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構崇該復——南朝叢林瓦官寺的因革


王頲
2011-01-10 20:18:29 阅读
作者提供,原载《西域南海史地研究初集》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新建网页 1

 

提要今江蘇南京市的“瓦官寺”,乃爲南朝著名叢林之一。本文以年代爲構架,考察了這個有著悠久歷史名勝,上自東晉,下迄有明,數百年來的建築、收藏,相關僧俗、傳奇、詠誦等趣味人事,指出:在中國中古時期,“都會”常緣“政治”的原因受到嚴重破壞和行政降級,從而造成城市的盛衰變遷。作爲所在城市標誌之一的該寺,免不了“城榮寺榮,城辱寺辱”的命運。而在這樣的“輪迴”過程中,一由蘊涵豐厚的文化,使人不斷産生緬懷的情感;一由屬託虔誠的信仰,易於征募起重建的資金,茲所佛教寺院體現了非比尋常的“復興”活力。卻緣宗教需要“神”、“靈”襯托,寺院的聲名也仰仗“傳奇”而光大。而就“傳奇”而言,多半分不清那些成份是“真實”,那些成份是“杜撰”。

 

 

南朝崇奉佛教,叢林之建,極其宏麗。而江南名刹,“建康”亦今江蘇南京市之“瓦官寺”,其一也。許嵩《建康實錄》卷八《哀皇帝丕》:“是歲(興寧二年),詔移陶官于淮水北,遂以南岸處之地,施僧慧力造瓦官寺”[1]。寺之得名,應由其址本爲“陶官”所在,而“瓦”爲“陶”之一大種,故而“混稱”。寺名又作“瓦棺”[2],張冠李戴,還加上了遠自“長沙”亦今湖南長沙市所産生的“傳奇”。張敦頤《六朝事迹編類》卷下《昇雲寺》:“寺之名,起自西晉長興年中。長沙城阿陸地生青蓮兩朵,民間聞之,官司掘得一瓦棺,開之,見一僧形貌儼然,其花從舌根頂顱生出。詢及父老,云:昔有一僧,不說姓名,平生誦《法華經》萬餘部。臨死遺言曰:以瓦棺葬之。此地所司具奏朝廷,乃賜建蓮花寺”[3]。逮至南宋、元,更有人指出其說之不經。《景定建康志》卷四六:“舊志(《慶元建康志》)曰瓦棺者,非也”。“其說頗涉怪誕,縱果有此事,亦在長沙,於此無與也。不知陶官之爲瓦官,而易官爲棺,殆傅會而爲之說耳”[4]。《至正金陵新志》卷一二:“官作棺者,蓋據俗說。晉時,長沙城隅陸地生青蓮兩朶,民以聞官,掘之得瓦棺,葬一僧,華從舌根生。父老云昔一僧誦法華經萬餘部,臨死遺言,以瓦棺葬,遂以寺名瓦棺。其說迂蔓,既云長沙,於此無與”[5]

南朝的“瓦官寺”,乃是高僧萃集之所在。既有辨答疑難的林公,又有自天台應徵來寓的一代宗師。劉義慶《世說新語》卷上《文學》:“有北來道人,好才理,與林公相遇,於瓦官寺講小品。于時竺法深、孫興公悉共聴。此道人語屢設疑難,林公辯答清析,辭氣俱爽,此道人每輙摧屈。孫問深公:上人當是逆風家,向來何以都不言?深公笑而不答。林公曰:白旃檀非不馥,焉能逆風?深公得此義,夷然不屑”[6]。《釋文紀》卷三○陳暄《征智顗奏》、陳頊《留智顗禪師勅》:“宣帝問群臣釋門名勝,暄奏,自天台征入都。瓦官禪師德邁風霜,禪鏡淵海。昔在京邑,群賢所宗;今髙歩天台,法雲東藹。願陛下詔之還都,使道俗咸荷”“顗,陳灮大元年,至金陵,太建中,止瓦官寺,前後八載,謝遣門人曰:吾聞天台幽勝,將息縁茲嶺。帝勅留,遂勉度夏。京師三藏,雖弘皆一途偏顯,兼之者寡。朕聞瓦官濟濟,深用慰懷,宜停訓物,豈遑獨善一二”[7]?《開元釋教錄》卷六:“沙門達摩摩提齊言法意,西域人。悟物情深,隨方啓喻。以武帝永明八年庚午,爲沙門法獻於揚都瓦官寺。譯提婆達多品等二部,獻時爲僧正,初獻以宋元徽三年遊歴西域,於于闐國得經梵本並及佛牙,有迦毗羅神衛護,還宋,經至齊永明中,共沙門法意譯出,佛牙安置鍾山上定林寺”[8]

