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沧桑元上都


陈一鸣
2005-03-13 11:47:08 阅读
刊载于《南方周末》(2004-08-26 )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沧桑元上都

  每年农历四五月份,皇帝离开大都,走二十几天路到上都避暑;待到九月份,草微黄时,再从上都返回大都……
  探访元上都遗址,时间最好选在月明星稀的初秋之夜。
  月光下的金莲川草原,草浪滚滚,宛如大海;闪电河明明灭灭,悄无声息,像夜行中的一只猫。元上都遗址静静地卧在草原上,残垣断壁杂草丛生。一条蛇“噌”地钻进草丛中,吓人一身冷汗。草原是如此空寂,乃至蛇行的声音也很刺耳。惊悚过后,风声和蛐蛐的合奏开始让人发怵。
  世界心脏,跳动了99年。

  上都兴则蒙元兴,上都败则蒙元败。上都的兴衰史,就是元朝的兴衰史。
  金莲川草原,曾经养育过东胡、匈奴、鲜卑、突厥、契丹、女真、蒙古等游牧民族。这些豪侠粗犷的牧人,总能在这片水草丰美的土地上积攒起足够的力量,然后挥刀南下,饮马黄河。
  探究金莲川草原的龙兴气象,要从金代说起。《金史》记载,金莲川草原原来叫“曷里浒东川”。1168年,金世宗完颜雍巡狩至此,看到草原上星星点点的金莲花,不由得龙颜大悦,诗兴大发,曰:“莲者连也,取其金枝玉叶相连之义”,自此曷里浒东川更名为金莲川。其时金世宗已定都于中都(北京),也许是因为追念游牧狩猎生活的缘故,金世宗始终难以忘怀鲜花盛开的金莲川草原。从1172年开始,他几乎每年夏季都来此避暑,秋季再返回中都。金莲川草原已成为事实上的金代夏都。
  800多年过去了,金莲川草原上依旧盛开着金莲花。金莲花的花朵比指甲盖大不了多少,“花色金黄,七瓣环绕其心,一茎数朵,若莲而小。一望遍地,金色烂然。”朝代数次更迭,金莲川这个名字仍能沿用至今,可见金世宗的命名很是贴切。
  金世宗驾临金莲川83年后的1251年,一位蒙古悍将把金帐扎到了金莲川,此人就是忽必烈。从此金莲川注定要成为世界的心脏。
  为了执行其兄蒙哥汗的命令,“总领漠南汉地军国庶事”,忽必烈在此建立了“金莲川幕府”,广招天下贤士,枕戈待旦,厉兵秣马,图谋霸业。
  汉地的城郭、都市对意欲南下的忽必烈的诱惑力是不言而喻的。1256年,忽必烈决心建立固定都城,命手下大将刘秉忠在金莲川选址建立城郭。三年后,一座“北控大漠,南屏燕蓟”的草原都市已见雏形,定名为开平府。
  1259年7月,蒙哥汗去世。当时忽必烈已经打到了湖北,9月,忽必烈得到蒙哥汗的死讯,立即起身离开湖北,全速北上回到开平府。1260年3月,在大臣的簇拥下,忽必烈在开平登上汗位。
  当时蒙古汗国的首都在哈拉和林(位于今蒙古共和国首都乌兰巴托西南380多公里处),驻扎在那里的将领是忽必烈的弟弟阿里不哥。在土尔扈特等部落的支持下,阿里不哥在哈拉和林登上汗位。
  这样蒙古汗国就出现了两个首都,两位大汗。一山难容二虎,内战开始了,这场战争史称“两都之战”。经过四年的血雨腥风,阿里不哥惨败,远走伊犁河谷,忽必烈坐稳了江山。
  为了进一步南下,1263年,忽必烈在燕京(北京)建都,开始叫中都,后称大都。1264年,忽必烈下诏,改开平为上都,开始了元朝的两都巡幸制。
  南宋不堪一击,忽必烈一统天下将成定局。1271年11月,忽必烈在谋士刘秉忠、王磐、徒单公履等人的辅佐下,取《易经》“乾元”之义,正式建国号为“大元”。
  忽必烈确定的两都巡幸制在元朝延续了下来。每年农历四五月份,元朝皇帝都会离开大都,走二十几天路到上都避暑。每年九月份,草微黄时,再从上都回到大都。从忽必烈到元顺帝,元朝11位皇帝中,有6位皇帝是在上都登基的。
  上都与大都孰轻孰重,学者们各执一辞,有争论而无定论。元朝时就有人认为,“世祖忽必烈建上都于金莲川,控引西北,东及辽海,南面而治天下,形势尤重于大都。”
  上都曾经的辉煌是没人能够否认的。元朝打通了东西方交通要道,东西方物质、文化交流空前繁荣。当年的上都,一举一动都会让整个世界屏息,同时也吸引无数人杰,千里迢迢,博取功名。撇开政治成就不讲,仅就文化的融合与科技的发展而言,作为元朝夏都的上都,至少在每年的夏天堪称世界的心脏。
  奉元世祖忽必烈之命,波斯天文学家扎马鲁丁于1271年在上都建立起我国第一个回回司天台。来自阿拉伯世界的天文学,使中国的天文学方法间接共享了古希腊的文明。扎马鲁丁倡议的《大元大一统志》的测绘与编制工作,工作长达六年,共755卷。在地图的绘制中,《大元大一统志》采用了古代中国闻所未闻的“球面投影法”。
  回回司天台在世界天文学史上享有盛誉,而郭守敬设计的铁幡竿渠,则是世界水利工程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上都西北方向有个山阙,这个空气通道使上都气候凉爽,雨量充沛。可一旦雨水量大,就会在此形成洪水,冲击城市。当时人说这是龙在喷水,解决的办法是镇龙。他们认为山顶就是龙头,就在山顶插了铁幡竿。结果洪水还是照样冲过来。郭守敬的办法是在北山的半山腰夯土成坝,把水引到别处,这就是铁幡竿渠。
