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偉觀陳錦——東方娛樂鬪雞傳考


王頲
2010-12-13 17:19:35 阅读
作者提供,原载《西域南海史地研究初集》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新建网页 1

 

偉觀陳錦——東方娛樂鬪雞傳考

 

提要:作爲中國上、中古代的娛樂之一的“鬪雞”,自周中葉至清前期,數千年來,經久不衰。其中,西漢、唐,由在位皇帝的喜好和倡導,而趨於高峰。特別是玄宗朝的“東城父老”,還是個了不起的“馴鳥”師。伴隨著這項“遊戲”的,乃是令人入迷的“賭博”。正因爲加入了“賭博”,“鬪雞”也就成爲“富豪”、“華貴”們的“崇尚”。因此,無論哪一朝代的相關作品,都不曾太多地予以“譴責”,相反,更多的是“誇矜”。此外,除了中國,早在中古時期,位於今中南半島的“扶南國”、今巽他群島的“闍婆國”、“三佛齊國”,都曾出現過這種活動。更晚,由於清朝政府“賭博”禁令在內地的執行,遂使東南亞的“鬪雞”成了知名世界的地方“特色”。

 

 

似乎早在“三代”的周,就已有了專門用作娛樂的“鬪雞”。而不同凡響雞種的造就,有賴於人的調教。《列子》卷二《黃帝》:“紀渻子爲周宣王養鬪雞,十日而問:雞可鬪已乎?曰:未也,方虛驕而恃氣。十日又問,曰:未也,猶應影響。十日又問,曰未也,猶疾視而盛氣。十日又問,曰幾矣,雞雖有鳴者,已無變矣,望之似木雞矣,其德全矣,異雞無敢應者,反走耳”[1]。迨至春秋,又有卿大夫因“鬪雞”導致互相怨恨,發生戰亂。《春秋左傳》卷五一:“昭公二十五年,季、郈之雞鬪,季氏介其雞,郈氏爲之金距,平子怒,益宮於郈氏,且讓之,故郈伯亦怒平子”[2]。《史記》卷四七《孔子世家》:“而季平子與郈昭伯以鬪雞故得罪魯昭公,昭公率師擊平子,平子與孟氏、叔孫氏三家共攻昭公,昭公師敗,奔扵齊,齊處昭公乾侯。其後頃之,魯亂”[3]。下及戰國,這項活動已在一些地區流行,特別是工商業發達的“都會”。《戰國策》卷八:“臨淄之中七萬戶,臣(蘇秦)竊度之:下戶三男子,三七二十一萬。臨淄甚富而實,其民無不吹竽鼓瑟,擊築彈琴,鬪雞走犬,六愽蹹鞠者。臨淄之途,車轂擊、人肩摩,連衽成幃,舉袂成幕,揮汗成雨,家敦而富,志髙而揚”[4]。根據後人的追述,“鬪雞”在當時已成爲人所皆知的“典故”[5],以至有“五德”之說[6]

迄於兩漢,“鬪雞”活動已經十分“普及”。而在參與活動的行列裏,既有“太上皇”、“王”、“國丈”,也有“居潛天子”、“歸里國相”。王益之《西漢年紀》卷二《高祖》:“太上皇徙居長安深宮,淒慘不樂。帝竊因左右問其故,以平生所好皆屠販少年,沽酒鬪雞蹴鞠,以此爲歡。今咸無焉,以故不樂”[7]。葛洪《西京雜記》卷二:“魯恭王好鬪雞、鴨及鵝、雁,養孔雀、鵁鶄,俸谷一年費二千石”[8]。李昉《太平御覽》卷一三六、卷八九:“孝宣王皇后父奉光,少時好鬪雞。宣帝在民間,數與奉光會相識。奉光有女年十餘歲,每欲適人,所當適者輒死,故久不行。及宣帝即位,召入後宮,稱爲婕妤”。“孝宣皇帝髙材好學,然亦喜遊俠,鬪雞走馬。具知閭里之姧邪、吏治得失,數上下諸陵,周徧三輔”[9]。《漢書》卷四九《爰盎傳》:“上更以元王子平陸侯禮爲楚王,以[爰]盎爲楚相。嘗上書不用,病免家居,與閭里浮湛相隨行,鬪雞走狗”[10]。此後,直至南北朝,仍有喜好茲項娛樂的“在位皇帝”。《南齊書》卷四《郁林王紀》:“郁林王(蕭昭業)居嘗裸袒,著紅縠褌雜采衵服。好鬪雞,密買雞至數千價”[11]。《北史》卷八《齊幼主紀》:“幼主(高恒)犬於馬上設褥以抱之,鬪雞亦號開府,犬、馬、雞、鷹多食縣幹”[12]

