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雅丹奇观


胡文康、王炳华
2004-10-11 18:22:36 阅读
原刊《罗布泊——一个正在解开的谜》,新疆人民出版社,2000年2月,页92-100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由亿万年地质变迁所赋予的地球外貌,又日夜不断地受到大自然水流与风力的刻蚀,在许多地方塑造出千奇百怪的形态,形成了各种特殊的地貌,例如:河谷地貌、岩溶地貌、冰碛地貌、风蚀地貌等等。千姿百态的地貌造就了许多旅游名胜,如举世闻名的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中国云南的石林、贵州的地下溶洞等等。甲秀天下的桂林山水也是大自然鬼斧神工之作。
   在罗布泊地区,有一种特殊的地貌形态,却很少为世人所知,而它的魅力却丝毫不亚于吸引了万千游客的许多世界名胜。
  这,就是神奇的雅丹。
  淋漓尽致体现了大自然神奇塑造力的雅丹,为神秘的罗布泊增添了奇光异彩,而光怪陆离的雅丹本身也充满了令人迷惘的谜。

                雅丹的由来
   雅丹,这个名词,自本世纪被作为一种地貌形态的专有名词载入各种教科书和地理读物以来,已逐渐为人们所熟悉了,尽管绝大多数人并不曾亲眼目睹过它。而这种地貌形态为什么叫做“雅丹”,人们却很少去探寻,以为不过与“喀斯特地貌”一样,是个舶来语。
   其实,“雅丹”这个词,是地地道道的新疆“乡土货”。
   本世纪初,一些赴罗布泊地区考察的中外学者,在罗布荒原中发现大面积隆起土丘的地貌,遂向作向导的当地人询问地名,向导却误以为询问这种地貌形态的当地称呼,便答之曰“雅尔当”,即维吾尔语中“陡峻的土丘”之意。发现者将这一称呼介绍了出去,以后再由英文翻译过来,“雅尔当”变成了“雅丹”。从此,“雅丹”成为这一类地貌的代名词。
  继罗布荒原发现雅丹地貌之后,在世界干旱区许多地方,又发现了许多类似地貌,均统称为雅丹地貌。即使在中国,雅丹的最大分布区也不是在它最早的发现地罗布泊地区,而是在青海省的柴达木盆地的西北部。在新疆,雅丹的分布也比比皆是,其中有名者如克拉玛依市东北乌尔禾的魔鬼城、吉木萨尔县北沙窝的五彩湾、奇台县西南沙漠中的风城等等。
  干旱荒漠环境造就了雅丹的特殊景观,而干旱荒漠环境将雅丹封闭保护于其中,使人们难以窥探其面貌,平添了雅丹的许多神秘。

