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Cup of Nestor:君幸酒*醉瑶台


李韬
2011-05-10 07:00:43 阅读
作者提供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题:“奈斯托杯”曾是《伊利亚特》中,毗卢斯王的宝物。“考古学之父”谢里曼曾将在迈锡尼岛发现的金杯,命名为“奈斯托杯”。无独有偶,考古学家于1954年在意大利伊斯基亚岛(又称“猿岛”)的墓葬中,发现了一枚公元前740至720年的陶制“奈斯托杯”。

其上有铭曰(希腊文):

ΝΕΣΤΟΡΟΣ:...:ΕΥΠΟΤΟΝ:ΠΟΤΕΡΙΟΝ
ΗΟΣΔΑΤΟΔΕΠΙΕΣΙ:ΠΟΤΕΡΙ..:AΥΤΙΚΑΚΕΝΟΝ
ΗΙΜΕΡΟΣΗΑΙΡΕΣΕΙ:ΚΑΛΛΙΣΤΕΦΑΝΟ:ΑΦΡΟΔΙΤΕΣ


英语释文:

Nestor’s cup I am, good to drink from.
Whoever drinks this cup empty, straightaway
the desire of beautiful-crowned Aphrodite will seize.


有感于怀,情发于中,故译铭、作文如下:

《君幸酒*醉瑶台》

玉汁瓊漿盡,巫山雲雨來;
金樽錯羽觴,酣暢幸開懷。

猿岛(Ischia)风情万种。如果说陶杯的主人,趁兴附庸风雅的话;我无非是对古典世界与中土先民的“天性”,做以比较和管窥罢了。

无独有偶,长沙马王堆汉墓中,曾出土有不少耳杯,钤记“君幸酒”,寓意与猿岛古诗相似。

西人将美丽的岛链,比喻作珍珠。而我看猿岛更似一座墨玉做成的瑶台,浑然天成。不是么?想想那卫城、温泉、碧海、蓝天,实悠然自得,悠哉游哉。

所谓“万恶淫为首”!正统的儒教虔信“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若真是那么“无邪”,道统卫士又何必“删诗”呢?他们其实是明眼人,知道人性与乡俗,只是取舍不同罢了。凡受过经典传统教育的古典学者,多相信“黄金时代”的希腊先民是纯洁的,而不似淫邪的罗马人。其实“公序良俗”和“有碍风化”,自古便是如影随形,对立统一的。社会判断的标准,多是从当事人的社会角色判定的。狎妓不能公家报销,这才是“正邪”的对立面和分水岭,更何况一国之主呢?

中原的传统中,虽有乡社淫奔之俗,但几无崇拜偶像。战国时期的大三峡地区是化外之域,故有“下里巴人”说法。“巫山女”瑶姬投怀送抱,自然成为花中圣手宋玉,这位大骚客笔下的偶像——化身为中国的“阿弗洛狄忒(维纳斯)”。倘若“水性杨花(La Donna e Mobile)”是女性的专利,看来也是有其本源的。

荷马笔下的Cup of Nestor,也许只是个传说。因此,地中海沿岸也就有了各种形制和版本。就像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佛陀一样;在古典世界的先民脑海中,荷马又何尝不是呢?连一介匹夫小民都言必及荷马,进一步证明,幸福和追求幸福感是人类的普世价值观的组成部分,本无阶级贵贱之别。你有你的金玉樽,我有我的陶土杯;酒过三旬,原形毕露,其实我们都是“高级动物”,更是“可爱的人”!
编辑:景骞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未找到相关文章。

  •  
    版权所有:欧亚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