召至闕”[46]《養蒙集》卷六《祭陳秋巖文》:“嗚呼白頭如新傾蓋如舊不必衾裯之同所同者蘭心之臭回首都門能幾邂逅凡其掀髯抵掌論心握手皆將空八極而隘九州折群啾而騰雅奏師雖以道法遇知乎明時而其品則謫仙賀監之抱負此固伯淳心契而神友毎欲拍洪崖之肩而挹浮丘之袖萬里歸雲昕夕占候曾謂舊隠在跬歩間而隻鶴遽凌空於清晝嗚呼夢與春而同歸巖經秋而隕秀留不朽之詩名長充塞乎宇宙英爽所次有懷莫究一奠傾誠辭以爲侑[47]

 

 

無論是元代文學工作者,還是元代史學工作者,都習慣注意非漢族人氏關於當時、當地的作品,而對漢族人氏關於當時、異地的作品不甚在意。欣賞和摭拾文字的雄渾蒼涼氣息,既在於長久生活在“塞上”環境人的作品,也在於雖然短暫逗留但富於感受自然人的作品。實際上,詩中水準最高的唐詩,典型邊塞詩的作者絕大多數爲從軍或羈旅所至的內地士子。自幼在福建成長的陳義高,也是由於成爲蒙古宗王的幕府人員,才有機緣來到隴西、嶺北,才有機緣來到粗獷瑰偉的吐魯番盆地、鄂爾渾流域,從而寫下了頗有特色的韻語。當然,其由儒入道、再由道從政的經歷,給了創作的基礎。許有壬《至正集》卷三二《朱本初北行藁序》:“跋陳秋巖(義高)詩謂:由儒入仙道,故能窮理盡性,知所先後若是。則本初(朱思本)之於老氏,其善學者乎?心之所存,身之所履,則未始離乎儒也”[48]而其在文化的掌握和感受中的努力,可以想像,猶如前引詩中所表白,與聞雞起舞有著類似的狀況。《晉書》卷六二《祖逖傳》:“祖逖,字士稚,范陽遒人也”。“與司空劉琨俱為司州主簿,情好綢繆,共被同寢,中夜,聞荒雞鳴,蹴琨覺曰:此非惡聲也;因起舞。逖、琨並有英氣,每語世事,或中宵起坐,相謂曰:若四海鼎沸,豪傑並起,吾與足下,當相避於中原耳”[49]

陳義高的入道,屬於江西信州路貴溪縣龍虎山的正一教派。當元朝皇帝將版圖擴展到南宋江南幅員的時候,北方的全真教派已經緣與佛教的衝突而與統治階層的關係日漸疏遠。正是這種本教留出的空間,給了南方這個與官員和儒世有著“平和”來往“傳統”的支系直接爲朝廷服務的極好機會;而“玄教大宗師”這一職位的確立,就是這一事實的反映。《清容集》卷三一《徐懋昭墓誌銘》:“開府玄教大宗師張公留孫,以玄道贊理,陟降帝庭,踰四十年。其承次授受,同流一源,罔有支别。故其弟子相傳,多至六七十人,以文辭議論達國體者,爲之嗣教。其餘彬彬行能,清整英發,林立輩出,或激昂自修,則俾之挈綱振維,往来京師、山林間,重其名教。若是者,寜不備矣”[50]傳授人數至多,而又注意“文辭議論”的甄拔,難怪這個群體不乏詩人,不乏述者,甚至還有“職方之學”的從事者、亦現代人所說的“地理學家”。《貞一齋稿》卷首劉有慶《貞一稿叙》:“吾友朱公本初(思本),故禮義家。厭世溷濁,霞裾星弁,訪歷名山大川,與太初溟滓遊於無窮。而嗜聖經、史,傳諸子百家,若飢渴然。入與{元}[玄]德大宗師(吴全節)留輦轂下,交當世偉人魁士,聞見滋博”[51]

