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刘安志《敦煌吐鲁番文书与唐代西域史研究》出版


刘安志
2011-04-04 17:45:02 阅读
作者提供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刘安志著《敦煌吐鲁番文书与唐代西域史研究》
商务印书馆,2011年2月版。
定价:52元

该书所收16篇论文,皆在原来发表论文基础上进行了不同程度的修改,有的甚至是大改,是著者近十余年来利用敦煌吐鲁番文书研究唐朝西域史的一次成果结集。

                          目录

序(陈国灿)…………………………………………………………………………………1
唐初对西州的管理
——以安西都护府与西州州府之关系为中心………………………………………………5
唐初西州的人口迁移…………………………………………………………………………24
读吐鲁番所出《唐贞观十七年(643)西州奴俊延妻孙氏辩辞》及其相关文书……………44
从吐鲁番出土文书看唐高宗咸亨年间的西域政局…………………………………………65
唐初的陇右诸军州大使与西北边防…………………………………………………………99
敦煌所出张君义文书与唐中宗景龙年间西域政局之变化…………………………………116
敦煌吐鲁番文书所见唐代“都司”考………………………………………………………151
跋吐鲁番鄯善县所出《唐开元五年(717)后西州献之牒稿为被悬点入军事》……………177
唐代西州天山军的成立………………………………………………………………………206
对吐鲁番所出唐天宝间西北逃兵文书的探讨………………………………………………226
唐代西州的突厥人……………………………………………………………………………254
唐代安西都护府对龟兹的治理………………………………………………………………278
库车出土唐安西官府事目历考释……………………………………………………………319
唐代龟兹白寺城初考…………………………………………………………………………328
唐代安西、北庭两任都护考补
——以出土文书为中心………………………………………………………………………343
关于唐代沙州升为都督府的时间问题……………………………………………………354
作者主要著述列表……………………………………………………………………………370
后  记…………………………………………………………………………………………374


                                       序

  《敦煌吐鲁番文书与唐代西域史研究》是刘安志自1996年攻读博士学位以来,迄今为止,围绕敦煌吐鲁番学与西域史关系这一主题,开展学术研究的成果结集。
  安志博士的学位论文《唐朝西域边防研究》,就是利用敦煌吐鲁番文书对唐代西域的边防体制、军事部署、后勤保障等问题进行探讨的研究成果,其中所依据的出土文献资料除了敦煌、吐鲁番出土的以外,还有新疆其它地方出土的文献、内地出土的碑刻墓志等,其搜罗应该说是充分的。在此基础上,他结合史籍文献记载以及前人的研究,广为联系,深入剖析,探讨出许多有价值的新结论,应该说是一篇有学术质量的学位论文。在1999年他获得博士学位以后,我曾多次与他谈及,让他将学位论文补充修改出版。安志博士总是觉得:有些东西还没有弄得十分清楚,有许多问题都有待深化,还有些东西仍需进一步考订、落实。转眼10年过去了,虽然他的学位论文没有出版,却诞生了一批围绕着西域史的专题研究成果,也就是这里提交的16篇专题研究论文。这些研究中,有宏观的新认识,如《唐初对西州的管理》、《从吐鲁番出土文书看唐高宗咸亨年间的西域政局》、《唐初的陇右诸军州大使与西北边防》、《敦煌所出张君义文书与唐中宗景龙年间西域政局之变化》、《跋吐鲁番鄯善县所出〈唐开元五年(717)后西州献之牒稿为被悬点入军事〉》等;也有微观的考订和论证,如《唐代安西、北庭两任都护考补——以出土文书为中心》、《对吐鲁番所出唐天宝间西北逃兵文书的探讨》、《敦煌吐鲁番文书所见唐代“都司”考》、《唐代龟兹白寺城初考》等。这大概就是安志博士对唐代西域史进行各种深化认识、作出考订论证的努力。他的每一篇研究,表面看来似乎都是互不联系的单独篇章,实际上都是有着内在联系的,有的甚至是环环相扣的。这种对尚不清楚问题的点点求索和深化,极大地提高了他对唐代西域历史认识的水平。实践证明,他选择这样一种研究道路是完全正确的,也是一条一步一个脚印、务实求真的道路,本论集的出版就是一个很好的说明。
  安志博士的研究采取的是用微观考察、论证与宏观把握相结合的方法;同时将出土文献与传统史籍以及历史遗址实物等多重相结合论证的方法,将研究的问题层层推向深入,最后能落到实处,得出令人信服的新结论。例如唐在西域所设安西四镇,曾几次遭到吐蕃侵扰破坏,出现了三罢三置的记载,其中第一次见于咸亨元年,新唐书、《旧唐书》、《资治通鉴》均记此年四月“罢安西四镇”,学术界大多也都认为此次四镇就是罢废了。而安志博士在《从吐鲁番出土文书看唐高宗咸亨年间的西域政局》一文中,依据对多件吐鲁番出土咸亨年间涉及安西文书的仔细分析,以及对唐命“薛仁贵为逻娑道行军大总管,以伐吐蕃”、在青海开辟进攻吐蕃新战线,阻止了吐蕃对安西进攻的宏观分析,得出结论说:“唐虽于咸亨元年被迫下令罢安西四镇,但由于西域形势发生变化,实际罢弃的只是于阗、疏勒二镇,龟兹、焉耆二镇仍在唐手,并未放弃。”同时还得出一个新的认识:“透过以上描述可以清楚看出,高宗统治时期,唐朝对西域的经营并非软弱无力,而是比较积极主动的。”
  类似的对出土文献与传统史籍相结合的细心考察和分析论证,可以说贯穿于本书的每一篇研究论文之中,正如安志博士在后记中说的:“我还感受到了学术的尊严,深悉严谨踏实和创新实乃为学之重要标尺。本书所收诸论文,不管论题大小,深浅如何,大都严格遵循这一标尺,绝不为有辱唐门学风的粗制滥造之作。”正因为他能牢牢把住严谨踏实、开拓创新这样一个为学之道的基本标准,所以他的每一篇研究既呈现出求真务实的特点,又能析出新义,推陈出新,为西域史和敦煌吐鲁番学的研究作出了新的贡献。
  西域史的研究,随着地下文献不断的出土,必然会不断向纵深发展,对于从事西域史和敦煌吐鲁番学方面的研究者说来,则是一个不断深化求索、开创新局面的过程。展望未来,前程似锦,希望安志博士在未来似锦的学术征程中,继续不断地锦上添花。