正是在魏、晉之際或稍晚時候,出現了不少以“鬪雞”爲題的專門詩作。《藝文類聚》卷九一劉楨《鬪雞》、應瑒《鬪雞》、周弘正《詠老敗鬪雞》:“丹雞被華采,雙距如鋒芒。願一揚炎威,會戰此中唐。利爪探玉除,瞑目含火光。長翹奮風起,勁翮正敷張。輕舉奮勾喙,電擊復還翔”。“二部分曹伍,群雞煥以陳。雙距解長絏,飛踴超敵倫。芥羽張金距,連戰何繽紛!從朝至日夕,勝負尚未分。専塲驅衆敵,剛捷逸等羣。四坐同休贊,賓主懐悅忻。博奕非不樂,此戲世所珍”。“少壯摧雄敵,眄視生猜忌。一隨年月衰,摧頹落毛駛。間觀春光滿,東郊草色異。無復先鳴力,空餘擅塲意”[13]。《文苑英華》卷二○六蕭綱《鬪雞》、劉孝威《鬪雞》、禇玠《鬪雞東郊道》、王褒《看鬪雞》:“龍尾橫津漢,車箱起戍樓。玉冠初警敵,芥羽忽猜儔。十日驕既滿,九勝勢恒遒。脫使田饒見,堪能說魯侯”。“丹雞翠羽張,妬敵復專塲。翅中含芥粉,距外耀金芒。氣踰上党列,名貴下韝良”。“春郊鬪雞侶,捧敵兩逄迎。妬群排袖出,帶勇向塲驚。錦毛侵距散,芥羽雜塵生。還同戰勝罷,耿介寄前鳴”。“躞蹀始橫行,意氣欲相傾。妬敵金芒起,猜群芥粉生。入塲疑挑戰,逐退似追兵。誰知函谷下?人去獨開城”[14]

不少作品,可說是“膾炙人口”。曹植《曹子建集》卷五《鬪雞》:“逰目極妙伎,清聽厭宮商。主人寂無爲,衆賓進樂方。長筵坐戲客,鬪雞閑觀房。群雄正翕赫,雙翅自飛揚。揮羽邀清風,悍目發朱光。觜落輕毛散,嚴距徃徃傷。長鳴入青雲,扇翼獨翺翔。願蒙狸膏助,常得擅此塲”[15]。庾信《庾子山集》卷五《鬪雞》:“狸膏熏鬪敵,芥粉壒春塲。解翅蓮花動,猜群錦臆張”[16]。徐陵《徐孝穆集》卷一《鬪雞》:“花冠已衝力,芥爪復驚媒。鬪鳳羞衣錦,雙鸞恥鏡臺”[17]。特別是相關的賦文,竭盡誇張之能事。《漢魏六朝百三家集》卷三九傅玄《鬪雞賦》:“玄羽黝而含曜兮,素毛頴而揚精。紅縹廁于微黃兮,翠彩蔚而流青。五色錯而成文兮,質光麗而豐盈。前看如倒,傍視如傾。目象規作,嘴似削成。髙膺峭跱,雙翅齊平。躍身竦體,怒勢橫生。爪似煉鋼,目如奔星。揚翹因風,撫翮長鳴。猛志橫逸,勢淩天廷。或躑躅踟躕,或囁□容與。或爬地俯仰,或舞翼未舉。或狼顧鴟視,或鸞翔鵠舞。或佯背而引敵,或畢命于強禦。於是,紛紜翕赫,雷合電擊。爭奮身而相戟兮,競隼鷙而鵰睨。得勢者淩九天,失據者淪九地。徒觀其戰也,則距不虛挂,翮不徒拊。意如饑鷹,勢如逸虎”[18]

 

 

“鬪雞”之在中國,莫盛于唐代,莫過於玄宗一朝。李白《李太白集》卷一《古風》、卷一三《送竇司馬貶宜春》:“大車揚飛塵,亭午暗阡陌。中貴多黃金,連雲開甲宅。路逢鬪雞者,冠蓋何輝赫!鼻息幹虹蜺,行人皆怵惕”。“天馬白銀鞍,親承明主歡。鬪雞金宮裏,射雁碧雲端”[19]。杜甫《杜工部集》卷一五《鬪雞》:“鬪雞初賜錦,舞馬既登床。簾下宮人出,樓前御柳長”[20]。而“神雞童”的故事,人所皆知。李昉《太平廣記》卷四八五陳鴻祖《東城老父傳》:“賈昌,長安宣陽里人。生七歲,趫捷過人,解鳥語音”。“帝出遊,見昌弄木雞于雲龍門道旁,召入爲雞坊小兒,衣食右龍武軍。三尺童子入雞群,如狎群小,壯者、弱者、勇者、怯者,水谷之時,疾病之候,悉能知之。舉二雞,雞畏而馴,使令如人。護雞坊中謁者王承恩言于玄宗,召試殿庭,皆中玄宗意,即日爲五百小兒長,加之以忠厚謹密,天子甚愛幸之,金帛之賜,日至其家。開元十三年,雞籠三百,從封東嶽。十四年三月,衣鬪雞服,會玄宗于溫泉。當時天下號爲神雞童,時人爲之語曰:生兒不用識文字,鬪雞走馬勝讀書。賈家小兒年十三,富貴榮華代不如。能令金距期勝負,白羅繡衫隨軟輿。父死長安千里外,差夫持道挽喪車”[21]