                雅丹的形成
   地球的外貌是内营力与外营力共同作用的结果,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内因与外因。地貌的内营力是地球内部结构变化在外表的反应,而外营力则类型很多,最重要的就是流水和风力。
   许多年来,在地理读物和教科书中,雅丹一直被解释为一种风蚀地貌,认为雅丹的形成是风力吹蚀的结果,与另一类风蚀地貌——沙漠地貌相似。其实这是不准确的。风,绝不是形成雅丹的全部外营力。
   在罗布荒原的北部、东部和西部,分布着面积广达3000平方公里的雅丹,是中国雅丹地貌第二大分布区。
   在罗布洼地中有这样大面积的雅丹分布,是因为在这里具有发育这种地貌的地质基础,即所谓内营力。古罗布泊时期,为这里留下大面积、深厚的湖相沉积。这种以土为主的沉积结构复杂,其中含有大量粉沙、细沙,同时夹有坚硬的泥岩层和石膏胶结的沙层。
   大自然中的风、水,虽来势汹汹,却也欺软怕硬,风刮、水蚀,不过逐层搬运走第四纪沉积物中疏松的沙层,对坚硬的泥岩或石膏胶结层,在一定程度上也无可奈何。于是,在荒原中留下一片片土堆,形成一种凹凸相间的奇特外貌,即我们所称的雅丹。
   雅丹有各种各样类型,形状不同,但形成过程却大致相似。
   最初,是地表的风化破坏。罗布洼地,曾经是一个大湖,而留下的湖相沉积,是在地质岁月中形成的,曾经发生的反复的水进水退,使湖底形成一层泥、一层沙,又一层泥、又一层沙交错成层结构。其中的泥岩层结构紧密坚硬,一般不易遭受风水的侵蚀,但是,它却抵御不住温差的作用。在罗布荒原旅行,常会听见突发的“辟拍”声,有时似鞭炮,有时似狼嚎,难怪当年行经此地的法显和尚毛骨耸然,称“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郦道元也在《水经注》中称此处“少禽多鬼怪”了。其实,这种“恶鬼”和“鬼怪”,都是雅丹在作怪。罗布泊地区处于极端干旱区,昼夜温差变化剧烈,常达30°C~40°C以上。热胀冷缩的效应,使外露的岩石崩裂发出声响。连被称为“顽固不化”的花岗岩,在这种气候环境中也只能顽而不固,逐渐崩裂成碎块,又何况泥岩哩!不过,泥岩不会像花岗岩那样成块状崩裂,因它的结构是层片状,崩裂也是一层层剥离脱落,形成许多水平状或垂直状的外观,使夹在泥岩层之间的沙层逐渐暴露在地表,为雅丹形成的第二阶段创造了条件。
   地表风化破坏后,风、水即有了肆虐的对象。在风的吹蚀或水流冲刷下,堆积在地表的泥岩层间的疏松沙层,被逐渐搬运到了远处,原来平坦的地表变得起伏不平、凹凸相间,雅丹地貌的雏形即宣告诞生。
   雏形的雅丹更有利于风化剥蚀作用。在沙层暴露后,风、水等外力继续施加作用,使低洼部分进一步加深和扩大;突出地表的部分,由于有泥岩层的保护,相对比较稳固,只是外露的疏松沙层受到侵蚀,由此塑造出千奇百怪的形态。至此,雅丹地貌最后形成了。
   自然,雅丹在形成后,也不可能一劳永逸地保持原来的面貌,因为包括风和水在内的外营力的作用永不会终止,使雅丹外貌也出现常变常新。随侵蚀作用的继续,凹地会越来越大,而凸起的土丘则会日渐缩小,并逐渐孤立,最终必然崩塌消失。这种情况,在罗布泊东岸的阿奇克谷地中比比皆是,说明雅丹地貌在这里已度过了它的最盛时期,开始走上消亡之路。
   我国学者陈宗器等在30年代考察罗布泊时,将雅丹地貌分为两种大类型,并分别予以命名:一种高不过1米,形成年代较浅的,称为“雅丹”;另一种高10~30米的,年代古老,称为“迈赛”。实际上,这两种类型不过是雅丹的初级阶段和高级阶段。
   经对罗布荒原雅丹地貌的考察,证明形成雅丹的外营力不仅仅是风,还有水,并且存在三种类型:一类是以风力侵蚀为主形成的雅丹,一类是以水流侵蚀为主形成的雅丹,还有一类则是风和水共同作用形成的雅丹。这样,就基本否定了原来的“雅丹是一种风蚀地貌”的结论。
   以风蚀作用为主形成的雅丹,分布在距山区较远的平原,山区降水形成的洪水一般无法到达,只有风力在这里施威。这一类雅丹集中分布在孔雀河以南至楼兰遗址一带。雅丹一般高4~7米,雅丹间的洼地走向为东北—西南,与当地盛行风向一致,表明了雅丹与风的关系。据调查,这里每年平均风蚀深度在2.4~4.7毫米间,按这一风蚀速度,这一片雅丹形成时间不过千年,是在楼兰废弃以后,当年这里应是一片平坦沃野。
   以流水侵蚀作用为主的雅丹,主要分布在邻近山地的地区,阿奇克谷地东段的三陇沙雅丹是这一类型雅丹的典型代表。罗布泊地区虽然极端干燥,年降雨量不过10毫米上下,但附近山地降水却相对较多,有时一次降水可达50毫米。而且在干旱地区,降水特点是对流型阵雨,阵发性强、时间短,一旦降水,雨如瓢泼,地表又无植被拦截,极易形成洪水流,对疏松的地表会产生强大的冲刷作用。在罗布泊北面的兴地沟,昔日洪水痕迹深达1.5米,可见洪水之大和冲刷力量之强。三陇沙雅丹走向是南偏40°东,与当地盛行风向恰好垂直,而与山地洪水流向一致,说明这里的雅丹傲对大风,却向水流俯首,表明了洪水在这一片雅丹形成中的主导作用。在突起的土丘陡崖表面,还清晰留下了洪水冲刷的痕迹,与风力侵蚀形成的明显层次有根本区别。特别有趣的是,这里的雅丹都整齐排列成行,既展示了当年洪水滔滔的威势,又如一支停泊大海举火待发的巨大舰队威武雄壮。有的成行的雅丹,外形呈馒头状,可以想见是水流的长期荡涤,才塑造出如今的外貌。
   由风、水共同作用的雅丹,则处于上述两类雅丹之间,以著名的白龙堆雅丹、龙城雅丹为典型代表。尽管这些雅丹如今从外形看,已与水蚀作用脱离了关系,但在它们的最初阶段却留下明显的流水作用的痕迹。流水的作用,首先将平坦的地表,冲刷成无数的沟谷,将疏松沙层暴露于地表,再经风的侵蚀,形成如今的外貌。风、水作用,实际上是先水后风。这一片雅丹的走向,既与洪水沟走向一致,又与当地盛行风向一致,表明了二者对它的影响。这一类雅丹的形成原因,早为我国北魏学者郦道元所注意,并在他所著的《水经注》中做了科学的解释,他认为,“龙城”的形成,先是有水拍其岸,然后又经受风的吹蚀,形成如龙的形状,所以称之为“龙城”。
  千姿百态的雅丹,具有极高的观赏性,是吸引游人趋向罗布泊的一种特殊景观。然而,你要亲临雅丹,却极不容易。如龙城雅丹,由于当年地表经水侵蚀,沟谷遍野,成为阻挡人们前往楼兰的天然障碍。当年《汉书》就曾记载,由于白龙堆一带地形险阻,辎重车辆无法通过,为“避白龙之厄”,后来新开北道,经伊吾、车师西行,绕过白龙堆,遂使丝路由二道变为三道。即使在有宽阔平坦走廊的三陇沙雅丹地区,由于一排排雅丹的阻隔,车辆也只能迂回绕行。据观察,现代交通工具的汽车,在两个小时行程中,里程表只显示了11公里的距离,与人步行速度差不了多少,而这11公里路程,却转了186个急弯,平均下来,每两分钟要转3个弯,地形之复杂,由此可见一斑。

