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禄


李勤璞
2005-04-16 07:32:56 阅读
作者提供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广禄(1900-1973)

  多年以来,勤璞知道广禄与李学智合作翻译旧满洲档,出版二册,但苦于未知二位是什麽样人。就李学智先生(1919-2003),二○○○年六月末曾在台北韩国研究学会年会上亲承其教,倍感亲切。如今政治大学民族学博物馆网页上有他的平生介绍。
  关於广禄先生,目前大陆有三篇介绍文章,都是读者难以找到的。即:1)〈广禄〉,载余骏升、扎英梅主编《新疆锡伯族人物录》(乌鲁木齐: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政协、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政协合编,2001年6月10日),页45-46;2)永托里,〈想起广禄先生〉,《锡伯文化》35(乌鲁木齐:新疆人民出版社,2001年10月),页151-154;3)锋晖(孔果洛·穆腾慕,广禄先生後裔)先生手稿〈追忆广禄先生〉(廿一页,最末两页是複印照片。承作者2004年8月中在察布查尔惠赠)。现谨依上述各文简述广禄先生事迹,奉给治西域史、锡伯史与满洲-锡伯语文的人们。而补充完备,尚待来日。
  在台北「满族协会」网页可以读到广禄先生两篇文章:〈七十自述〉和〈锡伯族一部份自奉天西迁伊犁史〉,西纪一九八二年刊行于《满族文化》杂志。都是感人、引人深思、立意中正的著述。读者自可查阅。
  因永志坚先生之邀,二○○四年八月笔者得至广禄先生的家乡、如今的伊犁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参加锡伯族文化的讨论会,体验锡伯族的生活场景、流连他们往昔的历程和遗迹。以为就历史记述而言,新疆锡伯的人和事,应该成为「清代中亚史」的突出事象、「晚近中国国家历史」的中心部分,因为其卫国忠勇、恪守美德。这就更渴望了解广禄这样的锡伯人。
  
  广禄先生号季高,孔古尔氏,伊犁锡伯营正蓝旗(纳达齐牛录,<nadaci niru,「第七牛录」)人,光绪二十六年五月初四日出生,清末锡伯营最後一位领队大臣富勒怙伦(Fulhuren, 字春圃,1852-1923)的长子。其先本盛京北陵地方的锡伯。曾任锡伯营总管,署领队大臣等职。民国七年毕业於伊犁惠远两等学堂,八年赴北京求学,考入外交部俄文法政专门学校,民国十四年毕业,新疆省主席杨增新委任为省政府外交股科员,旋任俄文秘书,不久又派赴驻苏联斋桑领事馆,任秘书兼代馆务。十七年奉派以委员名义赴京公幹,十八年为驻苏联斋桑领事。民国二十年代表新疆农会参加国大会议,不久被任命为立法委员,当年四月任塔什干总领事,至民国二十七年十一月间,因不满盛世才的独裁,後者竟以商讨外交事宜为名,骗广禄赴迪化,无故监禁。迨至民国三十三年十月,吴忠信到新疆接任省主席,始获开释。出狱後得知包尔汉仍在狱中,乃找吴忠信说情,使包尔汉获释。吴忠信向国民党中央保举广禄为新疆省党部执行委员,兼社会处长。民国三十七年被选为立宪後第一届立法委员。民国三十八年四月二十五日迁居台湾,从事满洲民族史研究,且在台湾大学讲授满文,一九七三年病逝於台北市邮电医院。
  
  依锋晖氏的文章,广禄著述计十六种:《一年来的新疆社教》(1946),《新疆的过去、现在、未来》(1947),《苏联侵略新疆之回顾与前瞻》(1951),《俄帝侵华史实:处心积虑倂吞新疆》(1952),《新疆三十年动乱亲历谈》(1953),《批判盛世才》(1953),《新疆史》(1954),《新疆自治问题》(1955),《盛世才怎样统治新疆》(1959),《俄帝侵略新疆之阴谋》(1964),《广禄回忆录》(1964),《老满文原档与满文老档之比较研究》(李学智合著,1968),《清太祖朝老满文原档》第一、第二册(李学智合著,1970-71),《七十自述》(1970),《锡伯族由盛京迁移新疆伊犁的历史》(1971),《锡伯族志略》(与开原锡伯族学者那琦合著,未完稿)。
  
  关於中国的民族与民族文化,广禄赞同「多姿多彩」:
    要知伊犁之锡伯人乃为满洲民族中,迄今惟一保持固有语言文字风俗习惯
  者。尝闻人言:「国内少数民族皆应同化为一个民族」,我独不然其说,因为
  一个民族自有人类以来即世代相传而至今日,何可同化於他族,而成历史罪人!
  故我主张各个民族间应保持「大同小异」的关系,每个民族仍应保持其固有的
  语言文字、生活习惯、文化传统、民族特性,大可不必一定同化於其它民族以
  求划一,因为一个大国有多数不同的民族,乃显其多彩多姿,更进而在同一目
  标下,诚能精诚团结,合力建设共同的国家不更伟大吗?何况每一个民族都有
  自尊心,天生爱它自己的民族,决不有意的同化於其它民族,至由于特殊原因,
  自然同化,亦无可如何,如满洲民族进关之後分驻各省,久之不觉之中同化于
  汉族,但即是语言同化,民族意识并未消失,今日世界上某一民族说另外一个
  民族之语言者不乏其例,所以某一民族语言之消失,并不能说某一民族亦消失
  了。硬性同化只能加重兄弟民族间之纠纷,实非国家之福,抑亦违背人类的自
  然发展法则。
    我一面以作中国人为荣,抑亦以三数万未被同化之锡伯族为骄傲,民族感
  情如此重要,藉此可见端倪,何况爱本族与爱国家并无冲突也。(〈锡伯族一
  部份自奉天西迁伊犁史〉结尾)

  广禄先生是晚近新疆地区卓越人物,像他的父亲儒雅、实幹而情操高尚,令人感念。他在回忆录序中谓,「我是一个新疆人,我的命运与新疆不可分,正如新疆的命运和内地血肉相连不可分一样」。
    
          (二〇〇五年四月十三日,呼和浩特)
  
编辑:李锦绣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未找到相关文章。

  •  
    版权所有:欧亚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