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略说“欧亚”(Eurasia)之名义


刘文锁
2004-05-27 11:00:51 阅读
作者提供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近年来汉语中开始使用的“欧亚”一词,是根据西文里的“Eurasia”一词创作的。在西文中,这个词是由“Europe”(欧洲)和“Asia”(亚洲)合并而来,我以为其含义是用来指称欧、亚两洲的结合部,或者是指这两个大洲的内陆部分,像“Serindia”和“Indochina”这两个词汇的创制一样。但是,实际上鉴于这个地区与其周边地区——尤其是几个主要文明中心——的文化、经济、政治联系富于历史传统性,所以,不可能将之孤立起来考察;因而人们在使用“欧亚”这个术语时,有时还将邻近地区一并考虑在内,这样就产生了概念上的模糊。



   有一个例子是D.R.海里斯(David R.Harris,伦敦大学学院教授)主编的《欧亚农耕和畜牧的起源与扩散》(The Origins and Spread of Agriculture and Pastoralism in Eurasia),讨论了西南亚(小亚细亚、黎凡特Levent地区)、欧洲、中亚至太平洋三个地区。这个词语,有时容易让人理解作关于欧洲和亚洲的整体研究。



   刘迎胜教授在《欧亚学刊》发刊词中,阐释了“内陆欧亚”(Eurasia)的概念,[①]在《<欧亚学刊>章程》里也阐明:



   “……所谓‘欧亚’主要指内陆欧亚(Eurasia),大致东起黑龙江、松花江流域,西抵多瑙河、伏尔加河流域,具体而言除中欧和东欧外,主要包括我国东三省、内蒙古自治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以及蒙古高原、西伯利亚、哈萨克斯坦、乌孜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斯坦、巴基斯坦和西北印度。其核心地带即所谓欧亚草原(Eurasian Steppes)。”[②]



   这样,我们就可以认为:欧亚研究的核心内容是大草原上生息的游牧文明,这个地区跨越了民族、国家与文化的界限,在地理上也是跨越了几种重要的地形和生态环境——草原、沙漠、山地、河流冲积的绿洲。这个地区在文化与地理上的多样性,是需要注意的。



   “Eurasia”一词在西文中的出现,较早的文献可见到的有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出版物。[③]看来并非专用的术语。在近来十余年间,由于这个地区政治形势的剧烈变化,导致了学术研究的兴盛,从现状追溯其历史渊源。这个情况,反映在出版物中,就是数量之急剧增加,以及一些研究机构和组织的建立,如“欧亚基金会”(The Eurasia Foundation)、柏林欧亚学院(Eurasia Institute, Berlin)、欧亚研究中心(Eurasia Research Center)和“中央欧亚研究会”(Central Eurasian Studies Society),等。“中央欧亚研究会”明确地定义其“中央欧亚”概念和研究宗旨为:突厥、蒙古、伊朗、高加索、藏语等地区之历史文化、民族、语言等研究;从地理上讲,是从西部的黑海(Black Sea)、克里米亚(Crimea)、高加索地区,跨越伏尔加河中部(Middle Volga)、中亚、阿富汗,直至西伯利亚、蒙古和西藏。最近这些年,这些机构或组织纷纷开设了自己的网站,极大地加速了信息的传播与交流。



   在西文中另有一词谓“内陆欧亚”(Inner Eurasia),David Christian《史前至蒙古帝国时期之内陆欧亚》[④]将此地区定义为“自摩尔多瓦和乌克兰至远东之蒙古,北自西伯里亚南至木鹿(Merv, Mary)绿洲与兴都库什山。”



   关于欧亚研究,还可以读到一些学者的论著,例如考古学之类。[⑤]可堪注意。大致地说,因为欧亚地区跨越了不同之地理与文化区,故其研究涉及众多,可以看作是门国际性学问,且是跨学科的。近年随我国经济发展,国力大张,昔日为梁启超、陈寅恪诸先生所呼吁之“兼通世界学术”[⑥]、“治学以世界为范围”[⑦],庶几乎可以实现矣!这是我辈的幸运与责任。是为欧亚学研究近年来在我国兴起之因缘。











--------------------------------------------------------------------------------



[①]刘迎胜《开展内陆欧亚学的研究(发刊词)》,余太山主编《欧亚学刊》第一辑,中华书局,1999年12月第一版,第1页。



[②]《<欧亚学刊>章程》,《欧亚学刊》第一辑,第266-268页。



[③]Ossendowski, Antoni Ferdinand. Schatten des dunklen Ostens : ein Stück Sittengeschichte des russischen Volkes. Wien : "EURASIA" Theater-Konzert- und Verlagsgesellschaft, 1924.; Chinaflug / Wulf Diether Graf zu Castell. Berlin ; Zürich : Atlantis-verlag, 1938.



[④] David Christian, Inner Eurasia from Prehistory to the Mongol Empire,Vol. I of A History of Russia, Central Asia and Mongolia. Oxford: Blackwell, 1998.



[⑤] Fredrik T.Hiebert, Eurasian archaeology, Expedition, Philadelphia:2001, Vol.43, Iss.1. pg.9.



[⑥]蔡鸿生《<中国祆教艺术史研究>序》,序1页,姜伯勤著《中国祆教艺术史研究》,三联书店,2004年4月一版。



[⑦]陈寅恪《吾国学术之现状及清华之职责》,《金明馆丛稿二编》第361-363页,三联书店,2001年7月北京第一版。
编辑:刘文锁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未找到相关文章。

  •  
    版权所有:欧亚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