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丝绸之路上的哈萨克斯坦”国际学术讨论会综述


杨富学
2009-11-29 09:31:13 阅读
作者提供,原刊《敦煌学辑刊》2009年第3期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新建网页 2

 

一、概说

 

为促进学界对中亚地区丝绸之路历史文化的研究,加强中亚各国民族文化历史的交流与合作,由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教育与科学部科委会苏莱曼诺夫东方学研究所(R. B. Suleimenov Institute of Oriental Studies of the Committee of Science, Ministry of Education and Science of the Republic of Kazakhstan,以下简称“哈萨克斯坦东方学研究所”)、俄罗斯科学院东方写本研究所(Institute of Oriental Manuscripts of the Russian Academy of Sciences)和敦煌学国际联络委员会(International Dunhuang Liaison Committee for Dunhuang Studies)联合举办的“丝绸之路上的哈萨克斯坦”国际学术讨论会(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Kazakhstan on Silk Road”)于2009618日至19日在哈萨克斯坦经济文化中心阿拉木图市讹答剌酒店(Otrar Hotel举行。

阿拉木图 (Almaty) 是一座风光独特的旅游城市,位处哈萨克斯坦东南部天山北麓外阿赖山(中国称外伊犁山)脚下的丘陵地带,面积约170平方公里,以盛产苹果著称,阿拉木图在哈萨克语中就是“苹果之城”的意思。该地历史悠久,自10世纪始,即已成为连接中国与欧洲之丝绸之路沿线的商业、手工业和农业中心之一。城市始建于1854年,1929年成为哈萨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首都,199112月苏联解体后,成为独立的哈萨克斯坦共和国首都。自199712月始,阿拉木图作为首都的地位被阿斯塔那(Astana)所取代,尽管如此,阿拉木图仍继续保有全国科学、文化和经济中心的地位,现有人口150余万。

 参加这次国际学术讨论会的学者有44位,分别来自中国、俄罗斯、日本、印度、伊朗、乌克兰、乌孜别克斯坦和东道主哈萨克斯坦。哈萨克斯坦东方学研究所所长阿布塞托娃(M. Kh. Abuseitova)女士致开幕词,接着哈萨克斯坦外事部接待顾问扎吉耶娃(Zh. K. Zakiyeva)女士、俄罗斯科学院东方写本研究所所长波波娃(I. F. Popova)教授、日本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教授、敦煌学国际联络委员会干事高田时雄(Takata Tokio)先生、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所长郑炳林教授等分别作了开幕发言。随后,学术研讨会开始,分为四个场次依次发表学术论文。

 

二、学术研讨会议程

 

第一场,618日上午10401300。主持人:阿布塞托娃,发言者及论文题目如下:

1.[]波波娃:《俄罗斯西域探险家未刊笔记》(Unpublished notes of Russian Explorers of Eastern Turkestan

2.[]高田时雄:《玄奘〈大唐西域记〉中对锡尔河的称谓》(On the Chinese Toponym for Syr Darya in Xuanzang’s Account of Western Regions

3.[]克里雅施托尔内(S. G. Klyashtorny):《通往西域之路》(The Way to Serindia

4.[]郑炳林:《晚唐五代宋初河西地区羌胡交往考》

5.[]拜帕科夫(K. M. Baipakov):《哈萨克斯坦的文化遗产》(Cultural Heritage of Kazakhstan

6. []笋迦泰(S. Sunghatay):《阿得尔纳与箜篌——大丝绸之路文化交流的见证》(Adyrna and Kunhou: Eye-Witnesses of the Cultural Links on Great Silk Road

第二场,618日下午14001800。主持人:波波娃,发言者及论文如下:

1. []刘永增:《榆林窟第36窟千手千眼观音菩萨经变图像解说——兼谈与藏经洞出土绢画MG. 17659Stein Painting 35Ch. lvi. 0019的关系》

2. []努尔兰·肯加哈买提(Nurlan Kenjeahmet:《〈西域土地人物略〉与古代欧亚城市》(“Xiyu tudi renwu lue” and Ancient City of Eurasia