除了以上所涉各位外,還有不少帶有可説是“神話”的僧人事迹。李昉《太平廣記》卷一一三《僧法洪》:“晉世,沙門僧法洪在瓦官寺。義熙十二年,時官禁鎔鑄,洪元發心鑄丈六金像,私鑄竟,猶在模,所司知覺,收洪楚械。洪念觀音每日百遍,忽夢所鑄金像往獄,手摩頭曰:無慮。其像胸前方一尺許銅色燋沸。當洪禁日,國家牛馬不肯入欄,時以爲怪。旬日,有赦,洪得免,像即破模而自現也。出辨正論”[9]。《法苑珠林》卷二一《敬佛篇》、卷一一三《酒肉篇》:“時瓦官寺沙門慧邃欲求摸寫,寺主僧尚恐損金色,語邃曰:若能令佛放光,回身西向者,非途所及。邃至誠祈請,至於中宵,聞有異聲,開殿見像,大放光明,轉坐面西。於是,乃許摸之,傳寫數十軀,所在流布”。“宋京師瓦官寺,有釋慧果,婺州人。少以蔬食苦行自業。宋初,遊京師,止瓦官寺,誦法華十地。嘗於廁前見一鬼,致敬於果云:昔爲衆僧作維那,小不如法,墮在噉糞鬼中。法師德素髙明,又慈悲爲意,願助以拔濟之方也。又云:昔有錢三千文,埋在柿樹根下,願取以爲福。果即告衆掘取,果得錢三千文,爲造法華一部,並設齋。後夢見此鬼云:已得改生,大勝昔日。果以宋太始六年卒,春秋七十有六”[10]

當時的士子,不少與“瓦官寺”有著密切的關係,部分逸聞就是産生於這裏。《世說新語》卷上《文學》、卷中《識鍳》、《品藻》、卷下《派調》:“僧意(未詳氏族所出)在瓦官寺中,王茍子(王修小字)來,與共語,便使其唱理。意謂王曰:聖人有情不?王曰:無。重問曰:聖人如柱邪?王曰:如籌算,雖無情,運之者有情。僧意云:誰運聖人邪?茍子不得答而去”。“戴安道,年十餘歲,在瓦官寺畫。王長史見之曰:此童非徒能畫,亦終當致名,恨吾老,不見其盛時耳。《續晉陽秋》曰:逵善圖畫,窮巧丹青也”。“劉丹陽、王長史在瓦官寺集,桓護軍亦在坐(桓伊),共商略西朝及江左人物。或問:杜弘治何如衛虎(衛玠小字)?桓答曰:弘治膚清,衛虎弈弈神令。王、劉善其言”。“何次道往瓦官寺,禮拜甚勤。阮思曠(裕也)語之曰:卿志大宇宙,勇邁終古充,崇釋氏,甚加敬也。何曰:卿今日何故忽見推?阮曰:我圖數千戸郡,尚不能得。卿乃圖作佛,不亦大乎”[11]?祝穆《古今事文類聚》卷前四二《圍棋應答》:“殷仲堪在都,嘗往看棋,諸從在瓦棺寺前宅上。于時,袁羌與人共在窗下圍棋,仲堪在裏,問袁易義,袁應答如流,圍棋不輟。袁意傲然,殊有餘地。殷撰辭致難,每有往復”[12]

 

 

入唐以後,“瓦官寺”仍爲江南名刹之一,而屢有高僧駐錫。釋贊寧《宋高僧傳》卷一七《唐金陵鍾山元崇傳》:“釋元崇,俗姓王氏,瑯琊臨沂人也”。“時年十五,奉道辭家,負笈洞天,餐霞臥雲,師範陶許,精研妙句,獨證微隱。乃恐至理未融,解脫方阻,因歸心釋典,大暢佛乗,三教齊驅,遘心世表。於是,聲振吳越,緇素異焉。採訪使、潤州刺史齊平陽公聞其行業,虛佇久之,適會恩制度人,裒充舉首。以開元末年,因從瓦官寺璿禪師諮受心要,日夜匪懈,無忘請益。璿公乃揣骨千里,駿足可知,因授深法。崇靈台虛徹,可舍百神,心鑒髙懸,塵無私隱”[13]。《文苑英華》卷八六四劉軻《棲霞寺故大德玭律師碑》:“大師諱曇玭,俗姓王氏”。“既落髪于金陵希瑜律師,受戒于過海鑒真大師,後與友人髙陵恩律師追遠永之游,乃偕隠匡廬之東林。雖欲遺名,而名已髙矣”。“建中元年,禪坐空,雖野馬飄鼓,星辰淩云云,自彼我何事焉?後瓦官寺其徒聚謀而請曰:瓦官,寰中之名刹也;大師,乃江左之碩人也;舍是而不居,吾屬安仰?始出山居焉,從人欲也。無幾何,謂弟子志誠、海湘等曰:吾休矣,丘井夢電之喻必然耳。貞元十三年十一月六日丁亥,坐化於瓦官寺律堂。是月丙申,茶毗,塔於新亭之後岡。春秋七十五,僧臘五十一”[14]