毫無疑問,玄宗是位鬪雞的“酷好”者。鄭處誨《明皇雜錄》卷下:“每賜宴設酺會,則上(玄宗)御勤政樓,金吾及四軍兵士未明陳仗,盛列旗幟,皆帔黃金甲,衣短後繡袍。太常陳樂、衛尉張幕後,諸蕃酋長就食。府縣教坊大陳山車旱船,尋橦走索,丸劍角抵,戲馬鬪雞。又令宮女數百,飾以珠翠,衣以錦繡,自帷中出,擊雷鼓爲破陣樂、太平樂、上元樂”[22]。上行下效,勢在必然。《太平廣記》卷四八五《東城老父傳》:“玄宗在藩邸時,樂民間淸明節鬪雞戲。及即位,治雞坊于兩宮間,索長安雄雞,金毫鐵距、高冠昻尾千數,養於雞坊,選六軍小兒五百人,使馴擾教飼。上之好之,民風尤甚,諸王世家、外戚家、貴主家、侯家傾帑破産市雞,以償雞直。都中男女,以弄雞爲事,貧者弄假雞”[23]。《新唐書》卷九一《姜皎傳》:“玄宗在藩邸,[姜]皎識其有非常度,委心焉。及即位,召授殿中少監,出入臥內,陪燕私。詔許舍敬,坐與妃嬪連榻,間擊球鬪雞,呼之不名也”[24]。《舊唐書》卷九五《李憲傳》:“諸王每日於側門朝見,歸宅之後,即奏樂縱飲,擊球鬪雞,或近郊從禽,或別墅追賞,不絶於歲月矣”[25]。李商隱《李義山集》卷下《贈送前劉五經映》:“叔世何多難!茲基遂已亡”。“草草臨盟誓,區區務富強。微茫金馬署,狼藉鬪雞塲”[26]

必須說明:早在中宗以前甚至前代的隋,“鬪雞”就已蔚然興起。《隋書》卷八五《宇文智及傳》:“宇文智及幼頑兇,好與人群鬪。所共遊處,皆不逞之徒,相聚鬪雞,習放鷹狗”[27]。《太平廣記》卷三七一《竇不疑》:“武德功臣孫竇不疑,爲中郎將,告老歸家。家在太原,宅于北郭陽曲縣。不疑爲人勇有膽力,少而任俠,常結絆十數人鬪雞走狗,摴蒲一擲數萬,皆以意氣相期”[28]。陳子昂《陳拾遺集》卷五《陳嗣碑》:“其鄰國有偷衣食、帶刀劍,椎埋胠篋之類,鬪雞走狗之豪,莫不靡下風馴雅,素曰:里有仁焉,吾何從也?遂黜浮窳之行,肅恭儉之節,修孝悌飾廉恥,將欲效君(陳嗣)之素業也”[29]。即相關的“習作”,有因此“獲獎”、也有因此“得罪”者。王讜《唐語林》卷二《文學》:“杜淹,國初爲掾吏,嘗業詩。文皇勘定內難,詠《鬪雞》寄意,曰:寒食東郊道,飛翔競出籠。花冠偏照日,芥羽正生風。顧敵知心勇,先鳴覺氣雄。長翹頻掃陣,利距屢通中。文皇覽之,嘉歎數四,遽擢用之”[30]。《冊府元龜》卷八四○《總錄部》:“王勃,字子安。未弱冠,應幽素舉及第。乾封初,詣闕上《宸遊東嶽頌》,時東都初造乾元殿,又上《乾元殿頌》。沛王賢聞其名,召爲沛府修撰,甚愛重之。諸王鬪雞互有勝負,戲爲《檄英王雞文》,後以罪除名”[31]

肅宗以後,“鬪雞”之習如故,特別是在首都長安[32]。段成式《酉陽雜俎》卷續八《支動》:“威遠軍子將臧平者,好鬪雞,高於常雞數寸,無敢敵者。威遠監軍與物十疋強買之,因寒食乃進。十宅諸王皆好鬪雞,此雞凡敵十數,猶擅塲怙氣。穆宗大悅,因賜威遠監軍帛百疋,主雞者想其蹠距,奏曰:此雞實有第,長趾善鳴,前歲賣之河北軍將,獲錢二百萬”[33]。孫光憲《北夢瑣言》卷一《宣宗稱進士》:“洎僖宗皇帝好蹴球、鬪雞爲樂,自以能于步打,謂俳優石野豬曰:朕若作步打進士,亦合得一狀元”[34]。沈亞之《沈下賢集》卷四《馮燕傳》:“馮燕者,魏豪人。少以意氣任,專爲擊球、鬪雞戲。魏市有爭財鬪者,燕聞之,往搏殺不平,遂沈匿田間。官捕急,遂亡滑,益與滑軍中少年雞、球相得”[35]。還有人聯句詠詩,以鋪張所見激烈塲面。《昌黎集》卷八韓愈、孟郊《鬪雞聯句》:“大雞昻然來,小雞竦而待。崢嶸顛盛氣,洗刷凝鮮彩。髙行若矜豪,側睨如伺殆。精光目相射,劍戟心獨在。既取冠爲胄,復以距爲鎩。天時得清寒,地利挾爽塏。磔毛各噤瘁,怒癭爭碨磊。俄膺忽爾低,植立瞥而改。腷騰戰聲喧,繽翻落羽皠。中休事未決,小挫勢益倍。妒腸務生敵,賊性專相醢。裂血失鳴聲,啄殷甚饑餒。客格反所録,反烏閑反對。對起何急驚,隨旋仍巧紿”[36]

 

 