3. []杨富学:《回鹘佛教对印度神话的借用》

4. []大泽孝(Takashi Osawa:《古突厥回鹘碑铭所见7世纪唐辖康居部与回鹘部的历史关系》(The Historical Contacts between Khangar Tribe and Old Uighur Tribe under the Rule of the Tang Dynasty in the 7th Century-Through the Analysis of Old Turkic and Uighur Inscriptions

5. []多笋巴耶娃(A. M. Dosymbayeva):《突厥神圣空间印记》(The Symbol of Sacred Space of the Turks

6. []张德芳:《敦煌悬泉汉简中的“大宛”简以及汉朝与大宛的关系考述》

7. []左林(A. V. Zorin):《18世纪20年代圣彼得堡科学院自Ablayyin Kyit 寺所获第一件藏文文献》(The First Tibetan Texts Acquired by the St. Petersburg Academy of Sciences from Ablayyin Kyit Monastery in the 1720s

8. []郝树声:《简论敦煌悬泉汉简〈康居王使者册〉及西汉与康居的关系》

9.[]托兰巴耶娃(K. U. Torlanbayeva):《丝绸之路上的摩尼教》(Manichaeism on Silk Road

10. [乌兹别克斯坦]巴巴亚洛夫(G. Babayarov):《大夏文献中的西突厥汗国史料》(Bactrian Documents as a Source of History West Turkic Qaghanat

第三场,619日上午 10001300。主持人:高田时雄,发言者及论文如下:

1. [印度]萨建哈尔(Ashok Sajjanhar):《印度对丝绸之路的贡献》(India’s Contribution to Silk Road

2. []落合俊典(Ochiai Toshinori):《殿中侍御史封思业出使西突厥及刑部郎中封无待对佛教的弘扬——日藏封无待〈注心经〉》(Feng Siye, Palace Censor Dispatched to Western Turkestan, and Feng Wudai, Bureau Director in the Ministry of Justice and Buddhist Exegete: A Buddhist Commentary by Feng Wudai Preserved in Japan

3. [印度] 莱纳·拉达(Raina Radha):《游牧民与喇嘛——Tamgaly-Tas岩画》(Nomads and LamasThe Splendid Rock Engravings at Tamgaly-Tas

4. []魏迎春:《晚唐五代敦煌僧尼试经与考课制度研究》

5. []安娜库里耶娃(G. A. Annakuliyeva):《丝路沿线的土库曼与哈萨克:交流与接触》(Turkmans and Kazakhs along Silk Road: Exchanges and Contacts

6. []路志峻:《古代中亚的胡旋舞考释》

7. []加玛洛夫(A. K. Kamalov):《敦煌吐鲁番文献中的九姓乌古斯部落拔曳古》(Dunhuang and Turfan Sources on the History of Tokuz-Oghuz Tribe Bayarqu

第四场,619日下午14001520。主持人:郑炳林,发言者及论文如下:

1. []李重申:《古代中亚的马球运动》

2. []拜孜尔汗(N. Bazylkhan):《古代突厥书写文献研究:人种考古诸方面》(Studing Ancient Turkic of Written Monuments: Ethno-archaeologic Aspects

3. []阿布都罗(S. A. Abdullo):《丝绸之路上的粟特》(The Soghdians on Silk Road

4.[]加里莫娃(R. U. Karimova):《中世纪新疆丝路沿线的城镇》(Eastern Turkestan Medieval town of a Great Silk Road

5. []阿散巴耶娃(A. E. Asanbayeva):《丝路文化关系的历史延续》(Historical Continuity in the Context of Interrelation of Cultures on Silk Road)。

大会发言结束后,举办了非常简单的闭幕式,哈萨克斯坦东方学研究所所长阿布塞托娃对会议进行了简要的总结。

 

三、哈萨克斯坦及中亚历史文化及其与丝路关系研究

 

“丝绸之路上的哈萨克斯坦”国际学术讨论会共收到论文30余篇,其中在大会上演讲的有28篇。按照组织者的设计,会议征文范围大致可分为五个方面,即:

1丝绸之路的历史及其文明文化的意义;

2.中亚历史的古文献以及考古资料;

3.哈萨克斯坦以及中亚境内的古文明遗迹;

4.该地区研究史、考察以及考察文件资料;

5.最新研究成果。

从提交会议的30余篇论文看,基本在此范围内。为便于叙述,这里将其大体归为二类。其一为哈萨克斯坦及中亚之历史文化及其与丝路关系研究;其二为敦煌、西域历史文化及其与丝绸之路关系的问题。

