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近年来摩尼教研究概况


马小鹤
2004-04-17 09:01:00 阅读
转自评潮网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林悟殊1987年出版的《摩尼教及其东渐》(北京∶中华书局版)的第一部份曾介绍了本世纪来摩尼教资料的新发现及其研究概况(页1-11)。荣新江1996年出版的《海外敦煌吐鲁番出土文献知见录》(南昌∶江西人民版)中的有关部份也介绍了敦煌吐鲁番出土的摩尼教文献及其研究概况(主要见页23-24,73-79,127-128)。本文侧重介绍这两本书没有提及或介绍得比较简略的资料及研究。
  北美学者保罗·米雷基(PaulMirecki)和贾森·贝杜恩(JasonBeDuhn)把本世纪以来新发现的摩尼教资料分为两份单独发现的文书和四批重大发现。[1]
  我们先介绍两份单独发现的文书。一份是特贝萨(Tebessa)抄本。这是1918年一个法国殖民地官员在北非阿尔及利亚东北部特贝萨西南约60公里的一个洞穴中发现的,抄本不久即送往巴黎的法国国立图书馆。抄本残存25页和4个残片。这是现存唯一的拉丁文摩尼教原始文献,估计写成於5世纪或4世纪。在阿尔法里克(P.Alfaric)、默克尔巴赫(R.Merkelbach)、德克雷特(F.Decret)等前人研究的基础上,最近贝杜恩与杰弗里·哈里森(GeoffreyHarrison)对这份文书作了重新研究,包括抄本状况与内容的描述;风格、年代和作者的考证;拉丁文原文的校本和英文翻译;评注;结论。[2]特贝萨抄本频繁地引经据典,主要引用新约圣经中的福音书和保罗的著作,以此来阐明摩尼教教会分为被选者(僧侣)和听者(普通信徒)的合理性,以及各自的生活方式和得救途经。这篇文献的基督教化特点十分明显。
  另一份单独发现的文献是著名的希腊文“科隆摩尼抄本”。这个抄本写成於5世纪,出自埃及。1969年法克尔门(A.Fachelmann)通过专门的技术处理,一页页揭开了这份纸草文书,亨利茨(A.Henrichs)和科农(L.Koenon)1970年对抄本作了介绍,1975年和1978年相继发表了前半部份99页的希腊文校本、德文译本和注释(全抄本共191页)。在亨利茨的建议下,卡梅伦(RonCameron)和杜威(ArthurJ.Dewey)1979年出版了这99页的希腊文和英文译文对照本。[3]这个抄本对摩尼早年在巴比伦南部一个浸礼教派中的生活及其与这个教派的决裂提供了新的资料,在国际学术界引起了较大的兴趣,1984年召开了国际会议,出版了会议论文集。[4]1985年,科农等刊布了这个抄本的照片和录文。[5]1988年,亨利茨、科农等刊布了全部191页的希腊文校本与德文翻译。[6]最近里夫斯(JohnC.Reeves)出版了研究科隆摩尼抄本与犹太教旧约圣典外传关系的专著。[7]
  下面,我们介绍四次重大发现的文献及其研究。第一、二次重大发现是指本世纪初在中国吐鲁番和敦煌发现的大量摩尼教伊朗语(中古波斯文、帕提亚文和粟特文)、突厥语和汉语文书。