由五代入北宋,“鬪雞”活動的開展遍及各地。在西川,文瑩《續湘山野錄》:“筆書乃花蕊手寫,而其辭甚奇”。“寒食清明小殿旁,彩樓雙夾鬪雞坊。內人對禦分明看,先睹紅羅十擔床”[37]。《資治通鑑》卷二七○《後梁紀》:“蜀太子衍好酒色、樂遊戲。蜀主嘗自夾城過,聞太子與諸王鬪雞擊球喧呼之聲,歎曰:吾百戰以立基業,此輩其能守之乎”[38]?張詠《張乖崖集》卷二《悼蜀四十韻》:“蜀國富且庶,風俗矜浮薄。奢僣極珠貝,狂佚務娛樂”。“鬪雞破百萬,呼盧縱大噱。遊女白玉璫,驕馬黃金絡”[39]。在江南,夏疎《夏文莊集》卷三四《江南春日》:“江北逰人春未回,江南春色傍人來。茶經榖雨依稀緑,花接清明次第開。塲上鬪雞金作距,檻前妝鍳玉爲臺”[40]。在河北,晁補之《雞肋集》卷二○《送李知章下第歸河北》:“鬪雞擊劍鄴王臺,萬古英雄死不埋。子去悲歌宜有和,露螢白首亦常材”[41]。在京畿,梅堯臣《宛陵集》卷一七《觀拽龍舟,懷裴、宋、韓、李》:“卻入上苑看鬪雞,擊球彈金無不爲。適聞天子降玉輦,當門虎腳看大旗,春風吹花入行幄”[42]。吳自牧《夢粱錄》卷一九《閑人》:“又有專爲棚頭,鬪黃頭、養百蟲蟻、促織兒,又謂之閑漢。凡擎鷹架鷂、調鵓鴿、鬪鵪鶉、鬪雞、賭撲落生之類”[43]

騷人墨客筆下的生動塲景和緬遠聯想,依舊躍然紙上。《宛陵集》卷五《晚泊,觀鬪雞》:“舟子抱雞來,雄雄跱髙岸。側行初取勢,俯啄示無憚。先鳴氣益振,奮擊心非愞。勇頸毛逆張,怒目眥裂盰。血流何所爭?死鬪欲充玩。應當激猛毅,豈獨專晨旦?勝酒人自私,粒食誰爾喚?緬懷彼興魏,傍睨當衰漢。徒然驅國衆,曽靡救時難。群雄自苦戰,九錫邀平亂。寳玉歸大奸,干戈托奇算”[44]。張綱《華陽集》卷三五《次韻黃堯翁鬪雞》:“宴罷金雞列,籠瞻黼座遙。兩雄爭定霸,一戰息虛憍。忍受摧冠辱,貪承賜錦饒。如何紀渻氏,今乃混漁樵”?“繫馬翠樓下,鬪雞花樹傍。飛毛驚辟易,喋血壯摧傷。奮撃方乘勢,歡呼忽擅塲。忿心能幾許?嗟爾太悤忙”。“約鬪提籠出,無嘩倚壁看。禍心藏芥羽,碎首濕朱冠。擒敵壯夫事,策勳公子歡。棲群噲等伍,今日始知韓”[45]。黃庭堅《豫章集》卷八《養鬪雞》:“崢嶸已介季氏甲,更以黃金飾兩戈。雖有英心甘鬪死,其如紀渻木雞何”[46]!還有人將二雞激烈爭鬪的景況搬上了繪圖,馮山《安岳集》卷一一《牟仲甫作雞,終有意趣,爲予寫鬪雞矜驕自得、猶有餘勇,因以絶句題其畫云》:“忘身爲利得忘形,棄彈莊生祇自驚。嗟汝虛憍氣方盛,何時全得似無情”[47]

如前朝一樣,趙氏文人仍將“鬪雞”當作“豪俠”的形象“標誌”。《宛陵集》卷一四《依韻和永叔見寄》:“誠知豪俠自快樂,東郊南陌競鬪雞。胸中有道無廣狹,包括宇宙在一稊”[48]。《雞肋集》卷四《東城髙且長》:“東城髙且長,下瞰阡與陌。谷風麗百草,春華紛已白。良時忽如此,馳景一何逼”!“美人顔煌煌,奇服爛五色。彈箏奪新響,杯酒縱相索。鬪雞逐狐兔,六博呼一擲。貧士悲失職,坎壈何所迫?安知黃鵠舉?隨時振六翮”[49]。曹勳《松隱集》卷三《結客少年塲行》:“結客少年塲,驊騮從驌驦。鬪雞橫大道,獵騎捲平岡。婚姻聨衛霍,賓客紛金張。報仇通姓字,排難匿行藏。功名看寳劍,富貴珥貂璫。逸氣淩秋鶚,清才負錦囊。詼諧驚四坐,議論駭諸郎。日暮平康里,花陰醉滿床”[50]。陸遊《劍南稿》卷一○《懷成都》:“放翁五十猶豪縱,錦城一覺繁華夢。竹葉春醪碧玉壺,桃花駿馬青絲鞚。鬪雞南市各分朋,射雉西郊常命中。壯士臂立緑縧鷹,佳人袍畫金泥鳳。椽燭那知夜漏殘?銀貂不管晨霜重一梢”[51]。茲還是寒食節的傳統“節目”之一,趙抃《趙清獻集》卷一《寒食郊園記事》:“城郭青煙散,郊園彩日長。鬪雞紅錦翅,遊騎紫絲繮。有蝶俱含粉,無人不惜芳。僅拼花間飲,歸去醉成鄉”[52]

