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於平實中見功夫


趙守儼
2005-10-26 06:43:46 阅读
原刊《趙守儼文存》,中華書局,1998年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七十年代,在啟(功)元白先生参加點校《清史稿》的幾年當中,由於工作關系,我和他有了較多的接觸。其寅真正談工作的時候少,聊天的時候多,在交談中,我對他的道德、文章、學問也愈加敬佩。他的見解對我很有啟發,舉一反三,使我受益不  下面談幾件小事,我不懂“紅學”,却也是《紅樓夢》的愛好者,在閑聊的時候,曾多次和元白先生談到這部書,元白先生說,他年輕的時候聽一位老太太談起,當年她所讀的《红樓夢》,有的情節與今天的本子不同,估計從前流傳的鈔本種類頗多,各本之間很有些出入。恰巧我想起曾聽說,麟慶太夫人詩集中有和《紅樓夢》中詩的作品,據說她所和的不是書中的詩,而是某宅第中的題壁詩,而這個题壁詩據說就是曹雪芹少年時的筆蹟。我感到颇新奇,於是就向元白先生談起這一傳聞,他說:“没聽說過,但這很容易解決。我有麟慶母親惲珠的詩集。”第二天他就帶來了惲珠的詩集《紅香馆詩草》。其中有《戲和大觀園菊社詩》四首及《分和大觀園蘭社詩》四首,没有線索可以說明,作者和的是題壁詩,却為元白先生以上的說法提供了旁證,因為今本《紅樓夢》里只有菊社,没有蘭社,惲珠所和蘭社詩四首今本都屬於菊,而不是蘭。那麽作者所讀的本子除菊社外,想必這有蘭杜,我們還由校勘問题談到《紅樓萝》的錄文,元白先生說有一處某本作“清水下雜面,你吃我看”,這是不對的,他說吃過雜面的人都知道,用清水來煮是澀的,没法吃,這句俗語的意思應該是;“清水下雜面,你吃吃我看!”某本文字符合這個意見,那才對。當時我還没吃過雜面,對此没有體會,近幾年我吃過了,深感他的判斷十分正確。元白先生由於個人的親身經歷,對旗人的家庭生活,風俗習慣瞭如指掌,因而對《紅樓夢》所寫的人際關係、生活細節理解極其深刻。比如他談到:“旗人家庭,小叔子和嫂子可以比較随便,所以寶玉和凰姐見面的時候,往往糾缠一陣。有人說這兩個人有特殊關系,其事之有無可置之不論,作者這種寫法是符合當時的習慣的,這和我幼年時代所見所聞基本吻合。”以上三件事,說明他的見聞之廣,並善於運用這些見聞;尤其是善於用豐富的生活常議和對於某種事物的特殊了解去分析書本上的問題。長期以來我有個疑問,曹雪芹去今未遠,與他同時人的詩文集無論是旗人、漢人的,流傳至今的都很多,為什麽除敦诚弟兄等個别的幾個人之外,在其他同時人的詩文集都不見曹雪芹的踪蹟呢?難道他與當時的文人全無往来嗎?曾以此求教於元白先生,他說:估計曹雪芹落魄之楼,已不是士大夫中人,大概他的身份類似子弟書作者之流,這雖然是一種推測,我相信除此之外別無更合理的解釋,這雖不是個“硬問題”,我想以後必將得到證實。
  元白先生書法上的造詣,盡人皆知,可是我没有聽到過他談起過關於書法的高深莫測的理論,他似乎對於古今的那些神乎其神的“高論”也並不怎麽感興趣。有一次幾個人在一起閑談,一位同志說:“我不懂寫字,也不知道什麽叫好,我只認為我看着美的就是好。”元白先生對這話頻頻點頭,這也從側面反映出他對待書法的一些態度。寫到這裹,我忽然想起曾聽見過一種論調:寫字要越丑越好,意思是說,讓人看着美,那便是追求“姿媚”。想到這段話,不禁令我啞然失笑。關於文物鑒定,我也聽到過他的一段極精闢的議論,即書畫的鑒定必須客觀,不能羼雜主觀成分,這就是說要科學地判断這件作品是否某人的手筆,不管你是否喜歡這種風格和筆路,绝不能在鑒定真偽的時候把個人好惡混在一起,有的收藏家,在收藏中有些贗品,其中一條原因就是他偏愛某種風格、筆路的主觀因素起了作用。這番話似乎平淡,其實有至理存焉,我想應該是鑒定文物必須恪守的基本原則。