先讲伊朗语文书。主要研究者有缪勒(F.W.K.Müller)、楞茨(WolfgangLentz)、安德列斯(F.C.Andreas)、亨宁(W.B.Henning)、格施威彻(I.Gershevitch)、博伊丝(M.Boyce)、马根基(D.N.MacKennzie)、宋德曼(W.Sundermann)、辛姆斯-威廉姆斯(N.Sims-Williams)诸人。最近刘南强(SamuelN.C.Liu)在《出自丝绸之路的摩尼教艺术作品与文献》一文的“中古伊朗语”部份中,概述了这方面的情况,可参阅。[8]摩尼教伊朗语文书主要收藏在前东德,宋德曼的一系列论著使东柏林重新成为这方面研究的中心舞台。宋德曼在《柏林吐鲁番文献》丛刊中连续出版三部专著之後,1992年又在这个丛刊中出版了第四部专著,刊布了所谓《关於光明诺斯的布道文》的帕提亚文和粟特文残篇。[9]早在1960年,博伊丝已经指出不少帕提亚文残篇与汉文《摩尼教残经》的对应之处,其中之一的题目为《关於光明诺斯的布道文》。宋德曼在1983年曾发表论文,增补了一些对应的帕提亚文残篇,至此将有关帕提亚文和粟特文残篇汇编为一书,对中国学者研究《摩尼教残经》大有助益。宋德曼出版的另一部专著所研究的帕提亚文与粟特文文献属於所谓“关於灵魂的布道文”,[10]在汉文《下部赞》中能找到相近的内容。宋德曼研究伊朗语摩尼教神祇名字的一篇论文则对翁拙瑞(P.Bryder)研究汉文摩尼教文献中神祇的名字很有启发。[11]宋德曼还引导几个德国年轻学者开始从事吐鲁番文书的研究,比如,科尔迪兹(I.Colditz)刊布了一些摩尼教帕提亚文譬喻文学作品残篇。[12]
  1985年,美国学者费赖伊(RichardN.Frye)在中国新疆看到过吐鲁番伯孜克里克出土的两个粟特文摩尼教古卷,对其中一个的尺寸之大和长度之长感到吃惊。日本学者吉田丰已经与新疆有关当局签订合同,由他负责考释刊布这两份文书。[13]
  回纥文摩尼教文献的主要研究者有缪勒、勒寇克(A.vonLeCoq)、邦格(W.Bang)、葛玛丽(A.vonGabain)、阿斯木森(JesP.Asmnssen)、克拉克(LarryV.Clark)、茨默(PeterZieme)和耿世民诸人。最近克拉克在《突厥语摩尼教文献》一文中对这方面的情况作了详尽的介绍,请参阅。[14]有助於中国学者研究《摩尼教残经》的是,早在1922年勒寇克就刊布了一些内容对应的回纥文残篇。克林凯特(H.-J.Klimkeit)和施米特-格林泽(H.Schmidt-Glintzer)1984年将有关回纥文残篇与汉文作了比较研究。[15]茨默於1995年又刊布了新的有关回纥文残篇。[16]对我们研究摩尼教神祇名字有参考价值的有范汤格洛(A.VanTongerloo)研究回纥文文献中伊朗语术语的两篇论文。[17]中国学者耿世民与德国学者合作,刊布了几篇回纥文史料,其中之一讲萨珊王朝王子奥尔米德(Ohrmizd,他於272-273年继承沙普尔一世为国王)向摩尼提出来一场角力比赛的故事。[18]
  汉文摩尼教文献比较完整的有三份。一份是《摩尼教残经》,早在1911-1913年就有了沙畹和伯希和的法文译本和研究,为国际学术界所广泛使用。但是在将近一世纪之后,西方学者已经在伊朗语、突厥语和科普特文资料中找到不少对应片断,对整个《摩尼教残经》重新作全面研究的条件已经成熟。第二份是《摩尼教下部赞》,对摩尼教深有研究的粟特文专家亨宁对这个残存的赞美诗集极为重视,敦促一位汉学家将它翻译成英文,自己作了一些注释。阿诺尔德-多本(VictoriaArnoold-D?ben)在对摩尼教的譬喻的研究中,使用了施米特-格林泽的《摩尼教下部赞》德文译稿中的一些资料。[19]亨宁又找汉学家哈伦(G.Haloun)合作,把《摩尼光佛教法仪略》翻译成英文。如今这本《摩尼光佛教法仪略》还有了法文译本。