在已爲女真人據有之北中國,“鬪雞”的愛好繼續沿襲。《大金國誌》卷三《太宗紀》:“天會二年五月,許亢宗至淶流河。如結彩山、作倡樂,尋幢、角抵之伎,鬬雞、擊鞠之戲,與中國同”[53]。劉祁《歸潛誌》卷三:“侯策,中山人。少不喜學,鬪雞、走狗雄鄉里。南渡後,慨然有爲學心,盡絶少年事”[54]。在南中國,尤以廣州及“諸番人”爲甚。周去非《嶺外代答》卷九《鬪雞》:“番禺人酷好鬪雞,諸番人尤甚。雞之産番禺者,特鷙勁善鬪,其人飼養亦甚有法。鬪打之際,各有術數,注以黃金,觀如堵牆也”。“人之養雞也,結草爲墪,使立其上,則足嘗定而不傾,置米髙於其頭,使聳膺髙啄,則頭常豎而觜利。割截冠緌,使敵雞無所施其觜;剪刷尾羽,使臨鬪易以盤旋;常以翎毛攪入雞喉,以去其涎,而掬米飼之,或以水噀兩腋”。“至其鬪也,必令死鬪,勝負一分,死生即異。蓋鬪負則喪氣,終身不復能鬪,即爲鼎實矣。然常勝之雞,亦必早衰,以其每鬪屢瀕死也”。“鬪雞之法,約爲三間:始鬪少頃,此雞失利,其主抱雞少休,去涎飲水,以養其氣,是爲一間。再鬪而彼雞失利,彼主亦抱雞少休,如前養氣,而復鬪,又爲一間。最後一間,兩主皆不得與,二雞之勝負生死決矣。雞始鬪,奮擊用距,少倦則盤旋相啄,一啄得所,觜牢不舍,副之以距”[55]

 

 

從現存的時人文字來看,“鬪雞”在中國淪爲蒙古大汗統治後依然流行。馬祖常《石田集》卷一《都門,用韓文公會合聯句詩韻》:“延祐五年八月作”。“賈區紫貝粲,酒壚銀甕鑠。潑刺鱠翻砧,郭索蟹就縛。水戲鬪魚龍,山搜獻熊玃。奇服燕姬姹,獠語滇童愕。東郊買鬪雞,西市賣馴鶴。宛宛緑項鳳,濯濯紅頭雀”[56]。薩都剌《雁門集》卷一四《早發黃河即事》:“晨發大河上,曙色滿船頭。依依樹林出,慘慘煙霧收。村墟雜雞犬,門巷出羊牛。炊煙遶茅屋,秋稻上隴丘。嘗新未及試,官租急徵求。兩河水平堤,夜有盜賊憂。長安里中兒,生長不識愁。朝馳五花馬,暮脫千金裘。鬪雞五坊市,酣歌最高樓。繡被夜中酒,玉人坐更籌”[57]。程端禮《畏齋集》卷一《送林叔瑜》:“髯林三年客楚尾,食其倜儻聊相似。有時取酒聽其談,抵掌掀髯殊可喜。攜書挈劍別我去,問言未遇且蓬累。未要上書自薦達,也未鹿門攜妻子。但謀祭竈請比鄰,鬪雞走狗隨閭里。我謂君言也大奇,我亦起柂歸鄞水”[58]。劉嵩《槎翁集》卷六《春日述懐,答蕭翀》:“亂餘無地托幽棲,滿目風塵失故溪。身拙自憐蠶縮蠒,家空偏感燕巢泥。草生北渚愁矰鴈,花落東郊憶鬪雞。抱膝獨成梁甫歎,故人何許重相攜”[59]

進入明朝以後,“鬪雞”似乎有了一定的“復興”。袁衺《胥臺集》卷三《鬪雞篇》:“飛樓表閶闔,複道羅第宅。千金養死士,門下多俠客。平明肅徒御,鬪雞出廣陌。朱冠豔誇姿,金距侈繁飾。眄睞張悍目,揚翹奮輕翼。趫捷惟萬端,羽毛爛五色。雄鳴厲霄漢,碎錦紛絡縪。遊觀娛心意,百萬輕一擲。日旰各分散,馳騁靡所迫”[60]。唐順之《荊川集》卷三《陳渡草堂》:“皂衣非復漢庭郎,敝縕深冬臥草堂。貧薄不羞畜牸計,沈浮也逐鬪雞行。殘書閣盡經旬病,異味嘗來百草香。獨愧頑心猶未化,十年學道幾亡羊”[61]。皇甫汸《皇甫司勳集》卷五一《張季翁傳》:“張季翁,名沖,爲長洲編民”。“甫壯,嘗歎曰:丈夫處世,不能冠纓結綬,乘軒擁麾,以快其志,當遊俠四方,安能僵臥牖下,事一室乎?乃齎槖中裝,去之京師,與長安少年爲鬪雞、走馬、蹴踘、樗蒲、博塞之戲。間與高陽之徒酣飲壚肆,擁姬促坐,哀箏順耳,食揮萬錢。即貴人過之,睥睨不爲動色也。都人士咸向慕之,莫不延頸願交焉”[62]。呂毖《明宮史》卷四《飲食好尚》:“十月也,始調鷹畋獵、鬪雞。內臣貪婪成俗,是以性好賭博。既賴雞求勝,則必費重價購好健鬪之雞,雇善養雞者,晝則調馴,夜則加食,名曰貼雞”[63]