              八百里流沙河——三陇沙
   明代著名神话小说《西游记》描写了唐三藏赴西天取经,在流沙河收伏沙僧的故事。流沙河广八百里,连鹅毛都会下沉,然而,流沙河在哪里呢?
   从《大唐西域记》中我们已经知道,玄奘的确在返国途中曾路经罗布泊地区。而在玄奘之前的法显和尚,又确曾给我们留下了关于“沙河”的记载。他在《佛国记》一书中写道:“从敦煌沙河,行十七日,计可千五百里,至鄯善。”对“沙河”的环境,他做了这样的描述:“沙河中多恶鬼热风,遇则皆死,无一全者。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遍望极目,欲求渡处,则莫知所拟,唯以死人枯骨为标帜耳。”这沙河的险恶和难渡,不就与流沙河一样么?其实,流沙河实是流沙并非河。看了《西游记》再来过沙河,你就会有亲自的比较了,并可明白,法显和尚的话并非在吓人。在当时的条件下渡沙河,确要有万分的胆识和勇气。
   这沙河,即罗布泊地区的三陇沙,也称三垅沙。
   三陇沙在古时玉门关外,汉代即有此地名。《汉书》记载,其东西横亘数百里,中有三断石,而有其名。
   三陇沙虽险,却是古丝绸之路上一条重要的大道,即汉代的北道。后来,为“避白龙之厄”(《汉书·西域传》),即避开白龙堆的险恶,又新开辟经伊吾、车师西行之道,原来的北道即变为中道。《魏略》记载的中道路线为“从玉门关西出,发都护井回三垅沙北头,经居庐仓,从沙西井转西北,过龙堆,到故楼兰,转西诣龟兹,至葱岭”。“都护井”,在《汉书》中记载为“卑鞮侯井”,可供途中用水;“居庐仓”,可补给粮食。有水有粮,道路虽险恶一些,但还是有保障的,这条道路由此得以维持通行。
   三陇沙雅丹,在三陇沙的东部,雅丹分布区东西和南北各宽约10公里,面积为100平方公里上下。土丘主要为浅棕色泥岩和沙岩互层,丘体高大,一般在10米以上,许多高15~20米。土丘长200~300米不等,成行列式整齐排列,远远望去,既如海湾中停泊待航的巨大舰队,又似鳞次栉比的高楼市巷,蔚然壮观。考察队员们谑称此为“小上海”,实是生动形象。
  在三陇沙雅丹群一行行整齐的土丘间,是堆积流沙的凹地。宽阔的凹地上,流沙滚滚,沙面波纹起伏,如一条条奔腾的小溪,“八百里流沙河”不就是由它们注满的么?几千年来,从原来的地面向下冲刷、侵蚀一二十米,在如此广大的面积上,将会产生多少的流沙是可以想见的。本世纪初瑞典人斯文·赫定在罗布泊地区考察认为,雅丹风蚀产物,是塔克拉玛干沙漠的主要补给来源,虽然有些言过其实,但也是有一些道理的。