[20]德国汉学家施米特-格林泽把上述三种汉文摩尼教文献都翻译成德文,附有《大正新修大藏经》版的影印本,标明节数或行数,另附索引,使用比较方便。[21]除了这三份比较完整的汉文文献外,近来德国学者又在吐鲁番出土文书中找到了两份摩尼教赞美诗的残篇(共约24行),其中有的与《摩尼教下部赞》某些赞美诗文句全同;有的内容相似,文句不同,当为异译。有几句诗还找到了对应的帕提亚文文本。[22]汉文文献数量不多,但是其重要性并不随著其它文字文献的发现而降低,  相反,其它文献的发现为我们加深研究汉文资料提供了非常有利的条件。
第三个重大发现是1929年前後在埃及法雍(Fayyum)南边沙漠中的梅迪内特·马迪(MedinetMadi)发现的七个写本,一共二千馀页。如果把敦煌文书的遭遇当作中国学术伤心史上的一页,那么,梅迪内特·马迪文书无疑更加命蹇时乖。这批写本先落入书商之手,他们为了牟利,将有的写本分为两本,向学术界兜售,造成了混乱。伦敦(现在爱尔兰首都都柏林)的切斯特·贝蒂(ChesterBeatty)图书馆主要购得三个写本:《赞美诗集》(PsalmBook)(写本A)、摩尼语录——《克弗来亚》(Kephalaia)的一部份(写本C)、布道书(Homilies)的一部份(写本D),以及13张摩尼教七部经典中的第一部《生命福音》(汉译作《彻尽万法根源智经》)的注解(SynaxeisoftheLivingGospel)(写本B)等残篇。柏林的普鲁士科学院则主要购得四个写本:《克弗来亚》的一部份(写本P.15996,小部份辗转运往了维也纳)、摩尼的书信(Epistles,写本P.15998)、行传(Acts,写本P.15997)——摩尼和早期教会的历史、《生命福音》注解(写本P.15995),这个写本中还包括一份未经确认的文献)以及布道书的一部份(写本P.15999,无法揭开)。正当英、德学术界逐步加强合作,用专门技术逐页揭开这些黏结在一起的文书,转写、释读、翻译、考释取得可喜进展之际,第二次世界大战打断了这个进程。德国收藏的文献被苏联人拿走,送回来时,摩尼书信、记载摩尼教会早期历史的文献和布道书不知所终,可能已经毁掉,也可能还在俄罗斯或其它独联体国家手中。揭开文书的专家和一位科普特文学者在二战中去世。战後再也没有重建紧密合作的专家队伍,现存文献至今还没有全部转写、释读和翻译出来。令人鼓舞的成果之一是,1986-88年,吉弗森(S.Giversen)编辑出版了四卷本照相版的《切斯特·贝蒂图书馆所藏摩尼教科普特文纸草文书》(MCPCBL)。[23]鲁滨逊(JamesM.Robinson)1992年发表的《梅迪内特·马迪摩尼教写本的命运,1929-1989年》一文相当详细地报导了这批文献的概况,可参阅。[24]我们主要介绍布道书、赞美诗和摩尼语录——《克弗来亚》。
  布道书属於英国的那部份页数较少,成功地逐页揭开时,就由德国学者波洛茨基(H.-J.Polotsky)释读,1934年出版了原文和德文译本对照。[25]图版见MCPCBL第二卷。目前由吉弗森负责协调,重新校释。不久前,佩德森出版了一部专著研究布道书,[26] 他认为书中所描写的世界末日前的大战惨象曲折反映了四世纪时摩尼教遭到残酷迫害的历史现实。至於德国所藏的布道书则页数较多,但是由於粘结严重,一直作为古文献受损的样品展出,没有尝试逐页揭开,二战後被苏联人拿走,一去不复返。