如所周知,丝绸之路是中国连接西亚、北非和东南欧的陆上商路之总称,是古代中国与中亚、西亚、南亚重要文明区域之间进行经济、政治、文化交流的重要交通干道。丝绸之路基本走向的形成可追溯至两汉时期,东方的起点为西汉的首都长安(今陕西省西安市)或东汉的首都洛阳,西经河西走廊、新疆而进入哈萨克斯坦境内

哈萨克斯坦与丝绸之路的关系问题是本次会议的重点,故收到的论文比较集中。现略述如下。

哈萨克斯坦东方学研究所笋迦泰的论文《阿得尔纳与箜篌——大丝绸之路文化交流的见证》根据传世文献及考古资料探讨了哈萨克传统乐器阿得尔纳(Adyrna的历史。阿得尔纳是哈萨克人所喜爱的一种笛子,又称长笛,与其形制大致相同的乐器在古中亚部落群的7处遗址中都有出土,如阿尔泰发现的公元前5世纪至公元前4世纪的巴泽雷克Pazyryk古墓群二号墓、吐鲁番发现的公元前5世纪苏巴什文化之洋海一、二号墓、新疆巴音郭楞蒙古族自治州且末县扎滚鲁克古墓群一、二号墓等。东汉时期,匈奴人将此乐器带入中国,文献中称之为箜篌,此乐器一直沿用至明朝。被欧亚大陆的哈萨克人传承下来的这种古老乐器堪称丝绸之路文化交流的历史见证。

哈萨克斯坦国际关系与世界语言大学安娜库里耶娃《丝路沿线的土库曼与哈萨克:交流与接触》一文从公元前138年张骞出使西域及亚历山大东征谈起,阐述大丝绸之路的历史意义。亚历山大帝国征服中亚,希腊文化开始深入影响东方诸国,阿拉伯及穆斯林文化即深受希腊文化的影响。土库曼斯坦的许多传说包含有希腊历史人物名称或事迹,今天的土库曼斯坦保留有很多中亚文明的遗迹,古代花剌子模的首府玉龙杰赤即是极富寓意的丝绸之路古代遗址。该文通过回顾中亚地区民族间的相互交流,指出当今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伊朗之间贸易交流的可能性。

哈萨克斯坦外事部接待顾问扎吉耶娃的《哈萨克斯坦的合作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丝绸之路”申遗行动》(Cooperation of Kazakhstan and UNESCO in the context of the initiativeSilk Road”)则从文化遗产保护的角度探讨了哈萨克斯坦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合作的问题。由哈萨克斯坦政府与非官方组织承办,纳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和哈萨克斯坦政府“文化遗产”规划之中,这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伊斯兰国家教科文组织(ISESCO)的保护文化遗产及其多样性工作中树立了良好的榜样。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教育与科学部科委会马尔乌兰(A. H. Marghulan)考古研究所所长拜帕科夫教授《哈萨克斯坦的文化遗产》一文则以丰富的考古资料为基础,系统地介绍了古往今来哈萨克斯坦历史、文化的发展,以及文物的留存与保护状况,强调由中亚五国与中国联合起来将“丝绸之路”申报为世界文化遗产的重要性。

包括哈萨克斯坦在内的中亚五国与丝绸之路关系密切。哈萨克斯坦学者对丝路沿线的少数民族历史文化关注的较多,日本京都大学高田时雄在《玄奘〈大唐西域记〉中对锡尔河的称谓》一文研究了玄奘对锡尔河的汉语读音问题。玄奘西行时曾途次锡尔河流域,大唐西域记》称之为叶河,亦即《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所谓的叶叶河,《隋书》、《新唐书》中的药杀水。究其源,当来自中古波斯语之*Jaxšarta*Jaxšaarta,意思是“珍珠”或“明珠”。高田文从读音入手,探讨中亚地名之汉语译音,颇有意义。

