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味美直死——宋、元、明美食河魨傳考


王頲
2011-01-10 20:34:03 阅读
《西域南海史地研究初集》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新建网页 3

 

提要自北宋以來,儘管仍在爭論是否具有毒性,魨形目屬之“河魨”亦“河豚”,緣蘇軾等人的詩、言傳爲佳味,烹飪蔚然成風。逮至南渡,這種“美食”的流行繼續高漲,逐漸達到頂峰,而炊爨成爲“習俗”的地方,幾乎擴展到了整個南中國,包括川東的夔州、湖北的鄂州、江西的洪州、廣東的封州等。進入元朝的統治以後,對於茲魚的瞭解較前代更爲詳細,捕食的“中心”區域逐漸集中到長江下游的集慶路、松江府、江陰州等地。迨至明中葉以後,由於不少人分別從“道義”、“利害”等方面進行抨擊,茲種嗜好終於悄悄降溫。或許是“自然”選擇的原因,導致了“河豚”肉味的下降,從而出現了這種魚肉並不特別爽口的“抱怨”。

 

 

“河魨”,又作“河豚”、“河豘”。自北宋以來,傳爲佳味。江少虞《宋朝事實類苑》卷六一《魚》:“河豚魚有大毒,肝與卵,人食之必死。每至暮春,柳花飛墜,此魚大肥。江淮人以爲時珍,更相贈遺,臠其肉、雜蘆蒿荻芽,瀹而爲羮。或不甚熟,亦能害人,歲有被毒而死者,南人嗜之不已”[1]。關於茲魚,蘇頌《蘇魏公集》卷二《與丘、程、淩、林四君同賦食河豚》:“水族誠萬種,茲魚非衆儔。形厖而味異,名與畜豕侔。江南春風和,乘時泝江流。貪婪爾之能,腥臊固相投。膨膨逞怒腹,駢駢競尖頭。靡因梁笱獲,謾汙筌餌求。虛傳百金貴,不充四時羞。假以姜桂芼,薦之尊俎酬。飽飫有奚適?包藏乃爲憂。嗟予鄙異食,顧此偏憎尤”[2]。特別是魚體的含毒與否,已有辨別。沈括《夢溪筆談》卷補下:“據《本草》:河豚味甘溫無毒,補虛去濕,理氣腳腰。人遂信以爲無毒,食之不疑,此甚物也。《本草》所載河豚,乃今之鰄魚,亦謂之鮠魚,非人所嗜者,江浙間謂之回魚者是也。吳人所食河豚有毒,本名侯夷魚”。“規魚,浙東人所呼,又有生海中者,腹上有刺,名海規。吹肚魚,南人通言之,以其腹脹如吹也。南人捕河豚法:截流爲柵,待群魚大下之時,小拔去柵,使隨流而下。莫猥至日,自相排蹙,或觸柵則怒,而腹鼓浮于水上,漁人乃接取之”[3]

竟使“河豚”名聲雀噪者,乃宣城亦今安徽宣州市人梅堯臣的吟詠。《宛陵集》卷五《范饒州坐中,客語食河豚魚》:“春洲生荻芽,春岸飛楊花。河豚當是時,貴不數魚蝦。其狀已可怪,其毒亦莫加。忿腹若封豕,怒目猶吳蛙。庖煎苟失所,入喉爲鏌鋣。若此喪軀體,何須資齒牙?持問南方人,黨護復矜誇。皆言美無度,誰謂死如麻?我語不能屈,自思空咄嗟。退之來潮陽,始憚餐籠蛇。子厚居柳州,而甘食蝦蟇。二物雖可憎,性命無舛差。斯味曽不比,中藏禍無涯。甚美惡亦稱,此言誠可嘉”[4]。茲詩深得廬陵亦今江西吉安市人歐陽修的心儀,《歐陽文忠集》卷七三《書梅聖俞河豚魚詩後》、卷一二八《詩話》:“予友梅聖俞,于范饒州席上賦此河豚魚詩。余每體中不康,誦之數過輒佳,亦屢書以示人爲奇贈。翰林東閣書”。 “河豚常出於春暮,群游水上,食絮而肥。南人多與荻芽爲羮云,最美,故知詩者謂祇破題兩句,已道盡河豚好處。聖俞平生苦於吟詠,以閑遠古淡爲意,故其構思極艱。此詩作於樽俎之間,筆力雄贍,頃刻而成,遂爲絕唱”[5]。後人也以“河豚”爲典,而歸於這位字爲“聖俞”的詩人[6]。不過,以上“絕唱”的創作,目的是警誡衆人莫緣貪口福,而使自己的性命“有虞”。

眉山亦今四川眉山市人蘇軾,乃是個不折不扣的“嗜食者”,也有相關詩、文傳世。《蘇軾集》卷詩二四《戲作鮰魚一絕》、卷詩二六《惠崇春江曉景》、卷詩三三《四月十一日,初食荔支》、卷文四四《答陳師仲主簿書》:“粉紅石首仍無骨,雪白河豚不藥人。寄與天公與河伯,何妨乞與水精鱗”?“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蔞蒿滿地蘆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時”。“垂黃綴紫煙雨裏,特與荔支爲先驅。海山仙人絳羅襦,紅綃中單白玉膚。不須更待妃子笑,風骨自是傾城姝。不知天公有意無?遣此尤物生海隅”。“先生洗琖酌桂醑,冰盤薦此赬虯珠。似聞江鰩斫玉柱,更洗河豚烹腹腴。予嘗謂荔支厚味高格兩絕,果中無比,惟江鰩柱、河豚魚近之耳。我生涉世本爲口,一官久已輕蓴鱸。人間何者非夢幻?南來萬里真良圖”。“江淮間,人好食河豚。每與人爭:河豚本不殺人。嘗戲之:性命自子,有美則食之,何與我事?今復以此戲足下,想復千里爲我一笑也”[7]。吳曾《能改齋漫錄》卷一○《東坡知味,李公擇知義》:“東坡在資善堂中,盛稱河豚之美,李原明問:其味如何?答曰:直那一死。李公擇尚書,江左人,而不食河豚,嘗云:河豚非忠臣孝子所宜食。或以二者之言問予,予曰:由東坡之言,則可謂知味;由公擇之言,則可謂知義”[8]