  赞美诗集收藏在英国,分为两个部分,第二部分保存状况比较好,首先成功地被逐页揭开,由奥伯里(C.R.C.Allberry)释读和翻译成英文,於1938年出版。[27]全书234页,科普特文与英文译文相对照,书後附有希腊文和闪语借词、科普特文词汇、专用名词、摩尼教术语和圣经引文索引,使用比较方便。这後半本赞美诗集不仅篇幅大,而且比较完整。萨弗-索德伯格(TorgnyS?ve-S?derbergh)1949年出版了一本专著,对摩尼教科普特文赞美诗与曼达派赞美诗进行比较研究。[28]把摩尼教科普特文赞美诗集与汉语、伊朗语、突厥语赞美诗(如《下部赞》)进行综合比较研究,应该是一个颇有潜力的课题。赞美诗集第一与第二部份的图版见MCPCBL第三卷和第四卷。二战夺去了优秀科普特文专家奥伯里的生命,赞美诗的第一部份至今尚未释读和翻译出版,目前由克劳斯(M.Krause)、吉弗森等负责继续研究。
  摩尼语录——《克弗来亚》(Kephalaia)属於德国的部分,译称《导师的克弗来亚》(TheKephalaiaoftheTeacher),前半部分的243页,二战以前由波洛茨基和波赫里格(A.B?hlig)释读和翻译成德文,於1940年出版。[29]二战以後,波赫里格继续研究,於1966年刊布了第244-291页。[30]目前由芬克(Wolf-PeterFunk)负责继续研究。[31]加德纳(IainGardner)在刘南强的建议下,1995年出版了前半部份295页的英文译本和注释,附有关於光明与黑暗的摩尼教术语、使徒、专用名词、摩尼教经典、引文等五种英文-科普特文索引,使用比较方便。[32]已经翻译成德文和英文的《克弗来亚》共有122章,篇幅甚大,也比较完整,系统地阐述了摩尼教教义。其中有的章节,如第38章,与汉文《摩尼教残经》的一个段落极为类似,值得进行比较研究。属於英国的部分,译称《我主摩尼智慧的克弗来亚》(TheKephalaiaoftheWisdomofmyLordMani),图版见MCPCBL第一卷,除了有的论文引用了一些片段之外,尚无校勘本和译本问世。
  《生命福音》的注释属於英国的部分,照相版见MCPCBL第二卷,图版101-126。属於德国的部分,156张已经揭开,另有黏结在一起、还没有揭开的至多有120张纸草纸。摩尼书信和摩尼教会早期历史的主要部份,二战後不知所终。目前残存的摩尼书信,大约有二、三十张纸草纸,其中三张在华沙。摩尼教会早期历史的一张照片於1933年由施米特(C.Schimdt)和波洛茨基刊布,1945年只残存七、八张,至少一张在华沙,另一张误送往都柏林,照片见於MCPCBL第二卷,图版99-100。目前由鲁滨逊主持一支学术队伍,继续研究《生命福音》注释写本和摩尼教会早期历史、摩尼书信的残页。
  上文已经提及宋德曼、翁拙瑞、范汤格洛等人对伊朗语、汉语和回纥语文献中神祇名字的研究,而对於大量科普特文文献中神祇的研究则长期以来付诸阙如。前不久范林德(PaulVanLindt)的一本专著填补了这个空白。[33]这些研究成果都有助於中国学者对汉文摩尼教文献中的神祇作进一步研究。
  第四个主要发现也见于埃及。1986年开始,澳大利亚、加拿大和英国联合在达赫莱(Dakhleh)绿洲进行考古发掘,1991年一、二月份,在凯利斯(Kellis)发掘出第三幢房屋,那里保存著三千馀张纸草纸文献,其中有不少摩尼教文书。加德纳1997年发表的《凯利斯的摩尼教社区:(工作)进展报告》,对这批文献作了概述,并指出在第四、第三,甚至第一幢房屋中出土的有些文献也可能是摩尼教文献,可参考。[34]至今刊布的凯利斯文书的数量,与梅迪内特·马迪相比不算太大,但是文书的多样化令人留下深刻印象。