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凤翔蒙古遗民与遗物学术座谈会”召开


杨富学
2014-04-28 18:20:46 阅读
作者提供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2014年4月20日,由敦煌研究院民族宗教文化研究所与陕西省凤翔县蒙元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凤翔县博物馆与宝鸡市多彩涂料装饰有限公司协办的“凤翔蒙古遗民与遗物学术座谈会”在凤翔县凤凰大酒店隆重召开。来自兰州大学、内蒙古大学、陕西师范大学、暨南大学、厦门大学、新疆师范大学、西北民族大学、宁夏社科院、西北师范大学、西安碑林博物馆和敦煌研究院等单位的20多位专家学者参加了座谈会。议程如下:
上午,凤翔县人大副主任屈宏昌主持
一、主办方敦煌研究院民族宗教文化研究所所长杨富学教授介绍来宾。
二、凤翔县政府王伟博副县长致欢迎辞。
三、敦煌研究院杨富学教授做主题发言,介绍凤翔出土文物、蒙古史事及屈氏家族情况
四、观看介绍屈姓历史的视频《秦本山山下的成吉思汗后裔》。
五、考察屈家山及参观各种文物。
下午,敦煌研究院杨富学教授主持
一、凤翔县蒙元历史文化研究会屈晓波会长介绍屈家山概况。
二、与会专家开展学术讨论。
三、中国蒙古史学会常务副会长宝音德力根教授做大会总结。

  自20世纪70年代始,尤其是2003年以来,相继于凤翔屈家山元代蒙古族城堡及墓葬遗址出土纪事砖、画像砖及“屈术之茔”墓碑等重要文物多件,对于探讨13世纪初蒙古人于凤翔地区的历史活动皆有着极其重要的资料价值。
  例如,传统史料虽对蒙古大军三征凤翔有所记载,但其记述皆颇为零散简略,抵牾之处常有,而屈家山蒙古纪事砖的发现即助于此问题的深入探讨。从纪事砖看,蒙古军首征凤翔是由成吉思汗亲率的,第二次则由木华黎率领。而史书的记载却正好相反。二者比对,可证应以史书记载为准。纪事砖之所以将成吉思汗置于木华黎之前,可能出于对成吉思汗的崇敬之情。木华黎进兵凤翔之时间,纪事砖记其为“马年壬午秋月”,即1222年秋,与传统史料略有差异。蒙古军第二次攻伐凤翔是由成吉思汗率领的,关于其时间,纪事砖记为狗年丙戌(1226)春月,《元史》无载,《金史》、《蒙兀儿史记》、《多桑蒙古史》均记于1227年,唯具体时间略有不同。蒙古军第三次兵伐凤翔是由太宗窝阔台率领的,据纪事砖记载,窝阔台于“兔年辛卯春月”,即1231年春季率军出征,历经三月余的激战,终克其地,其记载与传世史料所记较为一致。但纪事砖对于窝阔台率探马赤军三十万出征的记述却为史书所不载,此可补史书之阙。由是可见,传统史料对于蒙古军三征凤翔之事的记载存在着一定差异与疑问,可与纪事砖的记载互相勘正,有助于探求历史的真实。
  另外,屈家山纪事砖及墓碑还为我们破解凤翔屈氏家族之族源,探讨窝阔台与耶律楚材、塔塔统阿家族之密切关系提供了珍贵的第一手资料。据纪事砖记载,耶律楚材与塔塔统阿之子受命辅佐获封凤翔的窝阔台子哈喇察儿家族,这一记载恰与史书所反映的三大家族之密切关系相暗合。同时,藉由“屈术之茔”墓碑所记,凤翔屈氏祖先哈剌铁木儿曾获封“答剌罕”称号,并为“脱脱大王右丞相都总裁”,其家族成员中亦有多人任凤翔达鲁花赤、大将军等职,而此“脱脱大王”极可能即是纪事砖所云哈喇察儿之子“脱塔黑”。由是可见,凤翔屈氏祖先出身显贵,为蒙古统治者之股肱大臣。再结合凤翔当地百姓的口承资料,及其所保留下的游牧民族旧习、宗教信仰等,显而易见,凤翔屈氏一族源出蒙古,当为贵族后裔无疑,很有可能为太师国王木华黎家族遗裔。主题发言结束后,与会专家冒雨前往屈家山遗址进行实地考察。
  考察结束后,与会专家对凤翔蒙古遗民以及纪事砖等遗物展开了讨论,对凤翔有无二次分封以及分封与蒙古诸王争夺汗位是否有着某种关联性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与交流,促进了西北蒙古历史与蒙古遗民诸问题的研究,有力地推动了蒙元史研究的深入。





编辑:lhz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未找到相关文章。

  •  
    版权所有:欧亚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