爭論仍在進行,而“河豚”的烹飪蔚然成風。《宋史》卷三五六《張根傳》:“母嗜河豚及蟹,母終,[張]根不復食”[9]。郭祥正《青山集》卷一六《江上游》:“我乘逸興浮扁舟,楊花渡江飛滿頭。河豚初熟鱭魚爛,借問春光須少留?人間乍聽黃金鳥,物外誰憐白雪鷗?但願滄波化爲酒,青山兩岸皆糟丘”[10]。李之儀《姑溪居士集》卷後一二《路西田舍示虞孫小詩》:“朝衣行市頭顱落,六印垂腰手足分。旋煮河豚加鮆膾,爭如閑處醉醺醺”[11]?《六藝之一錄》卷三九三蔡襄《連日山中帖》:“襄連日山中從容,至□所無也。遽別,益用懷企。是晩,亦復下山,方念走訊,而專帖已墜前矣。河豚甚富甚鮮,與諸人大嚼,無不讚美。市賈甚窮,爲帑人費,爲有媿耳。香餅已巴脯,方糖霜餅範,皆遣去。幸視至宰座處,極荷重言,亦已從郡中投詞以應之矣。見鏹缶有,隨即無之,苦於庵中固嘗言乏矣”[12]。於地方最著名者,則今江蘇常州市之“常州”、宜興市之“宜興縣(荊溪)”。蘇轍《欒城集》卷六《送施歷城辯歸常州》:“歸期忽告三月尾,強留不顧千黃金。河豚雖過鱸鱖在,粳稻正挿風雨淫。酒肴勞苦罄鄰里,期會迫隘思僚朋”[13]。《姑溪居士集》卷前六《和人》:“荊溪風物記當時,吹絮河豚下箸遲。緑滿金田朝應供,紅殘朱檻夜論詩”[14]

 

 

趙氏南渡以後,“河豚”成爲長淮迤南人人皆知的美食。吳泳《鶴林集》卷三《溪亭春日》:“春事無邊著語難,得逢佳處輒停驂。河豚漸美誇梅十,芳草如屏說柳三。小韻作詩防跌宕,淺杯斟酒怕沈酣。買山那得青錢在?只欲花間結小庵”[15]。舒岳祥《閬風集》卷三《旱蓮》:“紫玉炎天菊,紅芽陸地荷。孤芳群訕集,一笑百憂多。美味河豚虐,妍姿鴆毒苛。借渠存警戒,何必辯真訛”[16]?正因爲這樣,這種於早春二月得見“漁汛”、面貌不揚的魚兒,成了廚房的時鮮、市場的珍品。洪適《盤洲集》卷七八《漁家傲引》:“二月垂楊花糝地,荻芽迸緑春無際。細雨斜風渾不避,青笠底、三三兩兩鳴桹起。 新婦磯邊雲接袂,女兒浦口山堆髻。一擁河豚千百尾,搖食指、城中虛卻魚家市”[17]。章甫《自鳴集》卷五《憶王履方》:“江頭今日少風埃,時有閑雲出斷崖。入網河豚來近市,爭巢野鵲墮空階。偶行芳草得佳句,不見故人無好懷。愁送客帆西去盡,日隨潮水到秦淮”[18]。陳造《江湖長翁集》卷一八《早夏》:“安石榴花猩血鮮,涼荷高葉碧田田。鰣魚入市河豚罷,已破江南打麥天”[19]。劉克莊《後村集》卷八《太守林太博贈瑞香花七和》:“莫因山鳥題榕樹,便憶河豚飽荻芽。多少邦人沾剩馥?願碑遺愛永傳誇”[20]

蒸膾“河豚”的習俗,一時間傳徧了南方各地。今重慶奉節縣的“夔州”,程公許《滄洲塵缶集》卷三《連日駐白帝城懷古感事,閱陸放翁詩集,追和其韻》:“空餘瀼西東,未泯冰雪魂。臘殘春意動,清波躍河豚。撾鼓趣下峽,渚宮同一尊”[21]。今湖北武漢市的“鄂州”,薛季宣《浪語集》卷一一《河豚》:“古來多魚吳武昌,薄遊三月新初嘗。西施乳嫩可奴酪,馬肝得酒尤珍良。無愁縷縷結中腸,豐美肥腯如切肪。外皮甘滑裏皮厚,令人忘卻美烏郎。舉之東海來三江,會聞清濁斯滄浪。白龍未免豫且困,膨脝唯唯浮魚梁。氣沖球鞠何彭彭!地遠都無橄欖香。不知深入恣游泳,極情性命徒爲戕”[22]。今江西南昌市的“洪州”,樂雷發《雪磯稿》卷二《滕王閣下賦》:“越艐蜀艇亂相偎,風飽千颿帶雨開。閣上鳴鸞今已往,江頭飛鶩只堪哀。柳汀絮滿河豚賤,桃塢花殘石首來。應接溪山吾不暇,自憐白髪欠詩材”[23]。今廣東封開縣的“封州”,鄭剛中《北山集》卷二二《封州大率園不蔬,人采小蓼食之葉尖而細,號尖頭蓼,亦謂之辣蓼,誤食往往殺人;又春水肥時,河豚魚極賤,二物,郡人所酷嗜也;作詩自戒》:“遠地窮鄉口腹殊,居然孤客莫隨渠。路旁施采尖頭蓼,江上爭尋脹肚魚。野葛可嘗雖是慣,馬肝不食未爲疎。此生餘日皆君賜,饘粥充饑自有餘”[24]