“瓦官寺”還出過博通《易》的學問僧王讜《唐語林》卷二:“上元瓦官寺僧守亮通周易,性若狂易。李衛公鎮浙西,以南朝舊寺多名僧,求知易者,因帖下諸寺,令擇送至府。瓦官寺衆白守亮曰:夫夫取解易僧,汝常時好說易,可往否?守亮請行,衆戒曰:大夫英俊嚴重,非造次可至,汝當慎之。守亮既至,衛公初見,未之敬,及與言論,分條析理,出沒幽賾。公凡欲寳疑,亮已演其意。公大驚,不覺前席,命于甘露寺設飯舍,自於府中設講席,命從事已下,皆橫經聽之。逾年方畢,既而請再講,講將半,亟謂歸甘露。既至,命浴,浴畢,整巾履,遣白公云:大期今至,不及回辭。言訖而終。公聞驚異,明日,率賓客至寺致祭。適有南海使送西國異香,公於龕前焚之。其煙如弦,穿屋而上,觀者悲敬,公自草祭文,謂舉世之官爵俸祿,皆加於亮,亮盡受之,可以無愧”[15]。除外,寺中的高閣,還是表演“絕藝”的理想地方,因此,曾有“雜技”的表演者光顧。段成式《酉陽雜俎》卷九《事感盗俠》:“或言刺客飛天夜叉術也。韓晉公在浙西時,瓦官寺因商人無遮齋,衆中有一年少請弄閣,乃投蓋而上,單練(髟出)履膜皮,猿挂鳥跂,捷若神鬼,復建罌水於結脊下,先溜至檐,空一足欹身,承其溜焉,覩者無不毛{戴}[戰]”[16]

江南名勝的“瓦官寺”,自然是詩人墨客時時光臨的地方。特別是遠近聞名的“瓦官閣”,更是登高遠眺的好所在。李白《李太白全集》卷二一《登瓦官閣》:“曾登瓦官閣,極眺金陵城”[17]。杜荀鶴《唐風集》卷二《題瓦棺寺真上人院矮檜》:“天生仙檜是長材,栽檜希逢此最低。一自舊山來砌畔,幾番凡木與雲齊?迥無斜影敎僧踏,免有閑枝引鶴棲。今日偶題題似著,不知題後更誰題”[18]?《文苑英華》卷三一四李賓《登瓦官寺閣》:卷一八《登瓦官閣》:“晨登瓦官閣,極眺金陵城。鍾山對北戶,淮水入南榮。漫漫雨花落,嘈嘈天樂鳴。兩{廓}[廊]振法鼓,四角吹風箏。杳出霄漢上,仰攀日月行。山空霸氣滅,地古寒陰生。寥廓雲海晚,蒼茫宮觀平。門餘閶闔字,樓識鳳凰名。雷作百川動,神扶萬栱傾。靈光一何貴!長此鎮吳京”[19]。羅隠《羅昭諫集》卷三《登瓦寺閣:“下盤空迹上雲浮,偶逐僧行歩歩愁。暫憇已知湏用意,漸危爭忍不回頭?煙中樹老重江晩,鐸外風輕四境秋。懶指台城更東望,鵲飛龍闕盡荒丘”[20]。即使未曾臨訪,這也是個可以用作“典故”的、“膾炙人口”的所在。范據《雲溪友議》卷中《澧陽讌》:“杜紫微(牧)《贈肥録事》:瓦官寺裏逢行蹟,華嶽山前見掌痕。不須啼哭愁難嫁,待與將書報樂坤”[21]

這樣一個有著非比尋常“名望”的寺院,自然免不了“傳奇”故事的流播。《唐語林》卷三:“崔相慎由豪爽,亷察浙西,有瓦官寺持法華經僧爲門徒。或有術士言:相國面上氣色,有貴子。問其姙娠之所在,夫人洎媵妾間皆無所見。相國徐思之,乃召曾侍更衣官妓而示,術士曰:果在此也。及載誕日,腋下有文,相次分明,即瓦官僧名,因命小字緇郎。年七歲,尚不食肉。一日,有僧請見,乃掌其頰,謂曰:既愛官爵,何不食肉?自此方味葷血,即相國垂休也”[22]。《太平廣記》卷四九一《謝小娥傳》:“小娥,姓謝氏,豫章人,估客女也”。“小娥父畜巨産,隱名商賈間。嘗與段壻(居貞)同舟,貨往來江湖。時小娥年十四,始及笄,父及夫俱爲盜所殺,盡掠金帛。段之弟兄謝之從侄與童僕輩數十,悉沈于江。小娥亦傷胸折足,漂流水中,爲他船所獲,經夕而活,因流轉乞食。至上元縣,依妙果寺尼淨悟之室。初,小娥夢父謂曰:殺我者,車中猴,門東草。又數日,復夢其夫謂曰:殺我者,禾中走,一日夫。小娥不自解悟,常書此語,廣求智者辨之,歴年不能得。至元和八年春,余罷江西從事,扁舟東下,淹泊建業,登瓦官寺閣,有僧齊物者重賢好學,與余善,因告余。余遂請齊公書於紙,乃憑檻晝坐,凝思黙慮,坐客未倦,了悟其文”[23]

 

 