陳旅《安雅堂集》卷九《陳白誠壽藏記》:“其地(上清宫)衍奥而冲謐,高蹈之士,多寄迹其間,閩人若陳公義高、張公彦綱、王公澧翁,皆其宫之傑特者也。張公家長樂,知陳氏多賢,以書來求宜爲弟子者。高士年十七,聞之,欣然欲往,父母不欲其遠去,又重違其意,姑使至福州城西之冲虚宫”[52]這種矛盾,在秋巖真人的心理中表現十分突出,而思念鄉里、思念親屬的心情,格外強烈。《秋巖詩集》卷上《歌行》:“有父有父溪村居,蒼顔白髪七尺軀。醉時高歌樂疏曠,家無擔石常晏如。東鄰西舍邀即去,不復晚景悲桑榆。有兒流落在天末,未得歸隠同樵漁。嗚呼!一歌兮重長嘆,遥望家書寄迴雁”。“有母有母年七十,家中倚門望兒泣。昔年典衣供學書,惟願功名當早立。去年縫衣念遠遊,老眼穿針恐行急。兒也驅馳荷聖明,薄俸寄歸嗟晚及。嗚呼!二歌兮心悲傷,白雲萬里閩天長”。“有兄有兄純且良,少年餬口遊四方。前載相隨遠歸侍,三人戱綵登高堂。胡爲伯氏早云殁?使我不得如雁行。如今遠求養親禄,仲氏有頼常在傍。嗚呼!三歌兮悲百種,姜被孤寒不成夢”。“有姊有姊在建陽,夫家辛苦事農桑。兵後全身喜相見,陳情未已酸離腸。留錢漫效故人意,悲啼寄語思爺娘。别來三載消息斷,也應憶弟留他鄉。嗚呼!四歌兮懷昔日,抱我聽書近鄰室”[53]

當至元末,除了皇太子鐵木耳外,晉王甘麻剌的地位唯我獨尊。地位的顯示,就在於出任蒙古本部的軍政長官。無獨有偶,成宗和嗣任的武宗都曾有過相似的責任。《元史》卷一八《成宗紀》、卷二二《武宗紀》:“成宗欽明廣孝皇帝,諱鐵穆耳,世祖之孫,裕宗真金第三子也”。“至元三十年[六月]乙巳,受皇太子寳,撫軍於北邊”。“武宗仁惠宣孝皇帝,諱海山,順宗答剌麻八剌之長子也”。“成宗大德三年,以寧遠王闊闊出總兵北邊,怠於備禦,命帝即軍中代之”[54]陳義高既是前朝名流,又是晉王僚屬,自然會有特別廣的上層交際圈。除了以上所見外,尚有傅初庵等[55]。《廟學典禮》卷三《儒户照抄户手收入籍》:“歸附以來,未經上司通行分揀,雖有學官各年不等,置到花名文簿,其間少有完全。如先聖五十四代孫孔雷龍、饒州傅初庵、衢州{劉中}[留忠]齋及前賢范文正公子孫,亡宋登科發解,真才碩學,名卿士大夫,多不在内”[56]疑惑也不是沒有,《秋巖詩集》卷下《得姚牧庵左丞書,賦此以答》:“憶從相别醉吟鄉,漠北燕南幾雪霜?四海競傳三語掾,一書偏慰九迴腸。智囊賸有安民術,荷橐能無薦士章?拭目看君承寵渥,春風花對紫微郎”[57]。但是,號為“牧庵”的姚燧,即使核查别本《牧庵集》附錄《姚燧年譜》,也並不曾有過左丞的官銜[58]

 


 

[1]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3上、下、4下、13上、12下、5上、17上。

[2] 頁2下、3上、4上。

[3] 頁1上、下。

[4] 文淵閣四庫全書,頁11上。

[5] 光緒金陵書局刊本,12下。

[6] 頁11上、18下。

[7] 北京,中華書局本,一九六五年,頁2219下、2220上。

[8] 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十通》本,二○○○年,頁4334下。

[9] 頁14上、1上。

[10] 臺北,新文豐出版社《元人文集珍本叢刊影印明初翻印至正刊本,頁460

[11]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9上、下、10上、下。

[12] 頁9下。

[13]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30下。

[14] 臺北,新文豐出版社《元人文集珍本叢刊影印成化刊本,頁457下、458上。

[15]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元刊本,頁14下、15下、16上、17下、18上。