幾乎在同時,今江蘇蘇州市的“平江府”,成了烹調“河豚”最为的地方。《浪語集》卷一一《河豚》:“豈其食魚河之魴?河豚自美江吳鄉。瞋蛙豕腹被文豹,則如無趾黥而王”[25]。陳藻《樂軒集》卷一《別平江楊元鼎》:“黃菊來時正遶籬,真柑續到蟹偏肥。嘗罷河豚歸楫動,消梅初熟柳花飛”[26]。伴隨食者的增多,人們對於這種魚的認識也越來越清晰。而“避毒”、“解毒”的方法,也隨之流傳。范成大《吳郡志》卷二九:“河豚魚,世傳以爲有毒,能殺人魚。無頰無鱗,與目能開闔,及作聲者有毒,而河豚備此四五者,故人畏之。此魚自有二種:色淡黑有文點,謂之斑子,尤毒,然人甚貴之。吳人春初會客有此魚,則爲盛會,晨朝烹之,羮成,候客至,率再溫之以進云,尤美。或云其子不可食。其子大如一粟,浸之經宿,則如彈{圓}[丸]。又云中其毒者,水調炒槐花末,及龍腦水、至寳丹皆可解,橄欖子亦解魚毒,故羮中多用之。反烏頭、附子、荊芥諸風藥,服此等藥而食河豚,及食河豚而後即服藥,皆致死”[27]。《浪語集》卷一一《河豚》:“臘毒厚味能人亡,何須西子齊文薑?甚美由來必甚惡,直它一死言爲長。鮰魚俗物休相妨,良藥相傳海上方。蘆根槐子豈足貴?生龍之腦黃龍湯”[28]

當時,達官貴人、皇親國戚每舉宴席,必以“河豚”入列。葛勝仲《丹陽集》卷二一《和必先龍圖謝酒,兼呈沈次律琯中大學士》:“台閣高賢臥里門,清揚乖隔阻寒溫。尚賒宴豆陪三雅,聊即煙郵寓一尊。亂後官居同幕燕,春來香味憶河豚。溪亭午夜銜杯處,應對梅花淡月昏”[29]。虞儔《尊白堂集》卷一《贈孫尉姑蘇紫石銚,孫有詩,次韻》、卷四《佳句妙醞鼎至,再和以謝》:“可憐長安貴公子,飽餐荔支饜河豚。豈知是中有佳趣?目方忤視手不捫”。“不爲河豘賦荻芽,一壺且復薦枯蝦。燈花也似知人喜,來報歸期的不賒”[30]。李曾伯《可齋稿》卷二九《食河豚、鱸魚,席間口占》:“午食河豚晚食鱸,兩魚風味絕懸殊。懷歸未必因茲品,適口何能計此軀?春岸荻芽常喜有,秋風蓴菜不愁無。笑他俗子甘鰍鱔,爲此杯羮戒不虞”[31]。逮到宋祚斷絕,蒙古皇帝統治擴展至南中國,更有人將之由“享樂”之一端而視爲“亡國”之一端。方回《桐江集》卷續九《寄康慶之錢塘》、卷續二二《漫興》:“暮年生計乏從容,六秩臨頭萬事慵。官酒河豚如有毒,故姬秋燕已無蹤。往來迎送猶多事,俯仰炎涼竟少悰。□□已知心欲去,西湖同賞木芙蓉”。:“餓信黥英遇漢皇,攀龍附鳯化侯王。河豚魚毒亡身耳,何至身亡族亦亡”[32]

 

 

入元以後,酷愛“河豚”的人與日俱增。貢奎《雲林集》卷一○《次袁伯長食河魨詩韻》:“芽茁青青長荻蘆,河豚風味浙江如。鼎羮正自煩烹手,笑殺行人卻羨魚”。“荻芽清軟芼薑菘,腴腹披香玉乳同。直死端爲知味者,平生珍重雪堂翁”。“楊花宛水漫肥鯿,古栢荒祠憶舊篇。莫遣清名供世味,百年江海意悠然”。“怒睛膨腹氣含靈,觸物浮波念性成。胚禍已知烹有法,沒身空恨未能平”[33]。胡奎《斗南老人集》卷五《土橋》:“四月風生白苧衣,河豚吹浪荻芽肥。白鷗自信閑於我,來往都忘海上機”[34]。唐之淳《唐愚士集》卷一《堤上行》:“桃枝著葉楊枝軟,芹芽出土蒲芽短。堤邊人唱蹋春詞,河豚吹雨晴江暖”[35]。魚肉之“厚”、“腴”,名聞遐邇。謝應芳《龜巢稿》卷五《借韻寄蔣以愚》:“江上群山翠作堆,江雲與客共低回。黃楊閏後餘無厄,丹桂天高孰爲栽?飽吃河豚肥似乳,醉看江水小如杯。延陵祠墓春申巷,我亦拏舟訪古來”[36]。甚至用來作比喻文學作品的雋永,洪希文《續軒渠集》卷二《夏政齋權府辱示書弢集,擬古奉謝》:“吾觀政齋詩,重可鑽青瑤。高從霞鶩邊,逾覺仙氣飄。深如汲修綆,快沃火釜焦。厚如食河豚,著腹腴未消。和如大鵬翽,而惡雄鳩佻。平如厭禁靺,而以奏雲韶”[37]