  元朝好景不长,上都命运多舛。1358年,关铎指挥的红巾军取道大同,绕过大都,直接攻打上都。这场攻防战打了一个多月,最终元顺帝弃城而走。胜利后的红巾军一把大火,烧毁了上都。逃回大都的元顺帝,对各地风起云涌的起义已疲于应付,更无暇顾及重建上都。朝廷不重建,上都的老百姓自己重建。然而后来每一拨起义军攻入上都,都要放火烧一次,逐渐地,上都就被废弃了。
  算起来,作为世界心脏的上都,只跳动了99年。可以想象,一个长寿的上都人,完全有可能见证过这座都市的全部历史。
  为申遗迁走103户居民
  皇城城墙本来是条石包砌而成,修复时用不规则的石块代替了条石,如此修复,还不如不修。
  对于元上都的周遭景色,元朝文人王恽在《中堂事记》中写道:“龙岗蟠其阴,滦水迳其阳,四山拱卫,佳气葱郁”,而元代诗人萨都剌则有“牛羊散漫落日下,野草生香乳酪甜”的诗句。
  700多度寒暑之后,元上都遗址周围的景色与《元史》中的记载没有多大的差别。城郭虽毁,但轮廓依旧清晰可辨。
  元上都遗址呈回字形。皇城是正方形,每个边长1400米。宫城在皇城正中偏北,东西宽570米,南北长620米,呈长方形。宫城内残留有宫殿台基30多处。
  忽必烈初建开平府时还不是皇帝,但开平府却是按照都城的格局规划的,沿城市中轴线建设宫殿,从皇城南门可以直达宫城南门。与汉地不同的是,上都中轴线上的建筑很少,中轴线两侧的建筑也不讲究对称,而是能建宫殿的地方就建,没有建筑的地方就保持草地原貌。
  随着元朝的兴盛,上都也逐渐发展,并突破了皇城、宫城的格局,衍生出了外城。外城西部是皇家的手工作坊。北部是皇家的御花园,又叫北苑。忽里台大会(忽里台:蒙古语。指部落和各部联盟的议事会,用于推举首领,决定征战等大事)用的可以容纳数千人的金顶大帐就搭建在北苑。
  当时平民都住在外城。上都通往大都的路旁,酒店旅店林立,现在仍能发掘出很多锅碗瓢盆和酒具。外城的东南面是宗王贵族住的地方,考古可见多院落痕迹。
  上都的城墙截面呈梯形,坡度很大。宫城城墙是夯土后用青砖包砌而成,皇城城墙是夯土后用石头包砌而成,外城的城墙则只有夯土,没有包砌。
  1964年,元上都遗址就被列为内蒙古自治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8年,元上都遗址被国务院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6年,元上都遗址被列入我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申报清单;2000年开始起草申报文本。元上都遗址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最能完整体现蒙元文化的草原人文历史遗址。
  元上都遗址虽然被列入文物保护单位和申遗清单,但当地居民却很难搬迁。种畜场归畜牧局管,申报工作归文化局管,协调起来很困难。1998年年底,种畜场划归正蓝旗管理,搬迁工作才有了眉目。1999年6月,搬迁工作启动。正蓝旗政府从各单位抽了200多名干部员工,帮助居民搬东西、倒牛粪。11月,103户居民全部迁出元上都遗址。正蓝旗文化局副局长刘学民回忆说:“刚搬迁完,一场大雪就下来了。”
  2000年,元上都遗址申遗正式全面启动。然而当年第24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的《凯恩斯决议》规定:一国一年只能申报一项世界文化遗产。由于在申遗清单中排名靠后,元上都遗址只能等待。
  等待归等待,工作还是要做的。2002年,元上都遗址修复皇城城墙300多米,填平了遗址内牧民建设的所有菜窖、人工渠等设施,并关闭了遗址内通行40多年的公路。
  元上都遗址是一座巨大的城郭,保护难度可想而知。游客至此,随手就可捡到残砖碎瓷,如何有效管理,是个问题。另外,遗址所在地金莲川草原,清热消毒的金莲花也成了游客采撷之物,靠近路边的草地上已经见不到金莲花的身影了。虽有告示称“采摘金莲花,罚款50-100元”,可金莲川草原那么辽阔,就算你看到远处有人在采花,想来也难以追上去罚到那50-100元。
  “……大理石宫殿,甚美,其房舍内皆涂金,绘种种鸟兽花木,工巧之极,技术之佳,见之足以娱乐人心目。”《马可·波罗游记》记载的元上都繁华早已不再,留下来的只有永恒的历史沧桑。

 

编辑:刘中玉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未找到相关文章。

  •  
    版权所有:欧亚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