哈萨克斯坦东方学研究所阿布都罗《丝绸之路上的粟特》一文对丝绸之路上的商业民族粟特人的历史文化活动进行了系统论述。粟特人原是生活在中亚阿姆河与锡尔河一带操中古东伊朗语的古老民族,以善于经商而闻名于世界。苏联、俄罗斯学者所谓的中亚(Средняя Азия)一般指的就是阿姆河和锡尔河流域,即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四国及哈萨克斯坦南部地区。粟特人在这一带的活动,自然可以看作是中亚诸国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哈萨克斯坦总统档案馆阿散巴耶娃《丝路文化关系的历史延续》则分别从哈萨克斯坦的城市、粟特人政权及丝路国际文化的延革、丝绸之路与传统民俗、丝绸之路的现代意义等方面探讨了丝绸之路文化研究的相关问题。粟特人信仰拜火教、摩尼教和佛教等多种宗教,尤其对摩尼教的传播与发展起过至关重要的作用,这在哈萨克斯坦东方学研究所托兰巴耶娃博士之《丝绸之路上的摩尼教》中得到了充分体现。该文着眼于探讨粟特人在丝路沿线地区传播摩尼教的情况。指出丝绸之路是历史上不同民族、不同国家多元文化的交汇之处,中亚自古即是游牧文化与农耕文明的发源地。哈萨克斯坦占据中亚广袤的地域,这里曾存在过诸多由游牧民族或农耕民族建立的政权,这些民族为宗教文化交流做出了突出贡献。该文论述了摩尼教的起源及其在中亚及哈萨克斯坦境内的传播过程,着重探讨摩尼教在丝路沿线诸国的不同地位,尤其是兴衰演变过程。

兰州理工大学丝绸之路文史研究所李重申教授《古代中亚的马球运动》把中亚所开展的波罗(Polo)即马球运动作为一种文化现象,置于各国各民族文化整体中加以考察。马球是汉唐时期流行于中亚地区的重要体育运动,流被东土以后对于中国古代的体育产生很大影响,使中亚马球的传播获得空前的成功。但是,由于该马球在世界各国的记载甚少,且大都含混不清,可供辨释的形象材料也不多,所以研究进展极为有限。本文通过对巴基斯坦、埃及、印度、莫卧儿帝国等国的马球运动的全面观察,聚焦于中亚一带九姓胡之马球运动。中亚地区发现与马球有关的遗物、遗址及文献资料虽然不多,但很珍贵。该文通过分析中亚一带现存的马球遗物即考古遗址中发现的石画及马球场遗址等,并结合民族、游牧经济、军事、地理、游戏、竞技等多元学科对其进行深入研究。近似课题的论文还有路志峻教授《古代中亚的胡旋舞考释》,本文利用文献资料对“胡旋舞”的记载,结合石窟壁画和出土文物中所见到的“胡旋舞”形象资料,论述了“胡旋舞”从中亚的传入及其竞技特征,对照现代“迪斯科”和体育舞蹈,对含混不清的胡旋舞进行全面的考释,指出现代体育舞蹈与“胡旋舞”之间一脉相承的文化基础,尤其是在现代体育舞蹈中的旋转、出肋、出胯、扭腰等技术舞姿中不仅可以寻觅到胡旋舞的遗踪,而且还可依稀看到它们之间的血缘关系。

 

四、敦煌西域及其与丝路关系研究

 

作为丝绸之路上的历史文化名城,敦煌研究也成为本次研讨会的焦点。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所长郑炳林教授的《晚唐五代宋初河西地区羌胡交往考》分析了晚唐五代时期河西走廊的少数民族政权及民族迁徙与交往的基本状况。以石城镇为中心的盐泽道、以敦煌为中心的紫亭道、把疾道等,都对沟通羌胡之交往起到了重要作用。指出五代宋初河西少数民族交往已经很难分出其政治动向,不仅仅是南北两大区域之间的羌胡交往,更多的是区域民族政权之间的民族往来。

敦煌研究院考古研究所所长刘永增研究员在会议上宣读了《榆林窟第36窟千手千眼观音菩萨经变图像解说——兼谈与藏经洞出土绢画MG. 17659Stein painting 35Ch. lvi. 0019的关系》一文,公布了他的最新研究成果。指出榆林窟第36窟中保存有南无慈氏菩萨助大悲会、南无迦毗罗神将助大悲会、南无梵王助大悲会、南无孔雀王助大悲会等许多尊像铭文,与之构图大致相同的画面还可见于英藏Stein. Painting 35Ch. lvi. 0019、法藏MG. 17659及莫高窟第231窟前室天井北侧,是研究绢画与壁画关系的不可多得的资料。这里的“助会”可以说就是礼拜千手千眼观音菩萨的地方,即举行“大悲礼忏会”的道场。