江南各地買煮“河豚”的情況,仍然非常普遍。在今江西南昌市的“龍興路”,柳貫《柳待制集》卷六《洪州歌》:“蔞蒿鮮滑勝雞蘇,滿尺河豚玉作膚。漫說江鄉美庖傳,幾曽風味似蓴鱸”[38]?在今浙江建德市東南梅城的“建德路”,吳師道《吳禮部集》卷九《止建德梅山寺》:“黒蟻蠶生桑葉小,河豚魚上荻芽肥。雨晴野外人聲動,吏散庭前燕子飛”[39]。在今江蘇無錫市的“無錫州”,倪瓚《清閟閣稿》卷六《春草堂》:“是日,袁君子英同集軒中。春草軒中隱幾坐,中有袁髥閑似我。欲浮清海狎群鷗,擬向鴟夷借輕舸。二月水暖河豚肥,子苦留我我懷歸。半鐺雪浪熏香茗,掃榻蕭條共掩扉。麝煤繭紙齊梁筆,寳繪珍題品神逸。洗滌古玉龍眠池,臨榻奇蹤淨名室。紅蠡卷碧春將酣,檳榔蔞葉嚼香甘。夜闌更鼓湘妃瑟,笙磬同音詠雅南。別君此去何草草?山爲迴旋海爲倒。令威白鶴會重來,世人胡爲易衰老”[40]?甚至是淮河源頭、今河南光山縣的“光州”,虞集《道園錄》卷四《寄馬伯庸尚書》:“江上河豚吹柳花,三月淮船當到家。賜金盡賣買田舎,坐對八公吟日斜”。無怪乎有人身在“京師”,心裏惦念著家鄉的“特菜”[41]。胡助《純白齋稿》卷一七《都下春日即事》:“五雲宮闕漏遲遲,上苑芹香入燕泥。想見江南煙水闊,河豚欲上荻芽齊”[42]

迄於元朝末年,食“河豚”的“中心”,移到了長江下游沿岸。今江蘇南京市的“集慶路(秦淮)”,唐元《筠軒集》卷八《續書》:“江魚初罷市,今日賣河豚。時服黃襦袴,人家矮蓽門”[43]。劉炳《劉彥昺集》卷五《寒食客秦淮憶舊》:“去年寒食長途客,桃花落盡梨花白。今年寒食客秦淮,杏花李花無數開。東風凋殘白羽箭,落日獨倚黃金台。緇塵蕭騷吹病目,破帽烏靴泥漉漉。藜杖東山吊謝安,悵望飛雲仰天哭。淒涼心事更誰憐?綠綺可以調絲弦。子期已矣伯牙死,高山流水空荒煙。王孫不歸芳草暮,解衣沽酒驅愁去。誰言一醉可銷愁?酒入五腸肝膽露。便擬揚帆析木津,仍期挂劍扶桑樹。志士長懷溝壑憂,功名百歲等浮漚。雨晴浪暖河豚上,載酒滄江弄釣舟”[44]。出產最多、食用最爲“考究”的地方,要數今江陰市的“江陰州(澄江)”了。後者,袁華《耕學齋集》卷一一《送陸原祥還江陰》:“十年爲客昆丘下,把酒臨風語笑同。南越稱臣歸陸賈,東吳辟地識梁鴻。異鄉第宅蒿萊外,新國河山雨露中。錦服晝還春政好,河豚魚上杏花紅”[45]。王紱《王舍人集》卷四《過趙征君文鼎隠居》:“只今誰識舊王孫?高隠澄江郭外村。宗室世傳家譜在,狀元坊建鼎魁存。清秋山色橫當檻,靜夜潮痕直到門。擬得初春重相過,索嘗新酒薦河豚”[46]

當時,關於“河豚”的介紹,也比前代爲詳細。陶宗儀《南村輟耕錄》卷九《食品有名》:“水之鹹淡相交處,産河豚。河豚,魚類也。無鱗頰,常怒氣滿腹,形殊弗雅,然味極佳。煮治不精,則能殺人”。“浙西惟江陰人尤珍之,每春首初出時,必用羞祭品畢,然後作羮,而鄰里間互相饋送以爲禮。腹中之膟,曰西施乳。夫西施一美婦耳,豈乳亦異於人耶?顧千載而下,乃使人道之不置如此”。“按《類編魚部》引《博雅》云:鯸鮨,盈之反,魨也。背青腹白,觸物即怒,其肝殺人。正今人名爲河豚者也。然則豚當爲魨”[47]。貢師泰《玩齋集》卷拾遺《記河豚》:“河豚出江海之濱,方春時,伏遊水底,盛氣善怒,遇物觸之,圓張如鼓。漁者伺知其處,沈鐵絎木槌下就之,即仰浮波面因網取之,以爲羹味絕美,用作鱠作鱐皆可。或云暮春柳花飛魚,始大肥,蓋不然,出咸水者肥早,此云淡水魚爾。然魚狀甚惡,蝟皮駢齒,忿腹短尾,又性毒能殺人,故人雖愛之,而輒疑畏不敢食。往年余客江陰,見魚出時,居人爭買取。無問肝卵腸胃,雜食之,且更相饋遺不已。比來松江甚嗜之,如江陰。二州人最爲善治河豚,及問之,則間亦有死於是者矣。大抵此魚有三種,大者名青郎君,小者名班兒,皆可食”[48]