一个科普特写本是摩尼书信,大约有上百个残片。目前由加德纳进行编辑,他同时正在与芬克合作,编辑柏林和华沙残存的梅迪内特·马迪出土的摩尼书信。科普特文赞美诗残篇出土数量也不多,但是可以辨认出来的抄写者至少有十二个之多,出自八个写本。在十九首赞美诗中,至少有六首在梅迪内特·马迪出土的赞美诗集中有对应文本。经过分析,可以肯定凯利斯的赞美诗要早於梅迪内特·马迪的赞美诗。科普特文的保罗的《罗马书》第二章、《希伯来书》第十二章残篇以及与《约翰行传》有关的希腊文残篇,应该是凯利斯的摩尼教社区所使用的,而并不是当地有(不信仰摩尼教)的基督教徒存在的证据。特别引人注目的,是两份摩尼教术语的科普特文和叙利亚文双语对照词汇表,显然是在把叙利亚文摩尼教文献翻译成科普特文时所用的“辞典”,这证明凯利斯有一个摩尼教进行传教活动的分支组织。从当地一些个人的书信来看,这个摩尼教社区中不仅有普通信徒(汉文称“净信听者”),而且有僧侣(所谓“被神所选者”,汉文称“纯善人”)。加德纳对这些书信中出现的明显的摩尼教术语进行了初步分析。1996年,加德纳编辑出版了第一卷文献。[35]包括十多份科普特文文献,几份科普特文-叙利亚文双语文献和希腊文文献。另有一些文献刊布於个别发表的论文中。[36]凯利斯文献的进一步刊布和发现,还会不断为摩尼教研究提供新的资料。
  摩尼教文献的四次重大发现和两份单独发现的文献,涉及的语种多,刊布在不同时期的许多不同的出版物中。任何人想要认真研究摩尼教,必须掌握这些已经刊布,特别是已经翻译成现代语言的摩尼教文献,因此良好的书目是研究工作不可缺少的先决条件。博伊丝1960年出版的《德国吐鲁番收集品中摩尼文字所写伊朗语写本目录》[37]就是这样的工具书。但是非常需要增订,以反映近四十年来的研究成果。而且正如书名所示,此书目只包括德国吐鲁番收集品中的伊朗语写本。克拉克的《突厥语摩尼教文献》一文比较全面地介绍了突厥语文献。最近刘南强发表了《已刊布摩尼教文献工作目录》一文,[38]虽然限於篇幅,不可能像博伊丝的目录那样详细,但是几乎囊括了至今为止所有刊布的叙利亚文、希腊文、拉丁文、科普特文、中古伊朗语、汉文、古突厥语(回纥文)资料。刘南强的这个目录是他1990-1994年间主持建立的电子版全文《摩尼教文献资料库(DatabaseofManichaeanTexts)》的目录,资料库随著新资料的刊布而随时更新,在此基础上编制的这个目录能全面反映最新状况,同时凡有可能的,都注明图版出处、校本、译本(特别是英文译本),对研究者带来很大方便。
  面对近一世纪以来国外摩尼教研究的大量成果,中国学者可以考虑的研究方向似乎可以分为三个方面:首先,在继续研究汉文史料、摩尼教传播历史、《下部赞》、《仪略》、《残经》这三部汉文摩尼教文献的缀合、年代、原名等重要课题的同时,注重研究这三部汉文文献的内在教义。其次,尽量运用中亚胡语(回纥文、粟特文、帕提亚文、中古波斯文等)资料,与汉文文献作比较研究。由於摩尼教汉文和中亚胡语文献均受到各种不同程度的佛教影响,中国学者可以充分利用汉文佛经的巨大宝库。第三,全面掌握已经翻译成现代语言的其它摩尼教文献,与摩尼教汉文、中亚胡语文献作比较研究。佛教、基督教都是教主去世後,由弟子或再传弟子回忆笔录教主的教导,才形成经典的,而摩尼教则与此不同,是教主摩尼在世时就亲自写定七部经典的。因此,摩尼教教义比较统一,各种文字文献中的术语可比性比较强。对其它文字的文献,特别是埃及出土的大量科普特文献的比较,可以加深我们对汉文和中亚胡语文献的理解。



