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庆祝历史研究所成立60周年讲座:明清时期蒙汉合璧分类辞书的编纂及其对朝鲜司译院类解书的影响


郑叶凡
2014-05-05 05:51:32 阅读
作者提供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2014年4月29日,为庆祝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建所六十周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中外关系史研究室举办了欧亚学研究系列讲座第54讲“明清时期蒙汉合璧分类辞典的编撰及其对朝鲜司译院类解书的影响”的学术研讨会。此次研讨会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召开,中外关系史研究室的乌云高娃学者为此次会议的主讲人。此外,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外关系史研究室的李锦绣、贾衣肯、李花子、李鸣飞、李伟丽、李艳玲、聂静洁、青格力、孙昊等学者均参加了此次研讨会。
  29日上午,主讲人乌云高娃学者就本次会议的主题“明清时期蒙汉合璧分类辞典的编撰及其对朝鲜司译院类解书的影响”做了精彩的报告。报告主要介绍了对明清及同一时期的朝鲜王朝所编撰的蒙汉合璧分类辞书的编撰、刊版情况进行的研究,探讨古代东亚蒙汉合璧分类辞书的承传关系、相互影响等问题。在对报告内容做了总体的论述后,乌云高娃学者以时间为线索,依次阐述了对“最早的蒙汉合璧分类辞书《至元译语》”、“明代所编蒙汉合璧辞书《华夷译语》”以及“清代蒙汉合璧分类辞书的编撰”的研究,对所涉辞书的各个版本和内容进行了比较研究,并指出,明洪武年间的《华夷译语》在内的汉蒙或蒙汉对译语汇辞书是在《至元译语》的基础上编撰而成的。最后,乌云高娃学者就朝鲜司译院“类解书”——蒙古语学《蒙语类解》、倭学《倭语类解》、汉学《译语类解》、清学《同文类解》等,做了精彩的介绍。从司译院最早的分类辞书《译语指南》开始,对朝鲜“类解书”的编撰和修订做了详细的考证。并指出,《蒙语类解》、《同文类解》、《译语类解》、《倭语类解》最早的版本应该有承传关系,但经过不同时期的修订、刊板,四学书之间出现了分类和词汇方面的差距。司译院最早的分类辞书《译语指南》的编撰受元明蒙汉对译辞书的影响,明代所编蒙汉合璧分类辞书是司译院编撰分类辞书的底本。清代所编满蒙汉合璧辞书则是对四学类解书的修订、刊版有影响。在这其中,乌云高娃学者基于蒙古族的背景,以《蒙语类解》为例,认为《蒙语类解》最早的底本很有可能与元明时期编撰的蒙古“译语”有关,到了18世纪司译院译官根据清代所编蒙汉合璧辞书对司译院《蒙语类解》等分类辞书进行了修订 。此外,在资料收集和比较方面,乌云高娃学者广泛收集了《至元译语》和《华夷译语》的各种版本,对各版本的内容异同做了详细的比较和分析,对书中几种文字的标音都做了详细的讲解。同时还介绍了各版本的收藏地,并提供了各版本实体书的照片,为学界同仁的研究提供便利。
  下午,与会学者们就此次报告的内容展开了热烈的讨论。李锦绣先生就《至元译语》和《华夷译语》在国内的研究概况和资料收集问题,向乌云高娃学者请教。乌云高娃学者表示,对“译语”的研究有几个特点。一是日本的研究多,国内的研究少,石田干之助等学者是其中翘楚,他曾经将《至元译语》的“和刻本”和“内阁文库本”进行比较研究。二是语言学方面的研究多,但历史学方面的研究少,对“来文”的利用不够。三是对藏语、缅甸语以及西南地区的一些语言的研究比较多,对蒙古语的研究比较少。相关情况还可以参照2013年12月在中央民族大学召开的有关《华夷译语》的国际研讨会。在资料的收集方面,乌云高娃学者表示,《至元译语》和《华夷译语》有各种版本收藏于世界各地,目前版本收集得已经比较全面,但“巴黎本”的收藏还不是很清楚。《至元译语》只有译语,无来文,《华夷译语》有译语,也有来文。此外,乌云高娃学者还与李锦绣、贾衣肯和孙昊等学者就后续研究展开了讨论,并指出《华夷译语》的“高昌馆”和“女真馆”部分,研究的学者比较少,还有比较大的研究价值。而“回回馆”部分,南京的刘迎胜老师已经做了非常深入的研究,资料收集较全。此外,“译语”部分的语言学研究已经比较多,但是“来文”部分还可以进行史料方面的深入研究。但也存在一定的困难,比如相关文献涉及到的语言众多。除此之外,传教士所编的满蒙汗对译辞书还可以进一步挖掘和研究。在积极的讨论中,李花子和青格力学者对报告的内容也表示了极大的兴趣,并与乌云高娃学者共同探讨。李花子学者特别关注《蒙语类解》中的谚文标音,而青格力学者对相关资料中的蒙文部分十分注意。在座学者还就洪武本《华夷译语》中的大小字区分和“舌”、“中”等小字的标注等问题请教了乌云高娃学者。
  此次的“明清时期蒙汉合璧分类辞典的编撰及其对朝鲜司译院类解书的影响”学术研讨会获得了圆满成功,受到了与会学者的一致好评。经过一天的热烈讨论和交流,与会学者对此次研讨会的学术价值表示了高度赞扬,一致认为此课题还有做大、做深的学术空间,可以联合各领域的专家学者们,申请更大的课题。同时,此次会议还推动了对古代东亚地区文化交流和相互影响的研究。随着现代东亚地区各国间交流的日益频繁和加深,对东亚各国家和地区间的对外往来和文化交流的历史研究也将更加蓬勃兴盛。
  
编辑:lhz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凤翔蒙古遗民与遗物学术座谈会”召开 (04/28/2014 18:20)
  • 欧亚学研究系列讲座之五十三:匈奴、胡和‘引弓之民’——早期内陆欧亚的民族称呼和国号 (12/02/2013 16:16)
  • 欧亚学研究系列讲座之五十三讲 (10/23/2013 12:13)
  • 欧亚学研究系列讲座之五十一讲:古突厥文碑铭中的地名及史料价值 (05/28/2013 16:15)
  • 欧亚学研究系列讲座第五十讲:“突厥语言历史与回鹘文化” (05/28/2013 15:34)
  • Central Eurasian Studies Society Preliminary Program (10/16/2012 07:02)
  • 欧亚学研究系列讲座之四十九讲:From Dongbei to Xibei Turkic Speaking Communities in China (06/20/2012 11:27)
  • 欧亚学研究系列讲座之四十八讲:康熙年间长白山土堆遗迹考察 (06/20/2012 11:23)
  • 欧亚学研究系列讲座之四十七讲:汉代中国人对罗马帝国的认识过程 (06/15/2012 09:01)

  •  
    版权所有:欧亚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