 

 

入明以後,喜好“河豚”的人依然不。陳獻章《白沙集》卷八《東橋茂卿住處》:“藜羹頗恨無萊婦,卉服都忘在島夷。水暖河豚吹細浪,露寒秋蟹過疏籬”[49]。童軒《清風亭稿》卷八《田舎雜詠,爲梅莊諸處士賦》:“名莊渾似習家園,緑樹陰陰靜掩門。昨夜溪南春水漲,芹絲香處有河豚”[50]。黃淳耀《陶庵集》卷一六《竹枝歌》:“吳酒傾盆色若無,河豚味美壓秋鱸。狂夫得醉且須醉,十五小姬花下扶”[51]。有人作爲待客的美食,王士貞《弇州四部稿》卷續一一《醉歌行,贈別吳明卿,記與明卿別二十五年矣,舟行二千里而訪我,作十日平原飲。於其別也,情見乎辭》:“君如呂安憶中散,二千裏外輕一面。我如廧女待成季,二十五年如過電。無論心腑利斷金,各訝頭顱白於霰。愛弟頻傾澹圃尊,三兒遞設弇山宴。河豚雖老乳尚新,石首非時玉初剸。鵝津水釀鴨頭碧,虎丘荈壓龍芽賤。爲君鼓腹受杯斚,爲君破戒呼筆研。更有牛耳持贈君,灰心不作城濮戰。欄邊木藥叢幾團?溪角桃花委千片。即令醉死亦不辭,人間此人寧再見”[52]?《雍正畿輔通志》卷一○五徐學謨《宋登春傳》:“自江陵繭步千里來海上,海上人以爲守客遠來,爭勞苦之,而日持河豚酒享生,生一嚼而盡。明日,見持河豚酒者,不爲謝,亦不知爲誰。其後持河豚、酒者,遂不復至”[53]

“河豚”生長在江裏,是爲“漁者”所獲。朱誠泳《小鳴稿》卷三《春江捕魚圖》:“昨夜震霆難掩耳,朝來江上添新水。萬魚喁噞詎知名?粗識鰷鱨與鰋鯉。鱣鮪勝舟大更長,個中滋味推鱸魴。河豚珍重西施乳,入喉但恐生鋒鋩。往來盡愛江魚美,扁舟出沒波濤裏。腥風起處動馮夷,一網千頭貴知止。江花照眼江水肥,鼓枻江頭及早歸。水底蛟龍能覆柂,相看多少蹈危機”[54]?顧璘《顧華玉集》卷一《呂翁南莊》:“漁樵三五戸,恬淡自成村。亂竹深藏宅,平田近繞門。松高巢水鶴,花老過河豚。長醉豐年酒,還思零雨恩”[55]。陸深《儼山集》卷一六《春日雜興》:“花傍高樓半掩扉,河豚風起釣魚磯。沙鷗似解閒人意,時向蒹葭深處飛”[56]。顧清《東江家藏集》卷一三《舊有誦十二月吳江竹枝歌者,戲效之》:“二月吳江燕子飛,河豚欲上荻芽肥。儂家艇子前洲裏,貪看春波忘卻歸”[57]。還有士子,乘著閒暇,專門約人前往釣捕這種佳味。《白沙集》卷九《周文都、伍伯饒、馬玄真諸友約釣河豚,值雨弗果伯饒復遣人來約,答之》:“七月十日秋正來,漁翁夜上臨江台。斜風細雨不歸去,若個玄真安在哉”?“秋入江門風怒號,江水未落濤頭高。晴明三五君須記:月下溪邊遲小舠”。“河豚正美周郎病,玄真不出公奈何!絲綸一握三千丈,獨釣東溟雨滿蓑”[58]

逮至朱氏中葉以後,捕食“河豚”的愛好在悄悄地降溫。有人從“道義”上批評,倪元鏴《倪文貞集》卷詩上《戊辰春》:“世局梟盧喝,以官注者昏。黃師呵自了,孔子擊夷蹲。誰任千秋擔?公推五父樽。無將忠義死,不與吃河豚”[59]。有人從“利害”上警誡,羅玘《圭峰集》卷二六《三酸圖》:“河豚朝菌味,饞夫恒取敗。瘡痂土炭惡,所嗜一何怪!朱門飫酒肉,蘇向樵夫丐。貴能通滯關,廚傳空芼芥。不知牆頭梅,厥味殊不殺”[60]。還有人從中悟出道理,胡直《衡廬精舍稿》卷二七《首約贈同年岀宰》:“彼大江之涘,莫甘於河豚,雖有過者,必不以不嘗爲弗嗛也。是食,終不可使不甘乎?非獨食色,左手據圖而斷其右手,雖騃者弗欲。諾之荊璞,而寄懸於羿矣,雖悍者弗取此。又古今之所共明者也,此猶以爲有斷手之災、射矢之危也。乃若王侯之尊,童子知其貴也,然而懷王侯之願者,則千無一焉。千金之富,駔儈之所貪也,然貸之千金而不償者,則千無十焉。是貴富終不可使不欲乎?若此者,彼非有慕于伯夷,而有嚴于臯陶,人心固有所不欲也。是故君子之約其心者,視色之凡皆爲家姝,則色不爲蠱矣;視味之凡皆若河豚,則味不爲饕矣;視貴富之凡莫不如王侯之尊、千金之貸而不欲焉,則貴富之不足以滑其中矣”[61]