略语表

AoF=Altorientalishce Forschungen (Berlin)
Emerging from Darkness = Emerging from Darkness: Studies in the Recovery of        Manichaean Sources, ed. By P. Mirecki and J. BeDuhn, Leiden, 1997.
Liu, 1998 = Liu, S. N. C., Manichaeism in Central Asia and China, Leiden, 1998.
MCPCBL= The Manichaean Coptic Papyri in the Chester Beatty Library, ed. S.    Giversen, Facsimile     Edition, 4 vols, Geneva, 1986-1988.

--------------------------------------------------------------------------------

[1] P. Mirecki and J. BeDuhn, “Introduction: Emerging from Darkness: Manichaean Studies at the end of the 20th century”, in Emerging from Darkness, pp. vii-viii.

[2] J. BeDuhn and G. Jarrison, “The Tebessa Codex: A Manichaean Treatise on Biblcal Exegesis and Church Order”, in Emerging from Darkness, pp. 33-87.

[3] The Cologne Mani Codex (P. Colon. inv. nr. 4780) :“Concerning the Origin of his Body”, tr. by R. Cameron & A. J. Dewey, Missoula, 1979.

[4] Codex Manichaicus Coloniensis : atti del simposio internazionale (Rende-Amantea 3-7 settembre 1984), a cura di Luigi Cirillo ; con la collaborazione de Amneris Rosellli, Cosenza, 1986.

[5] Der K?lner Mani-Kodex : Abbildungen und diplomatischer Text, Beraus-gegeben von Ludwig Koenen und Cornelia Romer, Bonn, 1985.

[6] Der K?lner Mani-Kodex : über das Werden seines Leibes : kritische Edition, aufgrund der von A. Henrichs und L. Koenen besorgten Erstediition herausgegeben und ubersetzt von Ludwig Koenen und Cornelia R?mer, Opladen, 1988.

[7] Reeves, John C., Heralds of that good realm: Syro-Mesopotamian gnosis and Jewish traditions, Leiden, 1996.

[8] Liu, S. C. N., “Manichaean art and texts from the Silk Road”, in Liu, 1998, pp. 22-42.

[9] W. Sundermann, Der Sermon vom Licht-Nous, Eine Lehrschrift des ?stlichen Manich?ismus, Edition der parthischen und sogdischen Version,  Berliner Trufantexte 17, Berlin, 1992.

[10] W. Sundermann, Der Sermon von der Seele. Ein Literaturwerk des ?stlichen Manich?ismus, Opladen, 1991.

[11] W. Sundermann, “Namen von G?ttern, D?monen und Menschen in iranischen Versionen des manich?ischen Mythos”, AoF, 6 (1979), pp. 95-133; P. Bryder, The Chinese transformation of Manichaeism: a study of Chinese manichaean terminology, Loberod, 1985, pp. 80-81.

[12] Colditz, I., “Bruchstücke manich?isch-parthischer Parabelsammlungen”, AoF 14 (1987), pp. 274-313.

[13] Frye, R. N., “Manichaean Notes”, in Studia Manichaica : II. Wiesbaden, 1992, pp. 93-95

[14] Clark, L., “The Turkic Manichaean Literature”, in Emerging from Darkness, pp. 89-141.

[15] Klimkeit, H.-J. & H. Schmidt-Glintzer, “Die türkischen parallelen zun chinesisch-manich?ischen Traktat”, Zentalasiatische Studien 17 (1984)m 82-117.

[16] Zieme, P., “Neue Fragmente des alttürkischen Sermons vom Licht-Nous”, in Iran und Turfan. Beitr?ge Berliner Wissenschaftler, Werner Sundermann zum 60. Gebrutstag gewidment, Eds. C Reck and P. Zieme, Wiesbaden, 1995, pp. 251-276.

[17] Van Tongerloo, A., “La structure de la communauté manichéenne dans le Turkestan chinois à la lumière des emprunts moyen-iraniens en ouigour”, in Central Asiatic Journal, 26, 1982, 262-288; De Iraanse component in de theologische en religieuze terminologie van de oeigoerse manicheische teksten, Leuven, 1983, (unpubl. Diss.).

[18] Geng, Shimin & H.-J. Klimkeit, J. P. Laut, “Manis Wettkampf mit dem Prinzen. Ein neues manich?isch-türkisches Fragment aus Turfan”, Zeitschrift der Deutschen Morgenl?ndischen Gesellschaft 137 (1987), 44-58.