[16] 南京,江蘇古籍出版社《宛委别藏》本,頁26272829

[17] 頁25下、27上、下。

[18]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明鈔本,頁12下。

[19] 頁11上、下。

[20] 北京,書目文獻出版社北京圖書館古籍珍本叢刊影印嘉靖刊本,頁284下、285上。

[21] 頁9下。

[22] 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一九七八年,頁148

[23] 上海古籍出版社《續修四庫全書》影印《藕香零拾》本,頁13下。

[24] 頁9下、10上。

[25] 臺北,新文豐出版社《元人文集珍本叢刊影印明修補至治刊本,頁21下。

[26] 頁28932894

[27] 頁2上、12下、18上、下、6上。

[28] 北京,中華書局《中國古代地理總志叢刊》賀次君點校本,一九八三年,頁1032

[29] 頁285上、下。

[30]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景泰翻印元刊本,頁10上。

[31] 頁28上。

[32] 《秋巖詩集》卷下《元貞丙申十月,扈從晉王,領降兵入京朝覲》,頁1上、下:“奏凱引降騎,長歌入帝都。人皆帶弓箭,我獨載詩書。考績慚無補,懷歸盍早圖?故交相慰勞,尊酒話勤劬”。

[33] 頁1下、2上、17上。

[34] 頁396、下。

[35] 頁11下、8下、9上、17上、下。

[36] 頁37723773

[37] 頁8上、下、13下。

[38] 北京,中華書局元明史料筆記叢刊句逗本,一九八○年,頁66

[39] 頁3上、4下。

[40] 臺北,新文豐出版社《元人文集珍本叢刊影印明修補至治刊本,頁464下。

[41]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下。

[42] 頁8下、15下。

[43] 臺北,新文豐出版社《元人文集珍本叢刊》影印《嘉業堂叢書》本,頁510上、511下。

[44] 頁8下、5上。

[45] 頁6上、下、18下。

[46] 頁483

[47] 頁5上、下。

[48] 臺北,新文豐出版社《元人文集珍本叢刊》影印宣統刊本,頁168下。

[49] 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一九七四年,頁16931694

[50] 頁25上。

[51] 頁6

[52]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8上。

[53] 頁4下、5上、下。

[54] 頁381477

[55] 《秋巖詩集》卷下《憶梅,懷傅初庵學士》,頁13上:“十年不見梅花樹,長憶暗香冰雪顔。心逐暮雲飛庾嶺,夢隨寒月到孤山。縞衣叩户來何晚?翠羽傳書去未還。一自西湖幽響絶,豈無詩句落人間”?

[56] 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元代史料叢刊》王頲點校本,一九九二年,頁62

[57] 頁13下。

[58]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3上、16下、18上。

编辑:李花子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雄蛇禁穴——益都李璮的舉兵及其敗亡 (05/18/2009 18:19)
  • 端平入洛——收復三京與蒙、宋的開戰 (03/16/2009 17:10)
  • 清涼著奇——五臺山與元代的佛教崇奉 (03/16/2009 16:53)
  • 牝雞司晨——蒙古女行省楊妙真生平考 (03/01/2009 12:58)
  • 興定反鎮——金末封建與九公起滅本末 (03/01/2009 12:43)
  • 唐開元二十五年《倉庫令》所載給糧標準考——兼論唐代的年齡劃分 (02/14/2009 22:19)
  • 唐开元二十五年倉庫令研究 (02/14/2009 22:11)
  • 宋元至清初我国外语教学史研究 (08/23/2004 09:25)
  • 试论累世同居共财在元代的发展及其特点 (06/28/2004 07:15)

  •  
    版权所有:欧亚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