“習慣”以“河豚”作“時鮮”的區域,似乎也在縮小,大致集中在錢塘江以北的故“浙西”地區。如今江蘇吳江市的吳江縣,《東江家藏集》卷六《送吳南仲》:“去年放舟過垂虹,霜露盡降湖波空。三高祠下拂蒼石,長嘯宇內生雄風”。“故園山水聊棲遲。春洲二月芳杜長,蘆芽抽碧河豚上。短楫輕舠不用帆,北裏南村恣來往”[62]。甚至有人認爲,其味道未必超過其他佳肴。胡應麟《少室山房集》卷七三《客歲,病留瓜步且三月。今年春仲,復過此。値江魚大上,每至友人家,玉尺銀條,咄嗟便具,殊厭饞口餘,越中不能爾也》、卷七六《河豚味在諸魚之下,僅腹中腴可賞。昔人目以西施乳,亦稍誇矣。餘驟食此魚,頗有聲過其實之歎。戲題一絕,以俟定論,物固有遇不遇也》:“夜夜三更瀫水,年年三月揚州。飽食河豚江鱭,何論越鳥吳牛”?“掩映銀盤白玉壺,質如雞卵味如酥。若將西子胸前較,未必鴟夷泛五湖”[63]。而在宮庭裏,也不過是一道“常菜”罷了。呂毖《明宮史》卷四《飲食好尚》:“二月初二日,各宮門撤出所安彩妝,各家用黍面、棗糕,以油煎之,或以面和稀,攤爲餅,名曰薫蟲。是月也,分菊花、牡丹凡花木之窖蔵者,開隙放風。清明之前,收藏貂鼠帽套領、狐狸等皮衣,食河豚、飲蘆芽湯以解熱,各家煮過夏之酒,此時吃鮓,名曰桃花鮓”[64]

 

 

“河魨”,《中國動物志—魚—魨形目》:“魨科(Tetraodontidae)東方魨屬(Takifugu Abe)魚類雖是毒性較強的有毒魚類,但其肉味鮮美,鮮嫩可口,含蛋白質甚高,營養豐富”。“體亞圓筒錐形,頭體粗圓,尾板長而稍側扁。體側下緣有一縱行皮褶,口小,端位,上下頷與牙癒合。無腹鰭,尾鰭呈亞圓截形、截形或微凹入形,有氣囊”。“每年春末夏初爲生殖季節,成熟的親魚由海洋溯河至淡水生殖”[65]。關於這種魚的最早提到,《弇州四部稿》卷一五六《宛委餘編》:“葉寘《筆衡》:楊廷秀(萬里)舉河魨所原起,古書未見有載敘者。尤延之(袤)曰:左太沖(思)《吳都賦》:王鮪鯸鮐。劉淵林註:鯸鮐魚,狀如科斗,大者長尺餘,腹下白脰微黃,背上青黑,有斑文,性有毒。雖小獺大魚,不敢啖之。蒸煮食之,肥美。以是考之,河魨莫明白於此。廷秀檢視之無殊,因歎曰:延之真書廚也。按《本草八種食療餘》:鯸鮧魚有毒,不可食之,其肝毒殺人,縁腹中無膽,口中無腮,故知害人。若中此毒及鱸魚毒,皆便剉蘆根煮汁飲解之。又此魚行水之次,或自觸著物,即怒脹浮水上,爲鴉鷂所食。然則鯸鮧即鯸鮐,鯸鮐即河豘矣”[66]。名稱有待於“勘同”,這正表明:茲種魚食用的“大衆化”,最早不會在問題追究者所生活的“本朝”趙宋之前。

自古以來,中國即有享用“美食”的傳統。《論語》卷一○《鄉黨》:“齋必變食,居必遷坐,食不厭精,膾不厭細”[67]。正是這種精神,激勵著東方的士民不斷地改善自己的口味。採食“河豚”,具有一定的“危險性”。不過,“毒斃”的人並不是多數。自北宋以來至明末,不算傳得“飛飛揚揚”的“常話”,確鑿的“案例”不過寥寥數宗[68]。《楓窗小牘》卷下:“東坡謂食河魨,值得一死。余過平江,姻家張諌院言:南來無它快事,祗學得手煮河魨耳。須臾,烹煮對余,方且共食,忽有客見顧,俱起延欵,爲貓翻盆,犬復佐食。頃之,貓、犬皆死,幸矣哉!奪兩人於貓犬之口也。乃汴中食店,以假河魨餉人,以今念之,亦足半死”[69]。陳傅良《止齋集》卷五二《戒河豚賦》:“余叔氏食河豚以死,餘甚悲。其能殺人,吾邦人嗜之尤切他魚。餘嘗怪問焉,曰:以其柔滑且甘也。嗚呼!天下之以柔且甘殺人者,不有大於河豚者哉”[70]?吳寬《匏翁家藏集》卷一七《聞友人食河豚,病發而卒》:“惟子稟素弱,有病常纒身。體中苦多熱,食尤忌諸辛”。“往爲風所中,治療累踰旬。恐終誤朝謁,歸臥婁江濵。一朝有信至,奄忽形離神。固知病再作,不知作何因?嗟哉河豚魚,未足充八珍。古人譬莫邪,信矣能殺人。烹調雖云善,發病莫與倫。奈何甘此毒,既死目須瞋”[71]