“瓦官寺”之所以聞名遐邇,源於其中的珍藏。師子國所獻玉像,宋世子鑄丈六銅像和顧愷之所畫維摩圖。《梁書》卷五四《師子國傳》:“晉義熙初,始遣獻玉像經,十載乃至。像髙四尺二寸,玉色潔潤,形制殊特,殆非人工。此像歷晉、宋世在瓦官寺,寺先有征士戴安道手制佛像五軀,及顧長康維摩畫圖,世人謂爲三絶。至齊東昏,遂毀玉像,前截臂,次取身,爲嬖妾潘貴妃作釵釧”[24]。《宋書》卷九三《戴顒傳》:“自漢世始有佛像,形制未工,逵特善其事,顒亦參焉。宋世子鑄丈六銅像於瓦官寺,既成,面恨瘦,工人不能治。乃迎顒看之,顒曰:非面瘦,乃臂胛肥耳。既錯減臂胛,瘦患即除,無不歎服焉”[25]。《太平御覽》卷七五一:“晉顧愷之,字長康,嘗於瓦官寺北殿畫維摩詰。畫訖,光輝月餘日。京師寺記》云:興寧中,瓦官寺初置僧衆設,請朝賢鳴刹注錢,其時士大夫莫有過十萬者。長康既至,直打刹注百萬。長康素貧,衆以爲大言。後寺衆請勾。長康曰:宜備一壁。遂閉戶,往來一月餘日,所畫維摩詰一軀。工畢,將欲點眸子,乃謂寺僧曰:第一日見請施十萬,第二日可五萬,第三日可任例責施。及開戶,光照一寺,施者填咽,俄而得百萬錢。愷之嘗云:畫人物最難,次山水,次狗馬,臺閣一定器耳,差爲易也”[26]

顧愷之所畫维摩圖,歷唐至宋,幸然猶存;且有了由杜牧、蘇頌請畫工臨摹的别本。裴孝源《貞觀公私畫史:“晉瓦官寺,有顧愷之、張僧繇畫壁,在江寜”[27]葉夢得《建康集》卷一《{湖}[昇]州》:“地近中原怯早寒,一杯何處復追歡?同尋澗壑閑誰共?强逐風塵老自難。歸夢孰知元有約?故情應得舊相看。閉關且示維摩病,圗畫他年付瓦官。世傳顧愷之畫維摩像,皆此間瓦官寺本也”[28]。韓元吉《南澗稿》卷一五崇勝戒壇記“又,顧長康曾於寺室手畫金粟如來之像,號爲神妙,吾得舊本刊置壁間”[29]。蘇頌《蘇魏公集》卷七二《題維摩像》:“顧生(愷之)首創維摩詰像,有清{嬴}[羸]示病之容,隠几忘言之狀。陸探微、張僧繇效之,終不及。至唐,寺廢,杜紫薇牧之(牧)爲池州刺史,過金陵,嘆其将圯,募工搨寫十餘本,以遺好事者。其一乃汝陰太守某人也,不敢擕去,至今置于州廨。丞相晏臨淄公(殊)鎮潁日,嘗語從事,鑱石以紀其始末。嘉祐壬寅,予(蘇頌)領郡事,暇日,数取以觀之。案長康晉人,故所畫服飾、器用,皆當時所尚。其意態位置,固非常畫之比也。或云杜本已爲後人竊取,今所存者,蓋再經謄搨矣。然而氣象超遠,彷彿如見當時之人物已可愛也”。“想慕不足,因命工人即其本移冩,藏之家楮,又題于像旁”[30]

除了“三寶”外,“瓦官寺”還曾有過其他值得收貯的器件。《晉書》卷一○《恭帝紀》:“宋永初二年九月丁使兄叔度請,有間兵人踰垣而入,弑帝于內房,時年三十六,諡恭皇帝,葬沖平陵。帝幼時性頗忍急,及在藩國,曾令善射者射馬爲戲。既而有人云:馬者,國姓,而自殺之,不祥之甚。帝亦悟,甚悔之。其後,復深信浮屠道,鑄貨千萬,造丈六金像,親於瓦官寺迎之,步從十許里。安帝既不惠,帝每侍左右,消息溫涼寢食之節,以恭謹聞,時人稱焉”[31]。《太平御覽》卷一○○:“《續晉陽秋》曰:初,安皇不慧,起居動止,不自己出。帝每侍左右,雖涼溫饑飽之中,而恭謹備焉。時人稱其順弟,又雅信佛鑄,見貨十萬,造丈六金像於瓦官寺,擇日齋戒迎像,竟步從十許里。安皇帝歸陵,有詔當出送八座,奏諫以爲宜加珍攝,乃止”[32]。《法苑珠林》卷二一《敬佛篇》:“東晉義熙元年,司徒王謐入宮,住東掖門。有寺人於門東見五色光出地,驚而穿之,得古形銅盤,盤下獲金像,髙四尺,光趺並具。斯又同孫皓之育王像也。因奉入宮,宋祖素不甚信,及獲此像,加敬欣悟,躬禮事焉。此像本在瓦官,後移龍光云”[33]。根據晚唐杜牧文章的涉及,“瓦官”寺似乎還有“篆鼎”等古“文物”[34]