              白龙堆和龙城
   白龙堆和龙城,既是地名,又是我们古代的祖先对罗布泊地区雅丹地貌的形象称呼。
   白龙堆在罗布泊的东北,其雅丹分布区东西长约20公里,南北宽约80公里,面积为1000平方公里。其北即为孔雀河下游雅丹分布区,东西长约40公里,南北宽约160公里,面积约1800平方公里,又以孔雀河为界,其南为楼兰雅丹,其北为龙城雅丹。这几片雅丹总面积2800平方公里,占罗布洼地中雅丹总面积百分之九十以上,是雅丹的集中分布区。
   白龙堆雅丹主要发育在灰白色沙泥岩夹石膏层的基础上,土丘一般高10~20米,延伸并弯曲,长在200米以上,最长超过500米,远远看去,就似蜷伏在大漠中的条条白色巨龙。楼兰雅丹则全为富含石膏层的泥岩,上层浅棕、中层灰绿、下部土黄,富有色彩变化,土丘一般高4~7米,也有大量新发育的不足1米的雅丹。龙城雅丹上下部地层有明显差别,下部为富含石膏的灰绿色砂质泥岩,并呈倾斜状;上部则覆盖水平状的泥岩层,其色彩也很丰富,与楼兰雅丹相近,而其表面则与白龙堆雅丹有很大不同,后者灰白,前者则浅棕。《水经注》中所指之龙城,实为白龙堆。
  北魏的郦道元在撰写《水经注》时,又杜撰了一个故事。他说:“龙城故姜赖之墟,胡之大国也。蒲昌海溢,荡覆其国。城基尚存而至大,晨发西门,暮达东门。浍其崖岸,余溜风吹,稍成龙形,西面向海,因名龙城。”其后半段,解释了白龙堆雅丹的成因,是很正确的。但其前半段,将龙城当做古时西域一大国的遗址,其消失的原因,是由于罗布泊泛滥所淹没,却缺少事实依据。该城东西之间要走一天,其距离至少在数十里。其位置又不是故楼兰,楼兰在罗布泊西北,应是东南向海。也许,如人们将乌尔禾雅丹称为“魔鬼城”一样,将由大自然塑造的雅丹,当作人类建造的古城了吧?