  最近因為腦部受傷,對思維有些影響,以上所記僅僅是一時能够想到的幾件事,是否都能够作為本文第一段話的詳解,我不敢說,不過它至少顯示出元白先生於平實中見功夫的這一特點。足見他的學術修養已到了爐火純青的境地。“平實”二字最難做到,一知半解的人,連他自己也似懂非懂,要“平實”是不可能的,只能“以艱深文淺陋”。有人告訴我,元白先生對某些詩詞的意境有極其深刻的、獨到的體會,大觀是我不懂詩詞的緣故,還没有聽到他談論這類的問題,以後有機會一定争取補上這一課。
  俗話說:“没吃過猪肉,難道還沒見過猪跑嗎?”元白先生曾說,知道猪是怎樣跑的也不是没用,他想開門課叫做“猪跑學”,只談治學上的常識性問題。這當然是句笑話,我相信這門課並没有開成,即使將來舉辦這樣一個講座,也不合用這個名稱。我認為這種課程確是非常切合實際的,可是非飽學之士不能承擔,元白先生講這種課自然是最合適,這首先是由於他的淵博,其次是他最善於把艱深複雜的問題通俗化,用簡而明的語言使人能夠聽懂。如果有一天他真的舉辦這樣的講座,我一定要求去作個旁聽生,因為他見過的“猪”種類繁多,有許多我根本没見過,更不要說看它怎樣跑了。
  元白先生為人很随和,一向平等待人,禮貌周到。然而他並不是一位“好好先生”,對於不合理的事,作風不正、狂妄無禮的人,绝不一味遷就。在大關節目上,绝不随波逐流。我的看法是,他很不願意得罪人,但迫不得已也不怕得罪人。
  上面所說都是我個人的理解,說得不對應當由我個人負責。最後想說幾句題外的話,元白先生年輕的時候,在輔仁附中教書,不久因没有大學學業文憑,學校主持人認為他没有資格當中學教員,被解聘,往来他受知於辅仁大學校長陳援庵先生,在輔仁大學任教,不但教基礎課,也開專業課,没有資格教中學的元白先生竟當了大學教師。這是他本人在回憶陳校長的文章裹談到的,很多人都知道。今天,誰能否認他在學術和藝術上的成就和造詣呢?究竟應當怎樣看待學歷和文憑,這里向我們提出了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他的見聞之廣,更令我心折,他對一些問題的看法多有新義,但這種新義並非標新立異,而是表面上平實,卻耐人尋味,禁得起推敲。他雖然是書生,但他的見解不滯不泥,絕不是那種所謂“書生之見”。天資和學力,在一個人身上不容易兼備,元白先生不但具備以上兩種條件,而且是以絕頂聰明的天資來運用自己的知識和所掌握的資料的;他的詩、書、畫同樣如此,都突出反映了他卓越的才華。
  下面談幾件小事,我不懂“紅學”,却也是《紅樓夢》的愛好者,在閑聊的時候,曾多次和元白先生談到這部書,元白先生說,他年輕的時候聽一位老太太談起,當年她所讀的《红樓夢》,有的情節與今天的本子不同,估計從前流傳的鈔本種類頗多,各本之間很有些出入。恰巧我想起曾聽說,麟慶太夫人詩集中有和《紅樓夢》中詩的作品,據說她所和的不是書中的詩,而是某宅第中的題壁詩,而這個题壁詩據說就是曹雪芹少年時的筆蹟。我感到颇新奇,於是就向元白先生談起這一傳聞,他說:“没聽說過,但這很容易解決。我有麟慶母親惲珠的詩集。”第二天他就帶來了惲珠的詩集《紅香馆詩草》。其中有《戲和大觀園菊社詩》四首及《分和大觀園蘭社詩》四首,没有線索可以說明,作者和的是題壁詩,却為元白先生以上的說法提供了旁證,因為今本《紅樓夢》里只有菊社,没有蘭社,惲珠所和蘭社詩四首今本都屬於菊,而不是蘭。那麽作者所讀的本子除菊社外,想必這有蘭杜,我們還由校勘問题談到《紅樓萝》的錄文,元白先生說有一處某本作“清水下雜面,你吃我看”,這是不對的,他說吃過雜面的人都知道,用清水來煮是澀的,没法吃,這句俗語的意思應該是;“清水下雜面,你吃吃我看!”某本文字符合這個意見,那才對。當時我還没吃過雜面,對此没有體會,近幾年我吃過了,深感他的判斷十分正確。元白先生由於個人的親身經歷,對旗人的家庭生活,風俗習慣瞭如指掌,因而對《紅樓夢》所寫的人際關係、生活細節理解極其深刻。比如他談到:“旗人家庭,小叔子和嫂子可以比較随便,所以寶玉和凰姐見面的時候,往往糾缠一陣。有人說這兩個人有特殊關系,其事之有無可置之不論,作者這種寫法是符合當時的習慣的,這和我幼年時代所見所聞基本吻合。”