哈萨克斯坦东方学研究所加玛洛夫研究员《敦煌吐鲁番文献中的九姓乌古斯部落拔曳古》一文整理了敦煌和吐鲁番有关突厥部落的零散资料,集中论述了回鹘历史上有重要地位的拔曳古部落。据汉文史书和地理著作及北欧突厥碑铭载,拔曳古是九姓乌古斯(回鹘)“外九姓”中势力较大的部落之一,其政治势力仅次于回鹘药罗葛氏。744年,回鹘击灭后突厥汗国自立。根据敦煌和吐鲁番文献可以确定,自漠北回鹘汗国建立至9世纪漠北回鹘汗国崩溃,在这段时间内,拔曳古活动区域应在吐鲁番和敦煌之间。

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魏迎春博士撰《晚唐五代敦煌僧尼试经与考课制度研究》指出,晚唐五代敦煌佛教教团为了管理当地僧尼经教修行进度和水平,专门设置了考课僧尼诵经进度的机构——试部,以秉承都僧统的旨意,监督各个僧尼业务修行进度及效果。敦煌僧尼修习有两种形式:一个是集中修习阶段,主要是每年的夏安居,僧尼在师傅们的带领下集中学习;另外一个就是每天或者每月的功课修习,除每月初一、十五两天集中修习外,其余时间僧尼基本上以自习为主。不管何种形式,都需经过试部的考核,从而评定修习等级,这无疑是一种稀见的考课方式。

在敦煌悬泉出土的汉简中,有不少反映了汉代大宛国的情况。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生副所长张德芳研究员撰写的《敦煌悬泉汉简中的“大宛”简以及汉朝与大宛的关系考述》对悬泉汉简中的“大宛”简进行了详细考证,包括其出土的探方层位,尺寸、质地以及简文内容,一方面为进一步研究提供了最基本的简牍信息,另一方面也得出了自己的结论。指出两汉时期的大宛,其中心在今费尔干纳盆地,但地域范围包括今天的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坦、塔吉克斯坦的大部和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的一部,是古代中国最早与之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和地区之一。悬泉汉简中有10多支记载大宛贵人、使者前来汉朝通好朝贡时在悬泉置留下的记录,为研究汉朝与中亚地区友好交往的历史提供了最直接的实物与文献的相关证据,极为珍贵。同类文章还有甘肃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郝树声研究员所撰《简论敦煌悬泉汉简〈康居王使者册〉及西汉与康居的关系》一文。近年,敦煌悬泉置遗址出土的汉简中有若干康居的材料,弥足珍贵。本文结合文献记载,通过对这些简牍材料的考读,特别就悬泉汉简中的《康居王使者册》以及汉朝与康居的关系做了细致的讨论,考证康居五小王的都城位置,指出了康居国当时的地理范围;以康居王使者前来朝贡时与酒泉太守发生纠纷的具体案例,指出在西汉张骞通西域后的百余年间西汉王朝一直同远在今天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保持着友好交往的关系。这些国家是最早同古代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地区。

由于哈萨克族属于突厥语族,其语言、文化均与古代突厥、回鹘密不可分,故而在这次学术讨论会上,突厥、回鹘的历史文化受到了格外的重视。国际著名的突厥学专家、俄罗斯科学院东方写本研究所克里雅施托尔内教授向大会提交了《通往西域之路》一文。文中分析了希腊作者阿波罗多洛斯留下的有关中亚的笔记及通往南海途径的相关资料。该文利用希腊文献资料论述了早期中亚的民族和政治及不同民族,如塞人、吐火罗人等通过丝绸之路彼此传播文化的历史,揭橥了古代希腊人撰写中亚介绍之类著作的情况。乌兹别克斯坦科学院比鲁尼(Abou Raihan Beruni)东方学研究所巴巴亚洛夫的《大夏文献中的西突厥汗国史料》对阿富汗境内大夏(Bactria)地区出土的文书进行了重新梳理,发现英国学者西姆斯—威廉姆斯(Nicholas Sims-Williams)原来认定的西突厥钱币其实应是大夏当地突厥族统治者制造的。