入唐以後,“瓦官寺”內曾經發現了多種罕見的文本,而皇帝、皇后的賜予也爲其庫藏增加了新的貴重品物。韋絢《劉賓客嘉話錄》:“王右軍吿誓文,今之所傳,即其稿本,不具年月日朔。其真本云:維永和十年三月癸卯朔九日辛亥日書;亦是真小文。開元初年閏月,江寧縣瓦官寺修講堂,匠人于鴟尾內竹筒中得之,與一沙門。至八年,縣丞李延業求得之,上岐王,岐王以獻帝,便留不出”[35]。周南《山房集》卷五《南部煙花録》:“上元縣,南朝故都,梁建瓦棺閣。閣南隅有雙籠閉之,忘記歲月。會昌年,詔拆浮圖,開之,得筍筆千餘頭,中藏一帙。雖隨手飛潰,而文字可記,乃隋書遺藁也。有白藤紙數幅,題云南部烟花録,僧志徹得之。及焚經,僧人惜香軸,争取之,拆去紙筆,視軸,皆有魯郡文忠顔公名,題云:手寫是經,即前之筍筆可舉而知也。志徹因將隋書草藁示予,遂得録前事。及取隋書校之,多隠不文。時有符會,事頗簡脫”[36]陸龜蒙《笠澤藂書》卷二紀錦裙:“侍御史趙郡李君,好事之士也。因予話上元瓦官寺,有陳後主羊車一輪,天后武氏羅裙、佛旛,皆組繡奇妙”[37]。《南澗稿》卷一五《崇勝戒壇記》:“曩者仁宗皇帝賜一寶珠,徑大四寸,鎮在戒壇。前日,刼火洞然,此珠不壞,照耀虛空,如掲日月”[38]

 

 

當趙氏統治的南、北宋之時,已經荒蕪的“瓦官寺”[39],依然名號響亮。胡宿《胡文恭集》卷二《瓦官寺》:“紫色嘗開國,金輝此界繩。火輪經壊劫,雪頂見殘僧。狂薜縁秋壁,深松映晩燈。哀猿不可聽,一一在巖藤”[40]。特別是“瓦官閣”亦“昇元閣”,也曾屢經劫難。張舜民《畫墁集》卷七郴行錄:“元寺,即瓦官寺,在城內西南隅,後踞崇岡,前瞰江西城,最爲古迹。然累朝兵火,略無彷佛。李氏時,昇元閣猶在,乃梁朝故物,髙二百四十尺”[41]。《南澗稿》卷一五《崇勝戒壇記》:“晉武帝寜康三年,始建戒壇。唐貞觀二年,造閣三成,高二十五丈,挾以東西二閣,通十有九楹,爲一方雄傑之觀。其後,閣壊於南唐,又新之,號吳興閣,而寺名昇元。宋有天下,易升元爲崇喜閣,亦燼於火。太平興國五年,更錫崇勝院額,戒壇在焉。建炎渡江,兵宼雜擾,寺宇無一存者。紹興之十九年也,有寓僧福濤慨然欲複之,而寺基廢爲軍營,會慈濟大師初政以慈恩教法自北方之漢,曰:吾教江南未有傳也,聞智者大師嘗講正觀造疏鈔於此,則此地宜爲講席久矣。相與廬其側,以告於有司,請於朝,得其地纔什一也,施者漸集,而濤遽化。政主之餘二十載,悉力營焉。凡殿宇像設,與夫講授之堂、棲息之室、庖湢庫廩,無不備具”[42]

明初,“瓦官寺”一度恢復尊崇地位。釋妙聲《東臯錄》卷下《故慧辯普聞法師塔銘》:“國朝洪武二年,善世院移文升住上天竺,[祖偁]以髙僧選留京師瓦官寺,有旨就天界禪寺升座,爲衆説法,聞者傾服”[43]。然而不久,又遭際了再度的“淪廢”、“拓興”。王世貞《弇州四部稿》卷續六二《重建瓦官寺祝厘聖壽記》、卷續一一《重創瓦官寺閣,過之,有作》:“至明,而入魏國上公之圃,爲鳳凰臺西隙地。正德中,有神僧過而膜拜焉,謂爲佛土,授記居民以去。自是,時時夜見光怪。久之,山西比丘覺恒者,得法于淨土寺法師成亮,已受記伏牛印空師,繇少林轉歴南海至金陵。魏之先公禮之,爲築精蘭,以舍直其地。父老稍稍爲言光恠狀,且云:故瓦官寺址也。廢井在焉,迹而掘之,有石刻天王像精甚,識其陰曰:元。於是,魏公益慨然自稱檀越,頗發其藏鏹,以成殿堂、門廡、庖湢、客寮、筦庫之屬。華靚窈窕,深中宏外,經像整麗,咸得其所。而它所未備者,恒公盡以三衣中食之羨足之。其後,得金陵悟迎爲弟子,授之衣缽,而脫身走伏牛,立而化。迎公代之,以精勤爲法事,以慈憫攝衆心,大德具壽,紛綸而萃,羯磨講誦,各安其職”。“昔時瓦官閣,髙與天崢嶸。業火一燒盡,不能燒却萬古名。蓮花比丘苦縁薄,傾鉢誅茅覆檐角”[44]