以上三件事,說明他的見聞之廣,並善於運用這些見聞;尤其是善於用豐富的生活常議和對於某種事物的特殊了解去分析書本上的問題。長期以來我有個疑問,曹雪芹去今未遠,與他同時人的詩文集無論是旗人、漢人的,流傳至今的都很多,為什麽除敦诚弟兄等個别的幾個人之外,在其他同時人的詩文集都不見曹雪芹的踪蹟呢?難道他與當時的文人全無往来嗎?曾以此求教於元白先生,他說:估計曹雪芹落魄之楼,已不是士大夫中人,大概他的身份類似子弟書作者之流,這雖然是一種推測,我相信除此之外別無更合理的解釋,這雖不是個“硬問題”,我想以後必將得到證實。
  元白先生書法上的造詣,盡人皆知,可是我没有聽到過他談起過關於書法的高深莫測的理論,他似乎對於古今的那些神乎其神的“高論”也並不怎麽感興趣。有一次幾個人在一起閑談,一位同志說:“我不懂寫字,也不知道什麽叫好,我只認為我看着美的就是好。”元白先生對這話頻頻點頭,這也從側面反映出他對待書法的一些態度。寫到這裹,我忽然想起曾聽見過一種論調:寫字要越丑越好,意思是說,讓人看着美,那便是追求“姿媚”。想到這段話,不禁令我啞然失笑。關於文物鑒定,我也聽到過他的一段極精闢的議論,即書畫的鑒定必須客觀,不能羼雜主觀成分,這就是說要科學地判断這件作品是否某人的手筆,不管你是否喜歡這種風格和筆路,绝不能在鑒定真偽的時候把個人好惡混在一起,有的收藏家,在收藏中有些贗品,其中一條原因就是他偏愛某種風格、筆路的主觀因素起了作用。這番話似乎平淡,其實有至理存焉,我想應該是鑒定文物必須恪守的基本原則。
  最近因為腦部受傷,對思維有些影響,以上所記僅僅是一時能够想到的幾件事,是否都能够作為本文第一段話的詳解,我不敢說,不過它至少顯示出元白先生於平實中見功夫的這一特點。足見他的學術修養已到了爐火純青的境地。“平實”二字最難做到,一知半解的人,連他自己也似懂非懂,要“平實”是不可能的,只能“以艱深文淺陋”。有人告訴我,元白先生對某些詩詞的意境有極其深刻的、獨到的體會,大觀是我不懂詩詞的緣故,還没有聽到他談論這類的問題,以後有機會一定争取補上這一課。
  俗話說:“没吃過猪肉,難道還沒見過猪跑嗎?”元白先生曾說,知道猪是怎樣跑的也不是没用,他想開門課叫做“猪跑學”,只談治學上的常識性問題。這當然是句笑話,我相信這門課並没有開成,即使將來舉辦這樣一個講座,也不合用這個名稱。我認為這種課程確是非常切合實際的,可是非飽學之士不能承擔,元白先生講這種課自然是最合適,這首先是由於他的淵博,其次是他最善於把艱深複雜的問題通俗化,用簡而明的語言使人能夠聽懂。如果有一天他真的舉辦這樣的講座,我一定要求去作個旁聽生,因為他見過的“猪”種類繁多,有許多我根本没見過,更不要說看它怎樣跑了。
  元白先生為人很随和,一向平等待人,禮貌周到。然而他並不是一位“好好先生”,對於不合理的事,作風不正、狂妄無禮的人,绝不一味遷就。在大關節目上,绝不随波逐流。我的看法是,他很不願意得罪人,但迫不得已也不怕得罪人。
  上面所說都是我個人的理解,說得不對應當由我個人負責。最後想說幾句題外的話,元白先生年輕的時候,在輔仁附中教書,不久因没有大學學業文憑,學校主持人認為他没有資格當中學教員,被解聘,往来他受知於辅仁大學校長陳援庵先生,在輔仁大學任教,不但教基礎課,也開專業課,没有資格教中學的元白先生竟當了大學教師。這是他本人在回憶陳校長的文章裹談到的,很多人都知道。今天,誰能否認他在學術和藝術上的成就和造詣呢?究竟應當怎樣看待學歷和文憑,這里向我們提出了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编辑:李锦绣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未找到相关文章。

  •  
    版权所有:欧亚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