                                                            陈国灿
                                                     2009年3月28日于珞珈山


                                        后   记

  本书所收16篇论文,选自我10余年来发表的研究论著,因多是利用敦煌、吐鲁番等地出土文书探讨唐代西域史的成果,故取书名为《敦煌吐鲁番文书与唐代西域史研究》。收入书中的各篇论文,都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了不同程度的修改,有的甚至是大改,可以说大体代表了我目前对唐代西域史的若干认知水平。
  1996年,我再次负笈武大,继续师从陈国灿先生攻读中国古代史专业博士学位。自此时起,才开始了真正的问学之路。记得1997年在陈师指导下,撰写《对吐鲁番所出唐天宝间西北逃兵文书的探讨》一文时,曾五易其稿,每一次修改,都一字一字在稿纸上书写,不像现在用电脑键盘敲打。虽然辛苦,收获却不小。正是这种严格的学术训练,使我略窥治学门径,懂得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学问。文章发表后,受到学界师友的充分肯定,并被多次引用,使我信心倍增。那一段经历真的令人难以忘怀。
  1999年博士毕业,我有幸留在史学大家唐长孺教授所创建的中国三至九世纪研究所工作。在这里,我深切感受到了学术大家庭的温暖,有师长的教诲与关爱,有同朋的交流与切磋,其乐融融;我还感受到了学术的尊严,深悉严谨踏实和创新实乃为学之重要标尺。本书所收诸论文,不管论题大小,深浅如何,大都严格遵循这一标尺,绝不为有辱唐门学风的粗制滥造之作。
  一路走来,需要感谢的人很多。首先要特别感谢生我养我的父母,是他们用勤劳智慧的双手含辛茹苦把我们四个子女养育成人。父母出身农民,没有多少文化(母亲一字不识),但勤劳、质朴、正直、待人真诚、与人为善的性格和处世作风,却给我以深深的影响。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真诚祝愿二老健康长寿!
  其次要特别感谢引我入学术殿堂之门的导师陈国灿先生。无论是在学问上,还是生活上,陈师都对我关爱有加。是陈师的多方教诲和悉心指导,使我从一个茫然无知的学子成长为今天的一名大学教师和史学研究人员。师恩难忘,我将永远铭记于心。
  感谢研究所朱雷、黄惠贤、鲁才全、冻国栋、石墨林先生多年来的教诲和关照。感谢王素、荣新江、张国刚、黄正建、吴丽娱、王小甫先生对我学问的指导和帮助。感谢孟彦弘、侯旭东、雷闻、杨富学、冯培红先生等同道好友的关爱和帮助,尤其是冯培红先生,他在赴日本大阪大学留学期间,曾为我提供了不少日文资料。
  从小学到现在,我还曾先后得到王培元、曾家贤、陈学昌、李德惠、赵淡元、侯绍庄老师等众多师尊的教诲和关爱,在此致以衷心的感谢。
  我还要感谢我的家人和岳父岳母,尤其是岳母,为帮助我们操持家务并照看女儿刘诗雨,多年来奔波于贵州、湖北两地,异常辛苦,让我们很是感激。谨在此祝愿岳父岳母二位老人健康长寿!
  本书系教育部人文社科研究青年基金项目(01JC770010)成果,出版得到武汉大学历史学院“211工程”三期建设项目经费的资助,也得到学院党政领导的多方关照和支持,又承陈师国灿先生赐序,谨在此一并表示我诚挚的谢意!

                                                               刘安志谨识
                                                          2009年3月于武昌珞珈山
编辑:李锦绣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Médecine, religion et société dans la Chine médiévale:Les manuscrits de Dunhuang et de Turfan et les pratiques de santé (09/18/2010 21:10)
  • 筚路蓝缕 发覆创新——杨富学著《印度宗教文化与回鹘民间文学》评介 (03/09/2009 17:50)
  • 《吐蕃统治敦煌与吐蕃文书研究》一书出版 (01/30/2009 12:02)
  • 《敦煌西域古藏文社会历史文献》译后记 (12/18/2007 20:30)
  • 沙海古卷释稿 (11/23/2007 09:49)
  • 《三至六世纪丝绸之路的变迁》 (08/31/2007 16:35)
  • 《西域文史》第一辑 (01/19/2007 09:07)
  • 《唐代吐蕃与西域诸族关系研究》一书出版 (04/28/2006 05:59)
  • 《殊方異藥:出土文書與西域醫學》 (09/29/2005 20:14)

  •  
    版权所有:欧亚学研究