除外,許多相關“鬪雞”的文字,在假託“前朝”的“樂府”詞中頻頻出現。見於元者,吳萊《淵穎集》卷四《畫馬行》:“父老東城接鬪雞,稚兒內苑隨調象。煌煌京洛鳴和鈴,犇走萬里如流星”[64]?梁寅《石門集》卷二《老將行》:“小年自詫良家子,手把兵書當經史。出身名隸羽林籍,帶劍橫行過都市。一校初蒙上將知,三軍盡羨好男兒。陰山夜寒雪擁甲,沙磧晝昏風卷旗”。“自矜虓勇世無敵,九重竟未承顔色。上功幕府屢呵譴,獻計轅門多沮抑。大將軍印別賜人,狼居胥山誰勒石?鬪雞羞入少年塲,射虎猶令獵徒惜”[65]。劉炳《劉彥昺集》卷五《大梁行》:“大梁繁華全盛日,宮闕浮天耀桃李。上苑春晴花覆闌,鬪雞走馬事金鞍。銀燭填街美人過,紫蓋淩雲公子還。五侯七貴行人避,吐膽傾肝論意氣”[66]。孫蕡《西庵集》卷二《紫騮馬》、《長安篇》、《上京行》:“金陵正值繁華時,日與逰俠相追隨。追隨逰俠金陵下,長跨金羈紫騮馬。賭勝初登蹴踘塲,縱酒還來鬪雞社。越羅楚練照晴空,飛鞚揚鞭去似龍”。“千花色炫爛,萬柳景昭融。擊鞠都門外,鬪雞馳道東。青樓啓夕月,瑤箏沸春宮。良時逝不留,流連會有終”。“少年縱娛遊,遊俠相追隨。載酒聨絲絡,乗騘鞚玉羈。鬪雞初賭錦,撃鞠復爭馳。百卉照眼眀,步障隨風移”[67]

見於明者,王恭《草澤狂歌》卷二《閨中曲》:“妾家官道廣陵堤,甲第朱門隨栁低。豈期夫壻重遊俠?走馬探丸仍鬪雞。朝歡田竇青油幙,暮醉金張白接離。去年驅車洛陽北,今年結客太行西。不逢何處寄西雁?空數行人歸馬蹄”[68]。朱誠詠《小鳴稿》卷一《渭城少年行》:“倚醉聯鑣過戚里,九衢見者皆興起。玉轡搖風馬更驕,鬪雞賭得肯相饒。閑尋紅粉來金市,喜聽黃鸝過灞橋”[69]。祝允明《懷星堂集》卷三《驄馬驅》:“驄馬紫遊繮,光輝照洛陽。朝辭上林苑,晩入鬪雞坊。無因道千里,城邑少豺狼”[70]。李夢陽《空同集》卷一六《少年行》:“白馬白如雪,銀鞍耀明月。騎出青雲樓,揮鞭向金闕。自言事武皇,出身爲椒房。結交樂通侯,擅名鬪雞塲。尚主復賜第,軒蓋一何光”[71]!陸深《儼山集》卷四《東家行》:“夫壻今年輕薄遊,鬪雞逺過夷門市。繫馬時從白下樓,鬪雞繫馬聊應爾”[72]。楊慎《升庵集》卷二六《思公子篇》:“三五二八艶嫦娥,百萬十千酬笑歌。羅帳浮雲開玉葉,鏡臺明月湛金波。鬪雞曉向侯家出,走馬宵從主第過”[73]。黎民表《瑤石山人稿》卷一○《嬉春曲,陳公載索和,用韻》:“東風紫陌走驊騮,何似咸陽縱冶遊?校獵忽經平樂館,鬪雞還過富平侯。霓裳寫月初停拍,綺閣臨春盡上鈎”[74]

 

 

東方的“鬪雞”活動,自周朝中葉,至明朝後期,數千年來,經久不衰。雞畏懼狸,有人借“狸膏”塗雞身以取勝的“典故”膾炙人口。《太平御覽》卷九一八:“《莊子》:荘子謂惠子曰:羊溝之雞,三歲為株,相者視之,則非良雞也。然而數以勝人者,以狸膏塗其頭也”[75]。而其達到“顛峰”,尤以西漢、唐爲最。就是前者,既有“百姓”,當然也有沈醉于此的皇帝。《資治通鑑》卷三一《西漢紀》:“鴻嘉元年,上(成帝)始爲微行,從期門郎或私奴十餘人,或乘小車,或皆騎出入市里郊野,遠至旁縣、甘泉、長楊、五柞,鬪雞、走馬,常自稱富平侯家人”[76]。民間的普及,也在隋以前的東漢[77]。朱章義先生《成都石羊鄉出土王莽時期鬪雞圖》一文稱:“一九九五年十月,成都市文物考古工作隊在南郊石羊鄉清理了一批漢代磚室墓,發現了小陶罐身用細線刻劃出一幅鬪雞圖”。“河南南陽英莊出土的鬪雞畫磚,就非常形象。成都市近郊出土的庭院畫像磚,其前院也有二隻雄雞昂首相鬪”[78]。而從動物馴化來說,賈昌還是個了不起的大師。《太平廣記》卷四八五《東城老父傳》:“冠雕翠金華冠,錦袖繡襦袴,執鐸拂導群雞敘立於廣塲,顧盼如神,指揮風生,樹毛振翼,礪吻磨距,抑怒待勝,進退有期,隨鞭指低昂。勝負既決,強者前、弱者後,隨昌雁行,歸於雞坊”[79]