[19] Arnold-D?ben, V., Die Bildersprache des Manich?ismus, Cologne, 1978.

[20] Tajadod, N., Mani le Boudhha de Lumière - Catèchisme manichèen chinois, Sources Gnositques et manichèennes 3, Collection dirigee par Michel Taredieu, Paris, 1990.

[21] Schmidt-Gllllintzer, H., Chinesische Manichaica, Wiesbaden, 1987.

[22] Thilo, Th., “Einige Bemerkungen zu zwei chinesisch-manich?ischen Text-fragmenten der Berliner Turfan-Sammlung”, in Klengel and Sundermann (edd.), ?gypten-Vorderasien-Turfan. Probleme der Edition und Bearbeitung altorientalishcer Handschriften, Schriften zur Geschichte und Kultur des Alten Orients 23, Berlin, 1991, pp. 161-170; Sundermann, W., “Anmerkungen zu: Th. Thilo, Einige Bemerkungen zu zwei chinesisch-manich?ischen Text-fragmenten der Berliner Turfan-Sammlung”, ibid, 171-174.

[23] MCPCBL.

[24] Bobinson, J. M., “The fate of the Manichaean Codices of Medinet Madi”, in Studia Manichaica, Weisbaden, 1992, pp. 19-62.

[25] H.-J. Polotsky, Manich?ische Homilien, Manich?ische Handschriften der Sammlung A. Chester Beatty, Bd. I, Stuttgart, 1934

[26] Pedersen, N. A., Studies in the Sermon on the Great War: investigations of a Manichean-Coptic text from the fourth centruy, Aarhes {Denmark}, 1996.

[27] Allberry, C. R. C., (ed.) A Manichaean Psalm-Book, Part II, Manichaean Manuscripts in the Chester Beatty Collection Vol. II, Stuttgart, 1938.

[28] S?ve-S?derbergh, T., Studies in the Coptic Manichaean Psalm-book. Prosody and Mandaean Parallels, Uppsala, 1949.

[29] H.-J. Polotsky and A. B?hlig, Kephalaia, Manich?ische Handschriften der staatlichen Museen Berlin (Seite 1-243), Stuttgart, 1940

[30] A. B?hlig, Kephalaia, Manich?ische Hadchriften der staatlichen Museen Berlin, Zweite H?lfte, Leiferung 11/12,(Seite 244-291), Stuttgart, 1966.

[31] Funk, W.-P., “The Reconstruction of the Manichaean Kephalaia”, in Emerging from Darkness, pp. 143-160.

[32] Gardner, I. M. F., The Kephalaia of the Teacher, Leiden, 1995.

[33] Van Lindt, P., The name of Manichaean mythological figures : a comparative study on terminology in the Coptic sources, Wiesbaden, 1992.

[34] Ganderner, I.,“The Manichaean Community at Kellis: a Progress Report”, in Emerging from Darkness, pp. 163-175.

[35] Kellis literary texts, edited by Iain Gardner; with contributions by S. Clachson, M. Franzmann and K. A. Worp, Oxford, 1996。

[36] Jenkings,“The Prayer of the Emanations in Greek from Kellis (T Kellis 22)”, in Le Muséon, 108/3-4 (1995); Gardner, I. M. F. and K. A. Worp, “Leaves from a Manichaean Codex”, in Zeitschrift für Papyrologie und Epigraphik, 117, (1997), 142-52; Mirecki, P., I. Gardner, and A. Alock, “Magical Spell, Manichaean Letter”, in Emerging from Darkness, pp. 1-32.

[37] Boyce, M., A Catalogue of the Iranian Manuscripts in Manichaean Script in the German Turfan Collection, Berlin, 1960.

[38] Lieu, S. N. C., “Working Catalogue of Published Manichean Texts”, in Lieu, 1988, pp. 196-246.
编辑:lhz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未找到相关文章。

  •  
    版权所有:欧亚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