敦煌研究院民族宗教文化研究所所长杨富学研究员的《回鹘佛教对印度神话的借用》一文介绍了吐鲁番、敦煌出土的印度英雄史诗《罗摩衍那(Rāmayana》和童话故事集《五卷书(Pañcatantra》之回鹘文写卷,指出两者的流传在一定程度上都借助了佛教的影响力。回鹘佛教徒为了达到弘扬佛教之目的,摄取了人们喜闻乐见的印度民间故事、神话传说,将之纳入佛教理论体系以流播民间,使这些故事得以披上佛教的外衣,在回鹘中广泛流传。

哈萨克斯坦东方学研究所研究人员努尔兰·肯加哈买提博士撰写的《〈西域土地人物略〉与古代欧亚城市》一文对佚名氏写成于15世纪的《西域土地人物略》进行了研究。《西域土地人物略》是现存为数不多的记述明代西域史地的历史文献之一,藉由明嘉靖年间纂修《陕西通志》卷十《土地十·西域》而得以留存。史料价值甚高,除对西域有系统叙述外,还反映了当时西域与中原的联系及其相互影响问题,对研究明代丝绸之路有重要意义。在其所附《西域土地人物图》中,列有175个地名,虽然大以汉文书写,但其名称大多则属于突厥语、波斯语、阿拉伯语、蒙古语乃至拉丁语,地域覆盖从嘉峪关到伊斯坦布尔的广大区域。作者先曾就学于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现已加入哈萨克斯坦国籍。该所研究人员加里莫娃之文则对中世纪新疆丝路沿线的重要城镇,如喀什、于阗、龟兹、高昌等进行系统观察,以探讨各地与丝绸之路的关系问题。

日本学者落合俊典教授《殿中侍御史封思业出使西突厥及刑部郎中封无待对佛教的弘扬——日藏封无待〈注心经〉》一文通过对殿中侍御史封思业出使西突厥及刑部郎中封无待弘扬佛教事迹的考证,指出日本佛教的形成深受中国佛教尤其是隋唐佛教影响,中国僧人东渡与日本僧人来华留学促进了日本佛教的发展。日本大阪大学世界语言研究所大泽孝教授则利用蒙古高原发现的古代突厥卢尼文碑铭,撰成《古突厥回鹘碑铭所见7世纪唐辖康居部与回鹘部的历史关系》,指出这些碑铭中出现的Khangar其实就是中亚古族康居,在7世纪时,与漠北地区的回鹘一样,同处于唐朝的羁縻政策管理之下,二者之间曾有过相当密切的联系。哈萨克斯坦东方学研究所拜孜尔汗宣读的《古代突厥书写文献研究:人种考古诸方面》,则是以古代突厥卢尼文碑铭、写本文献为依据,结合考古学新材料,从人类学、民族学的角度,对突厥、回鹘诸民族的起源问题进行系统探讨。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教育与科学部科委会马尔乌兰考古研究所多笋巴耶娃以中亚等地发现的石刻为例,对突厥崇拜上天的思想意识进行了论述。

俄罗斯科学院东方写本研究所波波娃教授则公布了一大批俄罗斯探险家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新疆吐鲁番、于阗等地进行探险活动而留下的笔记,这些未刊笔记对研究当时的学术考察活动及中俄关系都有一定的价值。来自同一研究机构的左林博士对18世纪20年代圣彼得堡科学院由Ablayyin Kyit 寺所获得的第一件藏文文献进行了研究,这一工作对藏学学术史的研究具有一定价值。

印度学者莱纳·拉达所撰《游牧民与喇嘛——Tamgaly-Tas岩画》介绍了Tamgaly-Tas地区的石雕画。该文通过分析中亚及丝绸之路古代少数民族历史活动范围,得出Tamgaly-Tas是古代游牧民族向巴尔喀什湖迁徙的重要休憩场所,有学者认为这些藏式石雕佛像属于藏传佛教风格,但亦有不同观点指出当为回鹘人、蒙古人或黠戛斯人所造,由于史料缺乏难以定论。