追究“鬪雞”盛行的原因,正與“賭博”有關。周南《山房集》卷一《博雞》:“慶元夏四月,所至喧博雞。小市車不通,引首望其逵。雞籠三尺髙,雞價千錢提。苦云輸錢少,取取鬪樣歸。小兒博手短,顛走歌呼齊。搜攜遍村墅,往往空其棲。或買鵝代之,亦取雞爲辭。僕夫告我言,官人那未知?聚呶已跨日,來初知爲誰”?“老距不可臛,利觜長安施。更訝十錢片,一博多得之。歸尋故老問,始云眼見希。因之互猜愕,傳來又誇毗”[80]由于該項娛樂实际“豪貴”們的“崇尚”,因此,相關作品更多的是“誇矜”。《李太白集》卷八《敍舊贈江陽宰陸調》:“我昔鬪雞徒,連延五陵豪。邀遮相組織,呵嚇來煎熬”[81]。《沈下賢集》卷一《春色滿皇州》:“鬪雞憐短草,乳燕傍髙樓。繡轂盈香陌,新泉溢御溝”[82]。《全唐詩》卷六七○秦韜玉《貴公子行》:“主人功業傳國初,六親聯絡馳朝車。鬪雞走狗家世事,抱來皆佩黃金魚”[83]。還有人將之視爲個人“功名”、地方“繁華”的標誌,《宛陵集》卷二一《次韻景彜春宴》:“鬪雞旗底逢逢鼓,逐勝爭名利害關”[84]。童軒《清風亭稿》卷五《憶金陵》:“自古興王地,繁華剩足誇。鬪雞名巷小,牧馬舊坊賖”[85]。暨,袁華《耕學齋集》卷一《顧仲瑛棲禪小像》:“猗與若人(顧瑛),青年偉才。鬪雞長樂,走馬章臺”[86]

猶須指出:早在中古時期,位於今中南半島的“扶南國”、今巽他群島的“闍婆國”、“三佛齊”,都曾出現過類似的這種娛樂。《建康實錄》卷一六:“扶南人黠慧智巧,居重閣,以木柵爲城,出大蒻葉,長八九尺,編此葉以蓋作屋。國王行乘象,婦人亦然。好鬪雞、狗爲戲”[87]。《新唐書》卷二二二下《扶南傳》:“扶南在日南之南七千里,地卑窪,與環王同俗,有城郭、宮室。國出剛金,狀類紫石英,生水底石上,人沒水取之,可以刻玉,扣以羖角乃泮。人喜鬪雞及豬,以金珠香爲稅”[88]。《藝文類聚》卷九一:“吳時《外國傳》曰:扶南王範尋,以鐵爲鬪雞假距,與諸將賭戲”[89]。趙汝适《諸蕃誌》卷上《闍婆國》:“闍婆國中有竹園,有鬪雞、鬪豬之戲”[90]。黃省曾《西洋朝貢典錄》卷上《三佛齊》:“其(三佛齊)博戲有三:一曰弈棋,二曰鬪雞,三曰把龜”[91]。暨,《阿拉伯、波斯、突厥人東方文獻輯註》伊本·庫達特拔《道里郡國誌》:“闍婆格的國王摩訶羅闍每日收入金子二百曼,約五十曼來自鬪雞,獲勝公雞的一條腿屬於國王,雞的主人要用金子贖買”[92]。其後,由於愛新覺羅王朝頒佈的禁令,中國內地的“鬪雞”活動緣有涉“賭博”而都被明令禁止[93];這些地方的“鬪雞”活動,遂相沿成爲知名世界的“特色”。

進行“鬪雞”的地方,有“臺”、有“亭”。《太平寰宇記》卷二一、卷六七、卷三、卷七:“鬪雞臺二所,髙一丈五尺,相去各四步,在高門內,曲阜縣西三里。《左傳》:季、郈之雞鬪,季氏介其雞,郈氏爲之金距”。“鬪雞臺,在滿城縣東南八十里。《水經》云:五回山南七里有鬪雞臺,傳云燕太子丹鬪雞於此”。“《述征記》云:河南府城廣陽門西南有劉曜壘、試弩棚,西北有鬪雞臺、射雉觀”。“鬪雞亭,在長社縣東北五里。唐開成中,廉使杜悰築”[94]。《舊五代史》卷五五《康君立傳》:“衆因宣噪擁武皇(李克用),比及雲州,衆且萬人,師營鬪雞臺”[95]。揭傒斯《揭文安集》卷一二《大元勅賜修堰碑》:“[灌州]北江少東爲虎頭山,爲鬪雞臺。臺有水,則尺爲之畫,凡十有一”[96]。憑弔往昔,未免吟詩作賦。蒲道原《閒居叢稿》卷六《赴召,過益門鎮望寳雞》:“數程危棧束蒼崖,漸喜峰巒兩翼開。人語乍驚成巷陌,馬蹄方試踏塵埃。隱如城郭周原峙,渾帶泥沙渭水來。借問寶雞何處是?居氓遙指鬪雞臺”[97]。王翰《梁園寓稿》卷七鬪雞亭:“一丘獨立勢崔嵬,形迹還疑是古臺。龍井效靈沾縣邑,神祠肖像儗公臺”?“曠野孤村入草萊。勝概已爲先輩賞,登臨常使後人哀。行藏有命非吾必,何問雲臺與釣臺”[98] 


 

[1] 上海中華書局《四部備要》校刊明世堂刊本,頁23下。

[2] 北京,中華書局《十三經註疏本》,一九七七年,頁407中。

[3] 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一九七五年,頁1910

[4] 上海古籍出版社刊本,一九八五年,頁337

[5] 《太平御覽》卷四六四,北京,中華書局重印涵芬樓影印宋刊本,一九六○年,頁2133下:“趙惠文王好劍士,夾門而客三千人。太子悝患之,募有能止王者與千金。左右曰:莊子必能。太子使人奉周,周見王曰:臣有三劍,唯所用焉。天子之劍,賓諸侯、正天下。諸侯之劍,如雷霆之威震,四封之內,無不賓服。庶人之劍,上絶頸領,下脫肺肝,此無異扵鬥雞,而爭一旦之命也。今大王有天子之位,而好庶人之業,臣竊爲大王薄之。王不出宮三月,劍客皆伏”。