綜觀“河豚”的“美食”史,始于北宋,盛於南宋和元,迨明趨於衰退。從“地理”上,南宋、元遍於整個南方,而明中以後除宮廷外,漸局束在長江三角洲。這種“衰退”,或許正是“河魨”種群本身數量減少的反映。除外,從“物候”上,北宋以二月,南宋以“上元”。潘自牧《記纂淵海》卷九九《水族部》:“歐公謂河豚出於暮春,食柳絮而肥,殆不然。今浙人食河豚於上元前,江陰最先得。方出時,一尾直千錢。二月後,一尾才百錢耳。柳絮時,人已不食,謂之班子,或言腹中生蟲,故惡之”[72]。其實,越早出浮的“河魨”,越可能逃脫網罟,於是,“自然”的選擇提早了這種魚的“生理”。同樣,肉質鮮美的魚容易被置諸尊俎,造物主的“潛能”促使“河魨”改變基因,這或許就是烹飪水平應該更高的明人“抱怨”這種魚並不特別爽口的原因。宋詡《竹嶼山房雜部》卷四《養生部》、卷六《禁制》:“烹河豚,二月,用河豚剖治,去眼、去子、去尾、鬛、血等,務滌甚潔。切爲軒,先入少水,投魚烹過熟,次以甘蔗、蘆根制其毒,荔枝殻制其刺軟。續水又同烹過熟,胡椒、川椒、蔥白醬、醋調和,忌埃墨、荊芥。宜日暴,宜醤燒、清燒,同鯉魚”。“河豚有大毒,中之者,其害甚速。用炒槐花、蘆根汁、橄欖、白砂餹皆解,倉卒無藥,急以清油灌之吐出”[73]

與其他日常生活的“極品”一樣“相貌”醜陋的“河豚”,也是中世紀“國畫”中“臨摹”的物件。這一情況,倒是無論北宋、南宋,還是元、明,基本相同。晁補之《雞肋集》卷一○《次韻樗年見貽》:“異哉餘子久彌芳,吳人猶記稱周郎。河豚入網荻芽長,宜興罨畫煙水蒼。風雩春服真少狂,不愧戴崇升後堂”[74]。胡寅《斐然集》卷四《春日幽居,示仲固彥沖》:“微茫煙漵見人家,四合青山雨遍遮。畫出江鄉二三月,河豚安得配蘆芽”[75]?宋褧《燕石集》卷九《孫隠居春洲圖》:“河豚初貴荻芽生,洲上高人曳杖行。誰識靜中觀物理?長空淡淡大江橫”[76]。《書畫題跋記》卷一一沈周《自題河豚大幅》:“有客來從海上村,早朝新喜得河豚。齊穿青篾一雙玉,侑我田家老瓦盆。仲基正月下浣,自海上來,經寒山,出豚魚二尾。雖城中鉅家貴遊,尚未食新,蓋重仲基情之舊、物之早,以余旦暮人,且不能多次食也,詩畫其答之”[77]。或許,其中還有人們所熟悉的、它們一旦“發怒”的狀態。《姑溪居士集》卷後三《謝慕容若禔惠橘皮湯,用前韻》:“日來靜坐不能遣,痞嗌忽作河豚怒。腹膓迤邐吼雷霆,嘔啞繽紛雜珠霧”[78]。不過,對於“河豚”來說,膨脹自己的身體,不過是逃脫敵害的一種手段罷了。 


 

[1] 上海古籍出版社標點本,一九八一年,頁810

[2] 文淵閣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9下。

[3] 文淵閣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7上、下、28上。又,費袞《梁溪漫志》卷九《本草誤》,文淵閣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7上:“如河豚之目並其子,凡血皆有毒,食者毎剔去之,其肉則洗滌數十過,俟色如雪方敢烹。而《大觀本草》乃云:河豚性溫無毒。所謂註《本草》誤而能殺人者,殆此類邪”?

[4]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萬曆刊本,頁8下、9上。

[5]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元刊本,頁8上、2上、下。

[6] 《桐江集》卷續二八學詩吟,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0下:“宋詩孰第一?吾賞梅聖俞。綽有盛唐風,晩唐其劣諸。牛尾狸無敵,馬蹄鼈與俱。龍溪奏思陵,此産臣鄉閭。宣城二十詠,歙浦俗亦如。春洲生荻芽,寄興河豚魚。真言冩實事,組刻全屏除。黃陳吟格高,此事分兩途”。

[7] 北京,語文出版社《二蘇全書》本,二○○一年,頁8226323922012367

[8] 上海古籍出版社點校本,一九七九年,頁302

[9] 北京,中華書局標點本,一九七八年,頁11219

[10]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3上。

[11]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7上。

[12]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4上。

[13]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明刊本,頁3下。

[14] 頁6下。

[15]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0上。

[16]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6下。

[17]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宋刊本,頁6下。

[18]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上。

[19]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7上、下。

[20]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舊鈔本,頁15上。

[21]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8上。

[22]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6下、7上。

[23]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4上。

[24]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5下。

[25] 頁6下。《江湖集》卷後一九敖陶孫《賀郡守得江陰》,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7上:“檢點詩篇方細讀,忽傳新渥照澄江。榮公銅虎非渠事,舊憶河豚是此邦。蕭散蓋公宜置舍,風流謝守想臨窗。他時我得扁舟去,直過凝香索酒缸”。

[26]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4下、25上。

[27] 北京,中華書局《宋元方志叢刊》影印宋刊本,頁915下、916上。又,范成大《石湖集》卷二《次韻唐子光教授河豚》,《四部叢刊初編》景印愛汝堂刊本,頁6上:“世間尤物美惡並,江鄉未用誇吳羹。清宮洞房寒熱媒,深山大澤龍蛇生。胡夷信美胎殺氣,不奈吳兒苦知味。楊花欲動荻芽肥,汙手死心揺食指。食魚要是□黃粱,古來不必須河魴。君看嗔腹似渾脫,寧肯滑甘隨芥薑?先生法語峻立壁,譏評不使一錢直。膨亨從此迹如埽,坐令梅老詩無力。懸知仙骨有青冥,風香久已滌膻腥。大笑日華解毒法,何如肘後餐霞經”?