此外,印度驻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大使萨建哈尔教授提交会议的论文《印度对丝绸之路的贡献》从丝绸之路的英译词“Silk Road”与“Silk Route”的细微差别入手,分析了丝绸之路涵盖的广义范围。文中指出丝绸之路并不是单一的丝绸贸易之路,宗教亦随着珍贵物品的交换在丝路诸国间传播开来,如中国东汉时期佛教的传入,印度有不少与丝绸之路密切联系的古代遗址:五个城镇遗址,两个佛教遗址,三个港口遗址及其它有明确标识的丝绸之路贸易出口遗迹。该论文介绍了丝绸之路上比较活跃的几个少数民族政权及周边蒙古、中国、日本、吐蕃等与印度佛教之间的关系,阐述了印度对丝绸之路宗教文化的贡献。

 

五、小 结

 

哈萨克斯坦地处中亚,东南连接中国新疆,北邻俄罗斯,南与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接壤,面积272. 49万平方公里,人口1520万,是中亚地区幅员最辽阔的国家。丝绸之路横贯哈萨克斯坦全境,阿拉木图更是扼控丝绸之路的咽喉,是古代中国通往中亚的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长期充任中西方贸易的重要中继站。近期,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协调组织下,经过阿拉木图会议、吐鲁番会议和撒马尔罕会议以及许多民间学术会议的充分讨论,明确了丝绸之路作为文化线路的遗产总体性质,最终决定由中国、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作为原始提名国,联合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丝绸之路上的哈萨克斯坦”国际学术讨论会的召开,就是哈萨克斯坦政府为丝绸之路申遗而进行的多项筹备活动之一。

这次会议的规模不是很大,仅有40余位学者,但议题较为集中,以丝绸之路为主线,以哈萨克斯坦为中心点向东西两侧辐射,所涉问题大多都能引起与会者的兴趣,故而学术讨论的气氛比较热烈。会议议程也安排得非常紧凑,两天时间共安排四场大会发言。每场大会发言结束后,都留出一定的时间,就学者们所关心的问题进行讨论,或提出不同意见,或补充相关资料,相当热烈。学者们的兴趣主要集中在丝绸之路文化交流及古代中亚诸少数民族历史文化等问题上,学者们发言踊跃,交流认真,形式活泼,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会后,会议筹办方组织学者们赴吉尔吉斯斯坦进行考察,先后参观了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附近的古代遗址,其中多为712世纪的古城遗址,既有喀喇汗王朝时期的废寺遗址,也有西辽时期的废寺遗址,尤其前后者,规模不小,在主殿发现有12米长的卧佛像,巨大的佛足残片现被保存在斯拉夫大学考古研究所博物馆。如所周知,喀喇汗王朝以推行伊斯兰教而闻名,佛寺遗址的发现,印证了当地居民在喀喇汗王朝成立之初信奉佛教的史实,非常难得。同时,学者们还参观了比什凯克斯拉夫大学考古研究所博物馆,其中收藏的伊塞克湖水下出土物内容丰富而珍贵,引起了学者们广泛的兴趣,其中收藏的3件保存完整的祆教徒纳骨器,也颇引人关注。接着,学者们又奔赴唐代碎叶(今吉尔吉斯斯坦托克玛克市)故城遗址及吉尔吉斯斯坦名胜伊塞克湖(即唐代文献中的热海大清池)及其附近的岩画及伊塞克湖州立历史博物馆(Issyk-kul Historical State Meseum)进行考察,收获颇丰。

 

编辑:李花子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西夏货币与丝绸之路货币”学术研讨会综述 (11/02/2009 19:20)
  • 清末新疆建省研究综述 (06/13/2009 03:32)
  • 法国汉学界对丝绸之路的研究 (11/16/2008 11:04)
  • “中国少数民族史学与历史学——多学科研究方法学术研讨会”综述 (06/30/2008 18:18)
  • 匈奴西迁问题研究综述 (06/10/2007 14:52)
  • 唐代摩尼教史研究综述 (02/16/2006 14:14)
  • 克孜尔石窟分期年代研究综述 (10/18/2005 02:52)
  • “丝绸之路民族古文字与文化学术研讨会”综述 (09/09/2005 13:15)
  • 2003年国内蒙元史研究综述 (04/22/2005 10:22)

  •  
    版权所有:欧亚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