              气象万千的雅丹
   雅丹的雄浑、壮丽和神奇迷人,若非身临其境,是无法领略的。
   清代诗人景廉在穿越天山托木尔峰地区时,曾对天山冰峰的冰碛地貌有过出神入化的描绘:“或如柱笏或复盂,或如怒猊或翔鹄。或如断壁重欲颓,或如平林密相属。”而罗布洼地中的雅丹地貌比之要更胜三分。
   在罗布洼地中,清晨,当你登上高处极目眺望,茫茫瀚海中,闪烁着千万个光点,那是密集的雅丹群反射出的朝阳的金色光辉。繁星似的土丘,呈现出大千世界中的种种景象:楼台亭谢、车舟飞艇、人兽鸟鱼,无所不有,栩栩如生,使人迷离恍惚,兴叹赞绝,飘飘然不知所在了。
   大自然精雕细镂的雅丹,千姿百态,气象万千,气势磅礴,蔚然壮观,俨然出自鬼斧神工,实令人们叹为观止。
   在进入雅丹群后,就像进入了一座迷宫,沟回路转,到处是高耸的土丘。土丘之下,是姿态各异的沟槽,或是沙波粼粼,或是高低起伏。同行之人相隔在土丘间,闻其声而不见人,埋伏下千军万马,都难以让人发觉。
   由玉门关西出,经过八一泉,就可看到孤零零的两个高大的柱状雅丹,如严守“雅丹公园”的门户,由此进发,雅丹风光即渐入佳境。
   在宽阔的大地上,有一个巨大的龟状雅丹,“龟”背上还驮着重物。看见它,顿然使人想起当年驮着唐僧师徒横渡流沙河的神龟。是否它引起吴承恩的创作灵感呢?
   三陇沙密集如林的巨大雅丹群,既有如联合舰队,也有如古代烽燧。在高大雅丹间,还偶有小巧别致的雅丹。如土丘上婷婷玉立的“罗布姑娘”,其绰约风姿和神韵,足以和三峡神女、石林阿诗玛相媲美。
   许许多多单个的雅丹,其奇特的造型令人产生怪异的联想。例如:在一个小土丘之上又连接着一个小土丘,两者接触面积十分狭小,在小小面积上承受巨石的万钧之力,仿佛是大自然安排的一场杂耍;在一片沙海中的一个“海豚”,头上顶着巨球;昂首翘尾的雅丹,活像一架老式飞机;一个土丘上的残留物,在这个角度可以把它看成是古人的半身雕像,换个角度看又变成了帽盔上的顶戴花翎。尤为有趣的是,在龙城附近,还有一个酷似双头兽的雅丹,似乎在守卫着龙城的安全。至于典型的风蘑菇,更是随处可见了。
  神奇的雅丹地貌,构成了罗布泊地区区别于其他地区的独特景观。随着旅游开发的进程,无疑这里又将成为一处著名的旅游胜地。

              米兰河畔的风蚀怪石
   罗布泊南部的阿尔金山,系塔里木地台的东南断块隆起带,由震旦纪变质杂岩、古生界正常沉积盖层组成。它在第四纪以来仍处于强烈上升状态,与罗布洼地相对高差达5000米以上。其北缘活动性断裂带与罗布洼地紧密相连,对洼地的新构造活动具有重要影响。
   米兰河源出阿尔金山,向罗布洼地流去,河两岸为冲积—洪积的砾质戈壁,其中常有基岩露头。这些出露的基岩,多为块状,在剧烈的温差和风的吹蚀下,形成许多怪异的形态。有的如伏地的山羊,有的似蹲伏的怪兽,有的似缓行的石龟,有的像峥嵘的山石。特别引人注目的是一尊挺立的怪石,与雕塑巨匠罗丹创作的巴尔扎克像简直惟妙惟肖。
  米兰河畔的风蚀怪石和罗布洼地中的神奇雅丹,相得益彰,点缀了罗布荒原,为荒原增添了迷人的景观。
  
编辑:李锦绣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静静的尼雅河 (10/09/2004 09:16)
  • 西北调查诗四首 (09/26/2004 05:57)

  •  
    版权所有:欧亚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