終明中、末葉,“瓦官寺”乃爲江南重要名勝之一。無論達官顯宦、騷人墨客,每將此處作爲遊覽的場所。《弇州四部稿》卷續一六○書瓦官寺刻二記二詩》、卷續一三與諸公過瓦官寺作食:“金陵多古名刹,其地又多據山水之勝,然往往爲聲酒所汙,餘甚厭之。凡三過瓦官寺,寺僧獨具茗,以嘉蔬起麫餅供,余輒欣然爲飽,有載酒從者,俾移庖萬竹、同春二園。蓋寺僧守梵網木義甚嚴,不忍以口腹破之故也。會僧刻餘二記二詩,因舉晨鐘、午飯二語拈出題其後,且戒遊者,慎毋以酒食下地獄種子也”。“一徑新蘭若,千秋古佛塲。晨鐘梵綱肅,午飯茵陳香”[45]。范景文《文忠集》卷九瓦官寺,》、卷一一春日,同雪嶠上人遊瓦官寺:“瓦官寺爲晉時諸賢言詠地,一時風流,掩映千古,遂使一刹,並傳不朽。予至金陵,急訪觀焉,得于鳳凰山之南,低徊不能去者久之,稍折而東榜複如前因,怪問寺僧,言志稱瓦官在鳳凰台之左,想此定是舊址,何得以後出相遺乎?力與前寺僧辨,而質於予。予戲曰:南中好古,而工爲贋,寺亦乃爾耶?率筆成此,不覺啞然失笑。臨仿從來有,瓦官寺也同。僧知爭舊迹,佛怪有離宮。就宿雲移北,隨縁月照東”。“清陰不改留孫竹,老樹曾經挂女蘿。刼歴刹隨陵谷易,境幽香雜雨煙和”[46]

當明、清王朝更叠之際,“瓦官寺”有幸完好如故。朱鶴齡《愚庵集》卷七《禹貢長箋序》:“余甲申歲(崇禎十七年)讀書金陵瓦官寺,竊網羅諸說,會稡一編”[47]。徐熥《幔亭集》卷六《瓦棺寺,贈全上人》:“禪房雲氣深,一榻傍蕉隂。不種生天果,常懷出世心。鷲峰脩白業,象教禮黄金。何以精名理?先師有道林”[48]王士禎《居易錄》卷四:“予三至金陵:庚子(順治十七年),以鄉試分考至,渡江日已曛黑,束炬登燕子磯,題詩石壁。翌日,金陵競傳冩之,和者甚衆。辛,以讞獄至,作秦淮雜詩、金陵遊記,毎讞事畢,輒肩輿往烏龍潭、靈、瓦官諸寺城南髙座、長諸古刹探幽訪古,而公事未嘗廢也”[49]。《精華錄》卷六《瓦官寺》:“江色斜陽下,來過古瓦官。勇如驃騎少,癡似虎頭難。梵響流空寂,松聲覆殿寒。逍遙能解否?試問道林看”[50]。田雯《古歡堂集》卷九《青溪尋江令故宅》:“渺渺秦淮水,娟娟躑躅花。空餘瓦官寺,暮鼓噪棲鴉”[51]。吳偉業《梅村家藏稿》卷二二《滿江紅—贈南中餘澹心》:“石子岡頭聞奏伎,瓦官閣外看盤馬。問後生,領袖復誰人?如卿者”[52]《十五家词》卷三四陳維崧《水龍吟—江行,望秣陵作》:“輕舟夜剪秋江,西風鱗甲生江面。瓦官閣下,方山亭外,驚濤雪片”[53]

 

 

追溯六大古都之一、今江蘇省會南京市的歷史,人們都會自然而然地提到“六朝”亦孫氏吳、司馬氏東晉、劉氏宋、蕭氏齊、蕭氏梁、陳氏陳時期“京師”的建鄴、建康。除外,值得提到的,尚有作爲地方政權中心和朝廷“陪都”之南唐金陵府、南宋建康府、明應天府。作爲著名佛教叢林之一的“瓦官寺”,正是南京歷史上城市繁華的重要標誌之一。在中國中古時期,伴隨著“偏安”朝廷或“割據”政權覆滅的,常常是所在都會的嚴重破壞和行政的降級。龍袞《江南野史》卷三:“明年(開寳九年)冬,食盡,方陷,遂屠其城。王師既入建康,惟後主宮門不入。時昇元寺閣數層,髙可十餘丈。梁時爲瓦官閣,豪民富商之家避難於上迨千餘人,爲越人所焚,一炬而燼。[曹]彬乃使監守後主與二弟太子而下,登舟赴闕,百司官屬,僅千艘,將發,號泣之聲,滿於水陸”[54]。唐武德末之移揚州於江都,宋開寶初更金陵爲昇州,都是這樣的事例[55]。而皇帝的駐蹕與否,更是城市行政等第的象徵,城市發展規模的先決。正是由於這些特點,乃爲城市“標誌”的“瓦官寺”,始終免不了“城榮寺榮,城辱寺辱”的命運。就是其于明初一度淪爲宦官人家的“私産”,也可能與“靖難之役”的背景有關。

