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欧亚史研究系列讲座第三十二讲纪实:若干回鹘碑铭的语文学探讨


张卫光
2009-12-01 15:23:47 阅读
作者提供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2009年11月17日下午,德国柏林科学院吐鲁番学研究中心的彼德.茨默(Peter Zieme)教授受中外关系史研究室同仁的邀请,作了一场题为《若干回鹘碑铭的语文学探讨》的演讲报告。茨默教授是国际著名的语言学家和回鹘文献研究专家,已出版关于吐鲁番及附近地区出土文献研究专著百余种,他的《突厥语摩尼教文献》、《回鹘文佛教头韵诗》、《回鹘文金光明最胜王经》、《高昌回鹘王国的宗教与社会》等著作,均为突厥、回鹘文献研究的里程碑。

   在此次演讲中,茨默先生围绕回鹘历史发展的三个不同历史阶出现的碑铭展开论述,并作出了细致的分类。三个历史阶段包括回鹘草原帝国时期(8-9世纪)、西回鹘王国时期(主要在吐鲁番盆地,10-11世纪)、蒙古时期(12-14世纪)。茨默先生根据碑铭的内容和用途,把之分为墓志铭和世系碑铭、功德和建筑碑铭、朝觐碑铭和图像碑铭等。

   茨默教授概述了回鹘碑铭研究的最新成果和动态。关于回鹘草原帝国时期的碑铭,他提供了德国考古学家不久后将在帝国首都哈拉巴喇克逊进行考古发掘的信息,其成果令人期待。关于西回鹘王国时期碑铭,茨默教授介绍了吐峪沟出土西州回鹘造塔功德碑纸片,对回鹘可汗称号的复原提出自己的见解。接着,茨默教授重点介绍了元代之后,统称为蒙古时期的碑铭,即写于1326年《重建文殊寺碑》,1334年的《亦都护高昌王世勋碑》,1361年的《大元肃州路也可达鲁花赤世袭之碑》。这些碑铭有共同的特点,如它们都是由汉文、回鹘文双语构成,回鹘文部分均写成诗,而汉文部分则写成散文;它们记录了回鹘王族的世系,从察哈台统治者到达鲁花赤;它们被写于建立或重修佛寺时;它们呈现出的资料一部分见于其他史籍,一部分仅在回鹘文本中被提及。关于回鹘文部分的释读,茨默教授试图通过关注文本的内在结构,建立一个较为准确的回鹘文本基础。由于大多数碑铭以诗的形式写成,茨默教授在耿世民先生释读的基础上,对受损最多的碑铭以押头韵诗的形式对其进行复原。

   最后,茨默先生讲到了不同历史阶段碑铭文本中出现的回鹘国的几个名词。在1980年发现于柏孜克里克的一个残片中,回鹘国被称为伊利 鄂尔浑(El Orkun),另外,这份文书还提到约200部书被西方教士带到回鹘国都。整个文本没有日期,茨默先生确信它写于13世纪的元朝。回鹘人对一个消逝久远事件的记录和书写,显示了其记忆历史事实的特殊能力。他还考察了伊利郁督军一词出现于10世纪吐鲁番写本中的意义。长时期以来,学界一直认为十姓回鹘王国(On Uygur eli)一词只是在西回鹘王国(9-11世纪)中被使用,但茨默教授根据1334年蒙古统治时期的高昌亦都护铭文,以及从其他印刷品或赞美诗,明确指出这一名词在13、14世纪仍在继续使用。

   茨默先生演讲结束之后,与会者就碑铭记载的吐火罗、昭武大将军、大元的回鹘文译名、游牧人的史学传统、回鹘国王世系等进行了热烈讨论,茨默教授对与会学者的问题作了详细的解答。茨默教授学识渊博、兼通多种语言,对回鹘文献如数家珍,令人叹为观止。他的这次演讲内容丰富,立论高远,分析细致,令人回味无穷。他严谨的研究态度和科学方法,也给与会者以启示和激励。









编辑:李花子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欧亚史研究第十五讲纪实——沈卫荣教授报告 (04/24/2007 21:40)

  •  
    版权所有:欧亚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