[6] 韓嬰《韓詩外傳》卷二,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2下、13上:“田饒謂魯哀公曰:君獨不見夫雞乎?首戴冠者,文也;足搏距者,武也;敵在前敢鬬者,勇也;得食相告,仁也;守夜不失時,信也。雞有此五德”。

[7]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9下。

[8]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嘉靖刊本,頁6上。

[9] 頁662下、424下。

[10] 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一九八三年,頁2275

[11] 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一九七四年,頁73

[12] 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一九八三年,頁301

[13] 上海古籍出版社汪紹楹點校本,一九八二年,頁15851586

[14] 北京,中華書局影印《武英殿聚珍》本,一九六六年,頁1021上、下。

[15]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明刊本,頁2上。

[16]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明合刊評點本,頁13下。

[17]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明合刊評點本,頁8上。

[18]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5下、16上。

[19]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7上、下、13下。

[20] 文淵閣《四庫全書》集千家註本,頁6上。

[21] 北京,中華書局斷句本,一九八一年,頁39923993

[22] 北京,中華書局《唐宋史料筆記叢刊》田廷柱點校本,一九七四年,頁26

[23] 頁3992

[24] 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一九七五年,頁3793

[25] 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一九七五,頁3011

[26]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7下。

[27] 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一九八三年,頁1892

[28] 頁2952

[29]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2下、23上。

[30] 上海古籍出版社標點本,一九七八年,頁45

[31] 北京,中華書局影印崇禎刊本,一九八二年,頁9969上。

[32] 張洎《賈氏譚錄》,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5上:“京兆戶民尚鬥雞走犬之戲,習以爲業,罕有勤稼者。蓋豪蕩之俗,猶存餘態爾”。

[33] 北京,中華書局方南生點校本,一九八一年,頁275

[34] 北京,中華書局《唐宋史料筆記叢刊》賈二強點校本,二○○二年,頁17

[35]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明翻宋刊本,頁41上。

[36]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元刊朱熹校本,頁8上、下。

[37] 北京,中華書局《唐宋史料筆記叢刊》鄭世則、楊立揚點校本,一九八四年,頁8184

[38] 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一九八二年,頁8824

[39] 北京,中華書局張其凡整理本,二○○○年,頁8

[40]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5上。

[41]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明仿宋刊本,頁1下。

[42]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萬曆刊本,頁6上。

[43]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2上。

[44] 頁12上、下。

[45]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6上、下。

[46]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乾道刊本,頁8下。

[47]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9下。

[48] 頁3下。

[49] 頁2下。

[50]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5上。

[51]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1上、下。

[52] 北京,書目文獻出版社《北京圖書館古籍珍本叢刊》影印元、明遞修宋刊本,頁788下。

[53] 北京,中華書局崔文印校證本,一九八六年,頁40

[54] 北京,中華書局《元明史料筆記叢刊》崔文印點校本,一九八三年,頁21

[55]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6下、17上、下。

[56] 鄭州,中州古籍出版社《中州名家集》李叔毅點校本,一九九一年,頁12

[57] 上海古籍出版社《中國古典文學叢書》標點本,一九八二年,頁377

[58]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6下。

[59]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34下。

[60] 北京,書目文獻出版社《北京圖書館古籍珍本叢刊》影印萬曆刊本,頁551下。

[61]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萬曆刊本,頁3下。

[62]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下、2上。

[63]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8下。

[64]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至正刊本,頁16上。

[65] 臺北,新文豐出版公司《元人文集珍本叢刊》影印光緒刊本,頁704

[66]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4上。

[67]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下、15上、下。

[68]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6上、下。

[69]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5下。

[70]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下。

[71]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下。

[72]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8下。

[73]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7上。

[74]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9下。

[75] 頁4072

[76] 頁991

[77] 宗懍《荊楚歲時紀》,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3下:“寒食挑菜、鬥雞、鏤雞子、鬥雞子。按《玉燭寳典》曰:此節城市尤多鬥雞之戲”。

[78] 載《農業與考古》一九九九年第一期,頁303

[79] 頁3993。又,干寶《搜神記》《佚文》,北京,中華書局汪紹楹校註本,一九八○年,頁246:“祝雞翁者,洛陽人也,居尸鄉北山下。養雞百年,雞至千餘頭,皆有名字。欲取,呼之名,則種別而至”。

[80]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下、3上。

[81] 頁6上。

[82] 頁11下。

[83] 北京,中華書局句斷本,一九六○年,頁7662

[84] 頁1上。

[85]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2上。

[86]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8下。

[87] 北京,中華書局張忱石點校本,一九八六年,頁651

[88] 頁630

[89] 頁1585

[90] 北京,中華書局《中外交通史籍叢刊》楊博文校釋本,一九九六年,頁55

[91] 北京,中華書局《中外交通史籍叢刊》謝方校註本,一九八二年,頁34

[92] 北京,中華書局《中外關係史名譯叢》耿昇、穆根來中譯本,二○○○一年,頁46

[93] 《大清律例》卷三四一賭博,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7上:“凡開鷯鶉圈、鬥雞坑、蟋蟀盆並賭鬥者,照開塲賭博枷責例治罪。其該管官,亦照開塲賭博之該管官員例議處”。

[94] 光緒金陵書局刊本,頁9上、8上、下、18下、5下。

[95] 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一九七六年,頁738

[96]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清鈔本,頁2下。

[97]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3上。

[98]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3上、下。

编辑:lhz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未找到相关文章。

  •  
    版权所有:欧亚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