當中國中古時期,由於戰爭頻仍,祚業翻復,雄踞一時的偉岸建築物,也往往會如那徹底變換的一姓一氏朝廷煙消雲滅。然而,就其“復興”的活力而言,尤以昔日的宗教、尤其是釋家的“名勝”爲最。究其原因,一是其蘊涵豐厚的文化,使人不斷産生緬懷的情感;一是其屬託虔誠的信仰,易於征募起重建的資金。以“瓦官寺”的樓閣而言,情况正是如此。《弇州四部稿》卷續六三重創青蓮閣記:“青蓮閣者,故瓦官寺閣也。六朝事跡以為晉時有二青蓮,得之瓦棺中,以兹因縁而建兹寺”。“蓋至明嘉、隆之季,而蕩然無復遺矣。開士覺恒應真闡化,後比丘乘縁詢趾,遂搆蘭若,冒以故名,而於轉輪藏後得小隙地,益借檀募,别為層宇。雖髙廣不能什一,而塗澤莊嚴,於像教毋替。余所謂不見如來減劫時,丈六金身亦不惡”[56]一旦得到重建,如果更有德高望重的僧侶前來主持,就會有太后、皇帝、重臣、貴將前來施捨、捐獻,進而會有詩人、文客前來觀覽、吟誦[57]。這樣,新內容的文化就會隨著滋長。《珊瑚網》卷一三汪砢玉《宣廟御製緑竹引題後》:“萬曆間,玉應試,留都,見聖母御筆于瓦棺寺之青蓮花閣。天啓間,在燕京,見神廟御書于李戚畹之清華園。今復睹章皇帝迹,足可壓閣帖帝王書也”[58]

卻緣宗教需要“神”、“靈”襯托的原因,寺院的聲名每仰仗“傳奇”而光大。就“傳奇”而言,多半分不清那些成份是“真實”,那些成份是“杜撰”。就是可以確定爲“假藉”的內容,也“由來已久”,有著百年以上的歲月。即“瓦官寺”而言,也有當南宋即已存在、假借前代的神話。王之道《相山集》卷二三《紹興府法華山維衛像記》:“按《西南維衛無量夀佛像記》云:阿育王第四公主以姿貌寢陋,冀其端嚴,捨金銀銅冶鑄斯像四十九軀,首飾火焰,足飾蓮花,布四天下爲衆生植福之本。此山得四十九軀之一,而居其冠。初,晉成咸和四年,有婆羅門僧寳奉斯像泛海東來,比至,齊祖兵亂,徬徨無所向,因穴地而藏之大河之側。頃之,發藏無見,夜夢神人告曰:爾其往江左謁丹陽尹髙公悝,當自知之。婆羅門僧如其言,詣悝,悝曰:某年月日,偶以職事至張侯橋,遠望橋下有五色光輪囷覆水,命左右視之,得斯像於遡流。因聞於朝,有旨致之闕下,闢瓦官寺以居之。輦入金陵,抵長岸坊口,牛不肯進,鞭之若與人競,徑入長干寺中”。“更宋、齊迄梁大同中,昭明太子統親自長干輦送斯像奉安山中。至山之日,頂放白毫相光,宛如組練,縈遶十峰。明年,山發洪水,墜石崩崖,摧壓澗谷,寺成巨浸,而像設中立,塊然獨存”[59]

饒有趣味,“瓦官寺”還有關於“鬼”的故事。《法苑珠林》卷四二《妖怪篇》:“晉太元中,瓦官佛圖前淳於矜,年少潔白,送客至石頭城南,逢一女子,美姿容,矜悅之,因訪問。二情既和,將入城北角共盡欣好,便各分別,期更尅集,便欲結爲伉儷。女曰:得壻如君,死何恨?我兄弟多,父母並在,當問我父母。矜便令女婢問其父母,父母亦懸許之,女因勑婢取銀百斤、絹百匹助矜。成婚經久,養兩兒當作祕書監,明果騶卒來召,車馬導從,前後部鼓吹。經少日,有獵者過,覔矜,將數十狗徑突入,齚婦及兒,並成狸,絹帛金銀並是草及死人骨、蛇魅等”[60]。曾慥《類說》卷三二《顔濬》:“顔濬與青衣趙幼芳同舟之建業,既抵白沙,幼芳曰:中元日,瓦官寺當會一神仙中人。其日,果見名姝,濬注眸不易。雙環笑曰:憨措大收取眼。姝曰:某家有清溪,頗多松月,郎君今夕相過。濬行數里,延入内室。少頃,孔家娘子至,多説陳、隋間事。濬問:夫人何名?曰:某即陳朝張貴妃,彼則孔貴嬪,不幸國亡,為楊廣所戮。幼芳曰:某亦貴妃侍兒,國亡入隋,為煬帝宫御,後殉葬吳公臺下,暫至此謁貴妃耳”。“濬與貴妃就枕,餘各辭去。明旦,至建業,詢之,乃陳宫人丘壠”[61]。兹中情感,與時人吟詠“玉兒”的詩約略相似[62]


 

[1] 上海古籍出版社孟昭庚、孫述圻、任貽業點校本,一九八七年,頁175

[2] 《南澗稿》卷一五《崇勝戒壇記》,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8:“佛刹之在江左,莫先于金陵之瓦棺寺。蓋自東晉興寜二年,移陶官秦淮之北,而以其南舊陶地施儈慧力以爲之寺。或曰瓦官,謂陶官也,後訛以爲棺爾。又曰:昔有儈誦法華經者,以有虞氏之制葬於城隅,而蓮華生其上,故寺以瓦棺得名;然莫可考也”。