[28] 頁7上。

[29]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2下。

[30]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3下、53上。

[31]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8上、下。

[32] 頁13上、22下。又,方夔《富山稿》卷一《喜雨》,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7下、18上:“去年稻田荒,七月青蟲起。今年七月雨,稻田盈尺水。人生會有涯,饑飽互煎煮。造物如狙公,顛倒生嗔喜。我岑枯槁人,未脫煙火味。試問河豚羮:何如江鱠美”?

[33] 北京,書目文獻出版社《北京圖書館古籍珍本叢刊》影印明刊本,頁685下。

[34]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31下。

[35]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0下。

[36] 《四部叢刊三編》景印雙鑒樓鈔本,頁10上、下。

[37]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3下。

[38]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元刊本,頁20下。

[39]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8下、19上。

[40] 北京,書目文獻出版社《北京圖書館古籍珍本叢刊》影印萬曆刊本,頁622下。

[41] 上海中華書局《四部備要》校刊明刊本,頁40上。

[42]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8上。

[43]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3上。又,同書卷首《筠軒集自序》,頁2上:“[唐]元頃自金陵南軒代還,寓隠問政山中”。

[44]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8上。

[45]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下。

[46]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下、2上。

[47] 北京,中華書局《元明史料筆記叢刊》句斷本,一九八○年,頁115116。又,《說郛》卷一二下《天下第一》,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61上:“監書,內酒,端硯,洛陽花,建州茶,蜀錦,定甆,浙漆,吳紙,晉銅,西馬,東絹,契丹鞍,夏國劍,高麗秘色,興化軍孑魚,福州荔眼,溫州挂,臨江黃雀,江陰縣河豚,金山咸豉,簡寂觀苦筍,東華門把鮓。右兵福建出,秀才大江以南,士大夫江西,湖外長老,京師婦人,皆爲天下第一,他處雖效之,終不及”。

[48]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5下、26上。

[49]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63上。

[50]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3上、下。

[51]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0上。

[52]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5下、6上。

[53]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8上。

[54]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8下。

[55]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3下。

[56]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0下。

[57]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0上。

[58] 頁17上。

[59]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3

[60]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5下、26上。

[61]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4上、下。

[62] 頁11下、12上。

[63]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4下、7上。

[64]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4上。

[65] 北京,科學出版社刊本,一九八二年,頁2722125

[66] 頁19下、20上。

[67] 北京,中華書局《十三經註疏》影印原刊本,一九八二年,頁2495中。

[68] 《石湖集》卷一河豚歎,頁3上、下:“鯫生藜莧腸,食事一飽足。腥腐色所難,況乃衷酖毒。彭亨強名魚,殺氣孕慘黷。旣非養生具,冝謝砧幾酷。吳儂眞差事,網索不遺育。捐生決下箸,縮手汗童僕。朝來裏中子,饞吻不待熟。濃睡喚不譍,已落新鬼録。百年三寸咽,水陸富肴蔌。一物不登爼,未負將軍腹。爲口忘計身,饕死何足哭!作俑者誰與?至今走末俗。或云先王意,除惡如萟菽。逆梟與毒獍,歳歳參幣玉。芟夷入薦羞,蓋欲殱種族。生死有定數,斷命烏可續?適丁是時者,未易一理局。黿鼎子公怒,羊羮華元釁。異味古所珍,無事苦畏縮。駢頭訌此語,戒諭只取瀆。聾盲死不悟,明知諒已燭”。

[69]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5上、下。

[70]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5上。

[71] 《四部叢刊初編》景印正德刊本,頁5上、下。

[72]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1下、12上。

[73]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7下、33下。

[74]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10下。

[75]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40上。

[76] 北京書目文獻出版社《北京圖書館古籍珍本叢刊》影印清抄本,頁192下。

[77] 文淵閣《四庫全書》本,頁27上、下。

[78] 頁7下。

编辑:lhz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轎象示尊——馬可孛羅所記大汗乘象補釋 (01/10/2011 20:24)
  • 貢駿作誦——天馬詩文與馬黎諾里出使元廷 (12/13/2010 17:32)
  • 扈從聞雞——《秋巖詩集》與陳義高的塞上之行 (05/18/2009 18:30)
  • 雄蛇禁穴——益都李璮的舉兵及其敗亡 (05/18/2009 18:19)
  • 端平入洛——收復三京與蒙、宋的開戰 (03/16/2009 17:10)
  • 清涼著奇——五臺山與元代的佛教崇奉 (03/16/2009 16:53)
  • 牝雞司晨——蒙古女行省楊妙真生平考 (03/01/2009 12:58)
  • 興定反鎮——金末封建與九公起滅本末 (03/01/2009 12:43)
  • 唐開元二十五年《倉庫令》所載給糧標準考——兼論唐代的年齡劃分 (02/14/2009 22:19)

  •  
    版权所有:欧亚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