[3]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37上、下

[4] 北京,中華書局《宋元方志叢刊》影印嘉慶刊本,一九九○年,2079上、下

[5] 臺北,成文出版有限公司《中國方志叢書》影印刊本,頁1939

[6] 北京,中華書局《中國古典文學基本叢書》徐震堮校箋本,一九八四年,頁119

[7]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39下、12

[8]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4上、下。

[9] 北京,中華書局句斷本,一九八一年,784

[10]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11下、29

[11] 頁131221286287428

[12]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19下、20

[13] 北京,中華書局《中國佛教典籍選刊》祥雍點校本,一九八七年,頁418

[14] 北京,中華書局影印《武英殿聚珍》本,一九六六年,4562下、4563

[15] 北京,中華書局《唐宋史料筆記叢刊》周勳初校證本,一九八七年,151

[16] 北京,中華書局方南重點校本,一九八一年,8788

[17] 北京,中華書局點校王琦註釋本,一九七七年,982

[18]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3

[19] 頁1615上、下

[20]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56上、下

[21]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33

[22] 頁117118

[23] 頁4030

[24] 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一九七三年,800

[25] 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一九七四年,22772278

[26] 北京,中華書局重印涵芬樓影印宋刊本,一九八五年,頁3333上。

[27]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17。又,《杜甫全集》卷六《送許八拾遺歸江寧覲省,甫昔時嘗客遊此縣,於許生處乞瓦棺寺維摩圖様,志諸篇末》,珠海出版社秦亮點校仇兆鼇註釋本,頁380:“看畫曾飢渴,追蹤限淼茫。虎頭金粟影,神妙獨難忘”。

[28] 北京,線裝書局《宋集珍本叢刊》影印宣統刊本,頁746

[29] 頁20

[30] 北京,線裝書局《宋集珍本叢刊》影印清鈔本,頁795下。

[31] 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一九七四年,269270

[32] 頁479

[33] 頁22上、下

[34] 杜牧《樊川集》卷一○《李賀集序》,《四部叢刊初編》景印明刊本,1下、2:“賀字長吉,元和中,韓吏部亦頗道其歌詩。雲煙綿聨,不足爲其態也;水之迢迢,不足爲其清也;春之盎盎,不足爲其和也;秋之明潔,不足爲其格也;風檣陣馬,不足爲其勇也;瓦棺篆鼎,不足爲其古也;時花美女,不足爲其色也;荒國陊殿、梗莽丘壠,不足爲其恨怨悲愁也;鯨呿鼇擲、牛鬼蛇神,不足爲其虚荒誕幻也”。

[35]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21上、下

[36]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3上、下

[37]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18上、下

[38] 頁40

[39] 賀鑄《慶湖遺老集》卷七壬申上巳,有懷金陵舊遊》,北京,線裝書局《宋集珍本叢刊》影印明鈔本,頁57下:“瓦官大庭歩方,燈如流螢月如霜。髙僧共禮旃檀像,遊女來焚薰陸香。舊國破亡何物在?少年逐樂個儂狂。別來白社更牢落,回首衡湘春夢長”。

[40]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1上。

[41]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2上。

[42] 18下、19上。

[43]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6上、下。又,張翥《蜕庵集》卷三《瓦棺寺》,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下:“修竹長松晝寂然,梵宫髙閣起中天。虎頭妙畫空餘刻,鴟吻名書竟不傳。石柱至今標宿莽,瓦棺何處葬寒烟?凴髙更盡闌干曲,及取江山未暮前”。

[44]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2下、13上、下、17上、下。

[45] 頁33上、下、18上、下

[46]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7下、28上、下

[47]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6下。

[48]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4下。

[49]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0上、下。

[50]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4下。

[51]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3下。

[52] 上海古籍出版社《續修四庫全書》影印宣統刊本,頁161下。

[53]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9上。

[54]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5上、下。

[55] 《明清類天文分野之書》卷一《斗牛吳越分,上海古籍出版社《續修四庫全書》影印明刊本,639下:“唐高祖武德二年,置揚州東南道行臺尚書省。七年,復爲蔣州,罷行台爲揚州都督。九年,移揚州治江都,改金陵曰白下,屬潤州”。“五代南唐李昪以金陵爲西都,改曰江寧府,遂置都焉。宋開寶八年,平南唐,復改昇州”。

[56] 頁18下、19下。

[57] 佘翔《薜荔園集》卷二周元孚邀仝鄔汝翼、胡應之、何長卿、黃白仲、沈孺林登瓦官寺青蓮閣作》,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2:“瓦官名不減,髙閣青蓮。問法憑支遁,裁詩想謫仙。黃圖留王氣,白浪落人煙。宿障除煩惱,皈依不二禪”。

[58]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上。

[59]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3上、下、14上。

[60] 頁23上、下。

[61]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6上、下、17上。

[62] 《江湖小集》卷一三鄧林玉兒》,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4:“金蓮華上俞尼子,永壽神仙羅繡綺。苑中荊荻市令嚴,玉像支離瓦官寺。六宮鴨(粛刂)起滛風,太白便應懸妲己。此身肯許兜鍪夫,猛爲東昏判一死。到今羞殺賣降人,去作練兒梁姓臣”。

编辑:lhz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未找到相关文章。

  •  
    版权所有:欧亚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